日本侵华史 正文 禽兽的受害者-慰安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9.html


慰安妇是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征招的随军妓女和被强迫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大部分慰安妇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朝鲜、满洲地区、日本,也有部分琉球、东南亚、荷兰女性,其中在日本召集的慰安妇被称为女子挺身队。


慰安妇制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战时,日本政府及其军队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的制度。


“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大规模、有组织征召妇女充当日军随军妓女的制度。


随军慰安妇所以成为制度,其原因要推至1932年1月中国的上海事变以后。上海事变中,日本军队性侵犯中国妇女的事不断发生,1937年12月,日军进占南京之后随之而起的是屠杀、性侵案件不断,造成中国人更强烈的反日意识,为此国际舆论也对日本激烈谴责。换言之,在军队的性需求是不可避免的前提下,为避免前线士兵在侵略战争中随意性侵被占领区的妇女、引发占领区更激烈的反抗,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意识到必须针对前线大军提供一种“性的慰安设备”使士兵得以发泄性欲。


慰安妇制度的提出,是为了减少因性侵犯而带来的性病问题。在战争后期,由于前线兵员紧缺,原本的军扶也需要提枪上阵,因此很多在后端的慰安妇也承担起护士等支援工作。


日军在其占领地区普遍设立了被国家默认的合法的强奸中心——慰安所。在这一制度的奴役下,大量中国、朝鲜、东南亚和欧美各国的妇女惨遭日军的蹂躏。强征中国、朝鲜等地妇女为日军性奴隶,是日本政府和军部直接策划、各地日军具体执行实施的有组织、有计划的行为。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目前要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量较为困难,但是,尽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员仍依据现有的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在亚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领区和本土,慰安妇的总数在40万人以上,至少有20万中国妇女先后被逼迫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慰安所遍及中国20多个省,中国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日军与慰安妇之间的关系,是数千年人类文明史上找不到第二例的男性对女性、尤其是对敌国及殖民地女性集体奴役、摧残的现象,这一现象充分暴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残忍和暴虐。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阀违反人道主义、违反*伦理、违反战争常规的制度化了的政府犯罪行为。

日本实施的慰安妇制度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中最丑陋、最肮脏、最黑暗的一页,也是世界妇女史上最为惨痛的记录。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军国主义犯下了三大反人道罪行,分别是恶名昭彰的细菌部队——七三一用活人做实验;南京大屠杀——屠杀三十四万中国同胞和日军 “慰安妇”——军队性奴隶制度,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日本军国主义强迫中国大陆、台湾,朝鲜,东南亚各地和少数白人妇女充当军队的慰安妇,这与自愿成为军妓显然有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在日军的刺刀下被强行逼迫的结果,是日军有组织、有计划强征或骗征的,而后者则主要是出于一种经济利益考虑的自愿行为。

慰安妇,一个伴随着日军侵略战争出现的新词语,她们是在二次大战中流尽血泪的女性团体,是被日本鬼子这头战争怪兽吞噬了的一群羔羊,日军把她们作为一种军需品,是供它们发泄兽欲的工具。自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侵略者在这长达14年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之一,就是侮辱奸淫了无数的中国妇女,其手段之惨无人道,堪称“史无前例”。她们的生活猪狗不如,常常吃不饱,穿不暖,每天要供十几个、甚至二三十个日本官兵泄欲。她们被摧残得不似人样,而且常常被轮奸后再被杀害,日军杀害妇女的手段更是兽类的行为,她们被......真是残不忍睹。战后,一部分“慰安妇”成为幸存者,但是她们依然背着“军妓”的黑锅抬不起头,隐姓埋名,有的在寂寞孤独中死去,慰安妇这听起来温柔可亲的称谓,掩盖着数不清的中国、朝鲜、菲律宾、新加坡及日本等亚洲妇女的斑斑血泪!

日本政府和日本天皇,就二战时日军强迫韩国及菲律宾、新加坡等东南亚诸国妇女充当慰安妇一事,在各种外交场合和访问中,都表示出了不同程度的谢罪和赔偿意愿。

但,唯独对强迫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事,表现出令整个世界困惑的沉默和回避的态度。迄今,中国政府和中华民族还没有听到日本政府和天皇对中国慰安妇事,说一句道歉和谢罪的话。

2000年1月23日,日本右翼团体在大坂国际和平中心举行“20世纪最大的谎言——‘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会”,在这座由大坂府和大孤市出资建立的和平设施里彻底否认了南京大屠杀。

就中国慰安妇的问题我们必须狮子张开大口,向失踪的正义和真理吼出 :不!任何的宽恕和沉默,都将转化为国耻刻在子孙的自尊和国家的灵魂上。

不能言说或不便言说的耻辱,被莫名其妙地储蓄起来。长期的储蓄是会长出高额利息的。一旦到期,整个人类可能无能力偿还它的本金和利息。等待的是民族自尊的破产。

日军暴行之残酷野蛮是人类史上最黑暗一页,是任何文明社会所难以想象的,今日重提“慰安妇”的悲惨遭遇,是为了使后代不要忘记历史,也是警告今日和以后的日本当政者在为他们汁颜同时不要故伎重演。

中国的慰安妇的耻辱需要赔偿。

中国人的自尊需要得到历史的尊重。中华民族的母性不能任由委屈寄居得太久太久。日本国的真诚银行和经济银行,必须在内疚和忏悔的祈祷中,双重地向中国慰安妇的历史悲愤打开固执和冷漠的大门。作为一个自尊的民族,必须要索取它被别人强行掠走的尊严。

中国慰安妇的问题,被时代挖掘出来,毫不留情地摆放在过分自尊也过分爱面子的中国人面前。这无疑是一颗硕大无朋的失去了计时功能的定时炸弹,它何时启爆无人能够判断出来。他只能听到机械的均衡运动声,这表明它的坚定和朝着目标前行的恒心,和最后粉身碎骨的献身沉着。


并不是所有经历了苦难的人都愿意回忆过去,特别是那些曾经被侵华日军称为“慰安妇”的不幸的女性。



没有人知道究竟还有多少幸存的“慰安妇”,当年侥幸走出魔窟的很多人,今天仍然因为曾经的屈辱而沉默不语。


侵华日军最后一任总司令的冈村宁次,是“慰安妇”制度的始作俑者。1932年,日军侵略上海时为防止性病蔓延而影响战斗力,时任日军上海派遣队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下令设立“慰安所”。战后逃过审判的冈村宁次继续从事复活军国主义的活动,后于1966年病死东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