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雇佣兵 第一卷 钻石迷情 第五章 突袭海狼号③

zhizhuwang123 收藏 7 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


那个刚发泄兽欲的家伙,满身酒气,此时已浑身酥软,跌跌荡荡,朗朗跄跄的走出舱门,大概是想出去透透新鲜的空气。

趁着昏暗的光线,我看到他腰间挂着一大串钥匙和一枝USP手枪,这小子八成是这里的头目。我灵机一动。过去将他夹起起,顺手摘下他的手枪,拖进那间杂物储藏室。这家伙醉得像头半死的蠢猪,以为是女人在搀扶他,淫笑着含糊不清的说着下流话:“只要老实点就给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谁敢不听话,一会儿给你们这些婊子的下面塞手榴弹,嘿嘿。”我走过去扶他进到这间屋子,将他一脚揣倒在地。找了根粗粗的麻绳子,将这个烂醉如泥的家伙的双手双脚捆绑在一起,捆的像一团粽子。防止被他拼死的反抗。我用脚踩住他的脑袋,这家伙立刻感觉到疼痛,以为是同伙或者女人踩到自己,刚想睁开眼破口大骂,我立刻用脚重重砸在他的胸腔,这一脚至少有300多斤的力量,震得他喉咙里倒气,肺腔都快压爆了,音带颤抖顿时,有气无声。


我粗糙有力的一只大手,及时捂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握着M9匕首的手,把刀尖贴在他惊恐的眼球上,用英语对他说:“别出声,否则戳穿你的心窝。这个家伙开始一愣,被我的话吓住了,两只灰蓝色的眼珠子,深陷进眼窝,不停的骨碌的转动着,像一只狡猾的狐狸,好象在思考对付我的毒计。这家伙颧骨很高鼻子宽大而高挺,一张长脸酷似野牛,看就像个心肠歹毒的恶徒。“燃料舱在哪?”“海狼号”是3000多吨的大家伙,而且经过美国军火贩子常年的改装,机房和弹药都设置的很机密,防止国际警察检查后发现。单靠我们就个人身上的C4根本不管用,只用炸掉它的机房的油箱才可能把“海狼号”炸沉在海底里。本来这个家伙有些害怕,一听我问他这么敏感的问题,就知道来着不善,仿佛立刻意识到自己是亡命天涯的海盗,不畏惧死亡,有视死如归的精神,就对我露出凶狠狂妄的表情。


“老子现在时间紧迫,没有时间看你的脸色,你到底说不说?”我焦急而小声的逼问这家伙。他的眼神里消失了去了刚才对我的恐惧,展现出意味深长的讥讽,觉得自己纵横大海多年,烧杀抢掠无数,从来都是威胁别人,也算一威猛刚强的男人,我对他的恐吓之词,他把我当成一个魁梧而愚笨的蠢夫看待,或是待会儿将落入他掌心里的的小毛贼而已。


我左手猛的按住他的嘴巴,塞进一大团破布条,将他的臭嘴堵了个严实。然后右手逼在他眼球上的刀尖儿,疾风般抬起落下,狠狠戳向我右脚踩住脑袋上的耳朵。“咔嚓”一声,将它的右耳。锋利的匕首一划而过,温热的鲜血喷溅,好端端的耳朵被斩掉大半,我在复一刀,将粘连的筋肉肉皮儿完全分离掉。这个霸道强横的家伙立即浑身抽搐,像砍掉尾巴的水蛇,疼得狠命扭动躯体。绑在一起的两只脚狠命哆嗦颤抖着,黝黑的额头变的惨白,一条条青筋暴起,豆大的冷汗如同烧烤着的肥肉,不断的滚淌着,两只凸陷着的眼球,如充满空气的橡胶球夸张的向外凸鼓突显。我右手更使劲儿的按住他被堵住的嘴巴,防止他的尖叫声出来。


“你想说就连续眨眼睛,我不再问你了。”说完,我又挥动胳膊扎下一刀,他凶残的长脸上立刻又裂开一道深深的刀痕。这家伙两只眼球鼓胀成绝望的的牛眼一般,惨白布满血丝。一阵剧痛过后,我看了看他,见他根本没有持续眨眼的意思,接着又挥起匕首,准备割断他的左耳朵,这个家伙彻底崩溃了,立刻缩紧眼球,使劲儿眨巴死鱼般的眼睛。


“很好,只要你合作我保证不会杀你,现在立刻把燃料舱的位置告诉我。”说着,我把踩着他残手的脚松开。他浑身哆嗦着,抬起血淋淋的脑袋,颤抖着瞪着我身后的简易板墙。原来这些堆积起来的桌椅旁边有个侧门,被一扇颜色和墙面相似的铁板挡住,不仔细看的话,一时很难发现。这群海盗还真够狡猾的。


解下他的钥匙,站起身去验证这个家伙是否讲了真话。打开那扇铁板的钢锁,一间宽大的仓库呈现眼前,只是铁栅栏上着锁,我无法进去。从铁门的小孔缝隙看进去,里面堆码着很多绿色油箱,有破旧的帆布罩着,只露出一角。上面的编号虽然看不清楚,但从那横靠在墙角,一排一排裹着牛皮纸的锃亮的机枪,火箭筒。看出这间库房正是燃料舱。


在过去在中国担任特种兵执行反恐任务的时候,我也曾对那些从西方发达国家秘密潜入的特工间谍,用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凌迟的办法逼他们交代,如果削光的特工的所有四肢,也不能让他们说出半个字儿,那才叫真正的硬汉。眼前这个脓包,只不过是外强中干,亡命之徒的海盗罢了,那些鲜为人知的刑讯,别说用这种人身上,只需让他看下受刑人的惨像,就要吓的尿裤子全部招了。

“好了,你不用害怕,我说过不会杀你的。”我带着残忍的微笑着对他说。他的眼神更加狐疑,可又害怕不信任我,使我恼怒变挂,于是急紧转变脸色,傻傻的和我一起微笑。”我却踩住他的脑袋,拽出他口里的布条,赶紧拿左手捂住,以堤防他突然大声叫喊。“听说你喜欢把手榴弹塞进女人下体?我也送给你一样男人最喜欢的东西。”话一说完,狠狠的把M9往他咽喉捅去。“出来混迟早是要还得,你安心去吧。”我边捅边安慰他。一顿猛刺之后,这个家伙咽喉里,已被匕首戳的稀烂,声带破裂发不出声,我按住他的手这才渐渐松开。因为他的气管和颈动脉被锋利的匕首生生割断,肺腔里的高压空气速度漏出来,就像破裂的足球,腥红的血浆,从他干咳的气流溅射出来,差点喷射到在我脸上。不断向上挺耸的脖颈里,仿佛有一根儿神经,在拼命扯着他那双充血的眼球后翻。几秒钟过后,这个家伙不再卷屈挣扎,双腿里面的肌肉好似僵死,只剩皮下的神经还在抖动。用那块儿破窗帘,把这个海盗的尸体卷裹起来,拖进燃料库,塞在油箱后面,又急忙出来,擦抹净干净储杂室地上的血,又将燃料库的门关回之前的样子。


按照审问出的一些情报,我开始寻找船的机动舱,有了找燃料舱库的经验,仔细查看四周墙壁,很快发现一扇同样的门,打开一看里面的构造,就沿着楼梯走下去,下一层肯定是机动舱。里面非常狭窄,是一条长长的过道,上方布满粗细各异的金属管子和各种仪表工具,白色的尾汽"嘶嘶"地向外喷着,使人感到闷热和窒息。


走到夹道的最里面,看见调控机器的操作台,上面许多按钮,闪着红黄绿的颜色,我想这些应该就是调控发动机的按钮,假使用步枪破坏它们,毁损性不太大,船上的维修水手用不了多久,又可以将它修好,所以必须破坏的彻底干脆。掏出刚才装进口袋里的C4炸药,一字儿排开,贴在操控台后面,又摸出一颗美国菠萝手雷。在拧开匕首把儿的后座,取出一直藏在里面的,细细的白色钢丝,这是专门用来链接手雷吊环,设置爆炸陷阱的,类似于极细的鱼线。用钢线拴住手雷吊环,再把这种极为细小透明的东西牵引下来,排到楼梯的口出,只要有人进来时趟到线,就会拉响手雷引信,炸毁控制船舶起动的仪器。我就是要让海盗们在短时间内,误以为仪器出现故障,属于自然爆炸,赶到机房来维修机器。我好争取更多时间和兄弟们做该做的事情。这次潜入行动很顺利,这些家伙依旧在大厅里耍牌玩女人,没有一个警惕的人,会巡逻到这里,他们沉浸在糜烂的享乐中,完全没有我们军人的纪律和敏锐嗅觉。爆炸的陷阱设置好后,回到燃料仓库的门前。


当时库里武器很多,看得我眼花缭乱,这种感觉以前有过,刚到新疆围剿东突时,两年里见过无数的杂牌枪弹器械,有最新的XM8第三代单兵武器,劳资当时就郁闷了,土包子的恐怖分子哪来的这么先进的武器。后来才知道是从美国军火贩子高价买来的。还有二战时期的毛瑟和勃朗宁系列,甚至还有老辈子的苏式莫辛·那甘水连珠步枪,都是超级牛B的步枪,只要射进人的肢体,基本上都是当场毙命。

还有海盗们最喜欢的狙击步枪。而狙击步枪是首选的海战射击武器。我看到墙角的稻草下,压着十多把崭新的巴雷特M82A1/12.7毫米狙击步枪,这是当今使用最广泛的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之一,属于狩猎步枪。而这种狙击步枪的狩猎含义,不是猎杀野兽,多用于精确狙杀暗杀特殊人物,比如战场指挥官,政府要员等等。此外还有几把前苏联制做的德拉贡洛夫SVD狙击步枪,是一种在AK-47步枪的基础上改装的半自动狙击步枪。我国的79式和85式狙击步枪就是缴获苏联援助越南人的SVD7.62毫米狙击步枪仿制的。采用新的玻璃纤维复合材料枪托和护木,以及新弹匣。在弹匣入口前方,有安装两脚架的螺纹孔,但是射程比较有限,超出六百米的射程,杀伤效果就减弱很多。四百米内能轻易射杀目标,就像用手枪顶着对方身体射击,一样的杀伤威力。

它在多种狙击武器中,就像勾魂使者的镰刀,比其他步枪更能轻易取走人的性命。我在旧金山训练雇佣兵时,佣兵营里选拔出来的特训狙击手,也使用过这种和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用的M25齐名的狙击枪。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