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季羡林在病床上反对简化字与汉语拼音

stevenlliu 收藏 3 401
导读:[size=10]昨天下午,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老人精神健旺,妙语连珠。在谈及国学普及时,他说了一番意见。 一、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延续至今,汉字起了巨大的作用。读古文必须读繁体字,中国文化的信息都在那里面; 二、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祖先用了几千年都没感到不方便,为何到我们手里就抛弃了?追求效率不是简化字的理由。越南文字拼音化之后,头戴帽子,脚穿鞋子,很滑稽。季先生着重谈到当年简化汉字时,把“皇后”的后与“以后”的“后”弄成一个字所带来的遗憾; 二、古文今译是毁灭中华文化的方式,必

[size=10]昨天下午,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老人精神健旺,妙语连珠。在谈及国学普及时,他说了一番意见。


一、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延续至今,汉字起了巨大的作用。读古文必须读繁体字,中国文化的信息都在那里面;


二、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祖先用了几千年都没感到不方便,为何到我们手里就抛弃了?追求效率不是简化字的理由。越南文字拼音化之后,头戴帽子,脚穿鞋子,很滑稽。季先生着重谈到当年简化汉字时,把“皇后”的后与“以后”的“后”弄成一个字所带来的遗憾;


二、古文今译是毁灭中华文化的方式,必须读原文,加注释即可;


三、“振兴国学,必须从娃娃抓起。”老人特别指出,给成人讲的国学与给娃娃讲的应该不同,得用心思编教材。


----------------------------------------

不能简单给季羡林贴“复古倒退”标签


2009-02-10 中国青年报


日前季羡林老先生的四点国学谈话,即读古文须读繁体字、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古文今译毁灭中华文化、振兴国学须从娃娃抓起,引起了不小的争论,或以为是倒退复古,或以为不切实际(《河南商报》2月5日),而笔者则以为“季四点”一锤定音国学发展大趋向,那就是认认真真地重读繁体字、文言文写就的中国古代经典,而不是如今盛行的“戏说式”或“叫卖式”的庸俗浮躁的“国学热”。


“语言是存在的家”(海德格尔),“文字是文化的灵魂”(布克哈特),而经典则是古人千百年来生命、生存、生活的经验总结和智慧沉淀,揭示的是“人之为人的常道”。近百年来,文言文、繁体字、传统经典等是中国文化厄运中的重灾区,诸如废止读经、废止文言文改行白话文、废止繁体字改行简体字,甚至把汉字实行拼音化乃至拉丁文化的主张和运动层出不穷。时至今日,因为抛弃了文言文、繁体字和传统经典,目前的中国文化实际上和传承数千年的中国历史文化传统呈断裂状态。如今,季老以百岁国学大师的身份和地位,言简意赅提出的四点切身体悟,是值得我们认真聆听的,不宜轻易否定。


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我们常说爱这爱那,但是用什么来爱呢?爱的繁体字是“爱”,正是告诉我们,要用心去爱,而不是虚情假意地去爱。再比如,我们现在提倡“以人为本”,但是这个“人”怎么解释呢?在儒学看来,不能单纯讲“人”是什么,还要讲什么是“人”。所以,孔子说“仁者,人也”,因为只有具备仁爱之心的人才是真正的“人”,也才能用心去爱人,所以孔、孟、荀都强调“仁者爱人”!对于这些问题,只有读原著、看经典,结合繁体字和文言上下文意,才能清晰明了。非此,则只能是道听途说或郢书燕说。


当然,“季四点”也不是没有问题,比如“古文今译是毁灭中华文化的方式”一点就值得商榷。因为,中国古代经典经历了一个“经→传→注→疏”的诠释过程,在现代大多数人对经典冷淡和生疏的情况下,浅显方便的“译”,尤其是译文和原文对照的“译”,未尝不是一种引导人们了解和接近经典的方式。或许在将来,中国经典还会发展成为一套“经→传→注→疏→译”的诠释方式——不仅要“古文今译”,还要“中文西译”,借以推动中外文化交流和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季四点”容易很容易被人误解为“复古倒退”,比如“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就难免被人理解为恢复繁体字和正反切注音方式,而“振兴国学须从娃娃抓起”则难免被人理解为“强迫儿童读经”。实际上,“非此即彼”本身就不是中国文化的思维方式。为什么不考虑“繁简并用、文白并行”的双轨制呢?比如,完全可以加大语文教材中文言文尤其是经典的比例。课文原是繁体字的则繁体之,原是简体字的则简体之。今人的学术著作,应允许在自愿的基础上使用繁体字印刷出版。在一些民间活动、文化活动、华人活动中,应允许使用繁体字,等等。这样做完全可以使人们做到“识繁用简、读文写白”,使传统和现代有机融合在一起。(文/ 王达三)


------------------------------------------

季羡老一锤定音国学大趋向


2009-02-15 王达三


日前季羡林老先生的四点国学谈话,即读古文须读繁体字、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古文今译毁灭中华文化、振兴国学须从娃娃抓起,引起了不小的争论,或以为是倒退复古,或以为不切实际(《河南商报》2月5日),而笔者则以为“季四点”一锤定音国学发展大趋向,那就是认认真真地重读繁体字、文言文写就的中国古代经典,而不是如今盛行的“戏说式”或“叫卖式”的庸俗浮躁的“国学热”。


“语言是存在的家”(海德格尔),“文字是文化的灵魂”(布克哈特),而经典则是古人千百年来生命、生存、生活的经验总结和智慧沉淀,揭示的是“人之为人的常道”(牟宗三)。近百年来,文言文、繁体字、传统经典等是中国文化厄运中的重灾区,诸如废止读经、废止文言文改行白话文、废止繁体字改行简体字甚至把汉字实行拼音化乃至拉丁文化的主张和运动层出不穷。时至今日,因为抛弃了文言文、繁体字和传统经典,目前的中国文化实际上和传承数千年的中国历史文化传统呈断裂状态。如今,季羡老以百岁国学大师的身份和地位,言简意赅提出的四点切身体悟,是值得我们认真聆听的,不宜轻易否定。


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我们常说爱这爱那,但是用什么来爱呢?爱的繁体字是“愛”,正是告诉我们,要用心去爱,而不是虚情假意地去爱。再比如,我们现在提倡“以人为本”,但是这个“人”怎么解释呢?在儒学看来,不能单纯讲“人”是什么,还要讲什么是“人”。所以,孔子说“仁者,人也”,因为只有具备仁爱之心的人才是真正的“人”,也才能用心去爱人,所以孔、孟、荀都强调“仁者爱人”!对于这些问题,只有读原著、看经典,结合繁体字和文言上下文意,才能清晰明了。非此,则只能是道听途说或郢书燕说。


当然,“季四点”也不是没有问题,比如“古文今译是毁灭中华文化的方式”一点就值得商榷。因为,中国古代经典经历了一个“经→传→注→疏”的诠释过程,在现代大多数人对经典冷淡和生疏的情况下,浅显方便的“译”尤其是译文和原文对照的“译”,未尝不是一种引导人们了解和接近经典的方式。或许在将来,中国经典还会发展成为一套“经→传→注→疏→译”的诠释方式——不仅要“古文今译”,还要“中文西译”,借以推动中外文化交流和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季四点”容易很容易被人误解为“复古倒退”,比如“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就难免被人理解为恢复繁体字和正反切注音方式,而“振兴国学须从娃娃抓起”则难免被人理解为“强迫儿童读经”。实际上,“非此即彼”本身就不是中国文化的思维方式。为什么不考虑“繁简并用、文白并行”的双轨制呢?比如,完全可以加大语文教材中文言文尤其是经典的比例;课文原是繁体字的则繁体之,原是简体字的则简体之;今人的学术著作,应允许在自愿的基础上使用繁体字印刷出版;在一些民间活动、文化活动、华人活动中,应允许使用繁体字,等等。这样做完全可以使人们做到“识繁用简、读文写白”,使传统和现代有机融合在一起。


--------------------------

恢复使用繁体字、汉字竖排是大势所趋


黄守愚


近日,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明确表示,凡是使用英文、汉语拼音缩写以及中英文混写的台标都不符合规范,如CCTV、SDTV、BTV等,而这一比例约占全国上星卫视频道的40%左右。国内电视台普遍采用英文名作为标识,始作俑者就是“中央电视台”。因为“中央电视台”采用“CCTV”作为标识,地方电视台也就跟着起名,皆在“TV”前冠以“X”或“XX”,或为地名之汉语拼音,或为英文之省略,譬如“ETV”、“YYTV”等。而相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却禁止在某些场合使用繁体字,譬如广告或商标。这对繁体字来说,极不公平。我以为,这事关国体与华夏文化之命运,“中央电视台”要及时将英文标识更改为汉字。而繁体字、汉字竖排,也应尽快恢复!因为简化字存在种种弊病,加之出于统一和团结华夏文化圈的需要,恢复使用繁体字、汉字竖排是大势所趋!


有人认为繁体字复杂,笔画多影响书写速度,也难认识,故而简化汉字。而在台湾、香港等地,繁体字仍在使用,也并未阻碍其经济与文化发展及与外界之交流。传统汉字造字有六法,即象形、会意、形声、指示、假借、转注。故而每一个汉字之字形,皆有其依据与由来。或依形,或依音,以表其意。


简化汉字大多滥采古代的俗字、异体字,这些俗字本是不规范的汉字,不受文人雅士的喜爱,在当时也难登大雅之堂。此外,一些简化字是由草书楷化而来,与原字几乎毫无联系。许多简化字完全是现代人在胡编乱造。


目前之简化字失去了汉字的诸多意义与价值,问题甚多,今仅仅列举数例。譬如“進步”之“進”,今简化为“进”,失去了原字的表意功能。“进”字属“形声字”,由“辶”与“井”组成,表示走入井中,或陷阱、坎陷中,即遇到困难或阻碍,哪里是“進”呢? “進”字也属“形声字”,由“辶”与“隹”组成,表示鸟向前或上飞,即前進或進步。故而,“进”字的意义与繁体字“進”完全不同。


“喫饭”之“喫”字,今简化为“吃”。“喫”由“口”与“契”组成,表示嘴巴开合。而“吃”字,由“口”与“乞”组成,只能表示乞丐张开嘴巴。“豬”字,本是由“豕”字与“者”字组成,表示为“豬”。今“豬”简化为“猪”,由“犭”字与“者”组成,似乎属狗一类动物。“華”字,本是花、木之象形字,今简化为“华”,上“化”下“十”,则不知表示何意。“動”字,由“重”字与“力”字组成,今简化为“动”字。古人造字,举重以示“動”之稳重、谨慎,不可轻易“動”,而举“云”以“动”,有轻浮浅薄之嫌。


“裏”字,初义表示衣内、怀中,今简化为“里”,此“里”字本是表示方位与数量词。“裏”与“里”意义完全不同。“產”字,今简化为“产”字,下面无“生”字,失去平衡与表意,此简化字极无没美感。“廣”字简化为“广”字,“厰”字简化为“厂”,也是如此。有一些繁体字的简化,毫无依据,也毫无价值,譬如“幾”简化为“几”,“機”简化为“机”,“雞”简化为“鸡”,“鄧”字简化为“邓”,“劉”字简化为“刘”,“漢”字简化为“汉”字,“僅”字简化为“仅”字。“慶”字,本是表示有花纹的鹿在舞蹈,后来又用鹿皮作为纳聘订婚的礼物,表示欢庆之意。 如今,“慶”字被简化为“庆”,“广”字下一“大”字,不知为何意了。“龍”字简化为“龙”字,此简化毫无道理可言。


以前,人们还担心电脑不能处理汉字。如今,不仅早已解决此难题,而且因电脑的普及,写字的需求日益减少,繁体字通过电脑录入再打印出来,根本不会因繁体字笔画多而影响书写速度。至于繁体字难认一说,是一个伪问题。目前的书法家与国画家,书写汉字都采用繁体字,也可见认识繁体字与书写繁体字并非难事。当然,我们也必须制定繁体字的统一标准,减少异体字,以便于流传。


古籍由右至左自上而下竖排,不仅符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而且读书摇头晃脑有利于记忆与活动身体。西方人采取横排,是以为单词之组合不利于竖排,只适合横排。汉字不必盲从西方之排版方式。


我认为,因为简化字的种种弊病,随着电脑的普及与华夏文化之复兴,重新统一和团结华夏文化圈,恢复使用繁体字、汉字竖排乃是大势所趋。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