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醉卧沙场君莫笑 第177章、同室操戈(4)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19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陛下,有几名天国特使在宫外候旨觐见!”一名内侍太监尖声尖气禀报声,打断了旭烈兀的话头。

“快快请他们进来!”旭烈兀想也没想,立即召见。

片刻之后,卢布鲁克、阿凡提和长生教在西国的负责人张志敬,随着内侍太监,疾步走进皇宫。

阿凡提一边走,一边朝四处打量着皇宫的格局。旭烈兀的皇宫是在原先叙利亚国王纳昔尔的宫殿基础上扩建的,占地面积约30平方公里,主殿坐北向南,在主轴线上依次建有20多道门和50处寝宫,望月楼、礼拜殿、藏经阁等建筑分布在四周。缀以花木,山石,使皇宫环境更为生色。建筑组合主次分明,协调对称,严格遵循***教的礼仪制度,设计构思十分巧妙,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

内宫按鹤的形体布局。大门对面原有照壁墙为“鹤嘴”。宫门是翘角牌楼,犹如鹤首昂起。从宫门至寝宫,是一条狭长弯曲的甬道,形似鹤颈。寝宫相当于鹤身。南北两侧有飞檐起翘的半亭,如同鹤翼。左右两侧庭院,有古柏两株,谓之鹤足。殿后原临河,遍植竹篁,形如鹤尾。大殿前左右两侧,各有水井一眼视为鹤目。大门两旁有双面雕刻的抱鼓石,运用中国传统设计手法,形成几个封闭的院落,

藏经阁在皇宫西南方,有30多米高的穹顶。青砖砌筑,向上有收分,表层涂抹灰砂,顶部用砖牙叠砌出线脚,上砌尖形顶,开有长方形采光小孔,内设二螺旋形楼梯,双梯绕塔心盘旋而上,各自直通塔顶。穹顶顶端立有金鸡,可随风旋转以示风向。

“望月台”,是***教徒望月决定斋月起斋日期之处。望月台三面围筑“回”字形垛子,有如城堞,占地面积约六百平方米。大殿门楣部分,雕刻着阿拉伯文《古兰经》。四壁用花岗岩石砌成,巨大的窗户遍布各墙,增加殿内采光。东增辟一尖拱形正门。西墙中部向外凸出,形成一坛,称讲学坛。南墙外壁及坛内大小壁龛皆嵌有古阿拉伯“古兰经”的石刻经句。

主殿在皇宫中央,总面积约为2600平方米,砖拱结构,面宽3间,不用梁架,四壁上端转角处作菱角牙子叠涩收缩,上覆半球形顶。外观起攒尖顶3座,筒瓦板垅,翼角起翘。殿内的须弥座,两侧刻竹节望柱,束腰刻花草,构图洗练,刀法遒劲……

“实在是太豪华了!”阿凡提眼睛在看,心中在唏嘘不已,“看来,这旭烈兀比蒙哥讲排场多了,光是这皇宫就比重庆的大几倍!”

入得大殿,众人参拜了旭烈兀及其皇后、皇子。

“咦,卢布,你不是回法国了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朕大哥的特使呢?”旭烈兀认得2月份随自己一起离开重庆的卢布鲁克,诧异地问道。

“哦,陛下,此事说来话长,外臣辞别陛下后回到法国,受教皇亚历山大和法王路易的差遣,又到了一趟重庆,幸运地被蒙哥陛下任命为外交部长!”卢布鲁克恭恭敬敬地回禀道,然后一指旁边的阿凡提,“这位是纳斯列丁.阿凡提,蒙哥陛下任命的民宗部长和廉政部长。”

“纳斯列丁.阿凡提?朕好像以前在西域听说过,你就是那个整天嬉笑怒骂、捉弄权贵的阿凡提?”旭烈兀傲慢地瞥了阿凡提一眼,“既然现在当了朕大哥的高官,可不能再那样疯疯癫癫、没事找事了!”

“呵呵,谢谢陛下训示!”阿凡提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道,“本次外臣等人奉命前往西域和欧洲,顺便捎来了蒙哥陛下给您的礼物。”

“唉,大哥也太客气了,朕的国家什么都有,哪里还需要万里迢迢带礼物过来嘛!”旭烈兀叹道。

“陛下,蒙哥陛下送的礼物非同寻常,件件价值连城,您还是笑纳吧!”卢布鲁克谄笑道,命随从打开提进宫来的两个大箱子,“这是100支望远镜,送给陛下和您麾下的大将;这是10面水晶镜,送给您的皇后和爱妃……”

旭烈兀接过太监递上来的望远镜,按卢布鲁克说的方法一试,顿时呆住了,而他的皇后也被镶金裹银、清晰可见毛孔的镜子吓了一大跳。满殿文武百官惊奇地看着自己主子的表情,三三两两窃窃私语,讨论这些宝贝的奥妙!

“好!真是好宝贝!两位特使,暂且让朕的大皇子陪你们下去休息,朕有军国要事还得处理,改日再接见你们!”旭烈兀沉默了半晌,下了逐客令。

在阿八哈的陪同下,卢布鲁克一行到大马士革的官驿住下了。阿八哈与他们寒暄了一小会,也找借口走了。

“唉,咋一个父母所生的兄弟,差别这么大呢?”阿凡提摇头叹息道。

“嘿嘿,阿部长,你是没和上流社会打过交道!”卢布鲁克喝了一口葡萄酒,笑道:“本官走过了大半个世界,放眼天下,那些皇帝、国王没有一个像我们蒙哥陛下那样平易近人的!我可是和旭烈兀曾经一起呆过3个月,他就是这种傲慢的性格,如果我们不是是天国的特使,恐怕连大皇子都不会派来接待我俩的!”

“卢布,我不是指他怠慢我们,而是说的西国怎么看起来比我们天国落后了几十年似的,老百姓穿的破破烂烂,到处死气沉沉,连水泥路也只有大城市才有,天国可是连西疆这样偏远省份的干道上都在铺了!”阿凡提说道。

“阿副教主,你的眼睛真毒,连这种细节都看出来了!9个月前,我和卢布大人随旭烈兀来叙利亚,也看出他与陛下治国、为人不一样了!”张志敬笑道,“旭烈兀信奉弥勒佛,而且没有参加过我们长生教的创教典礼,虽然碍于陛下的情面,没有明确立佛教为国教,但对长生教也不太支持。我奉命在西域建立长生教大半年,还没有天国一个月发展的教众多!至于天国那些政策,旭烈兀根本没有认真学习,而是沿用了他们蒙古的老一套!”

“我说呢,原来是这样!也不知道旭烈兀是咋想的?”阿凡提恍然大悟道,“看来以后我在耶路撒冷建立分部有得忙了!”

“哦,张教长,这次陛下让本官和阿大人分别在巴黎和耶路撒冷创建长生教分部,你以前带到西域来的1000名教士现在都怎样呢?”卢布鲁克问道。

“卢布副教主,他们都分布在西域各地传教,原本有3成的教士是准备安排在旭烈兀军中的,但都被他暗地里排挤出来了。现在西军中除了极少部分将士信奉长生教,绝大部分还是信仰混乱,信奉什么的都有!”张志敬回答道。

“怪不得,本官就觉得西军没天军军纪好,前不久过几个关卡时,居然还有当兵的想抢我们的行李!幸亏本官说是给他们皇帝的礼物,才没敢动手!”卢布鲁克悻悻地说道,“难怪这样的部队虽有天军的装备,却打不出天军那样惊世骇俗的胜仗!”

“张教长,你这几天去把手下教士召集起来,和我们刚带来的1千多教士汇合,等卢布大人挑选一半到欧洲去后,剩下的都跟我在西域传教吧!”阿凡提酝酿片刻,说道。

“好好!本人马上去办……”张志敬应承道,随后吞吞吐吐地问道:“那……陛下有没有说,我将何去何从?”

“这个嘛,张教长你不必沮丧,虽然这边不让你负责了,但陛下在我们临走时交代,让你回天国去另有任用。听陛下的意思,将给你们全真派近年来表现出色的优秀才俊封官!”卢布鲁克笑道。

“对,好像陛下打算封你为宗教处副处长,就是你师傅原先那个位子!”阿凡提插话道,“当然陛下也说了,如果宗教人士不喜欢世俗权力,也可以不接受官职!”

给长生教的骨干封官,是刘华刚想出来的制约长生教教主李志常的权谋之术。今年以来长生教在刘华的扶持下发展迅猛,作为一名统治者,他可不想李志常尾大不掉,像“***”教主李洪志那样得意忘形,所以现在设法拉拢一些长生教的骨干,既可以制约李志常,又可以提高教士们传教的积极性。

“谢陛下隆恩!”张志敬朝重庆方向磕了几个响头,笑逐颜开地对阿凡提和卢布鲁克说道:“卑职以后还望两位部长、副教主多多栽培!”

“呵呵……好说、好说!”卢布鲁克笑得满脸是牙。

------------------------------------------------------------------

张志敬字义卿,号「诚明真人」,全真教道士,燕京安次(今廊坊市安次区)人。幼清癯,寡言笑,闻道经则谛听不忍去。八岁入长春宫,礼李志常为师,因善诵工书,为志常所特爱,读志常所藏书万卷。志常临终,以其为掌教,大得京师贤士大夫之心。继李志常之后使全真道进一步经典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