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假乱真--智谋皇帝装小偷!


汉朝时。一天深夜,大将军梁益正在灯下阅读《孙子兵法》,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有贼人进院了,快抓住他!”接着就是棍棒打人的声音。梁益赶紧开门出去,见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蜷缩在地上,大声喊叫。梁益让人住手,走上前去,一把扯下那人脸上的黑布,刚想训斥几句,突然脸色大变,“扑通”一声撩衣跪倒:“微臣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哎呀,皇上来府,为何不事先通知一声?”谁知,那人咧着嘴站起来,一摆手道:“通知?你知道那还叫偷啊?啥也别说了,怪我学艺不精,走了!”说完,一瘸一拐地走了。

目送那人走出大门,这伙家丁才回过神来,管家战战兢兢地问:“老爷,刚才那人真是皇上?”梁益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了。”说完,摇摇头回房休息了。一进屋,梁益的夫人就问出啥事了。梁益就把皇上来偷东西被抓住的事讲了一遍。夫人说:“别瞎说了,皇上怎么能偷人家的东西?”梁益说:“夫人有所不知,咱这个妹夫皇帝专爱偷大臣的东西。”

梁益所说的“妹夫皇帝”就是汉恒帝刘志,因为梁益在刘志当上皇帝后,把自己的妹妹送进宫去,从此就开始以国舅的身份听政。这时的刘志只有十五岁,虽是一国之君,但后来却发现有个小偷小摸的毛病,隔不几天,刘志就夜里出去转一遭,到某个大臣家,不管是啥,总不空手而回。每次偷回东西,刘志还一件件陈列到一个密室里,然后找个本子,仔细地登记下来。

第二天一上朝,大臣们看着刘志脸上的伤议论纷纷。刘志不高兴地说:“看什么看,不就是失手一次吗?”顿了顿,刘志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昨天我上街视察,碰到两个小子说我不敢偷梁大将军家的东西,我气不过,晚上就去了,没想到被人给发现了!”

这几句话,差点没把底下的大臣给气笑了。

刘志好像没看到下面的大臣,扭过头对旁边的梁益说:“我告诉你,我还会去你家的。我就不信偷不来你那个笔筒。”

梁益赶紧岔开话题,用眼神示意刘志不要在金殿上乱说。刘志不管,撅着嘴一个劲地嘟囔:“反正我要去偷你的那个笔筒。”梁益无奈地摇摇头。

退朝回到府里,梁益立即叫过管家,吩咐道:“皇上这几天还会来,大家不要再管他,让他偷就行了。”管家问:“那若是别的盗贼浑水摸鱼咋办?”梁益说:“皇上小时候受过伤,左腿走路一瘸一拐的,你们注意点就行了。再说了,一般的窃贼敢来这里吗?”管家点头称是。

果然,几天后的一天夜里,刘志又翻墙进了梁府,家丁见他一瘸一拐地往前走,都躲到暗处,装作没看见,任凭他进了这屋进那屋。管家悄悄来到书房,问怎么办。梁益大笑道:“让他玩吧,还不知道能快快活活地玩几天。”主仆二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天下午,皇上派人来请梁益,说是有要事相商。梁益穿好官服,跟着太监向皇宫走去。谁知,他前脚刚踏进大门,太监就大喊一声:“反贼已到,给我拿下!”梁益大叫不好,转身想跑,却发现后面是近在咫尺的无数刀尖。

梁益被御林军五花大绑押到金殿,见刘志面色阴沉地端坐在龙椅上。虽然依旧满脸稚气,但两眼却发出刚毅的光。

“反贼梁益,你可知罪?”

梁益就是一惊,这刘志今天说话的腔调都不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准会以为上面坐的不是刘志。

“微臣不知罪在哪条?”梁益一挺脖颈,把嘴一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没等刘志说话,旁边闪出一个老太监来,指着梁益的鼻子大声说道:“大胆梁益,死到临头还不认罪!当年你用毒药害死先帝时,我在暗处看得一清二楚。”

俗话说“做贼心虚”。看着面色铁青的老太监,梁益直后悔自己当时没有仔细搜搜,以至于留下了活口。

刘志见梁益耷拉下头了,一拍龙案:“梁益意图谋反,罪大恶极,打入死牢,秋后问斩!”随着命令,几个兵士走过来,架起梁益,像拖死狗一样拖进死牢。

躺在潮湿的稻草上,梁益感到像做了一场恶梦。他想,虽然自己被打入死牢,但总会有自己的同党来看自己,到那时,再想办法贿赂狱卒逃出去。只要能出去,他就立即下令各地的党羽一起起事,推翻汉朝,自己做皇帝。

梁益想得很好,但直到要上刑场了,也没有一个人来看他。行刑的当天早上,梁益才知道什么叫万念俱灰,看着狱卒送过来的断头饭,他一口也吃不下。但他还是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是谁出卖了自己。所以,在午时三刻将到,刽子手杀气腾腾地来到跟前时,梁益使出浑身的力气大声喊道:“我要见皇上!不然,我死不瞑目!”

监斩官耐着性子走到他跟前,问他有什么话要对皇上说,他可以转达。梁益想了想,问:“我想知道是谁出卖了我!”

“谁出卖了你?问得好!”监斩官一挥手,一个手下拿过一块黄绢,刘志一看,竟是自己藏在密室里的同党名单。

监斩官轻蔑地一笑,说:“你以为你老谋深算,没想到皇上年少聪慧,略施小计,就找到了你的谋反证据。”

原来,刘志当上皇帝后,就觉得父亲死得蹊跷。但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想要闹清这件事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天,刘志正在后宫闷闷不乐,一个太监来报,说一个宫女偷了皇后的金簪,问如何处置。宫女的事他没有亲自处置,却让他心里一动。他立即派心腹太监到大牢里去请一位“梁上君子”,进宫教他行窃之术。几个月后,刘志已经从一位不谙世事的孩子,变成一个翻墙入室的扒手。从那以后,刘志频频出入大臣的家,偷了不少东西。梁益当时看刘志不理朝政,却爱偷窃,就放松了警惕;他怎么也没想到,其实,这只是刘志为了盗出他那个花名册而设的伏笔。刘志偷了东西一件件记录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日后归还给大臣们。

“我还是不明白,我的密室机关重重,皇上即使学了偷盗术,也不会玩那些机关啊!”

“这就是皇上的高明了。”监斩官说,“皇上故意装作迷上偷盗,用偷得大臣家的东西做障眼法,使你相信皇上真的喜欢偷盗。然后,皇上又放出风去,说去你家偷东西。如果我今天不说,你永远也不知道,第一次去的是皇上本人,而第二次去的则是皇上派去的高手,能破各种机关;那天晚上,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那个花名册。下面的事你应该能想到了,皇上就是按那个花名册,派出大批御林军,到各地将你的党羽一网打尽,最后才来抓你!”

再看梁益,听完故事突然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待刽子手走到跟前,早已气绝身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