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所知道的坦克营长刘宏生

53018 收藏 7 3732
导读:此帖是写坦克营长配合我团战斗的情况。

刘宏生、江苏省瞧宁县人,1940年出生,原是41军直属坦克团三营营长,1979年2月19日在朔江战斗中牺牲,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坦克团三营被41军配属到122师战斗,122师战前决定,366团1营(我所在营)搭乘坦克快速穿插到朔江的背后,配合师主力,围歼朔江之敌。这样,坦克三营就与366团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战前我师到广西靖西县驻训时,坦克三营也来到达了靖西县进驻,因打仗的需要,该营多次配合我营的步坦训练。记得战前有一天我们连队配合坦克训练,坦克营的首长也到了场指导,其实那时我还认识营长刘宏生,只是战后坦克营我的一位老乡告诉我听,训练时刘宏生营长也经常到场指导训练,有一天我班配合坦克训练,在训练时由于我班上下坦克都比较快,战士的位置好。坦克营一位首长指着我班说:“这个班训练得好”,我们连长连长听后也很高兴,晚上连队开干部会时,表扬了我班,我排长回来对我说:“今天坦克营的首长和连长都表扬了你班了。”这样我实际上就和刘营长有了初次见面了。

2月16日晚上,我营向中越边境107号开进时,坦克营(欠8连)也向107号开进了,准备配合我营进攻。17日凌晨我师朔江战斗打响,刘营长带着连、排干部来到我连进攻出发阵地,观察地形选择坦克进攻路线,他见到了我连受伤的战士抬回抢救时,他对越军愤怒之极,当我营向前进攻时,坦克就跟随进攻。当坦克进到越南2公里时,有一段路是用石块叠起来的,当坦克进入该路段时,石块往下掉,路的一旁是山崖,坦克无法通行,后经工兵和民工进行了抢修,仍然无法通行,刘宏生和坦克营首长研究决定,经请示我师首长同意后,不走107号这条路,改走108号。这样一改,实际上已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了。由于坦克不走107号,我连那时已从107号进至越南纵深4公里了,而且我团也需要进攻让涌的越军,就不搭乘坦克进攻,把搭乘坦克进攻的任务改由364团2连和5连,在后来的2连和5连搭乘坦克进攻,伤亡惨重。而我营没有搭乘坦克进攻,伤亡一般。我们营活着的人们也应该感谢刘宏生营长当初的决定。

下面转帖《勇者无畏》书里有关坦克营的内容:

配属我师战斗的坦克三营,(欠八连),原计划配合我营战斗,但坦克在107号界碑越方有一路段无法通过后就改从108号界碑方向出击。而108号方向的现有路段也无法通行,必须要抢修急造军路。为了保障坦克熊开出战斗,我师首长十八曰下午先后六次到108号界碑的现场和坦克营. 团的领导研究如何通过危险路段,保障坦克当晚开出,并现场检查工兵营. 工兵十三团四连和民工及正在抢修108号界碑至越南百布坦克通路的情况。

坦克三营(欠八连),二月十八日十七时开始通过急造军路,由国境线至越方有一条约四百米的危险路段,路窄. 弯多而且急,坡度很陡,有的地段达56度,路面也不好,新开的石头路容易打滑,稍一不填坦克就会翻到深山峡谷中去,坦克兵反映,坦克走这样的路,平时想都不敢想。面对这一险阻。坦克营认识到,能否通过险路,关系到坦克能否参战,关系到战斗的胜利。当即表示,这是对我们最严峻的考验,那怕坦克在通行时翻掉一半,为了战斗的胜利,我们也要坚决开,副营长李自治自告奋勇带头开第一辆车(李副营长在1964年,参加全国军事大比武中,夺得坦克障碍赛第一名,受到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 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的亲切接见)。该营当即召开干部会议,研究三条措施:一是炮管向后,联合制动,凭重力滑行;二是在坡度太陡的地段垫石头,增加坦克滑行的阻力;三是挑选四名技术最好的驾驶员驾驶。之后,由李副营长先下一辆摸经验,然后最一车一车地下,十八时,第一辆车开到了越方公路口。此后,干部定点负责指挥,由李副营长和四名技术好的驾驶员分段接力驾驶。经过了一个晚上的通行,于十九日五时坦克全部安全通过了急造军路。营长刘宏生到三六四团受领战斗任务后,即在那寮东南公路口搭载三六四团的二连. 五连向越军墩张口各个阵地进攻。(转帖到此)

2月19日天亮前,刘营长率领七连和九连搭乘步兵,从越南的百布村快速向朔江进攻,一个小时就到达了墩张口,驻守在朔江的越军122榴炮连和高炮连,发现我坦克后,当即开炮。步兵下坦克配合战斗,刘宏生率领坦克从侧后猛烈穿插,奇袭朔江守敌,在板洋岔路口最遇敌炮火阻拦,并发现敌两个炮阵地,他当机立断先消灭敌炮兵阵地,命令所有坦克密集开火,据战后统计,那次战斗共摧毁敌37双管高炮4门,14.5高机4挺,85加农炮6门,122榴弹炮3门击毁汽车六辆毙敌90余人,摧毁了朔江守敌的活力配置,为我插入板洋一线的步兵解了危!

2月19日中午,366团在板洋战斗进入最激烈的时候,刘宏生带着九连两辆坦克来增援366团的战斗,这其实已有力地支援了366团的战斗了。3辆坦克的到来马上引起越军的各种火器攻击,坚守在大无名高地和592高地的高炮高射机枪,马上对这三辆坦克射击,越军的反坦克手迅速向坦克接近。刘营长命令三辆坦克主动向大无名和592高地的各个火力进行炮击,那一刻惊天动地的坦克炮声,在板洋不断地回响着,我连在板涯弄堵山上,离那里不到两公里,仍听到发炮声很响。三辆坦克的炮击下,敌人阵地上的许多炮火变哑了。366团主力利用坦克炮火的效果,不断地向敌进攻。越军的反坦克手,此时已发现刘营长的坦克天线多,越军已知道是指挥车了,集中火力向他的坦克开火,战斗持续到下午两点多钟他的时候,刘营长的坦克中弹了,此时坦克已起火了,他和一二炮手都身负重伤!在这危机时刻他让驾驶员装弹自己操炮射击,压制和吸引敌人火力,掩护7连9连其余坦克转移朔江中心,投入新的战斗。下午三点半,无线电传来他微弱的声音:“继续给我装弹与敌人血战到底!”直到把炮弹打尽,他爬出坦克一会,坦克就爆炸了,坦克四人壮烈牺牲。另外跟随刘营长战斗的两辆坦克,一辆中弹起火,一人牺牲。另一辆因躲避敌火箭弹攻击,而掉在小河里,人虽然没死,但坦克已无法战斗了。

至于坦克19日中午,在坦克转入了朔江公路时,本来是沿公路向朔江中心进攻的。但刘宏生见366团这边战斗激烈,就带着9连两辆坦克来支援战斗,战后认为刘营长带领三辆坦克的到来,是非常及时的。一方面阻止了敌人对板涯的增援,驻守在那瓦越军见有坦克在那里战斗,就不敢出动。另一方越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坦克车上,不断地向坦克开火,实际上也就是减少了366团的伤亡,同时也鼓舞了366团战斗胜利的信心。

今年的清明节,也是自卫反击战胜利的三十周年日子,我特意交待广西南宁市的一位战友,专程到广西那坡县烈士陵园拜祭刘宏生烈士,表示366团的战友们没有忘记坦克刘宏生烈士,并代表我和366团的全体战友们,给刘宏生上香,寄托我们的哀思,向刘宏生烈士致敬!

(此帖是原创首发,未经楼主同意不得转帖)

6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