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瓦解中国钢厂联盟广招汉奸

songing_007 收藏 1 147
导读:[核心提示]7月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和中国外交部均公开证实力拓4名中国员工涉嫌“窃密”在沪被拘的消息。此案除已经涉案的首钢外,还包括济南钢铁、莱钢及河北某些公司。   遍布“耳目”刺探信息,制造“断供”紧张氛围   7月9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等四人,已被中国国家安全机关“带走”了4天。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昨天称,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胡士泰等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7月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和中国外交部均公开证实力拓4名中国员工涉嫌“窃密”在沪被拘的消息。此案除已经涉案的首钢外,还包括济南钢铁、莱钢及河北某些公司。


遍布“耳目”刺探信息,制造“断供”紧张氛围


7月9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等四人,已被中国国家安全机关“带走”了4天。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昨天称,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胡士泰等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自从中国钢铁业开始参与到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以来,谈判从未被国内评价为成功。每一年谈判的结果公布,都引来阵阵质疑。


“原来是中国钢铁企业出了内鬼,提供情报给竞争对手。”昨天山东张店钢铁厂一位内部人士这样对CBN记者发出感慨。


这并不是力拓瓦解中国参加铁矿石谈判根基的唯一路径,了解力拓在中国运作路径的人士向CBN记者介绍,除了通过中国钢厂窃取中国国家秘密外,力拓在中国的“耳目”非常之多。


“耳目”遍布


三大矿山公司中国区一位主管曾与CBN记者共进晚餐时透露,他们经常派遣一些员工到全国各地的钢厂进行调查,了解钢厂的生产需求情况。


“力拓等三大矿山公司通过种种途径,对中国钢厂的需求情况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一位钢铁行业分析师告诉CBN记者。


从2003年起,力拓瓦解中国钢铁企业谈判的基础就逐渐建立起来。这一年,宝钢集团开始参与到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中国因素就开始令力拓等三大矿山公司欣喜。他们知道中国是个潜在的巨大市场。


然而,一个不幸的消息是,中国作为全球铁矿石巨大的买家,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没有任何话语权。从2004年至2007年,铁矿石长协价分别上涨了18.6%、71.5%、19%和9.5%。同期中国钢铁产量也接连增长24.51%、30.94%、23.84%和15.17%。2008年开始,铁矿石谈判规则被“两拓”破坏,“两拓”通过“谈判”从钢铁企业那里“要挟”到了比淡水河谷更高的涨幅。


而自从1981年铁矿石谈判机制形成以来的28年时间里,2002年以前的时间都是平静的,一年一度的谈判价格都没有大的波动。自从中国加入这个游戏规则,力拓等三大矿山公司就琢磨如何从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获得更高的价格。


根据铁矿石谈判规则,谈判格局是三对三,即供方——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淡水河谷,对需方——宝钢集团、新日铁和欧洲钢厂,决定下一财政年度铁矿石价格(离岸价格),只要其中任何一家矿山与钢厂达成铁矿石买卖合同,谈判即宣告结束,其他各家谈判均要接受此结果。


由于中国钢铁企业过于分散,宝钢集团每年参加谈判,都会有一些钢铁企业私下与力拓等三大矿山公司进行接触。


2003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全球钢铁业对铁矿石需求格局的改变,影响到了力拓公司的战略。因为中国企业分散,力拓找到了瓦解中国这个看似庞大的阵营的突破口。


据CBN记者了解,除了通过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和公司派遣内部人员前往全部各地钢厂调研外,力拓还从全国各大钢厂和政府部门高薪“挖”来政府公关人员、中国钢铁专家、中国矿业专家等“人才”。


记者了解到,此前曾供职于五矿集团、莱钢集团等公司一些人员目前就职于三大矿山公司之中,这些人对中国钢铁企业非常了解,且与相关钢铁公司和政府部门人员非常熟稔。


断供和舆论推波助澜


拥有一群对中国钢铁企业非常熟稔的“耳目”显然不够,力拓还需要借助其他手段进行“推波助澜”。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在此前协会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铁矿石谈判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谈判的不仅仅是供需关系。


长期关注力拓以及铁矿石谈判的一位分析师告诉CBN记者,力拓借助舆论压力,通过断供等途径在中国钢铁市场上制造紧张氛围。


从2006年开始,记者频繁在外媒上看到关于澳大利亚矿山被洪水冲击、港口受到影响、矿山被迫减产等消息。如2009年2月17日,力拓表示,暴雨和洪水正对西澳大利亚Pilbara地区铁矿石运营造成严重的影响,迫使铁矿关闭,铁矿石列车停开,码头操作停顿。


这给原本供需平衡的铁矿石市场增添一些紧张情绪。“通过制造紧张氛围,可以拉动现货价格上涨,而现货价格上涨,又是长协价格上涨的借口。”上述分析师说。


类似的舆论氛围多了,力拓又制造出更多的紧张氛围——断供。今年6月,就从中国钢铁企业内部传来,力拓停止供应现货。此时,现货价格明显比按照今年“首发价”执行的长协价要低。


这同样发生在淡水河谷的身上。2006年5月16日,淡水河谷与德国钢厂蒂森克虏伯公司达成上涨19%的“首发价”。一周以后,淡水河谷要求中国的钢厂在5月31日之前接受“首发价”,否则将把原定销往中国的铁矿石转卖至其他国家。这让中方最后被迫接受了“首发价”。


从去年开始,因为“奇货可居”,必和必拓提出了铁矿石指数定价,即变相的现货价。而力拓虽然没有主动提出,但对必和必拓提出的要求给予了默认。今年6月30,英国钢铁指数公司(The Steel Index)总裁史蒂文·兰达(Steven Randall)在北京推销其铁矿石指数TSL。他对面坐着的是一群来自中国钢铁公司、铁矿石贸易公司、矿山公司、期货公司的代表。


执行指数定价,是力拓等矿山公司希望看见的。“三大矿山公司掌控着全球70%以上的海运贸易量,操纵BDI指数非常容易。”一位长期从事海运指数和铁矿石指数交易的经纪人告诉CBN记者。


在需求低迷的情况下,为了扩大销售面,从去年岁末开始,力拓等三大矿山公司开始在中国寻找更多的销售对象。据国内媒体报道,去年年底,胡士泰就代表力拓与江西、河北、山西等中小钢厂达成协议。这些钢厂并不具备进口长协矿的资质。


一个确凿的证据是,力拓铁矿石执行官山姆·威尔士也公开透露,今年力拓在全球铁矿石销售中,现货销售已经跃升到总量的50%。而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高瑞思也公开表示,必和必拓上一季度在现货市场销售的铁矿石占总量超过20%以上。


“在这些因素中,最核心的应是通过中国钢铁企业套取情报,得到了中国钢铁业的底牌,那么还怎么跟别人谈判呢?”山东张店钢铁厂内部人士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