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也许比主子还大呢!——奇闻趣事!

dashuai 收藏 8 2074
导读: “满汉不通婚”不是法律,而是祖制,是民族压迫的反映。 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孝庄皇太后为笼络并控制吴三桂,把他的长子吴应熊招为驸马,软禁在北京做人质还有康熙他妈也是汉人,这不就是“满汉通婚”吗? 孝庄皇太后这个做法并不违反祖制,因为在满人心目中,“汉人”与“汉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没有加入旗籍的汉族人是“汉人”,加入旗籍的汉族人是“汉旗”。假如你问一个满人“曹雪芹是满人还是汉人?”他就会这样回答你“曹雪芹既不是满人也不是汉人,他是汉旗。”吴三桂降清以后入了旗籍,吴应熊与公主就成了旗人之间通婚啦

“满汉不通婚”不是法律,而是祖制,是民族压迫的反映。


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孝庄皇太后为笼络并控制吴三桂,把他的长子吴应熊招为驸马,软禁在北京做人质还有康熙他妈也是汉人,这不就是“满汉通婚”吗?


孝庄皇太后这个做法并不违反祖制,因为在满人心目中,“汉人”与“汉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没有加入旗籍的汉族人是“汉人”,加入旗籍的汉族人是“汉旗”。假如你问一个满人“曹雪芹是满人还是汉人?”他就会这样回答你“曹雪芹既不是满人也不是汉人,他是汉旗。”吴三桂降清以后入了旗籍,吴应熊与公主就成了旗人之间通婚啦。


为什么“汉旗”与“汉人”有严格区别呢?是因为“汉旗”与“汉人”分属不同的阶级。


清朝的统治者是皇帝,比皇帝大的圈子是皇家,比皇家大的是皇族,比皇族大的是爱新觉罗家族,比家族大的是旗,比旗再大的是八旗——八旗是清朝的统治集团。


努尔哈赤起兵建立了八旗,后来蒙古族参加了,就有了蒙八旗;东北的汉人也参加了,于是又有了汉八旗——八旗包括满族、汉族、蒙古族。


“汉旗”是统治集团成员,享受统治集团的特权,归内务府管,每月可以领一份钱粮;“汉人”是被统治阶级成员,归地方官府管,没有月例钱粮,即使是升了高官,内务府也不管他。


“满汉不通婚”的准确说法应该是“旗汉不通婚”,如果一个旗人娶了个非旗人的老婆,就是贵人娶了个贱妻,首先是这个老婆不能获得旗籍,带累得所生的孩子也不能获得旗籍,没有那份钱粮,也没有内务府的照应,不仅成为家族中的另类,也遭到其它旗人的轻蔑和排斥,甚至迫害。


对外,旗人不与“汉人”通婚;对内,主子不与奴才通婚,即主子不能明媒正娶奴隶。


明朝末期,中原都已经有资本主义萌芽了,关外的满族还停留在奴隶社会呢。


满族实行“包衣制度”,“包衣”是世代相传的奴隶。


由于满族有姓氏比较晚,所以不庞杂,一个姓就只是一个大家族。姓什么的是主子,姓什么的是“包衣”,哪个姓是谁家的“包衣”,大家都很清楚,阶级界限十分清晰。


主奴的尊卑关系非常严格。满族入关成了统治阶级,需要大量的官员,于是“主子”家就放“包衣”奴才外出做官,若干年几代以后,主子败落成了穷人,包衣奴才官升了,发财了,见到主子家的人还得毕恭毕敬,还得绝对服从,不如此就是“以下犯上”就是犯了“违悖伦理”的灭天伦大罪,要受“内务府”的制裁。


一个主子家的人当了个七品知县,上司是汉人,或者是其他旗人,他就要行礼了,吃饭的时候还要坐下手或者下席,但如果这个上司是他家的“包衣”,那就两论了——讲国法,上司大;讲家法,主子大。进门下司先参拜上司,然后论家法,奴才再参见主子,他先跪你你再跪他。


这种主奴的尴尬关系,是最不好处的关系,是处不好就两败俱伤的关系,就像现在年轻干部提拔上去了,老干部不服气,大庭广众拍老腔摆老资格,年轻领导在众目睽睽之下闹个大红脸,老家伙回到老人圈里也被瞧不起——跟孩子争嘴吃,多么大的出息。所以,明智的人都会回避这种关系的亲密接触,尽量不往一起凑。


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享受优厚待遇的旗人就成了革命对象,于是旗人就急忙汉化为了积极的民主革命。解放后旗人又改成了满族实际上是不准确的,应该是旗人。


但由于袁世凯在清帝溥仪逊位条款中规定,满姓爱新觉罗一律改汉姓为金,这就使自然而然变成了强迫命令。


袁世凯,汉族人,在清朝世代当官,也可以算是皇上家的奴才,尽管是民国,尽管皇上已经退位,主奴关系不能改变,你袁世凯这个奴才,有什么资格强迫我爱新觉罗必须姓金?我偏不姓金,看你奈我何?例如溥杰、启功等,干脆就不要姓了,只用一个名字。


改革开放以后,溥杰恢复了姓爱新觉罗,启功仍坚持有名无姓,因为他已经彻底讨厌这个给中国带来丧权辱国、专制黑暗、贫穷灾难的“爱新觉罗”这个家族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些爱新觉罗家族的人,想以这个家族的名义开一个书画展,邀启功参加,结果启功很反感,于是写了两首诗,第一首的意思是说,即使像王、谢那样的世家望族,也难免要经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沧桑变化,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以自己的家族为重的,就像王羲之那样,他在署名时,从来不标榜自己是高贵的琅琊王家的后人,但谁又能说他不是“书圣”呢!第二首的意思是说,我就像古时戏剧舞台上的丑角“鲍老”,本来就衣衫褴褛,貌不惊人,郎当已久,怎么能配得上和你们共演这么高雅的戏呢?即使要找捧场的也别找我啊!来讽刺他的那些同族人、 讽刺他们的封建意识。但偏偏有人喜好这一套。有人给启功写信,爱写“爱新觉罗启功”收,结果启功很生气,索性标明“查无此人,请退回”。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