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雇佣兵 外传 第四章 突袭海狼号(中)

zhizhuwang123 收藏 0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size][/URL] 大雨继续滂沱的肆虐着,夹偶尔杂着闪电劈下来,瞬间的光亮让我看清楚兄弟们麻木而带有狰狞伤疤的脸庞,我习惯的那出脖子上的玉观音护身符亲吻了一下,这是我多年征战沙场的习惯,那是我母亲送给我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而尼尔森和安德烈则在胸前划着十字,口里默默祈祷着——他们是虔诚的基督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


大雨继续滂沱的肆虐着,夹偶尔杂着闪电劈下来,瞬间的光亮让我看清楚兄弟们麻木而带有狰狞伤疤的脸庞,我习惯的那出脖子上的玉观音护身符亲吻了一下,这是我多年征战沙场的习惯,那是我母亲送给我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而尼尔森和安德烈则在胸前划着十字,口里默默祈祷着——他们是虔诚的基督徒。只有黑鬼安迪这个黑人傻傻的笑着,似乎在讥笑我们。

我深吸一口气,戴上人工鳃率先跃进海水,紧跟着尼尔森和安德烈他们也跳下来了。

海水冰凉刺骨,我在十几米深的海水里有节律缓缓的游动着,如果节奏太过剧烈的话,即便是最先进的人工腮业无法产生足够的氧气提供你呼吸,你可能因此窒息导致大脑缺氧而昏迷以至淹死在深海里,这可真是件玩命的工作。我小心的呼吸着,一起一伏的向前游。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大概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慢慢逼近后,我看到船身上面有星条旗的符号,还有一行英文,虽然辨认不出但我感这就是“海狼号”。

“海狼号”是为美国军火走私贩子服务一艘中等规模货运船,排水量大概3000吨左右,上面装满了索马里政府军订购的装甲车,越野车,火炮等过时了的辎重武器。因为怕被世界警察发现而不敢要求申请军舰护航,不料半路上就被索马里海盗给抢劫了,据说美国籍船长和大副等人因为反抗被海盗当场击毙,剩下的几个外籍水手只好乖乖举手投降了。美国政府大概怕这批武器落在极端的穆斯林反政府武装手里,才不惜重金请我们“魔鬼”雇佣军去炸毁“海狼号”了事。


我绕着大船游动一圈,找到抛锚的位置,抓着那条冰冷湿滑的铁链,我悄悄的爬了上去。果然不出我所料,甲板上静悄悄的,并有没人注意到我的秘密潜入。船的甲板很大很长,约有九十米的样子,中间是高高突起的平台,海盗们上面装置了几架火箭炮和射杀直升机的重机枪。


初步判断,像“海狼号”这样的货轮,要想合理运作这艘半军事化的中型海船,至少需要三十名水手。闪电像一根火柴,在漆黑的夜空划燃,电光闪耀的瞬间,我立刻卧趴在板壁上,犹如一只刚从墙上掉落下来的老鼠,急速的靠拢墙根儿,避免暴露。

尼尔森他们也爬上来了,他们敏捷的像野猫子一样弯着腰迅速向我靠近。

经历多次战斗的经验,我比以前更细微小心,现在要是疏忽大意,可不只我一个人搭上性命。必须下到船舱,才能获取准确信息,而进入船身的舱门,位于甲板两侧,右翼好像有微弱的灯光透出来,从那里溜进里面查看,比较危险。

另一个舱门形状怪异,像蜗牛从壳儿里胀出的脑袋。双手把住旁边竖立的两条蜗角似的钢柱,使劲儿上推。力气不敢太大,又不能放松,要是弄出响儿动,误认为我是爬上甲板的海洋怪物,会给他们乱枪射杀的。扳了好一阵子,厚重的舱门纹丝不动,里面一定反锁了。


看来,要想下到船舱,非得从指挥放炮者身后的舱门溜进,冒险一搏在所难免。我必须冒一次陷。我向尼尔森他们做了个掩护的手势,自己向舱门摸索过去。雨滴砸在坚硬的甲板上,水珠好似从天上洒下来的豆子,蹦裂四跳。雨水的发出的噪音很好的掩饰我行动中发出的声响。

船舱内部豪华,貌似一部客轮,从舱口的楼梯下去,里面传出吵闹声,像正举办一场宴会,更使我狐疑不定。楼梯的扶手上搭着一件衣服,脏兮兮的很皱巴,可能是甲板上的人换雨衣时脱在这儿的。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侵入者的身份,我拿起衣物,左手紧抓扶梯,“嗖”的侧跳下去,躲进楼梯的下面,穿上那件衣服。然后把塑料袋里M4AI5.56毫米卡宾枪拿出来。



当时闪电若正亮起,就会将我暴露,很多个海盗立刻会扑向我。被人家痛打一顿五花大绑,或者直接击毙。就如无知的兔子,黑夜侵入狼洞,白送了性命。



我蹲伏着靠近他们,在距离十米的地方,停止下来等待机会。门口有个手拿AK-74的家伙,用眼光左右观望,好象在垂涎船舱内的美食或者女人。就在这个空当,我像只见到老鼠跑进舱门的猫,一溜烟儿钻了进去。这扇舱门是半开着的,从下面越过的刹那,我停顿一下,既怕身子碰响舱门,又怕撞见正从里面出来的其他水手。

舱内有灯光,电能从船的动力机组产出,由于船舶停靠以后,内燃机不再工作,怕耗费光储备的电源,没法使船再次发动,就把电压调制最低,所以光线的亮度跟烛光一样昏暗。循着嬉闹的声音,贴着舱壁向里走,虽然有件衣服伪装,但被认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推开隔断中间的一扇精雕木门,先在门缝朝里瞄了一眼,发现没人注意,闪身就进到里面。这下我全明白了,一大群光着膀子的粗壮阿拉伯或者非洲男人,分别围靠着几张大桌赌博,很多家伙嘴里骂骂咧咧,喝一口酒,咬一口烤肉,“呸”的一声,粗鲁的将吃出的骨头吐到地上。人群中夹杂着很多裸体女人,站的最近的女人会立刻过来,蹲在地上,收拾被那些吐骨头男人弄脏的地板。


一个膀大腰粗的汉子,前胸后背纹满纳粹和骷髅图案,刚输了一把塔罗牌,掏掏裤兜并没翻出一毛钱,想必是没了赌资,左右四顾着想找人借。低头正好看到身后那个趴在地上擦拭肉骨的**女人,脸上顿时堆起淫笑,拉下裤子,就跪到裸女屁股后面,把JJ塞了进去。


裸女并无太大反应,仍细心的擦拭地板,待到收拾干净,身后抱住她臀部的男人仍没有发泄完,一时无法站起,只能忍受等待。其余壮汉继续赌博,赢钱的哈哈大笑,输钱的左一句“FUCK”右一句“SHIT”,乌烟瘴气叫唤个没完。


几张赌博的大桌子旁边还有小桌,同样有几个**女人,被平躺着放到上面,双腿挂在男人的肩膀,被用力的交合。这里的男男女女,人种混杂,有欧美洲人种,还有十几个马来人种。**女子多是被抢上船的,经过恐吓拷打,成了这群恶棍的女奴,并随时作为泄欲工具,供船上的海盗们淫乐。


现在看来,这些乌烟瘴气的男人,典型的恶性海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