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天王洪秀全疯狂虐妃记 zt

2野劲旅 收藏 48 45727
导读:太平天国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杨秀清在答复美国人的一份外事文书中曾公开承认:“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据史料记载,天王洪秀全拥有的妻妾有准确的数字:金田起义后不久有15人,一年后至永安有36人。到1864年天京沦陷时,幼天王洪天贵福被俘后的口供中说:“我现年16岁,老天王是我父亲。我有八十八个母后,我是第二个母后赖氏所生。在我九岁时,天王就给了我四个妻子。”洪秀全后宫有正式名号的嫔妃八十八人。内廷设有女官,称为“统教”、“提教”、“通御”等,下面又有众多的“理文”、“理靴”、“理袍”、“理事”等称

太平天国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杨秀清在答复美国人的一份外事文书中曾公开承认:“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据史料记载,天王洪秀全拥有的妻妾有准确的数字:金田起义后不久有15人,一年后至永安有36人。到1864年天京沦陷时,幼天王洪天贵福被俘后的口供中说:“我现年16岁,老天王是我父亲。我有八十八个母后,我是第二个母后赖氏所生。在我九岁时,天王就给了我四个妻子。”洪秀全后宫有正式名号的嫔妃八十八人。内廷设有女官,称为“统教”、“提教”、“通御”等,下面又有众多的“理文”、“理靴”、“理袍”、“理事”等称谓,都由嫔妃们兼职。同时代的封建帝王咸丰,宫中有名有份的嫔妃仅十八人。洪秀全的天王府中嫔妃侍女的总数达一千多人。


最能反映太平天国不尊重妇女的文字,当属洪秀全洋洋洒洒的《天父诗》(又称《天父圣旨》)了。洪秀全为他的后妃们作了长达数百首的《天父诗》,制定了许多奇怪的清规戒律。这部厚厚的宣传册子,完整本藏于伦敦不列颠博物院,在南京太平天国历史陈列馆中也能见到。洪秀全严格命令嫔妃们背诵这些类似民谣的诗,作为她们在宫中的行为指南,其间杂有不少客家土语和修辞。在诗中,洪秀全总是把自己比拟成“太阳”、“日光”,把他的嫔妃们比拟成“月亮”。由于洪秀全称他“上天”时曾娶天帝之女为妻,所以就把这个不在人间的天帝之女称为“正月宫”,而他的原配妻子赖氏反而成了“又正月宫”,排行第二了,其他嫔妃则称为“副月宫”。


下面,仅列洪秀全《天父诗》中的部分内容,来看看他给妻妾们制定的一些戒律。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丈夫,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讲话有大声,六该打。有喙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


眼邪变妖眼该挖。不挖妖眼受永罚。挖去妖眼得升天,上帝怜尔眼无瞎。


心邪变妖心该刳,不刳妖心发大麻。


手邪变妖手该断,不断妖手祸多端。


脚邪变妖脚该斩,不斩妖脚鬼且阚。


乱言讲者六十起,敢者亦杖六十尔。


几多因为一句话,五马分尸罪不赦。一言既出马难追,天法不饶怕不怕。


手不顾主该斩手,头不顾主该斩头。


只有媳错无爷错,只有婶错无哥错。只有人错无天错,只有臣错无主错。


别样或留邪无留,天条犯七定斩头。


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鸟骚身腥臭,喙饿臭化烧硫磺。( “烧硫磺”是用硫磺火药等物涂满犯事妃子身上,点火燃烧,类似“点天灯”。)


醒一样睡又一样,一时一样假心肠。假心肠定赏假福,贱人那得永荣光。(要求嫔妃当面背后以及睡前睡后都要效忠他)


恫吓威胁之余,洪秀全还有一本正经的说教,仔细告诉嫔妃们如何侍侯好他。


不得大胆,不得瞒天。不得逆旨,不得歪心。


耳莫乱听,喙莫乱讲。眼莫乱望,心莫乱思。


行条路一步一步,出句言谨静悠然。举下眼要正要善,起下心莫奸莫淫。


朝晚拜爷拜在心,心先拜敬道理深。心拜更真身拜假,各练真真贵如金。


敬我天父要好心,敬我天兄要好心。敬我天王要好心,为尔丈夫要好心。


日夜琴声总莫停,停声逆旨处分明。天堂快乐琴音好,太平天下永太平。


理文洗身后洗帕,笔墨金帽理莫差。颈钏扇插虔理好,好坐殿游苑敬爷。


天王旨到响金锣,立即跪接呼声和。一个不接是逆天,又贬又斥不是苛。


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嫔妃正眼看他都是罪过)


日夜拨扇扇莫停,草拨榨底要记清。(为他扇扇子取凉) 颈额额角共眉毛,永远不准扯一条。不准扎脚讲妖话,不准同姑话言交。


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万样都是正为贵,速练正正福滔滔。(涎,痰桶。茶,茶杯。)


当食就要像食样,当睡就要像睡样。万样遵旨要像样,天父专诛带歪样。


洪秀全还给这些女人们指出了把他侍侯好的美妙前景。


遵旨得救逆旨难。天王旨令最紧关。想做娘娘急放醒,各为丈夫坐江山。


尔对夫主心常真,金砖金屋住尔身。尔对夫主心常假。难上高天难脱打。


练好道理做娘娘,天下万国尽传扬。金砖金屋有尔住,永远威风配天王。


心虔口虔头面虔,手虔身虔衣服鲜。六虔一鲜事夫主,威风快活万千年。


好心有好报,歪心有歪报。尔门做娘娘,要识天理道。


狗子一条肠,就是真娘娘。若是多鬼计,何能配太阳。


悠然定叠莫慌忙,细气妖声配太阳。月亮不同星宿样,各练长久做娘娘。


朕妻朕儿行真道,真道出自爷教导。遵爷圣旨得常生,好心定然有好报。


“咁”、“千祈”、“几”、“乜”等等奇怪的字词都是客家话。看到这些清规,我们还会说洪秀全解放了妇女、主张男女平等吗?


洪秀全受刺激后造反 变态天王独享两千美女




洪秀全在两千多个美女的包围圈里安享快乐,似乎还觉得不够,有时会拿妇女作为赏赐品,赏给那些打仗出力的人。对嫔妃管制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残酷,“一旦后宫妇女犯错,处罚起来也没轻的,天王府里顶撞天王,至死不认错的人,往往要受到五马分尸或者点天灯的酷刑。”作者西门送客所著的《历史的转弯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一书记载了洪秀全的种种人性弱点,以下为全文:


洪秀全的性格特征,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他原名洪火秀,广东花县官禄布村人,出生于嘉庆十八年(1814年)十二月初十日,家中兄弟三个,洪秀全排行老三。洪秀全的父亲名叫洪镜扬,家中有几亩地,数头牛,家道还算殷实,所以还有余钱给洪秀全读书考秀才。


天王洪秀全


说到考秀才这件事,实在是洪秀全心中永远的痛,把他给害苦了。小时候的洪秀全还算聪颖过人,十三岁就通过县试当上童生,取得考秀才的资格,但秀才这道坎,愣把洪秀全活活逼上绝路!


现实总是残酷的,成千上万的读书人中,金榜题名的能有几个?洪秀全在最基础的考秀才这一关上,就狠狠跌了跟头:从十六岁那年开始,他老人家连考三次,成绩是一次比一次差。最为可恨的是,每次初试,洪秀全的名次总在前十,但到院考复试的时候,却总是无一例外地落选。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初试名列前茅,复试给刷了下来,心中的愤懑当然可想而知。是天意弄人吗?不是。从洪秀全留下的诗词作品来看,广州府的主考官是公正的。要是不信,看看洪秀全的大作就知道了,什么“手提三尺定山河,四海民家共饮和;虎啸龙吟光世界,太平一统乐如何”,“龙潜海角恐惊天,暂且偷闲跃在渊”等等,言语粗鄙俗套,而后来天王在天京留下大量的打油诗歌,读来更是让人喷饭不已。


据后人总结,县试考童生和府试考秀才,最重要的是文才要好。正因为如此,文才出众、“笔端常带感情”的梁启超才会在十二岁就考上秀才,十七岁就中了举人。就洪秀全当时的文笔,考不上那真是一点都不冤。


屡屡落第的洪秀全,没有那样的耐性,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他继续读书。由此,洪秀全对这个狗屁考试和清王朝恨得牙直痒痒。他撕了那些圣贤书,满腔怒火地发誓:“再也不考清朝试,再也不穿清朝服,老子以后要自己开科取士!”


这活脱脱就是一个顽劣学童的形象。


不过,最后他还真做到了。打下天京后,洪秀全果然自己开科取士。只可惜,洪秀全因考不上秀才而恨上孔老夫子,所到之处砸孔庙,烧儒书,那些自小熟读孔孟之书的士子们,避之还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前来应考呢?!没人来考,最后就强索那些读书人去应试,甚至逼出人命。刘邦当年也不读书,拿儒冠当尿壶,但经人点拨后却对知识分子礼敬有加,这也许是刘邦开辟三百年汉朝,而洪秀全十一年就倒台的原因吧?


知识分子的支持,太重要了!


洪秀全当然没有那份洒脱,考试的失败让他得了一场大病,四十多天里高烧不止。在昏迷当中,洪秀全做了一个梦,梦见黄衣童子来到他床前,并用轿子把他抬上天堂,看见一个身着龙袍、留着金色胡须的威严长者,将他的肚腹剖开,把污秽的内脏洗涤后重新缝入。


随后这个身材高大的长者自称是他的父亲,并告诉他妖魔正在祸害人间百姓,要洪秀全去与妖魔决战,于是洪秀全舞着宝剑,杀向人间,他的兄长耶稣则手捧金印,发出火光,令妖魔丧胆。


昏迷中的洪秀全,经常高呼“杀妖”!家人以为他得了神经病,大为惊恐。后人常常以为这个梦是洪秀全和冯云山为了欺骗会众而编出的一个神话,但从洪秀全多次引用来看,他可能的确是做过这样一个梦。梦的原型,可能来自于他曾经浏览过的一本宗教小册子,尽管他当时可能没太在意。人发烧时出现幻觉本不稀奇,洪秀全此次劫后余生,对梦见的东西深信不疑,也属正常。


高烧退后,洪秀全却又恢复了正常,拿起儒家课本准备再次赶考。但很不幸的是,第四次又告落榜。自此以后,洪秀全对考试彻底死心。1843年他联合好友冯云山和堂弟洪仁玕,创立了“拜上帝会”,自行洗礼入教后干出了一番敲砸孔圣人牌位的大胆行动。但是,这种过激行为最后害得洪秀全连塾师的饭碗也给弄砸了。


丢了饭碗后,洪秀全便和冯云山离开老家,到广州一带开始了一边贩卖笔砚,一边传教的游历活动。但由于广州一带的经济文化水平较高,洪秀全粗浅的宗教理论根本就吸引不了人。


失望之余,二人决定溯西江而上,去广西继续发展。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夏天,两人来到了洪秀全的表兄王盛均所在的贵县赐谷村传教。但由于他们为了宣传上帝,制造影响,把当地祭祀的“土神”给砸了,引起当地人的共愤,二人只好狼狈离开,洪秀全灰心丧气地返回了老家花县。


和洪秀全不同的是,冯云山是个实干家,为人坚忍不拔,凡事不肯轻言放弃。在洪秀全返回老家后,冯云山继续留在广西桂平一带,一边教书糊口,一边积极传教,教化了杨秀清、萧朝贵等大批革命骨干,创下了革命的根据地。


洪秀全回到花县也没闲着,他在这两年多时间里,一边教书,一边日夜不停地搞理论创作,写出了太平天国运动的“老三篇”:《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后来完成),为革命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指导依据。


但洪秀全真懂***吗?未必。洪天王最初的理论依据,来自于一本名叫《劝世良言》的小册子,是一个叫粱发的中国人所写。梁发本是一个印刷工人,识字不多,后因为帮英国传教士马礼逊印刷《圣经》而皈依了***,成为中国本土的第一个华人牧师。后来,梁牧师就自己写了《劝世良言》,其中主要是《圣经》的原文和梁牧师的学习体会,比较适合初学者。


洪秀全后来也意识到自己的理论水平不行,1847年他决定到香港向美国牧师罗孝全学习,并看到了真正的《圣经》。但当他向罗牧师讲述他那奇异的梦后,罗牧师拒绝了洪秀全施洗礼的要求,让洪天王到死也没能做成真正的基督徒。


天王玉玺


那罗牧师为什么会拒绝给洪秀全施洗礼呢?原因就是那个梦。当罗牧师听到洪秀全自称梦中上帝称他为儿子的时候,大为惊骇,认为这根本就是一种玷污上帝的异端思想,完全没有达到基督徒最基本的要求。最可恼的是,在洪秀全的主持下,天父上帝后来又添了几个儿子,如东王杨秀清、南王冯云山等,甚至还有个女婿西王萧朝贵,如果上帝知道了,不被气得吐血才怪呢。


洪秀全的宗教理论,最大的硬伤是不懂***的“三位一体”说。所谓“三位一体”,指的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并非是分开的三个神。洪秀全说自己梦中见到天父和天兄,并自称自己是天父的小儿子,这根本就是对上帝大不敬的忤逆思想。


不过,话说回来,要怪只能怪梁发那个《劝世良言》小册子没有讲清楚,洪秀全见到小册子里说“救世主天兄耶稣赎罪功劳”,就以为“三位一体”是三个人,并把自己当成上帝的小儿子也给列了进去。幸好这是在中国,要是在中世纪的欧洲,洪秀全这样胡说八道非被当成异端烧死不可。


不仅如此,洪秀全还对***的仪式作了本土化的改进。比如拜上帝教的布道,洪秀全就结合了中国特色的道士作法,把布道的文稿当众焚烧,甚至鸣放鞭炮,弄得热热闹闹,倒也蛮吸引人。后来由布道衍化出来的“讲道理”活动,更是形式多样,五花八门。


最要命的是,***主张逆来顺受,并不强调斗争,洪秀全却动辄说要“斩邪留正”,斩杀“清妖”,和真正的***相去十万八千里。更为搞笑的是,洪秀全居然不知道***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太平天国也从来不过圣诞节。相反,他倒是创立了一些独有的节日,如“爷降节”、“东王升天节”、“哥降节”等,实在是让欧洲的***会大跌眼镜。


当然,洪秀全独创的“教义”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劝诫戒酒戒鸦片等还是不错的,有诗为证:“炼食洋烟最颠狂,如今多少英雄汉,多被烟枪自打伤;即如好酒亦非正,成家宜戒败家汤。请观桀纣君天下,铁桶江山为酒亡。”


虽然洪秀全的教义不是那么正宗,但也足以奠定他后来太平天国理论家和精神领袖的地位了。洪秀全后来返回广西和冯云山会合,他没有料到的是,短短三年间,冯云山已经在紫荆山打开局面,开创了革命的新天地,并拥有了近三千的信教会众。


洪秀全最为人指责的是他的伪善。他自己在《原道醒世训》里宣传说:“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姐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何可起尔吞我并之念?”但说的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这个污点,不是靠刷点石灰就可以抹去的。


太平天国里等级森严,特权现象极为严重。虽说人人平等,但在圣库制度下,高层过着荒淫奢侈的生活,当然是“无处不饱暖”,但下面的会众却一无所有,过着集体供应的生活。在革命早期,甚至还别男女,拆分家庭,会众娶老婆组建家庭都在禁止之列,而天王、东王、翼王等人却拥有众多的妻妾,甚至连洪秀全十岁的儿子,那个还没完全发育的小天王都有四个老婆。


太平天国说“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妇女的大脚是解放了,但目的是去干活和行军打仗,这样的解放,广大妇女同志未必满意。更为恶劣的是,天王有时候还拿妇女作为赏赐品,赏给那些打仗出力的人。


据《江南春梦笔记》中记载,洪秀全的天王府里有爱娘、嬉娘、妙女、姣女等16个名位共208人,24个王妃名下又有姹女、元女等7个名位共960人,光妃嫔就有1168人。加上宫中服役的女官,总计有2300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陪侍天王一个男人。


据说天王府也曾经尝试用太监,但阉割是高难度的技术活,结果阉了80个,死掉77个,剩下的3个也都成了废人,只好作罢。至于其他男性,天朝门外有诏:“大小众臣工,到此止行踪;有诏方准进,否则云雪中!”(太平军称呼刀剑为“云中雪”)


这些可怜的女人们进宫后,除了给洪天王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外,首先要熟悉以下杖责戒律:“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甚至“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一旦后宫妇女犯错,处罚起来也没轻的,“打开知错是单重,打不知错是双重,单重打过罪消融,双重雪(刀)下罪难容!”天王府里顶撞天王,至死不认错的人,往往要受到五马分尸或者点天灯的酷刑。


洪秀全住的天王府,由原两江总督衙门改建,规模宏大,方圆近十里,从1853年建到1861年,才完工一半。东王府也不示弱,杨秀清的床上珍珠结帐,杂以宝石,穷奢极欲。洪天王在宫中“苑内游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这当然是天王心中快乐的真实写照。自从1853年进了天王府后,除了有一次被逼去东王府给杨秀清封万岁外,洪天王就没有出过天王府,一直到死。在女儿国中如此快活,怪不得后来天京危急时李秀成请求“让城别走”,洪天王死也不肯答应的。


人性的弱点,在洪秀全身上暴露无遗。


洪秀全不是什么天王,真实的洪秀全只是个普通凡人,人有的一切弱点他都有。后人只有以凡人之心去度量洪秀全,才不会过分颂扬和拔高,也不至于感到受了欺骗而愤懑地辱骂和指责了。


5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