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里的晚清旧闻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0 114
导读:《纽约时报》里的晚清旧闻 《世界商业评论》ICXO.COM ( 日期:2004-11-18 17:21) --------------------------------------------------------------------------------   当我在西南风书店买到仅剩一本的《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时,该书已由三联书店出版3年,经第二次印刷,印数达17100册。书的编者郑曦原,为外交部二等秘书,曾在中国驻美纽约总领事馆工作3年,比较系统地查

《纽约时报》里的晚清旧闻

《世界商业评论》ICXO.COM ( 日期:2004-11-18 17:21)


--------------------------------------------------------------------------------




当我在西南风书店买到仅剩一本的《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时,该书已由三联书店出版3年,经第二次印刷,印数达17100册。书的编者郑曦原,为外交部二等秘书,曾在中国驻美纽约总领事馆工作3年,比较系统地查阅过《纽约时报》1853——1997年的对华报道目录索引,并阅读了其中408篇文电,从中选出了131篇原始文电编成此书。这一工作获得当时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的支持,也获得《纽约时报》及纽约公立图书馆等有关方面的协助。《纽约时报》评价它是“力图以时报原始资料重现一个世界大国之编年史的伟大尝试。”


我怀着浓厚兴趣,盛夏临窗,3天里断断续续读完了全书。正如编者郑曦原《前言》所云,希望读者在阅读本书时“保持相对超脱的心境,以利较为理性和冷静的思考。”我在阅读间正是持这种态度,但触眼那一篇篇万里彼岸图书馆故纸堆里沉睡百年的旧闻,胸际依然抑制不住泛起阵阵波澜。


我不能不佩服这张创刊于19世纪中期,历经150年雄踞美国乃至西方媒体领袖地位的《纽约时报》早年记者的眼力与笔力。这本书所选文电的跨越时间从1857年1月至1911年10月。这也正是我们古老国家经历着“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时期。时间虽已逝去百载,至今读之仍觉新鲜,更不乏若干发现。时报记者不愧是记叙历史事件的大手笔,给我们再现了诸如《英国鸦片贩子力阻清国禁烟》、《英法联军占领北京西郊,圆明园惨遭洗劫》、《清军投降,北京城楼升起英法旗》、《太平天国首都“天京”沦陷》、《革命军武昌宣布成立共和政府》等等重大历史事件。既把大事件的脉络、历史背景、结局与发展,作简练概括;也不乏历史细部栩栩如生的描绘,或惨不忍睹的钩画。该书的编者认为:“年轻的报纸,年轻的国家,刚刚摆脱南北战争的阴影,还保持着‘五月花号’带到新大陆的清新,对人类的关爱之心也远比今天纯洁……因此,《纽约时报》这个时期的对华报道和评论尚没有老牌帝国主义的狡诈与世故,也少一些对弱势民族的蔑视。”


19世纪70年代,长江水道是什么情景,在1877年10月7日,《在大清国的心脏旅行——扬子江游记》中,有非常翔实生动的报道。在镇江,运河与扬子江交汇处,河面上漂满各式各样的小船。没有人知道江上有多少艘帆船。扬子江每个航段的地方政府,都设关卡,强行收费,货物被征收的厘捐高得惊人,“有时达到货物原价的四倍”。而外国人可以不理会这些“敲诈”,他们有清政府给的“通行证”。因此,中国商人往往将装满货物的商船“过继”给任何一位欧洲商人,让它顺利地通过。有一次英国水手免费乘一艘大清国的货船从汉口去宜昌,货船船主在收费卡马上灵机一动,让这位水手假装成洋商,船主自己则装扮成洋商的翻译,就顺利“通关”了。记者写道:“这位水手一生从未做过什么生意,但仅仅因为有一张洋脸蛋儿就做了一回大亨。”


对于鸦片贸易,《纽约时报》的某些观点,竟与马克思在19世纪50年代的评论近似。《纽约时报》1863年4月26日《英国鸦片贩子力阻清国禁烟》评述指出:英格兰国库确实通过鸦片贸易得到“极其丰盈的进项”,“但她却丧失了所有如下可能的收益,即她如果把对大清国的出口设定为工业品时所可能获得的收益。可怕的鸦片烟瘾不只是消耗这个民族的劳动力和财力,从而直接导致了这个国家的贫穷,而更抑制了它对其它商品的进口,进而使所有期望从事正当贸易的工业国家蒙受损失。”


马克思1858年8月31日和9月3日发表于《纽约每日论坛报》上的《鸦片贸易史》,就曾指出鸦片战争后订立的条约,“不是扩大了美国和英国对中国的出口,而只是加速和加深了1847年的商业危机”。鸦片战争“刺激了鸦片贸易的增长而使合法贸易受到损失”,“增加鸦片贸易是和发展合法贸易不相容的”。看来,《纽约时报》作为有全球眼光的资产阶级大报,对鸦片贸易的罪恶也有所揭露,更从西方全球贸易比较利益出发,引出有见地的看法。


有些报道与评论,在一百年前略曾预见到中华民族的巨大潜力与不可阻挡的发展可能性。《沉重负荷下的帝国财政》讲到清国的国债,记者不只是简单地指控西方列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战争“偿债”,还从另一角度看出中国的发展潜力。时报认为清国的国家资源比日本巨大得多,而落到人民头上的国债偿债利息和偿债基金每人约7美元,日本人则约1.5美元。在大清国,平均到每人头上的国债大约为1.4美元,而日本人则大约为25美元。所以,“大清国在构成综合国力的所有组成要素上都是强有力的。假如我们这个世界允许其按自身的方式发展的话,那么在其努力下,大清国肯定会拥有一个令人瞩目的未来。”时报提出:大清国政治家们的任务,一方面是国家内部管理的改造,另一方面则要抵抗外国的破坏。


对晚清社会的观察,有些篇幅颇具独到之处。如《“四书五经”维系着清国灵魂》认为,在晚清这样的封建落后的国家里,其实“存在着一种非常习惯性的民主传统”,述评举出中国社会到处存在的“祠堂”为例,指出,在祠堂的集会或聚会上,不同行业和不同阶层的人能够讨论任何影响他们的人和事,公开指责个别地方官员或行政命令,以期让本地最高行政长官知道现存的弊病及公众的不满。当然,在这里,时报记者未注意到祠堂本身也是基层社会封建统治的宗族形式。述评还指出,“民间的士绅们在社会上形成了一个极有权势的阶层……他们总是能支配一些听话的党羽。”由于这种感情的维系,当过官的人和正在当官的人之间总能保持联系。一百年前,外国记者能够发现到封建腐败政治体系内部,存在着某种制约或影响官方施政的习惯性的社会力量,这个观察是深刻的。这种千年传统习惯性的民间士大夫阶层的“民主”全部摧毁后,如无健全的民主制度建设,当官者更可以横行乡里了。晚清中国新闻状况也为时报所关注。在1876年6月12日《中文报在上海的发行量稳步上升》消息中,援引伦敦《泰晤土报》驻上海记者称:外国人在上海出版中文报纸,发行量和影响力都在稳步上增长,“清国人对它发布的消息和抨击官僚的议论已显示出浓厚的兴趣,”从这报道中,看出现代媒体在上海这样的大都会出现,对改造晚清社会产生了一种令官方恐惧的苗头。


在体制内的监督方面,时报在《清国独裁者慈禧逝世,北京政局令人关注》报道中,讲述“她用铁腕,通过陈旧方式统治大清国”时,说到慈禧的威力也不是不可阻挡的,“即便是在大清国也存在着公众舆论的力量”。1900年,1月24日,慈禧强迫光绪皇帝签署一份退位诏书,“然而,这诏书中在整个大清帝国上下都引起了人们不满的议论,一份份请愿书呈递到皇太后面前,人们抗议废除光绪皇帝。如此一来,皇太后只得放弃这项计划。”极端独裁如慈禧这样的人,除了慑于西方列强反对废帝的压力外,在国内也不得不在舆论与情绪面前让步,懂得这一点,才知道民意终不可侮的道理。


许多大事的有趣细节,被新闻记者“定格”在时报上留存至今,读之很觉新鲜。比如宣统皇帝3岁登基仪式场面,几点钟开始,几点钟结束,“有350多辆马车连同大量官轿在冬日阳光下静候在门外”,记者推测这次最高规格的典礼参加者有多少人,等等。有些风趣幽默花絮,如两江总督设官宴招待美国公使,晚宴已经持续两个小时了,但大碗大碗的菜肴还是连接不断地端上来,美国公使终于忍不住向两江总督表示,再也吃不下了。他说:“如果两年后我再次返回清国时,总督阁下的晚宴还未结束的话,我将尽其所能再大吃一顿”。他的这句俏皮话把大家逗笑了,于是宴会结束。对李鸿章访问美国,《纽约时报》用大量版面进行了详尽报道。那是1896年8月底。记者充分表达了美国朝野对清国这位大人物的高规格、“史无前例”的礼遇。比如,登上“圣·路易斯号”轮贵宾舱迎接李鸿章美国总统代表卢杰将军,竟谦恭地说,李鸿章此访“就像是一个国际大家庭里的大哥拜访远方的弟弟”。还有,50万人观看并欢迎清国总督;“人群中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欢呼声”;李鸿章代表团带来十几个厨师,还有一位厨师长,身着黑长袍,像是总督的下属官员;还从国内搬来了专用的厨具和总督的专用座椅;燕窝、鱼翅等美味佳肴都从天津带来……从大场面报道到细节描述,都使人觉得,那怕是积贫积弱的晚清中国,美国对清廷高官也是重视的。


《李鸿章接受美国记者采访录》1896年9月3日《纽约时报》,使我们了解李鸿章在美国记者面前相当坦率而不失机锋地谈了许多重要问题。李鸿章对美国国会通过的一项歧视华人的法案,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抨击。他说:“排华法案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法案”,据记者描写,这时,李鸿章不大的眼睛闪射出灼人的光芒”。关于这方案,李鸿章作了很多有理有据的评论。当记者问:“美国资本在中国投资有什么出路”时,李很快反应道:“只有将货币、劳动力和土地都有机地结合起来,才会产生财富。清国政府非常高兴地欢迎任何资本到我国投资。……但这些企业的管理权应掌握在清国政府手中。……对于铁路、电讯等事务,要由我们自己控制。我们必须保持国家主权。”记者问:“您赞成美国或欧洲的报纸介绍到贵国吗?”李鸿章说:“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编辑们不爱将其真相转告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也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没想到,李鸿章百年前在美国竟讲起新闻自由这一篇大道理。


散文家董桥云:“新闻是历史的初稿”。引录书中这么多文电,是想让读者了解它真是晚清历史的一部分初稿。旧闻新录,抚今思昔,从中更感到时代的沧桑巨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