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图片来源:解放军报



军地青年联谊会,曾一度是沈阳军区某机械化师青年军官寻找“另一半”的重要途径,3年前还作为创新经验在兄弟部队转发推广。然而,前不久他们精心策划的一场军地青年联谊会,却接连遭遇尴尬。


葫芦里都卖的啥药?


“近期,拟举办一场军地青年联谊会,希望各单位适龄青年军官踊跃报名……”5月上旬,师政治部与驻地妇联商定后,决定举办一场青年联谊会。谁知通知下发一周,全师120名大龄青年,报名者竟不足10人。于是,承办机关不得不再次下发了“派人”参加联谊会的补充通知。


而几年前,由于名额有限,必须是优秀基层军官才能参加这样的联谊会。


45,28,15……这组数字是近几场联谊会参加人数的统计。秘书科长杨贺峰介绍说:“几年来,参加联谊会的青年军官逐年减少,这次少得只有9人报名,由于这个活动军地领导早已敲定,最后我们不得不‘点将’补缺……”师领导更是纳闷:各级反映青年军官婚恋矛盾日益增多,机关精心策划搞一场联谊会却又不愿意参加……真不知现在的青年人葫芦里都卖的啥药?


对此,某炮兵团张排长实话实说:“到联谊会上找对象,其实我根本就没抱太大希望,就当出‘公差’吧……”与此相反,某高炮团却有8名士官想报名,其他单位也有士官跃跃欲试,然而由于通知明确要求军官参加,条令明文规定不允许28周岁以下士官在驻地找对象,最终这些士官只能望“门”兴叹。


爱情何止“联谊”两个字?


军地青年联谊会如期举行。一个多月时间过去,机关对这次联谊会进行“回访”:竟无一对军地青年结缘。


高炮团王排长开门见山:“走进联谊会很无奈,找对象需要找、谈恋爱需要谈,这样的环境让我如何交流?”据了解,联谊会一般安排有军体表演、军营参观、才艺展示等诸多环节,一系列活动后,两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某团未婚的李副营长也直言:“我已多次参加联谊会了,组织者还是那些组织者、参与者似乎仍是那些老面孔,已不敢抱太多希望……”调查发现,一些军地领导把联谊会当作“形象工程”来办,忽视了活动质量和下篇文章,导致青年军官婚恋烦恼“涛声依旧”。


相比之下,某步兵团六连胡指导员的爱情“联谊”既幸运又不幸:“去年我在联谊会上处成一个对象,可没过多久,机关将我们作为典型事例写进材料来宣传和汇报,使恋情公开……后来,越传越厉害,搞得我们压力很大,最终还是分手了。”


“鹊桥”大家谈


为了把联谊会真正办成青年人的“鹊桥会”,这个师专门开了个“鹊桥大家谈”,请官兵建言支招。以下是我们整理的一些有代表性的意见。


婚姻非儿戏调查消疑虑


与部队举办联谊会的大都是当地妇联和一些婚姻介绍所等机构,对个人真实信息缺乏调查了解。婚姻非儿戏,见其人不知其心,如何敢抛绣球?只有把参加联谊会的对象情况调查清楚,切莫充数,真正把优秀的军地青年聚集起来,才能增加成功率。


举办一场士官联谊会如何


随着部队士官比例逐年增大,大龄士官的婚恋问题更为困难。以后组织类似的军地青年联谊会,可以考虑把符合在驻地找对象条件的大龄士官也纳入进来,比如举办一些专门为28周岁以上士官找对象的联谊会。


听听咱青年人的真实想法


我觉得机关要多听听咱青年人的真实想法,征求一下大家的择偶意向、标准和条件等,围绕青年人的个性特点来不断创新。比如,下次开联谊会时,是否可以在会场设置“悄悄话室”、增加一些个性交流等内容。


试一下其他渠道


除了举办军地青年联谊会,还有很多渠道可以解决青年官兵的婚恋难题。诸如跟官兵家乡的地方妇联、共青团委、企事业单位等部门建立起联系,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解决大龄官兵找对象难的问题。


不妨增加大龄官兵“相亲假”


这几年,我们除优先安排大龄官兵回家休假探亲外,还为训练尖子、带兵标兵增加了10天“相亲假”,除确实因执行作战、战备等紧急任务外,均不得擅自召回。对家在驻地或符合在驻地找对象的官兵,我们也特事特办,视情给“相亲假”,效果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