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下:谍战朝鲜 正文 第七章 孙立人家宴

qiyangzhujian 收藏 8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龚剑诚很早就不把在敌人阵营里卧底当做是一个职业,一个为民族为革命而必须战斗的职业,他担心那种崇高战胜不了有时候行为的“卑鄙”,所以他经常把自己形容成一个伪君子,势利小人或者是个只比强盗有点精神的匪徒,那愿意这样塑造自己,所以在敌营十几年,他没有把任务看得很重,这样反倒很轻松。


龚剑诚是个比泥鳅还柔滑的间谍,在这个古老的行业里,他过得很滋润,因为他从不把资源用干,而成为“涸辙之鲋”。他是个擅长玩弄“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计策的谍报员,从来不刻意强求一件事,也不主动打听一个哪怕是最急迫要搞到的情报。他可以和形形色色的人相处,有时候也表现出庸俗和可耻,就像逃亡到台湾的军统人员都要偷鸡摸狗搞到些硬通货一样,他也最擅长往“自己的腰包”里揣些搜刮来的首饰和金条,或者利用点敲诈的伎俩为军统弟兄们搞点私利。


正因为他很特别,所以他唯一的上级李克风便从不让他参加组织生活,也不缴纳党费,只要是有记录的地方,绝对没有龚剑诚的名字。他散漫成习惯,刁滑成自然,除了那颗善良的心和没日没夜钻营往上爬的小算盘,在敌营里,他几乎是军统青帮“小诸葛”的代名词。


但是,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人怀疑他是我地下党员。不过,龚剑诚的能力在军统里是屈指可数的,他雷厉风行,也喜欢看风使舵,视死如归却也经常让手下人充当“垫背”,他没有道德信念,对党国只有“忠诚”却不冠冕堂皇地做“三民主义”卫道士,除了对待女人的问题他非常严肃之外,没有人可以怀疑他就是那个令国民党从国防部到省党部都畏之如虎的共党“寒风”。不禁女色不算毛病,龚剑诚的这个特别的正人君子也许早有倾城,可谁愿意把老婆的风采现出来,让家规森严的军统大员们惴惴不安,评头品足呢?除了戴笠可以赚无数个漂亮女人尝尝花枝,谁敢冒军统之大不韪,投进女人的怀抱维护党国千秋大计呢?


龚剑诚再次给自己的表现打分,他不想重蹈凌晨同志的覆辙,所以,他异常谨慎地利用着自己与孙立人的关系。在他十几年的红色间谍生涯里,深深懂得,没有一座泰山的庇护,你就是再能干的参天大树也会被随时可能刮来的狂风放倒。


六月十一日晚上,龚剑诚被秘密邀请到孙立人的官邸,孙将军和夫人张晶英设家宴款待了龚剑诚,这让龚剑诚感觉到受宠若惊,也有极大的不安。

席间,龚剑诚一副谦恭的面孔让孙立人更是敬佩,他欣赏龚剑诚,因为龚剑诚从来都没有军统特务的狡诈气质,始终如一具有正直和仁义的品德。


“剑诚啊,如今你已经脱离军统保密局,属于国防部情报局的上校,心情怎么样?”

孙立人关切地问。

“回孙将军,学生感激不尽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你啊,还是那么拘谨,来,别客气,快坐下,”

孙夫人也过来为剑诚到了一杯白兰地,又是夹菜,又是招呼,弄得龚剑诚更加局促不安。孙立人将军却谈笑风生,他喝了半杯白兰地,摇了摇头,笑着说:

“剑诚啊,这酒还是美国货呢,可喝着真不如咱们在缅甸时候,老百姓酿造的米酒啊!”

龚剑诚也笑着回答:“将军说的是,其实许多人就是以为美国什么都好,我觉得酒还是咱们中国传统的酒喝起来爽口!”

“说的好啊,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孙立人将军吟诵了一段《诗经》,让龚剑诚感到不少凄凉。不过孙将军今天的气色很好,他放下酒杯,不无勉励地说:

“剑诚,你没变,中国的酒也没变,还是我那个密支那千锤百炼,具有中国胆的情报科长。”

“将军过奖,可能学生不善饮酒,故而不识金香玉。”

“洋货不一定都是金香玉,国人未必不敌洋人。”

孙将军感慨起来,望着客厅里当年在美国弗吉尼亚军校时与美国同学的留影,心潮万端地说:“当年我在美国读书,照样是尖子生,中国人的智慧外国人很难理解,他们也不愿意接受这一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