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


又经过半小时的航行,我们的快艇已经到了索马里的东海岸,这时天空突然阴暗起来,浓厚的乌云将仅有的一点月光都吞噬了。接着劈里扒拉下起大雨来,雨水很凉,大家顿时成了落汤鸡狼狈不堪。

“老大,到达目标!”伊凡说道。

“海狼号”离海岸线大约几百米远,这里是浅海区,沉重的锚已经抛下,将船固定在飘摇的海面上,我的视线里,能隐隐约约看到海上的大船,模糊的像一座飘摇的流浪岛屿。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一阵惆怅,突然想起我在中国服役时军营里常放的那首歌:“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远航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

我摇摇头苦笑一声,大脑马上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

“好了,兄弟们,检查装备,准备干活。”

我命令快艇在距离“海狼号”二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

“老规矩,伊凡看家,顺便用你的狙击枪干掉敢露头的敌人。黑鬼安迪,尼尔森和我负责发动袭击,干掉船上的海盗。安德烈负责爆破,明白了吗,先生们?”

“明白了,头!”

“很好,努力干活吧,为了美圆!”

尼尔森是个英格兰人,原英国皇家海军陆站队退役士官。是个出色的特战高手,参加过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有十分丰富的实战经验。而安德烈是个爆破专家,原来是俄罗斯内务部高级特工,有着高超的杀人技巧。总之,我们“魔鬼”雇佣兵组织要求很严格,聚集了各领域的高手,没有一两样能拿出手的特长,跟本别想混进来。

我们穿上蛙人专用的黑色仿鲨鱼皮游泳衣,套上多功能战术背心,将武器包裹在密封的塑料袋内,最后拿出一个类似口罩的东西套上嘴巴上。这玩意叫做人工鳃。

1964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先进实验室的劳勃博士通过研究鱼鳃的构造,制成了世界上最早的人工鳃。这是用两层硅橡胶做成的一种半透明膜,它具有类似鱼鳃的功能。潜水员在戴上这种人工鳃后,在水中就可以像鱼一样呼吸。可是,由于有许多问题还没能很好地解决,所以还不可以在实际中应用。最近美国达克大学玛丽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研制成一种“人工鳃”叫血海绵,它是一种高聚化合物,能从海水中提取出氧气。他们将一种血珠蛋白固定在聚氨基甲酸乙酯上,并保持血珠蛋白的生理活性,利用血珠蛋白从海水中不断地吸取氧气。

我们使用的这种人工鳃是美国生化学家最新研制的新型产品。新型人工鳃”的“无死腔往复型气再生回路”,是由一组“低阻力中空纤维膜换气组件”组成,而“低阻力中空纤维膜换气组件”则由“新型液气转换膜”制成。取代了传统的封闭直列型人工鳃模式,有效地解决了传统技术遇到的问题,“新型人工鳃”与以往同样利用中空纤维膜装备相比,所需要的有效中空纤维膜面积减半,从而实现了实际装备总体积控制在平均水平以下,具有呼吸气管阻抗小、液气转换率高等特点,实现人类不带压缩氧气瓶也能潜入海洋自由潜水之夙愿。

我们之所以花大价钱从美国军方搞来这玩意,可不是为了那点好奇心。

因为在空旷的海面上泅渡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如果被船上的狙击手发现了,他会很乐意的轻松射杀你的。而你就像是被等待宰割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被高速飞来的子弹夺去生命。戴上新型人工鳃后我们可以在水下十几米甚至更深的海水里潜水,敌人根本无法发觉我们,以达到隐蔽的作用,一旦我们偷偷登上船,等待海盗们将会是灭顶之灾。

雨越下越大了,这或许是个好兆头,因为海狼号甲板上负责海警戒的盗们可能受不了凄寒的鬼天气而偷偷躲藏在储藏室喝酒或者睡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偷袭成功的概率会大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