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三卷 斗智斗勇 第八十三章 除奸细

zjl0503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1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对,不除掉这个可恶的家伙,我们别想睡安稳觉?”史铁柱接过话头。

“来,咱们想一想,怎么样能挖出这个家伙?大师兄你有法子吗?”看赵威龙不太上心的样子,刘强问道。

没想到赵威龙胸有成竹的说大家别急,我已有法子了,刘强请俯耳过来……


当天下午,赵威龙和几个师弟来到小岭村刘闯游击队队部,除了当面感谢游击队及时通知并救了他们之外,再前来汇报今晚居住地,以便有事能及时取得联系。在当前的严峻形势下,他们是不能和游击队住在一起的,革命的火种不能放在一起,不然万一让敌人给包围了,这个火种就救不了那个火种了。

“伟大的党真是无所不在啊”从地下党获信从而及时通知他们撤离上,赵威龙真心感叹道;和这样的党在一起,让人太有安全感了。

刘闯神秘的、同时又是自豪的告诉他:“呵呵,那是自然!既然这样,我就违反原则和你多说一些,消息是从松岭子地下党传出的;我们在敌人内部安插了一颗硬钉子,具体是谁我不能和你说,因为我也不知道是谁?”

赵威龙听了忍俊不禁的心道:“你拉倒吧,弄得挺神秘的,其实我早知道是谁了?不就是吴庭旺嘛!我不希罕揭露就是,呵呵;而且话又说回来,当初他这官还是我出钱给‘买’的呢!”


他们这次夜晚偷袭行动刘闯没说什么,毕竟武工队员们有很高的自主性,在那个特殊时期,这是很正常的;若是什么行动都要早请示、晚汇报,然后再行动,那革命可就全乱了套了,因此上他不置可否。

但,武工队的此次壮举却遭到了党代表林丹同志的严厉批评,说他们太无组织无纪律性了,几个人孤身犯险就敢去打那么多的鬼子,出现危险怎么办?谁负责任?武工队这面大旗有多么多么重要你们知道吗?

而且打就打了呗,事后竟然还敢大摇大摆回去睡觉,胆大包天!这要是鬼子不知死活杀过来怎么办?

虽则严厉,实则关爱之情情不自禁的溢于言表,让身为过来人的刘闯在一旁直是窃笑。

“会写字吗?”未了,林丹拍着桌子表情严厉的问。

武工队员们相互挤眉弄眼,心领神会的低着头,异口同声怯怯道:“不会,字也认不得几个。”

“真的假的?”林丹又拍了一下桌子,瞪着美丽的大眼睛。

“情况属实。”赵威龙弱弱回答。

“那就算了,不然非得让你们写出深刻的检查。”林丹跺着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武工队员们舒了一口气。


晚上,离游击队队部不远的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刘强躺在树上,静静的观察着小岭村那面的动静。赵威龙等其他三人去离此不远的小河溪村了,他们本是一同大张齐鼓的走的,半路上刘强悄悄地绕了回来,他就不信,他逮不着这个可恨的奸细。

眼下无事,看小岭村那里的灯光渐渐的一个个熄灭了,直至最后掩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许久了,一直不见什么异常,刘强将眼光收回,仰面冲天望了起来。

夜静悄悄的,月朗风清、星月皎洁;一弯新月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清澈如水的光辉普照着一望无际的大地;万点繁星则如同撒在天幕上的颗颗夜明珠,闪烁着灿灿的银辉。刘强头一回看到,它们离他那么近,似乎一伸手就能够得到;月牙的下边,刘强躺的柳树梢的上面,甚至有对星星在此刻看来,好像躲在茫茫中微笑着的神仙的一双眼睛,注视着那弯弯的月牙儿和头上开始随风轻摆的柳枝。

来了一阵风,吹得树枝随风舞动,“呜”,发出阴森森的声响; 来了一片云,月亮、星星、远山、近树、丛林、土丘……全都朦朦胧胧,像是罩上了层层的薄纱;太美了!不知不觉,刘强沉浸于其中……

不知何时,月亮可能也感觉有些疲倦,而躲进云层里休息去了,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

虽是春色撩人的季节,眼下三更半夜却也是春寒料峭,刘强将衣服使劲往里裹了裹;已经下半夜了,该死的奸细还没有出现,看来今天是不会露面了?他捂着嘴,打了半天哈欠,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夜深人静之时,游击队所住的小岭村村口,一个影子鬼鬼祟祟出现在黑暗之中;他伏在黑暗之中观察好久,直到确信附近确实没有人了,才悄无声息向村外跑去。

他跑到村外树林里,又蹲下来,左右观察一番,没发现什么情况,然后径直走到最外面数第三颗树下;这棵大树在这片树林里最高,鹤立鸡群非常显眼,因此上特务选择了这棵树;而刘强因为同样原因也选择了这棵大树藏身。

此时特务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然后抓起树下的那个石块,准备将纸条放在下面。


刘强正进入梦乡:一个麻脸,带着一帮穷凶极恶的土匪,洗劫了刘强所在的村庄;他的父母都被杀死了,同为七八岁的他们四个小兄弟因为上山玩耍而暂时躲过一劫;可当他们回来时,还是落入了未离开村子的土匪的魔爪,“妈妈!爸爸!救救我!”他伸出小手无助的向躺在血泊中的父母呼喊着……他们四个兄弟那儿时不堪回首的经历,又一次在刘强的梦中出现了。

“孩子你快醒醒!”冥冥中,刘强觉得有人在喊他。是风吗?还是谁在摇晃他?武功高强的刘强突然觉得听见一声异响,他赶紧警觉的睁开了眼睛。


一个不速之客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藏身所在的这棵树下;看来他武功不低,不然不会连走到树下刘强都还没有查觉。黑布蒙面的他正蹲在地上,拾起一块石头,然后将一个不知什么东西放在下面。正是他这个拎起石头的动作,带起了轻微的响声,从而将刘强惊醒。

身材不高,短腿,面上露出的是狼一样的凶光;最显眼的是,他的头上左侧有个明显的伤疤,在月光下闪着明晃晃的光;这个特征太好认了!哼哼,今天我困了,明天再收拾你。刘强心里说完,就又闭上了困乏的眼:“妈的这阵子打鬼子打的,也没能得到好好的休息,太累了!”


正在树下鬼鬼祟祟送情报的特务,万没想到树上有人在清楚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将情报放到石头下面,左右看看无人,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四更左右,刘强又被身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他睁大眼睛往树下看去,一个个子不高,平民打扮的人正伸手从树下往外取情报。

“就这么拿走了?”刘强有意无意的问。一边说着,他就抱着大树顺着往树下滑去,他要最后再确定一个这个人的身份,别万一是大早起来拾柴的穷苦人,恰巧拾到了这里。

“奖赏长官的给,我的只管取情报的干活。”那乔装打扮的鬼子兵顺口应道。这功夫刘强已从树上滑了下来。

“你的是谁,我的不认识你?”那鬼子疑惑的指着刘强道。

刘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刘强已经确定了他就是鬼子,因而一掌照他脖颈切了下去;鬼子受了一击,软绵绵倒在了树下。


第二天早晨,赵威龙神色严峻的来到游击队队部刘闯的面前,告诉了他昨晚刘强辛苦一夜的收获。刘强“守株待兔”这件事,为了保密,除了几个师弟,赵威龙谁也没有告诉。

听赵威龙讲发现了特务的踪迹,刘闯喜出望外,旁边的林丹更是高兴的站了起来;而当刘闯听赵威龙讲了特务的明显特征后,他则惊呆了,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是他!原来是他!我的天,不能吧?”

赵威龙所说的这个奸细,名叫黄子民,当然现在看来这是他的化名;他进入革命队伍已经有一阵子了,刘闯认为,他已经经受住了考验;他作战勇敢,表现良好,打鬼子时他最来劲了,现在已当了小队长了。

“我派人做过调查,没发现他有问题啊?而且过些日子我还准备提拨他当中队长呢?”刘闯后悔不迭的拍着脑袋说。

“怎么处理他,这个可恨的奸细?”一旁的林丹忍不住恨之入骨的问道。

“走!”刘闯取过手枪咬牙切齿的说,然后带头向外走去。

“集合!”走到门口,他对通迅员林林喊道。

两百多人的游击队员们很快集合起来,在游击队队部前的大院子里挤得密密麻麻。

看队伍集合完毕,刘闯阴沉着脸走到队伍前面吼道:“三中队,二小队全体出列!”

十四个游击队战士莫明其妙站了出来,他们知道肯定发生了严重的事,因为区大队长的脸色很难看。

他们互相面面相觑起来,有的忍不住便交头接耳:“怎么了,是不是谁违反革命纪律了?赶紧自己站出来,别给我们背黑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