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将星录 宋元 杨延昭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0 27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5.html


杨延昭(958—1014年),本名延朗,幼随杨业征战。雍熙三年北伐,杨业率军攻应、朔等州,延昭为先锋,时年二十九岁,战朔州城下,流矢穿臂,战斗愈勇,终于攻下朔州。其父死,便担负起河北延边的抗辽重任。雍熙北伐之后,延昭在景州(今河北景县)、保州(今河北安新县)等地抵御辽军侵扰。

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年),契丹贵族又一次向宋朝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宋军节节失利。当时杨延昭正守卫遂城(今河北徐水县东),九月初,辽军攻遂城,杨延昭等人飞书告急,请求增兵为援。河北大将傅潜畏怯不敢出,遂城遂为辽军所困。于是,遂城城小无备,辽军攻围甚急。杨延昭虽指挥部队将他们一次又一次打退,而由于萧太后亲临城下,自执桴鼓督战,矢飞如雨,危势并不稍减。城中守军不满3000,众心危惧,延昭则从容自若,悉发城中居民丁壮登城,被甲执械,日夜护守。一直坚持到十月间。时当初冬,本不甚冷,适值寒潮,气温骤降,杨延昭命城中军民汲水浇灌城墙,一夜之间城墙变得又坚固又光滑,辽军攻城不下,只好绕过遂城进攻别处。这次战役结束后,杨延昭等即威震边庭,人们称杨延昭守卫的遂城为「铁遂城」。宋真宗特意召他询对边策,并称赞他「治兵护塞有父风」。

咸平四年冬,契丹再发兵寇边,杨延昭与杨嗣共守保州,设伏兵于遂城西北之羊山,待辽军攻城,即以少数骑兵自北诱之,且战且退,至羊山下,伏兵四起,尽歼辽军。杨延昭以此功升任莫州团练使,这就是著名的「羊山之伏」,当地居民为纪念这一胜利,因改羊山为杨山,或曰「藏兵山」。

景德元年(1004年),辽圣宗、萧太后率兵大举南侵,一直深入到黄河北岸的澶州,宰相寇准信赖杨延昭等名将,力主抵抗。杨延昭当时上书建议,乘辽兵大举南下之际,出兵取幽、易等州,但宋真宗根本没有挫败辽军的信心,杨延昭的建议没有被采纳。澶渊之盟订立后,杨延昭以为国耻,乃拒绝朝廷「勿伤北朝人骑」之命,与张凝、石普等痛歼辽军游骑不止。及辽军北退又不顾朝廷「勿追契丹」之命,独率所部万骑,进抵辽朝边界,破古城(今山西广灵西南)。景德二年杨延昭升任莫州防御使,并出知保州,后又任高阳关路副都部署,主持河北一线的边防。

杨延昭像他父亲杨业那样智勇善战,能与士卒同甘苦,遇敌必身先士卒而又不居功,深受士卒爱戴,他前后守卫边境20多年,威名也为契丹人所畏,被契丹人称之为「杨六郎」。他死后,河朔之人多望棺而泣,就连敌方契丹人也举哀致敬。有子三人:传永、德政、文广。

杨六郎

杨六郎本名杨延朗,后因避道士赵玄朗的讳,改名延昭,为北宋名将杨业的长子(常征:《杨家将史事考》)。五代时北汉天会元年、后周显德四年(957年)出生于山西太原城。当时他的父亲杨业(二十六岁)在北汉已居官六、七年,杨六郎青年时代是在北汉度过的。他是否参加过杨业在北汉为将时抗辽的战斗,史书无记载,但杨业说过“此儿类我,每征行必以从”(宋史·杨业传)的话,可见杨延昭的青年时代是随着父亲参加过战斗的。

杨延昭的史迹在北宋雍熙三年(986年)伐辽的战争中开始有记载,当时他已二十八岁。宋军分山西、河北两线进攻辽军。西路主帅是潘美,杨业为副帅,杨延昭为先锋,在雁门关外进攻江军,节节胜利,收复了许多城池。东线由宋太宗亲自率领,在高梁河大败南撤。大批辽军压到西线。由于潘美妒忌杨业功高,有意倾害,使杨业孤军陷人重围,潘美按兵不救,杨业在雁北朔县狼牙村战斗中,中箭被俘,绝食三日牺牲。杨延昭突围后,于八月间以丁父忧回到河南郑州。

北宋雍熙年间伐辽失败后,形成以界河(海河、拒马河、大清河)为界与辽南北对峙的局面。北宋将所占的土地划为十五路(相当于后来的行省)。高阳关路,治所设在高阳(今河北高阳县城),所辖范围从渤海西岸到太行山脚下狭长地带,为北宋最重要的一个路(省)。下设军、州各六个,此外还辖有高阳、益津、瓦桥三关(均相当于军、州级)。

杨延昭丁父优三年释服后,在端拱年间(988-989年)出任高阳关路景州知州,天津市海河以南及静海县在北宋时是沧州的清池县,景州在当时并非州一级的设置,是沧州的州治所在地。所以我们说杨延昭在北宋时是天津的州官,是不容置疑的。

当时辽对宋采取越界骚扰的破坏性战略,河北前沿地带人民深受其害。咸平二年(999年)冬辽兵进攻遂城。杨延昭正在城中,“城小无备,契丹(辽兵)攻之甚急,长围数日·“一会大寒,(杨延昭令士兵)汲水灌城上,旦悉为冰,坚滑不可上,契遂去,获其恺仗(盔甲、兵器)甚众。”(《宋史·杨业传》)

景德二年(1005年)朝廷论功,杨延昭以功绩升莫州防御使。同年经宰相寇准荐举,任保州知州兼沿边都巡检使,紧接着就升任高阳关路副都部署(或称都总管),成为高阳关路的最高军事长官。杨延昭从此成为河北前沿的总帅,统兵数万,防守天津至太行山下一线的边防。高阳关、益津关、瓦桥关是河北边防的重要关口,都在杨延昭的管区之内。晋、冀民间流行小调《小放牛》有“杨六郎把守三关口”的词句,是有历史根据的,当视为杨延昭的口碑。

杨延昭是一个爱国将领,“智勇善战”,在他镇守河北前沿边防的后半生中,多次打败了辽兵的骚扰,为河北(包括今日的天津)人民立下了功劳。他“不问家事”,将所得的薪傣都搞赏了部下,自己生活“与士卒共甘苦,遇敌身先”,有功推给部下,官兵皆愿服其指挥。当时辽国很怕他,称他为“六郎”。据说古时六郎星是主将的,辽人把杨延昭看作天上的星宿,而并不是他是杨业的第六子的意思,杨延昭把一生心血倾注在河北的边防上,因为宋真宗起用投降派王钦若为相,压制抗战派,杨延昭的抗辽大志不能实现。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正月七日,这个威震辽邦的爱国将领,满怀忧忿心情死在边防线上,卒年五十七岁。杨延昭镇守河北边防十五六年期间,辽兵骚扰较少,这一带人民过着比较安定的生活,人民十分怀念他。当他的灵框运走时,送行的人民“望枢而泣”。杨家将故事流传不衰,对人民起着爱国主义教育作用,是有其客观历史原因的。

相传,(南皮县)凤翔乡万牛张村为杨六郎摆牦牛阵之处。

北宋时期,辽兵屡犯边境,杨六郎奉旨抵御。为巧妙消灭来犯之敌,杨六郎密遣人收买牦牛万余头,以草人腹装饲料,穿戴辽兵服装,诱牛以角所绑之刀挑开草人腹部吃料。如此训练百余日,众牛见穿北兵服装者便猛用角挑,如是(此)习之如故。杨六郎见训练成熟,便下令将牛饿三天三夜。派人去辽营挑战,待辽兵追来,将万牛放出,牦牛冲入敌阵,见人就挑,辽兵死伤无数。宋军大获全胜。从此,此地得名牦牛阵。后因村中多居张姓,1951年改为“万牛张”。1958年,兴修水利时,曾在村前挖出喂牛的石槽,锅台、饮牛大缸等物。——引自《南皮县志》第941页。

张凝杨延昭的老上司和老战友

1004年,庆云张凝任沧州防御使。辽国萧太后集结30万大军于北京一带,准备南下。宰相寇准是主战派,他命张凝父子与杨延昭各部做前锋,率精兵分守山东及山西。辽军来犯,皆被各部击败。张凝部掳获辽兵人蓄兵器凡数万计。要论用兵之法,契丹还是个小小的学生。

杨延昭景德二年(1005)正月,“改任保州知州兼缘边都巡检使”,“升领(保州)防御使,后又改任高阳关(今高阳东)副都部署,加如京使。”,连任九年。这时的高阳关正职——高阳关都部署不是别人,正是宋代另一名“镇守三关”的名将“沧州无棣人[今庆云县]张凝”,庆云张凝,可以说是杨六郎的“老战友”、“老上司”大中祥符七年(1014)正月初七,杨延昭在高阳关任所去世,终年57岁。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