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将星录 五代十国 李存孝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0 8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5.html[/size][/URL]   唐末至五代着名的猛将,武艺天下无双,勇力绝人。   (附图介绍:《李存孝打虎》是根据流传于陕西省宝鸡地区秦岭山下的民间故事创作的。故事内容是五代时期少年勇士李存孝,在十几岁时为救父亲,把一只恶虎打死,他的英勇行为传颂至今。人们将其剪成窗花贴在窗户上,以崇尚勇敢,战胜凶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5.html


唐末至五代着名的猛将,武艺天下无双,勇力绝人。

(附图介绍:《李存孝打虎》是根据流传于陕西省宝鸡地区秦岭山下的民间故事创作的。故事内容是五代时期少年勇士李存孝,在十几岁时为救父亲,把一只恶虎打死,他的英勇行为传颂至今。人们将其剪成窗花贴在窗户上,以崇尚勇敢,战胜凶恶,镇宅祛邪,鼓励青少年英勇果敢,有胆有谋。)

强大的唐朝巨人在安史之乱后元气大伤,最后终于在藩镇之乱和黄巢民变的联合打击下轰然倒地,再也没有站起来。在它的尸体上,五个短命王朝相继建立起来,又相继都很快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在这个时期,名将能臣都不多,偏偏猛将倒不少,翘楚者有:打虎李存孝、铁枪王彦章。其实后唐庄宗李存勖颇有李世民之风,把作战当成游戏,多次亲自出战遇险,都没有受伤,武艺应该不错;后唐明宗李嗣源在对契丹作战时曾经单骑三次突阵,斩杀一名契丹酋长;周德威有三次单挑获胜、斩一将、擒二将的记录;李存审多次先登陷阵,都可以称得上是猛将。

但五代史最鼎鼎有名的猛将莫过于李存孝,他在《残唐五代史演义》中的地位相当于《说唐》中的李元霸,天下无敌,一些野史中曾说李存孝引领十八骑攻取了长安,虽说是夸张之词,但也能看出存孝的勇猛,连第二名的王彦章在他手下都走不了几合。

李存孝(?~894年),代州飞狐(今河北涞源)人。本名安敬思。《旧五代史列传五。李存孝传》中记载:骁勇冠绝,常将骑为先锋,未尝挫败;从李克用救陈、许,逐黄寇,及遇难上源,每战无不克捷。

李克用在代北掠地时遇到他,收为义子,改姓名为李存孝。常跟随李克用担任骑将。大唐文德元年,公元888年(好年份啊),河南张言攻破河阳,洛阳留守李罕之前来归晋,李克用将李罕之安置在泽州,遣李存孝与薛阿檀、安休休等率军7000助李罕之收复河阳。朱温则亦派遣丁会、牛存节等援助张言。两军战于温县,梁军先扼太行,李存孝大败,安休休被擒。此时,晋军已得泽、潞二州,每年都出山东,与当时的昭义节度使孟方立争夺邢、洺、磁三州,李存孝每次都跟随出战。

龙纪元年(公元889)年六月,李克用亲率大军再次攻击孟方立,誓取邢、洺、磁三州。李存孝随李罕之,身先士卒击破孟方立之子孟迁,攻下洺、磁二州,孟方立又派大将张溉、袁奉韬率军数万迎击,在琉璃陂展开激战,被晋军打得大败,二将都被擒。孟方立生性多疑,手下将领都很怨恨他,加上兵败,人人都生了异心。孟方立羞愧畏惧,服毒自杀。孟方立死后,其弟、摄理州刺史孟迁,因深得士卒拥护,被尊奉为昭义军留后。孟迁向朱温请求救援。朱全忠要借道经过魏博,节度使罗弘信不准许;朱温于是派遣大将王虔裕带领精壮人马几百名,通过偏僻的小路进入邢州与孟迁共同防守。李克用得到消息后,令李存孝急攻邢州,最后孟迁粮食吃尽兵力疲惫,抓住王虔裕,带着汴军向李克用投降了。随后李克用还军上党,于三垂冈(今长治市北郊二冈山),置酒劳军,并鼓瑟而歌。此次攻下三州,李存孝功劳很大。

大顺元年(公元890年),昭宗欲降服晋军,派宰相张濬为帅,统各路军马共计五十万(《资治通鉴》上写的,有点太夸张了吧),齐伐河东,潞州小校冯霸,牙将安居受率众叛乱,杀刚刚上任的潞州节度使李克恭,将潞州献给了汴军,朱温遣河阳留后朱崇节带兵入潞州,又派李谠进攻泽州的李罕之,李存孝率骑兵5000前往救援。

这时朝廷已经册封京兆尹孙揆为潞州节度使,由供奉官韩归范送旌节至平阳,孙揆这才捧着节杖赶往潞州。孙揆是儒生出身,这次征讨李克用,孙揆为张濬副招讨,所部万人,朱温又派了三千汴军作为护卫,孙揆身穿宽大的衣服,头顶清凉伞,在队伍的族拥下行进。

八月,孙揆率军过了晋州、绛州,穿过逾刀黄岭赶往上党。李存孝闻讯后,率三百骑兵埋伏在长子以西的山谷,待孙揆军经过时,突然从侧翼袭击,擒获孙揆和颁赐节度使仪仗的宦官韩归范以及牙兵五百余人,追击剩余的人马直到刀黄岭,全部斩杀。李存孝给孙揆和韩归范戴上刑具,用白色的布带捆绑起来,押在潞州城下巡示说:“朝廷任命尚书孙揆为潞州统帅,派使臣韩归范来赐发节度使仪仗,葛从周你可以立即返回大梁了,好让孙揆到职就任。”(原文:朝廷以孙尚书为潞帅,命韩天使赐旌节,葛仆射可速归大梁,令尚书视事。)

大家看到这里,可能都会觉得孙揆窝窝囊囊的。但他后来被押到李克用面前时宁死不屈,最后被锯死,骂不绝口,至死方休,非常硬气。李克用派人去诱导孙揆,打算委任他做河东副使,孙揆说:“我是天子委派的大臣,军队溃败而身亡,这是我的天数,怎么能屈服侍奉镇守一方的节度使!”(原文:吾天子大臣,兵败而死,分也,岂能伏事镇使邪!)李克用十分恼怒,命令用锯锯断孙揆的身体,可是锯不进去,孙揆骂道:“该死的狗奴才!锯人应当用木板夹起来,你们哪里知道!”(原文:死狗奴!锯人当用板夹,汝岂知邪!)于是用木板把孙揆夹起来,一直到死,孙揆都骂不绝口。

九月,壬寅(十九日),泽州城下,梁军对李罕之喊话说:“您常依仗太原的势力(即李克用军),现在上党已归唐(此时的唐朝实际上在朱温控制下),唐军已包围太原,沙陀人(指李克用)将找不到巢穴躲藏,您还有谁可以依靠而不投降?”(原文:相公常恃太原,轻绝大国,今张相公围太原,葛司空已入潞府,旬日之内,沙陀无穴自处,相公何路求生耶!)李存孝听后不以为然,率精骑500围绕梁军营寨大呼道:“我们沙陀人所以找巢穴,是为了用你们的肉来给将士们吃,现在快找个胖的来和我一战!”(原文:我,沙陀求穴者,俟尔肉馔军,可令肥者出斗!)梁骁将邓季筠率军出战(不知道他胖不胖),李存孝舞槊迎战,将他生擒。当天晚上汴将李谠败走,李存孝追击,斩俘万余人,追至马牢关方回,然后又回头率军攻击潞州。

先前,朱温派葛从周、朱崇节守潞州以待孙揆,二人听说孙揆被擒,李存孝又在赶来,马上弃城而逃(李存孝就是牛X),晋军于是收复了潞州。戊申(二十五日),朱温知道大势已去,在庭堂上责罚各位将领打了败仗的罪过,斩杀了李谠、李重胤,然后退兵返回了洛阳。

此战后李克用封康君立为昭义留后,李存孝为汾州刺史,李存孝自认为擒获孙揆功劳最大,应当由他充任昭义留后,可是却被康君立抢去这一官职,气愤怨恨,连续几天不思饭食,随意刑罚斩杀属下士卒,开始产生了背叛李克用的意图。《资治通鉴》中记载:存孝自谓擒孙揆功大,当镇昭义,而君立得之,愤恚不食者数日,纵意刑杀,始有叛克用之志。

十月张濬统领的官军从阴地关开出,游击的军队到达汾州。李克用派遣薛阿檀、李承嗣带领骑兵三千在洪洞安设营寨,李存孝带领军队五千在赵城安设营寨。镇国节度使韩建派出强壮士卒三百人要在夜间去袭击李存孝的军营,李存孝事先知道了,便设下埋伏等待韩建人马的到来,韩建派去的人一个没活,都交代了。而靖难军和凤翔军听说李存孝来了,惧于李存孝的威名,未经交战就后撤,李存孝遂率领晋军乘胜追击,直达晋州城的西门;张濬带领军队出城交战,再次打了败仗,官军被斩杀的将近三千名。靖难、凤翔、保大、定难各路军队吓得如惊弓之鸟,争抢着渡过黄河往西回奔,张濬只剩下长安禁军和宣武军总共一万人,与韩建一起关闭晋州城门固守,从此不敢再出城。李存孝带领军队先去攻打绛州,十一月,刺史张行恭放弃绛州城逃跑。李存孝再次回兵进攻晋州,围攻了三天,他与属下商议说:“张濬身为宰相,我们俘获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天子手下的京师禁军,我们不应当斩杀。”(原文:张濬宰相,俘之无益;天子禁兵,不宜加害。)于是,李存孝率领军队后退五十里驻扎。张濬、韩建从含口逃走。李存孝攻取了晋州、绛州,大肆抢掠慈州、隰州一带。而张濬和韩建经过王屋山到达河阳,拆除民房做成木筏才渡过黄河,军中士卒失踪死亡几乎没剩下多少。

《旧五代史》评价:存孝每临大敌,被重铠橐弓坐槊,仆人以二骑从,阵中易骑,轻捷如飞,独舞铁楇,挺身陷阵,万人辟易,盖古张辽、甘宁之比也。

大顺二年(公元891年)三月,邢州节度使安知建暗中与朱全忠交往,李克用进呈表章请以李存孝代之。安知建知道后很是恐惧,逃奔青州,朝廷于是任命安知建为神武统军。出任邢州留后。安知建率领属下三千人要到京师长安,经过郓州,郓州的朱瑄与李克用正相和睦,便在黄河上设下埋伏,将安知建斩杀,并把安知建的头颅传送到晋阳李克用那里。

此时,晋军连年攻进赵王王镕控制的常山,李存孝常任先锋,攻下临城、元氏。王镕求救于幽州的李匡威,李匡威兵到,晋军撤走。李存孝素与李存信关系不好,

景福元年(公元892年)正月,王镕、李匡威合兵十余万攻尧山,李克用任命李存信为蕃、汉马步都指挥使,协同李存孝一同攻打王,李存孝、李存信二人互相猜疑忌恨,彼此逗留观望而不前进;李克用只有改派李嗣勋,大败幽州、镇州的军队,斩杀擒获三万人。李存信回到李克用那里,谗言说:“存孝有二心,常避赵不击。”(原文:存孝望风退衄,无心击贼,恐有私盟也。)李存孝心里不安,暗中联结梁(朱温)和赵,向朝廷上呈表章以邢州、洺州、磁州三州归顺朝廷,并请求赏赐给他节使度的旌旗节钺,以及会同各道军队讨伐李克用。昭宗颁发诏令,任命李存孝为邢州、洺州、磁州节度使,但不同意会合军队的举动,只命王镕前往救援。

紧接着三月,李克用又与义武节度使王处存联合军队攻打王熔,癸丑(初九),攻克滹沱河东北的天长镇。戊午(十四日),王镕在镇州九门县的新市与李克用、王处存展开激战,结果这次李克用、王处存大败,反被斩杀擒获三万余人;辛酉(十七日),李克用率众退到栾城驻扎。唐昭宗颁发诏令劝河东及镇州、定州、幽州四镇和解。

景福二年(公元893年),李克用亲领大军出井陉,逼迫真定,而这时李存孝却去见了王镕商讨军机。李克用知道后大怒,七月出兵讨存孝,王镕先是遣兵救援邢州,被李克用在平山打败了,壬申(初六),李克用进击镇州。王镕十分惧怕,临阵易帜,“乞盟,进币五十万,归粮二十万,请出兵助讨存孝”(《新唐书》)。李克用许可了王镕的请求。李克用在栾城整训军队,会合王镕军队总共三万人在邢州东南的任县驻扎,李存信则在邢州龙冈县的琉璃陂驻扎。

九月,李存孝夜犯李存信营,虏奉诚军使孙考老,存信军大乱。李克用亲自率兵前往,掘沟堑以围城。李存孝出兵冲击,晋军无法筑成沟堑。河东牙将袁奉韬派人对李存孝说:“您所畏惧的只是晋王。晋王待沟堑筑成,一定会留兵围城自己退去,他手下诸将都不是您的对手,筑好了沟堑又有什么用?”(原文:大王俟堑成即归太原,如堑垒未成,恐无归志。尚书所畏惟大王耳,料诸将孰出尚书右。王若西归,虽限以黄河,亦可浮渡,况咫尺之洫,安能阻尚书锋锐哉!)李存孝同意,于是任由晋军筑沟堑。沟堑筑成后,深沟高垒,无法靠近,李存孝非常被动。城中粮尽。

乾宁元年(公元894年)三月,存孝登上城楼,哭着对城下的李克用说道:“儿蒙王的大恩,位至将相,难道愿意舍父子的关系而投仇敌?这是由于存信诬陷的缘故。希望能活着见王,说一句话就死。”(原文:儿蒙王深恩,位至将帅,苟非谗慝离间,曷欲舍父子之深恩,附仇雠之党!儿虽褊狭设计,实存信构陷至此,若得生见王面,一言而死,诚所甘心。)李克用很感伤,派刘夫人入城慰谕。刘夫人带着李存孝回来,他磕头请罪道:“儿于晋有功而无过,所以至此,是存信的缘故!”(原文:儿粗立微劳,存信逼儿,失图至此!)李克用呵斥道:“你写给朱全忠、王熔的信,大肆毁谤我,这也是李存信逼你干的吗?!”(原文:汝遗朱全忠、王熔书,毁我万端,亦存信教汝乎!)于是将他押回太原,以车裂之刑处死。其实李克用本不想杀他,希望诸将为他求情,就此顺势免了他的罪,谁知诸将都妒忌他,没一个为他求情。李克用为此深恨诸将,但却没有谴责过李存信。李克用惋惜存孝,为之十多天不理政事,兵势也逐渐转弱,而朱温的势力则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大。

李存孝死后,李克用每次和诸将赌博,谈到李存孝都流泪不止。乾宁元年十月,昭义节度使康君立前赴晋阳拜见李克用。已未(三十日),李克用会聚属下各位将领尽情饮酒,喝到兴头上,李克用谈起李存孝,泪水不停地往下流。康君立平时和李存信亲近友好,不慎一句话触怒了李克用,李克用拔出剑来就向康君立砍去,把他囚禁在马步司,不久将他毒杀。

李存孝勇猛果敢,李克用军营中的将领都比不过他;他经常带领骑兵做李克用的先锋,所向无敌,他身披沉重铁甲,腰挎弓箭长矛,独自挥舞铁冲锋陷阵,成千上万的人在他面前都丧胆逃退。李存孝常常带着两匹马跟随作战,骑着的马稍微疲乏,他就在阵地上改骑另一匹马,出入如飞

由于李克用军营中的将领都比不过他,后来同样是“义儿”的李存信出于嫉妒的挑唆而使他背叛了李克用,但以他一勇之夫,不是老谋深算的李克用的对手,结果被李克用稍施小计在幽州捉住,押解回太原后,用五马分尸(或五牛分尸)的酷刑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对此,《新五代史•义儿传》记曰:“缚载后车,至太原,车裂之以徇。”

李存孝墓在山西太原西山风峪沟口的太山脚下,其墓为一石砌坟丘,坟前有小平台,上面摆放着两枚石元宝,有石碑一幢,上刻“李存孝之墓”。

古人言“王不过霸,将不过李!”霸指的是西楚霸王项羽,将指的就是李存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