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23节 莫名其妙的死亡

安分的小男人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URL] 我们全都是短命人,回忆者和被回忆者全都一样——马可 奥勒留。   回到美国后,我们每人顺利地拿到了5000美元的酬劳,几乎不算付出什么伤亡就换的了丰厚的报酬,这样的工作每个雇佣兵都会喜欢,“如果每笔生意都像这么好做就好了,在旅游观光的时候就赚到了大把的美元,”一觉还没醒来,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我们全都是短命人,回忆者和被回忆者全都一样——马可 奥勒留。

回到美国后,我们每人顺利地拿到了5000美元的酬劳,几乎不算付出什么伤亡就换的了丰厚的报酬,这样的工作每个雇佣兵都会喜欢,“如果每笔生意都像这么好做就好了,在旅游观光的时候就赚到了大把的美元,”一觉还没醒来,就听杰斯斯在耳边说着。

“姑娘们,你们的运气不错,一万美元的活有没有人干,”琼斯推门进来喊道,“有舒适的飞机头等舱、雇佣方提供的精良武器、数不尽的漂亮妞、免费的香烟和威士忌……”

“你他妈的下次进来记得敲门,也别用你破嗓子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我抓过枕头朝他砸去说,“我对美女和大麻没兴趣,是巷战还是剿匪?”

“你他妈的怎么老是在睡觉?”他接过枕头又丢给我骂道,“一个小时后你就会知道会是什么任务,不过,我猜你一定会爱死这份工作!”

杰斯插话道,“宋,你别理他,我刚才吃早餐的时候已经知道什么任务了,去欧洲一个小国给一个富豪当保镖,时间是两个月,不会有什么巷战,你不用担心太多,我想你会喜欢。”

一个小时后我到了训练营的会议室,才发现里面挤满了人,一个没见过的白人中年男子拿着麦克喊着,“小伙子们,我是你们的新教官和负责人卡普。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在第一时间给你们一份价值一万美元的礼物,不辛苦麻烦的轻松工作,我想你们会爱上我的。具体任务是……” 卡普接下来的话和杰斯说的一样,不同的是,两个月的时间过后,个人可有机会此成为这个富豪的私人保镖。

富豪给我们的老板要了份20人的名单,除了我以外,李普、杰斯、琼斯、孙等几个老搭档都出现在了名单上。我没去问为什么,只说了句“我没那好运气”后就郁郁地回到了房间继续睡觉,想着也许在他们离开之后,财神爷会有新的机会给我。

“嘿,伙计,对你没能参加欧洲小国2月度假团表示哀悼,”崔流走来丢给我一条万宝路说,“这条烟留给你,反正有些发霉了……”我客气地答,“多谢了,还是自己人有同情心,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3天后直接飞往目的地,身份还是观光的游客,所需要的武器由对方提供,”崔流说道,“看来我们是要在2个月后才能再见了。”

“那就两个月吧,回来后给我带点旅游纪念品就成,”我说完后,崔流也点了点头。

他走后,琼斯一帮人也进了房间,开始收拾东西,我见状后笑骂道,“看来有一群幸运的狗杂种要去欧洲小国度假了,希望你们的飞机不被劫持。”

没人和我争执,只是用满不在乎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会议结束后的当天深夜我起床准备上厕所,睁着睡意朦胧的双眼打量着房间里打呼噜的室友,发现琼斯的铺上没了人,自语道,“难道他也夜尿频多?”我慢悠悠地光着脚进了厕所,方便完后也没发现里面有人,进房间前又四处看了看,“还是没人,难道这家伙溜出去了?”

没有任务,也没打算吃早餐,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上早晨9点,还准备穿衣服下床洗刷,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吵闹声彻底叫醒,“什么,你说琼斯挂了?”“怎么回事,我们这里进来外来客了吗”“他怎么死的?”……

我打了一个激灵后,赶紧往身上胡乱套着衣服推门出去问,“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杰斯过来说,“琼斯的尸体在早上8点呗哨兵发现,浑身酒气地倒在地上,脑袋撞上了一块石头,卡普推测说也许是喝醉了不小心撞到了石头……”

“真遗憾,看来一万美金他是赚不到了,他的尸体现在在哪里?”我遗憾地说道。

李普过来接话道,“已经被训练营的中层处理了,琼斯是个单身汉,家里也没有什么至亲,所以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你昨天看到他了吗?”

“昨天深夜起床去厕所,只看到他的床铺上没人,也没在外面看到他,也许他就是在那个时候挂掉的吧,”我回忆着昨晚看到的后说道。

“你是宋?知道琼斯挂了事情吧,”卡普过来问我,“他的空缺现在由你填补,去准备吧。”见我点头后补充道,“你和琼斯是朋友吗?”

“长官,我们算是朋友,”我含糊地说,卡普听后又看了看一期聊天的我们客气地说,“真为你们失去一位好搭档感到遗憾,你们继续动作。”

他转身离开,李普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轻声念叨,“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建过他……”

我很自私地把琼斯的M14留给了自己,其余的东西在房间就地分了“赃”,似乎是有了感情,一起出任务时和琼斯搭档过人凑过来,每人都随便拿了一件后就默默离开了。我在脑子里仔细找着关于琼斯的回忆,有很多能想起的事情,可那些回忆都是看起来很平淡的,我感激着他似乎是我在这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最起码是有过认真交流的,想着想着,脑子里越来越乱,我就随手整理者枪械,准备着两天后离开,搭上直飞欧洲那个小国的班级。 “他的M14在你那里?”见房间里没了人,李普推门进来说道,“你还打算卖掉吗?”

我抬头看看他说,“暂时还没有出售的打算,也许我会留着自己用,我想试试这枪,在我离开这里之前也许会考虑卖掉,怎么?伙计,你又想到我这里淘宝?”

李普点点头,“如果你愿意,我给你2万美金,怎么样?”

我笑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如果到了欧洲,你会选什么武器,还是狙击枪?” 他点点头没有作声,丢给我一把7.62×51mm NATO的子弹就转身开门离开了。

对于琼斯的死我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他在每次回来和出发前都会和汤米几个家伙酩酊大醉,只是感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身边就少了两个算的上好搭档的家伙感觉遗憾。汤米死的莫名其妙,琼斯在醉后用脑袋撞上石头,死的有些郁闷,有些倒霉。

“我们失去了一个大嘴巴,也离开了一个情报员,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无聊,”我在飞机上对坐在一旁的崔流说,“文天祥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们这样的人死掉了没人会惦记,连口薄棺材都没有,咱的命真是不值一分钱。”

崔流看着我笑了,漫不经心地说,“你还想死得其所?得了吧,别想这些事儿了,好好地赚钱才是正道。赚够了钱就能回去孝敬爹妈,还能找个漂亮的老婆每天床上奋战,想想这些,你就会觉得咱们的命还是跟金贵的。”

飞机起飞了,离地面越来越远,我解开安全带叫来金发碧眼的空中小姐说,“麻烦给我一杯果汁,顺便找本容易看懂的杂志过来,谢谢。”

中国有这么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外国人说中国话。那空中小姐过来递给我一本中文杂志,又温柔地开了口,用略显生硬的中文问道,“我们飞机上有很多种果汁,您需要哪种?”一旁的崔流听到他这样开口,也来了精神,问道,“你会中文?”

“我在中国留过学,学过两年的中文,可以和中国人对话”,洋MM答道,“如果需要服务,您们两位可以直接用中文和我对话,我也希望你们能帮助校正我的中文发音。”

飞机在高空中很平稳的行驶着,洋MM的微笑依旧温柔,我和崔流两个却弄了个脸通红,这都是什么事,用蹩脚的英语呼叫空乘服务,却得到了中文的回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