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算回忆:"张公吃酒李公醉"

风里桐花香 收藏 1 153
导读:我对于“欧阳”这个称呼,一直是心存妒忌的:多好的名号吧,多帅的江湖味!哎,为啥我就没有个这么帅的姓氏呢?就算不是欧阳,东方、轩辕、司马、百里、独孤、纳兰也好啊。 当然,西门就不用了,因为我总把这个姓氏跟小潘MM联想到一块,而且我向来心仪武二帅哥,肯定要跟他的仇人划清界线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早晨起来,刚想吃饭,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我欣欣然:呀,有人想我了,谁呢?



语犹未落,又打了一个喷嚏,我皱起了眉:这哪个讨厌的家伙大清早的在背后说我坏话呢?



然后第三个喷嚏便不甘落后地跑来,我垮下了脸:貌似,我有些感冒了!



再然后,第四个喷嚏来了,我有气无力地歪在椅背上,告诉自己:你重感冒!



关于这打几个喷嚏,代表什么意思的问题,是我几年前的一个同事妹妹欧阳告诉我的。欧阳说:打一个喷嚏,表示有人在想你;打两个喷嚏,表示有人在背后说你的坏话了;打三个,估计是你感冒了。



我那天也跟今天一样,很争气的一连打了四个喷嚏,所以我追着欧阳问,“那打四个呢?打四个呢?”欧阳看了我一眼,失笑:“打四个,表示你患了重感冒。”



对于这个义项,我很不满意,我其实很希望:打一个,是有人想我了,打二个,是有两个人在想我,依此类推。那样的话,便是每天都打几个喷嚏也是不妨事的。



说起欧阳,这既不是网名,也不是昵称,是妹妹真的复姓欧阳,因为姓氏已经是复姓了,名字又是两个字,叫着太长,所以我们就一直叫她欧阳。



我对于“欧阳”这个称呼,一直是心存妒忌的:多好的名号吧,多帅的江湖味!哎,为啥我就没有个这么帅的姓氏呢?就算不是欧阳,东方、轩辕、司马、百里、独孤、纳兰也好啊。



当然,西门就不用了,因为我总把这个姓氏跟小潘MM联想到一块,而且我向来心仪武二帅哥,肯定要跟他的仇人划清界线的。



不过,这些也都是我偶尔无聊时在心里面自己YY而已,断不能让我们家老爷子知道的,若给他知道我竟然有如此不肖不孝、欺宗灭祖、大逆不道的想法,怕不打断我的小腿再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才怪。



说起欧阳妹妹,不光名字好听,人也长的漂亮,一张丰润白净的圆脸,脸型很有些像87版《红楼梦》中的薛宝钗。粉嫩的面颊上,一边一个笑涡,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又娇甜又可爱,间或带着三分媚气。



说到这里,不得不羞羞的补充一句:其实,那个,人家长的也有虎牙的了(虽然有很多无聊的家伙说我这虎牙,实在很像犬牙。不过,经过本人鉴定,此话纯属诬蔑)!



欧阳妹妹属于很乐天的那种女孩子,每天总是笑咪咪的,以至于我们当时的老板叶老师总说:“欧阳长的就带个有福气的相,从来不为任何事烦心,这样的人,一般都会过的很幸福的。”说着话,总是微笑着看着欧阳的背景,温柔中带着几分感伤。我猜,她肯定是想起了自己曾经如花似梦的少女时代。



——叶老师年轻时,可是个大美人儿呢。



其实要说年轻时,咱也年轻过!咱们年轻时,那也是……咳,就算咱年轻到十岁之前,那也还是个丑丫头!



欧阳妹妹是幼师毕业的,那时的同事妹妹们,学的多是幼师专业。幼师毕业的女孩子,不光温柔可人,且多数能歌善舞,多才多艺。



记得那次开学前夕,叶老师让老师们在小班的墙上画一面画。当时有好几个老师同时动手,先用2 B的铅笑勾出轮廓,再用水粉画。



画作完成后,叶老师过去看,一边看一边说:“这猴子是小王画的吧,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呢;这小猫和蝴蝶是小李画的吧,活泼可爱;这兔子跟蘑菇肯定是欧阳画的,跟欧阳一样富态可掬……”



我在一边暗暗翘起了大拇指:啥叫慧眼啊?同志们,瞧见没,这就叫目光如炬!竟然一个都没猜错。然后我小小声的问:“叶老师,那你看,哪是我画的?”



叶老师瞅了一遍:“这个,我还真没看出来。”



我指着地上的青草和小花,颇有得色:“这里、这里,这些都是我画的。”




叶老师看看那些花花草草,点点头:“嗯,倒是跟你一样,粗枝大叶的!”我汗死!这话我只当没听到!



对于复姓的觊觎心理,这些年一直保留着,并渐有增长的架式。这种心理酝酿到去年,终于爆发了出来,我于是也用了个欧阳的马甲,性别一栏填上男,在各个聊天室晃。每日里胡侃乱语,到处调戏小姑娘,倒也玩的不亦乐乎,很过了一把风流浪子的瘾。



不过,且慢,所谓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久走夜路,要碰见那个啥的。话说那天欧阳大少正在某聊天室得意地泡妞,忽然冲上来一位美女:“小宇!你个没良心的!”



我汗,看了一下美女资料,还是个阿姨级的。于是我想啊想啊想,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我曾经对哪个阿姨干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了。



得,既然想不出,那就由阿姨自己来说好了。我于是硬着头皮,耐着性子,听阿姨如重获至宝般在一边又哭又笑的点点细数我的不是,“小宇,你个没良心的,总算让我找到你了。小宇,咱们不是说好的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电话停机,QQ也换号,你忘了你都对我说过什么了?你不是说放假就来找我的么?”



我疑惑啊,我头大啊,我六月飞雪,我腊月惊雷啊,我说:“大姐啊,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叫小宇的。”



阿姨说:“再说你不是小宇!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模一样!你明明就是欧阳宇!你无论到哪里,总是用欧阳这个网名的。你个小没良心的东西,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苦着脸:“大姐,我真不是你说的欧阳宇,不信你问问别人!”



阿姨说:“你让我问谁?”



问谁?汗,我还真不知道让她问谁好。我这个号,本来就是兴之所致,没事拿来调戏个小姑娘玩的,哪敢让熟人知道是我的马甲啊。



我想了半天,说,“要不,您可以看看我的IP,我是**市的。您那位小宇,他不至于刚好跟我一个城市吧? ”



阿姨说:“小宇当然不是**市的,不过,你也不用骗我,你就是小宇!IP可以作假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可以用代理!”



我汗,还碰见资深电脑玩家了!



然后阿姨哭着喊着,非要我开视频,我那时哪里有视频啊,可是阿姨又说,不肯视频,语音也行。我倒想跟她语音来着,直接老实交待,其实我不是帅哥,我就一女流氓没事装酷扮帅哥,想调戏人家小姑娘玩的,我其实货真价实一女滴。



可是接下来阿姨的一句话,别说语音,让我连话都不敢再说,连滚带爬下了线,并且从此再不敢用那个号去显摆装酷了。



阿姨说的是:“小宇,你给我老实交待,是不是你又勾搭上了什么小妖精,所以不要我了?还是,现在你身边就有个女人?”



得,还语什么音啊,我若跟她一语音, 岂非正好坐实了这小妖精的名头!



所谓“张公吃酒李公醉”,信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