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暂缓拆迁梁思成林徽因故居

vwb 收藏 0 117
导读: [img]http://i2.sinaimg.cn/dy/c/2009-07-11/U3639P1T1D18197960F21DT20090711031623.jpg[/img]   马樱花树仍在,但斯人已去。昨日,已面目全非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工作人员正查看损毁情况。本报记者 浦峰 摄   [img]http://i0.sinaimg.cn/dy/c/2009-07-11/U3639P1T1D18197960F23DT20090711031623.jpg[/img]   上世纪30年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樱花树仍在,但斯人已去。昨日,已面目全非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工作人员正查看损毁情况。本报记者 浦峰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世纪30年代,北总布胡同梁思成林徽因宅院旧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林徽因在“太太的客厅”中留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7月10日,历经70多年风雨,旧宅面目全非,其中部分房屋已被拆除。


本报讯 虽然并非挂牌文物保护单位,但身处北京旧城整体保护范围之内的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故居———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院却已经被部分拆毁。昨日中午,闻讯赶到现场的北京市规划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拆除行为暂缓,待调查清楚之后结合建设方案再做研究。


四合院已部分拆除


北总布胡同24号院原是一座两进小四合院,1931年至1937年,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在此租住(当时的门牌是3号),他们的小儿子梁从诫也在这里出生。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院内垂花门被拆,建起一座三层小楼。院内的东厢房后来也被拆除。


今年5月,一纸“通告”贴到了24号院的西墙上,其中称一房地产公司于2007年9月30日,依法取得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在北总布胡同、前赵家楼胡同、先晓胡同及弘通巷部分门牌进行商业项目建设,并实施拆迁工作……”落款为“北京市东城区房屋管理局”,未加盖公章。


而在此前的2005年,国务院即批复了《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其中明确规定“合理调整旧城功能,防止片面追求经济发展目标,强化文化职能;保护北京特有的‘胡同———四合院’传统的建筑形态;停止大拆大建。”


但24号院门楼及西厢房还是被先后拆除了。


居民介绍,目前仅存的进门处的倒座房为私房,北侧的平房(原来的正房)为房管所公房。


规划委现场叫停拆迁


昨日中午,闻讯赶到现场的市规划委有关负责人向周边居民了解了情况,与开发商协调后表示,拆房的事情马上停下来,居民搬迁还可以正常进行。房子是留是拆还是修,等到具体的调查之后,结合建设方案,再做进一步研究。


这名负责人表示,由于不是挂牌文保单位,有关部门对24号院的历史情况并不了解。


开发商方面也表示,之前不知道这里就是梁思成、林徽因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对于开发商的说法,居民均表示不认可。


拆迁补偿升至5万/m2


有关资料显示,这一地区要建的商业项目早在2003年就开始实施拆迁。在北京市发改委的网站上,该项目房地产开工计划时间为2006年,建筑面积152306平方米,定位为公寓及商业办公项目。


据媒体报道,这一建筑高度70米、共23层的商业项目,由于拆迁难度大、成本高,已经数次转手,至今仍未完成拆迁。


居住在院内北侧平房内的居民介绍,这里大概有居民十余户,因为拆迁搬走的并不多,“最早开发商提出的拆迁补偿是每平方米3万,大伙儿当然不同意啊,后来谈到5万,我们还是不会搬的”,这位居民认为,这个“黄金地带”绝不止这个价钱。


■ 现场


马樱花树依然 雕梁画栋不再


北总布胡同24号院对面,就是五四运动中“火烧赵家楼”的所在地、现在的赵家楼饭店。从饭店对面的小胡同弯进去,才能看到24号院的正门。昔日雕梁画栋的门楼顶部已经被翻开,只剩下横梁,依稀可见原来的红漆门框。


残存的门楼下,堆满了各种垃圾,占据了通道一半的位置,蚊蝇在上面盘旋。


院子的东墙已经完全没有了,地上堆着残砖剩瓦,西墙大部分也已经拆完,用蓝色围挡遮掩着。


整座院子里保存最好的,就是门楼旁边的倒座房。雕花的房檐和简单的彩绘说明这里曾是一座颇为讲究的宅院。倒座房北侧是梁从诫小时候爬过的马樱花树。树木的对面,则是已经搬走一户的三层小楼。据居民介绍,搬走的是漫画家叶浅予。


“他们(拆迁工人)把整片整片雕花的木板都拆了下来,那些木板特别好看,我就捡起来,放在旁边,准备晾一晾收拾收拾”,院内的一位女性居民说,一会儿没注意,大堆大堆垃圾就堆在上面了。现在,垃圾都已经堆了半人高。


院子的北侧是一溜数间平房,其中一户已经基本拆完,其余平房里还住着人家,从打开的墙壁和房顶看,这些建筑还保存了中国古建传统的“大木结构”特点,房梁基本都是木头的。


这排平房,就包括当年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卧室、各自的工作室,以及当时颇负盛名的“太太的客厅”。


再往北,仅一墙之隔的12号院是梁思成、林徽因的挚友———哲学家金岳霖的故居。院里的居民说,12号院也在拆迁范围内。


■ 故居旧事


“太太的客厅”会聚文化精英


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一生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在北总布胡同租住的6年多,是两人对中国建筑史及文物保护做出重要贡献的时期。


7年间,梁思成、林徽因与中国营造学社的同事调查了137个县市、1823座古建筑,对其中的206座古建筑进行了详细测绘,完成图稿1898张。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古老的敞肩桥———河北赵县的隋代赵州桥、世界上现存最高的木构建筑———山西应县的辽代佛宫寺木塔、中国现存最伟大的唐代建筑———山西五台山的佛光寺等等。


这一时期,梁家的客厅成为京城有名的文化沙龙———“太太的客厅”。哲学家金岳霖、政治学家张奚若、哲学家邓叔存、经济学家陈岱孙、作家沈从文和萧乾等都是这里的常客。诸多学者认为,冰心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就是暗指林徽因的客厅。而林徽因也曾因在小说中被讽刺,送过冰心一坛山西陈醋。


萧乾曾回忆,“那天,我穿着新洗的蓝布大褂,先骑车赶到达子营的沈家(沈从文),然后与沈先生一道跨进了北总布胡同徽因那有名的‘太太的客厅’”。


时间是一个最理想的北平的春天下午,温煦而光明。地点是我们太太的客厅。


正对着客厅的门,是一个半圆式的廊庑,上半截满嵌着玻璃,挂着淡黄色的软纱帘子。窗外正开着深紫色的一树丁香,窗内挂着一只铜丝笼子,关着一只玲珑跳唱的金丝雀。


北墙中间是壁炉,左右两边上段是短窗,窗下是一溜儿矮书架子,上面整齐地排着精装的小本外国诗文集。有一套黄皮金字的,远看以为定是莎翁全集;近看却是汤姆司·哈代。我们的太太嗤的一声笑了,说:“莎士比亚,这个旧人,谁耐烦看那些个!”问的人脸红了。


南边是法国式长窗,上下紧绷着淡黄纱帘。———纱外隐约看见小院中一棵新吐绿芽的垂场柳,柳丝垂满院中。树下围着几块山石,石缝里长着些小花,正在含苞。


———摘自冰心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


■ 记忆


梁再冰:那里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八十岁高龄的梁再冰是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大女儿。“一年多以前我和老伴去那里看过,已经完全不是我小时候的样子了”。“这里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小时候住过的北京城没有高楼”。电话中,老人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抗战爆发后,梁家搬离北平,当时梁再冰只有八岁,抗战胜利以后,全家人还去北总布胡同看过,“也许是年龄大了,觉得那个院子没有小时候大了”。此后几十年,梁再冰一直没有去过故居,直到一年以前。


在梁再冰的记忆中,小时候进到院子里右边有很长的路,往里走才是第二道门。“不想回忆了,拆与不拆都一样”。老人再次掐断自己没有忍住的回忆。


■ 专家说法


“非文保单位就可拆大错特错”


北京古都风貌保护与危房改造专家顾问小组专家徐苹芳表示,虽然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不是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但按照《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只要属于旧城整体保护范畴,就应该坚决予以保护,“停止大拆大建”。


“不是文保单位就可以拆,这是一个大错特错的看法”。徐苹芳说,由于文物部门对于此类拆建没有实质性的权利,根据法律的规定,就算是拆掉了文保古建,“最多罚点钱”。而开发商获得的是巨大的经济利益。


徐苹芳认为,有效制止此类问题的关键在于建设部门和规划部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