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猛于虎,政策是为“伥”




每年十万“我很无辜”的国人,要“牺牲”在公路上;每年因车祸还要产生三十万“李铁拐、阿丙”及本山之“非常6+1”的“各色人等”。一个个家庭就此走向毁灭,一条条生命就此哭泣余生;更有那数不清的犹如被人打了“黑枪”案例——交通肇事逃逸:死,要做一个冤死鬼;躺于病床,因找不到肇事司机,无钱继续治疗,天天要经历“死刑,不定期执行”的“悲壮”;一个个受害家庭,植物人样,在大痛、大悲过后——与走修行者的“大彻、大悟”“殊途同归”,“物我两忘”……


面对这场对“手无寸铁”的百姓的越来越凶残的杀戮——这场“标的物”为百姓的“没有硝烟的战争”,相关部门也曾时不时地“雷声几句”,最近又真“蹦跶了几个雨点”地,煞有介事地上路查“酒驾”;可是谁都明白这么档子事:轰轰烈烈的一阵过后,那每年高企的“死亡指数”与“伤残指数”,不会因此有丝毫的下降!


为什么会如此!?


道路没跟上,而单目只聚焦于发展汽车业;“硬件”(道路)是最低端、最原始、最初级的——即所谓之的“马路”,而“软件”(汽车)却“与世俱进”、与时俱进地天天升级。什么“电喷”,“四驱”,“无极变速”……狭窄、颠簸、老牛破车的“马路”,突然陡增无数的“一百二十麦”乃至“二百麦”,如此畸形之发展,焉能不出事;百姓之命焉能不“草芥”!


司机素质没跟上。酒后驾车,闯红灯,超速,一手扶方向盘,一手接听手机;汽车当自行车开,抢行,加塞儿,猛拐急停……总之,自打汽车发明之日起,人家从未有过的“副产品”,闻所未闻的一些现象,或言,即使少数国家有一些,但在人家上世纪汽车大规模进入家庭前早已解决的诸上问题,在我们国家“司空见惯”,且屡禁不绝,至今愈演愈烈——酒驾,这个本不应成为问题的问题,在我们国家,司空见惯,猫捉老鼠之儿戏样,屡禁不绝;国民素质没跟上,本来应有一个“大鞭子一甩,嘎嘎响”的坐于马车驾位过渡期、适应期,可是我们连跳数级,直接与世界接轨,“一步到位”!“本来只配甩马鞭子的手,握上了方向盘!”


经济实力没跟上,“打会儿”(南方叫“标会”)买车,“寅吃卯粮”(贷款)买车,勒紧裤腰带买车——一切、一切,就是为了撑门面,攀比;由此造成“有钱买马,没钱治鞍”的现象——出不起、心疼那每月的存车费,于是汽车当街乱停,给汽车大盗窃们创造了最大的方便;盗车案及撬窃车中财物案,在中华大地,如火如荼,成燎原之势。更由于这个经济原因,造成文中开篇例举的交通肇事逃逸案高发不下——逃,还有一线“生的希望”;不逃,承担后果,那只有倾家当产之死!


停车泊位跟不上,于是“马路车场”“应运而生”。于是我们可怜的马路再一次“瘦身”,给本来就拥挤的交通火上浇油,车祸因此再次增加。而这些由政府部门审批、管理的“马路车场”,实在有“名正言顺”之下的“浑水摸渔”、“趁火打劫”之嫌!


法律跟不上,“绥靖”、“怀柔”,软弱无力——大概也是为了留一个“后手”,好在相关部门缺钱花时,向“酒驾们”及“不拘小节”的司机们索要!君不见,对于马路随意停车,相关部门查起来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为什么?我不能天天查啊,如果那样,你脑中就有弦儿了,就永远不在马路上随意停车了;倘若如此,我缺钱花时,找谁去要啊?故我要跟你捉迷藏……在西方一些国家,酒驾一旦被发现,是要终生禁驾的;在极端的东欧某国,不是笔者危言耸听,醉酒驾车是要被判处死刑的!而在我们,酒驾还要分个“三六九等”——告诉你,喝酒驾车不是不可以,但尽量少喝。最严重的醉酒驾车,也就是吊扣驾照若干月,拘留十日,罚款千元;致使在西方听起来是天方夜谭的“故事”——醉酒驾车,在我们国家——“家常便饭”!


驾校“名存实亡”,形同虚设!只是收银,不问培训。只要交了银子,再象征性地去个两三次就行了;即使不上车,也照样拿驾照!更有“远程教学”者,只要把钱打过去,驾照就可按时寄到,驾校一趟都不用去——“异地拿驾照”!


笔者“有幸”与只去了两三趟驾校便拿到驾照(“驾照后”)的女同事上路一回,经历把“虎口脱险”!尽管笔者不会开车,但还是“羊上树”、“鸭上架”地充当了一回“旁观者清”的“教练”,对手忙脚乱的她进行了“性命悠关”的“现场指导”。笔者并不夸张地言,有几次“挽两车于即创(撞)”。而另一亦仅去了两三趟驾校就拿到驾照的男同事(“男‘驾照后’”),请有驾照老司机同事“代驾”,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进行“现场教学”……


驾校“难得糊涂”(过去的“马大哈”,今日“与时俱进”为“难得糊涂”——民族的“劣根”已“肯綮”、“腠理”),只管收银,不问培训,于是“趴窝”(孵)出一批批“二把手”、“二把刀”;致使“驾照后”们——新手们,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练过杆儿”,在飞驰电掣之中练转向,成为马路杀手!


(并非笑话,而是见诸笔者所在城市大报的报导。


在某日“中午偏午”——中午偏下午,交警只见一辆十人矫汽车一路蛇行而来,各条分道线来一齐压,甚至窜入自行车道,来往车辆纷纷躲闪,好在公路车辆不是很多,并未出事。及到近前,交警定睛一看,是辆教练车;一人指着酩酊于方向盘上的主驾,用迷迷瞪瞪酒话儿回答交警:他、他、他、他是教练,我、我、我、我——是学员……)


外:


某省会城市一癌症大夫对他越来越多的“莫名其妙”的女肺癌患者进行了调查、研究——这些肺癌女患者没有吸烟及被动吸二手烟史,工作、家庭环境亦没有诱病因素。结果发现她们的病症与我们的大气环境密切相关,诱病因素即为我们每所城市都挥之不去的梦魇一样的“霾”,即把我们城市“浸泡”其中的那种“雾霭”、那种“雾气缭绕”,那种汽车尾气与其它污染气体混合而成的“毒雾”——你登高远眺,一眼就可以看出!气象专家言,改革开放前,我们大中城市的“霾天”每年只有几天;而现在正好倒个个儿,不霾的天气每年只有几天!我们大中城市可以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都浸泡在这些毒雾之中;故这些不幸的妇女虽不吸咽,却等同于吸烟!


综上所述,笔者提出一个惊人的、“雷人”的结论:交通肇事,“责任不在司机”!


故,在此,作为“小草根儿”的俺郑重建议发改委,不要仅单目聚焦于汽车业了——这种聚焦,由于房地产业的不景气,拉动内需(实质是“回笼货币”)之重任的“责无旁贷”,就更显“深邃”、犀利!象广州市政府最近“抗旨不尊”,意欲恢复五一长假,以此“生抠”百姓手中那点血汗钱,你发改委力擎汽车业,实质是不顾上述笔者所列事实,“一百步禁止五十步”地在百姓可怜的、日积月攒的户头上进行着鲸式“饕餮”、狼吞虎咽的划拨!此后果,要比“忆往昔”那五一长假造成的“全国形势一派大乱”严重得多(笔者上文已列)!


国家也不要再鼓动自打陈胜、吴广起义以来“两千年没升过一回级”的、一直在原地踏步的百姓“一窝蜂”地、“揭竿而跟”地、“农民起义”地去买车了;不要十三亿人一齐“奔斯”1——“奔死了”!


又:


你存两万亿美元不花,你怎么就鼓捣百姓把牙缝中省下的钱一古脑儿地拽在如今你拉动内需的最后“杀手锏”(“夺命刀”)的汽车上呢!?


就是手中这不多的钱,百姓还知道不把它放在一个篮子地分散投资,象买点儿金货什么的;你怎么就生把这民脂民膏的两万亿的三分之一——七千个亿美元,砸向老美了呢(购买美国国债)!?如今看着老美全速开动它的印钞机,大印三千亿美元,玩手铲儿样自印自买国债——在如此“不测”、“不幸”的事件下,大眼儿瞪小眼儿地看着这民脂民膏的两万亿向着一万亿“抽抽儿”——这个责任(败家),谁负呢!?实在气不忿时,抛出一个画出的大饼,什么用“国际货币替代美元”,以此发泄心中的“女人之忿”——(这次是既敢怒,也敢言了,损失忒大了嘛,)更以此平息、转移民愤——这些小孩儿玩艺儿又有什么用呢!?故我方针对如此“不测”事件(美国开动印钞机)的“应激”提议——以一种国际货币替代美元,在此次G20上(20国集团伦敦峰会),“曲高和寡”!那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人家老美是傻子,就让你这个“高利贷主”这么利打利利滚利地滚雪球下去!




表:截止2007年3月,世界主要国家黄金储备数量及其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




美国黄金储备8134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76%


德国黄金储备3423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63%


意大利黄金储备2452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66%


法国黄金储备2710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57%


荷兰黄金储备641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55%


西班牙黄金储备417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45.2%


瑞士黄金储备1290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42%


欧洲中央银行黄金储备642吨,在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24%


英国黄金储备310吨,在国家黄金和外汇储备中占比13.8%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黄金储备3217吨




我国黄金储备600吨,占我国黄金和外汇储备的1.2% (是百分之一点二!)——甚至不如俄罗斯403吨的占比2.8%和印度358吨的占比4.1%;你的那些“多如牛毛”、“罄竹难书”的“御用经济研究院”及御用文人样的御用经济学家们都研究什么去了呢!?这个“把所有鸡蛋都放到了一个篮子里”,如今在金融危机下,在老美开动它的印钞机下,眼巴巴看着它贬值,看着这民脂民膏的两万亿美元向着一万亿抽抽儿——这个责任,究竟由谁来负呢!?




注释1:


奔斯:奔驰(benz)的“一版”音译。后来改作为“奔驰”。




写于2009年4月


本文内容于 7/12/2009 10:09:49 PM 被xstlf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