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傍晚,中国传媒大学的谈敏和宿舍姐妹齐刷刷坐在食堂电视机前,等着看《新闻联播》。可是,当李修平和王宁依然西装笔挺地出现在镜头中时,几个女孩失望了,“哪有变?”



从6月份开始,关于央视正在或即将进行改革的消息便见诸媒体,据说《新闻联播》会是力度最大的部分,其他主要新闻节目和评论均有动作,改版涉及到各个频道……而梁建增一句“从上到下,只做不说”更是为这次大改增添了神秘色彩。



央视到底改不改?如何改?这一问题的答案如此多元,以至于对其充满热情的,绝不止谈敏和她的同学们,事实上,无论是改革本身还是背后隐喻,央视变脸引爆的,都是这个夏天最具消暑价值的话题。





“电视的没落才刚刚开始”



在《新闻联播》的历史上,王宏民曾因穿中山装出镜而被境外媒体解读为“中国形势要变”。但在信息渠道愈发多样的今天,那些外媒记者已经不再依靠这半小时来窥探整个中国社会的阴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驻北京首席记者吉米认为,央视尝试改变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中国每天都有很多新鲜事情发生,这不是我所主要关注的窗口。”



7月3日,美国《纽约时报》记者皮特在博客上说:我几乎可以一整天待在Twitter上,因为只要有任何新闻,这里都会实时出现,甚至是第一时间出现。即使偶尔到新闻网站上看一眼,我会很快回到这里。很显然,网际网路已经成为外媒记者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而事实上,也正是网际网路的来势汹汹,成为此次央视变革的动力之一。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所指出的:“当手机、网际网路等私媒体迅速侵袭生活的角落,传统媒体存在的需要势必趋弱。广播与报纸已经在电视与网际网路的冲击中找到定位恢复元气,而电视的没落现在才刚刚开始。”Mitbbs.com



“中国电视没有真正的新闻”


7 月7日这天,中央电视台原副台长陈汉元从书柜里翻出一张尘封了30年的录影带,“你很幸运,除了我和老伴,你是30年后第一个看到它的人。”73岁的陈汉元告诉记者。1980年,陈汉元是中央电视台专题部主任,受命采访来华访问的意大利总统佩尔蒂尼和法国总统德斯坦,录影带里,他问法国总统德斯坦:总统先生,您对法国青年们的愿望了解多少?问意大利总统佩尔蒂尼:回家乡视察为什么还要自己掏钱买飞机票?



如果回头打量1980年的中国,就会发现,这两个问题绝不简单----这一年,中国待业青年数量激增,无数人陷入迷茫,一封潘晓来信《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就引发全国青年关于人生的大讨论,而在当时的法国,年轻人因精神导师萨特的离世而陷入悲伤;同时,1980年的中国面临着腐败的不断滋生……30 年过去了,能这样提问的记者却仍少之又少。



“怎么改?朝哪个方向改?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新闻。”陈汉元这样说。事实上,他提出的是中国电视至今无法解答的问题----“新闻联播30分钟,老百姓爱看的也许就是最后的3分钟。中国电视恐怕没有真正的新闻。”“有条件的人就看凤凰卫视了。”陈汉元家里的电视几乎一天到晚锁定凤凰卫视信息台。“央视改革,一定要研究凤凰卫视。”



有趣的是,在很多专家看来,央视此次改革与凤凰卫视落户内地带来的冲击脱不了干系。同时有媒体报道称,这次央视改革,可能要设立《总编辑线上》,邀请凤凰卫视曹景行加盟并推出评论员制度等等,其对于凤凰卫视运作模式的借鉴十分明显。


Mit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