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武汉沦陷后,日本侵略者便将时间拨快一小时,与东京时间相同,称之为“新钟”。并实行宵禁,每天下午5时至次日上午7时为宵禁时间,发现行人即当场枪杀。

一架小型飞机的运输机飞上云层,就在前几天,中国空军飞机轰炸了汉口日军机场,炸毁日机50架多架。但这并不表示空中就是安全的,五个人都身穿便服,丘少校只为他们每人配发一支手枪和20发手枪子弹防身,长枪由沦陷区的军统地下组织负责提供。

在暮色的掩护下,飞机抵达预定地点上空,下面就是沦陷区武汉,防空警报的尖叫声撕破长空,日军的96式25mm高射机关炮和九六式联装25mm高射机关炮组成的弹网不时在飞机两侧炸响。

机组人员打开了机窗:“跳!”

五个人接连跟出飞机,从天而降,为了掩饰目的,飞机很配合的丢下一大堆宣传单,然后调头回去了。

为了防止空降落入日军驻地,地点选择在了郊区的一座小山上,半个小时后,五个人集中在一起。

“我们从这里下山,有人会在山下接应我们。”汪教官看到人都到齐了,用微型手电打开地图看了一下。

“没有人受伤吧?”

“没有!”

“那就好,你们跟上。”

牧良逢跟在他们的后面,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教官,现在已经宵禁时间了,我们如何混进市区啊?”

汪教官回过头来:“你只管跟上,这事我们等下再说。”

山下就是一条通往市区的公路。几个人静悄悄地摸到路边,陶教官学了一声布谷鸟,对面立即也传来一声同样的鸟叫声,紧接着,一条黑影从树后面闪了出来。

“我是来打猎的!”

对方回答:“这里没有猎物。”

汪教官和陶教官这才显了身。

牧良逢暗笑一下,军统就喜欢玩悬的。

那条黑影走上前来,原来是个中年商人打扮的人:“跟我来。”

说完迅速带着他们几个钻进对面的小树林,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无人的小村子,只见到处都是残垣颓瓦、满目疮痍。中年商人领着他们几个进了一间已经烧掉一半的土砖房,里面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摆了一张破桌子,地上摆着一张草席和一床被子,窗户用黑布蒙了起来。

牧良逢有些惊诧:“这村里的人呢?”

那中年商人点起一支蜡烛:“鬼子一来,这个村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就成这个样子了!”

牧良逢第一次感觉到了沦陷区的恐怖气氛。

“这他妈的小鬼子为什么连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都不放过呢?”猛子听了这话也是横眉怒目。

中年商人弄了两条木凳招呼他们坐下,叹息一声说:“武汉会战的时候,这个村的老百姓有不少上过战场支援前线,这里沦陷后,汉奸把这事捅给了日本人。后来宪兵队司法课带着几十个汉奸血洗了这里。”

几个人都沉默了,眼睛里燃起了仇恨的火光。

中年商人给每人递了一支烟:“那个出卖树民的汉奸被我们做了,不过我们也损失了两个弟兄。现在沦陷区的形势逼人啊!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们在这里地下组织也遭遇致命的打击,内部也出了叛徒,现在我们都是单线联系了。”

小伍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干粮和水吃了起来。

“你们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记住,我们现在是在敌占区,不要到房子外面抽烟说话,一切都要小心行事。”汪教官看看三狙击手,然后和中年商人、陶教官出了门。

“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连我们都要背着。”小伍哼了一下。

“这是非常时期,我们就不要管这些了。”猛子也取出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些干粮,递给牧良逢一些。

“我不想吃东西,没胃口。”牧良逢没有接干粮,说:“排长,你给我一支烟吧!

“你不是不会抽烟吗?猛子很奇怪他怎么突然想起抽烟来。

小伍动作快些,拿出一根卷烟递给他,再点上火:“排副,好好抽一口,好有精神去杀那狗日的汉奸。”

牧良逢就是在想着杀汉奸的事,觉得心里堵得慌,把烟在地上踩灭走出门,看看周围静悄悄的,三个军统的人也不见了。

他站在树下,猛子也跟了出来:“怎么啦?”

牧良逢说:“心里不痛快!”

“我也不痛快。”猛子又说:“军统的人呢?”

“谁知道他们去那儿了。”

“该不会是把我们卖了吧!?”猛子的一句戏言突然让牧良逢一个激灵,他心头立即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这情况实在是有些蹊跷。

猛子看着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好象也觉查一些什么,就跑到房里把小伍轻轻地叫出来。三个人都掏出了手枪,那间房子的对面50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栋残缺不全的阁楼,想必它以前的主人也是个有钱的富人。

牧良逢扬了一下手,猛子和小伍回意,经过这段时间的死生相处,三个人有一定的默契,俩人一左一右跟在牧良逢的后面慢慢退到阁楼下面,阁楼建在一栋木宅子上,虽然有些地方已经倒坍了,但是这房子主主体结构还是完整的。牧良逢天生有一双好眼睛,走进残垣颓瓦的房子里,借着一点点星光,他还是找到了一条通往阁楼的楼梯。

这个无人村在黑夜里显得异常阴森诡异。

牧良逢慢慢地顺着楼梯往上爬,小伍和猛子跟在后面,趴在阁楼上,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那间房子甚至是全村各个院落的情况。

这一看不要紧,把牧良逢吓出一身冷汗,原来那间房子是全村唯一一间单独的房子,房子的四周无遮无拦,是一片大约50米的间隔,与四周的其它房子毫无关联,在那样的一个地方,一旦被人包围简直就是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