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七,两条铁骨铮铮的硬汉子3

北方老驼 收藏 3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腊月二十九的下午,画眉正在伙房帮杜妈剁肉馅,马占奎急匆匆地来到伙房,“杜妈,你赶快做碗姜汤,多放些姜和红糖。” 杜妈问:“马爷,是谁着凉了呀?” “少爷回来了,路上受了些风寒,正发烧呢。” “哦,是少爷回来了呀?我这就做。” 从画眉进了岳家大院,岳锦荣一直没回来过。看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宋双喜从看守他的战士嘴里听说了胡广义被捕的情况,悔恨自己行事卤莽,害死了姨姐,害得姐夫被抓进警察局。提出立刻要见葛队长。

葛金把宋双喜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宋双喜也深刻检讨了自己的错误,问葛金说:“葛队长,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葛金沉思了好一会儿,“看来,胡广义是真有心弃暗投明的,只是你太莽撞大意,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所以才造成现在这种难以挽回的局面。”

宋双喜急得鬓角浸出汗来,“队长,我承认以前是我的错,咱们还是说现在吧,我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快行动,把胡广义从鬼子的手里救出来。”

葛金蹙着眉头说:“如果能把胡广义救出来当然好,可城里的鬼子和伪军加起来有四、五百,就凭咱游击队的几十条枪,别说救人了,简直就是去送死。”

宋双喜一听便急了,瞪起眼睛说:“照葛队长的意思,就是对胡广义坐视不管了?葛队长,我不是因为胡广义是我姨姐夫,才这么积极要求去救他的,我是想救出胡广义,再通过他把皇协军拉出来,壮大咱八路军的队伍呀!”

葛金生气地说:“双喜,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我也没说不管呀!我是说就凭咱游击队的力量,除了救不出胡广义,还会造成更大的牺牲。我是队长,我要对游击队负责,我不能让战士们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去送命。我们现在能做的是寻找机会,争取在不付出牺牲的前提下救出胡广义。”

“寻找机会?等咱们找到机会了,胡广义可能早被鬼子给杀害了。”宋双喜冷笑一声,也不听葛金的解释,忿忿地一跺脚,扭头出了屋。

葛金知道宋双喜的脾气,对负责看守的战士说:“你把双喜看紧点,千万不要让他擅自行动。”

果然,中午吃过饭,宋双喜趁看守他的战士打盹的时候,跳窗户离开游击队,再次潜入怀宁城。

……

怀宁城有个人市街,人市街是打短工、卖苦力的聚集地。在人市街的一条巷子里,住着一家姓王的鞋匠,王鞋匠是游击队的内线,平日一边在警察局斜对面摆摊钉鞋,一边替游击队收集日伪军的情报。宋双喜找到王鞋匠家,一直等到王鞋匠收摊回来,向王鞋匠了解胡广义的情况。王鞋匠说胡广义在警察局的大牢里遭大罪了,警察局这些天戒备森严,仅凭宋双喜一个人,想救出胡广义怕是比登天还难。

宋双喜救人心切。“救出救不出再说,我先做好营救的准备。你熟悉警察局的地形吗?”

王鞋匠说:“去年,我家邻居的儿子因为和抢他家东西的警察争执,被抓进过警察局。赎人的时候,我和他娘一道去过牢房。这样吧,我给你画张地形图。”

宋双喜把王鞋匠画的地形图琢磨了一番,夜深人静的时候,翻墙跃进警察局,摸到牢房门口。牢房门口有两个哨兵,宋双喜用匕首干掉一个,向另一个问出胡广义被关押的牢房后,将那哨兵打晕,解下哨兵腰间的钥匙打开牢门。

胡广义见宋双喜来救他了,眼里露出惊异的光芒,“双喜!”

宋双喜并不说话,朝胡广义“嘘”了一声,背起胡广义便走。可刚一出牢门,便听得院子里哨子声大响,跟着火把燃起,一群的伪警察弯着腰向牢房包围过来。

宋双喜急忙退回牢房,放下胡广义。胡广义摇头叹息道:“双喜,你不该来救姐夫呀!姐夫的命没就没了,你何苦再白白地贴上一条性命呢?”

“姐夫,都是我考虑不周,害得秀莲姐丢了性命,害得你被下了大牢。我今天要么把你救出去,要么就和你死在一起了。”宋双喜看胡广义遍体鳞伤,内心愧疚万分。

胡广义苦笑着说:“你秀莲姐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死了,就算你把姐夫救出去了,姐夫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你还是赶快走吧。”

“什么,秀莲姐怀上孩子了?”宋双喜惊愕地望着胡广义,悔恨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都怪我,都怪我没听葛队长的话呀!姐夫,我宋双喜对你有罪呀!”

胡广义正要说什么,只听得黄明轩在外面喊道:“宋双喜,你已经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还不投降吗?”

“投降?你等着吧!”宋双喜拔出腰间的双枪递给胡广义一支,“姐夫,咱和他们拼了。”

胡广义接过枪说:“双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掩护你,凭你的功夫,说不定能闯出去的。”

宋双喜摇头道:“姐夫,你就别罗嗦了。我害了你,就要把你救出去,要是救不了你,咱俩就一块儿去见秀莲姐了。”

“胡说,我的腿被杠子压断了,你带着我根本逃不出去。就算逃出去了,我已经成了残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你赶快走,你姐还等着你给她报仇呢。”胡广义抬手用枪口指住自己的太阳穴,用哀求的口气说道:“双喜,你走吧,你要不走,我就先结果了自己。”

宋双喜知道胡广义说的是实话,自己一个人走尚有一线生机,带着胡广义一起走,肯定是一个也走不了的。看得子弹“嗖嗖”地从牢房的窗口往里钻,他只得说道:“姐夫,你可要挺着呀,我还会再来救你的。”

胡广义爬到窗口,一边朝外射击,一边微笑着说:“好兄弟,快走吧,你是条汉子,姐夫没白认识你!”

宋双喜打开牢门,朝外射出一串子弹,然后就地一滚闯出牢房,然而,还没等他纵身跃起,密集的子弹便把他打得筛子一般了。

“双喜兄弟,你等等,姐夫和你一道走!”胡广义见宋双喜没能冲出去,默默念了一声,将枪口伸进了嘴里……

胡广义死后,麻殿林因告密有功,被高桥提拔为皇协军团长。麻殿林检举吴有仁对胡广义反水态度犹豫,吴有仁便被降成了班长。高桥还对皇协军和伪警察进行了调整,把一些忠于胡广义的伪军调到了警察局。警察局兵力倍增,刘三便被黄明轩提拔当了排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