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论 汉朝与古罗马实力之辨

csj000 收藏 114 2909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0_98426_9598426.jpg[/img] 防具比较 对于罗马军团来说,护具是极其重要的。马其顿军队为了在亚洲大地上的机动,其重步兵的防护有所削弱。而罗马人不想付出这种代价,但显然,要实现防护力和机动性的结合是一个难度很大的课题。从历史上看,罗马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历了好几百年的努力,在最初的时候,罗马重步兵跟希腊重步兵一样,也是穿着铜甲的,但显然,铁比铜机械性能要好得多,所以罗马很快引入了两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防具比较




对于罗马军团来说,护具是极其重要的。马其顿军队为了在亚洲大地上的机动,其重步兵的防护有所削弱。而罗马人不想付出这种代价,但显然,要实现防护力和机动性的结合是一个难度很大的课题。从历史上看,罗马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历了好几百年的努力,在最初的时候,罗马重步兵跟希腊重步兵一样,也是穿着铜甲的,但显然,铁比铜机械性能要好得多,所以罗马很快引入了两种铁甲:鱼鳞甲和锁子甲,今天流传下来的文物和艺术品上,都有罗马军人穿着这两种铠甲的证据。而它们的弊病,除了耗费工时以外,前者太重,后者防护力又并不理想。因此罗马人依然继续探索,到前一世纪,终于发明了罗马特有的罗马板甲。它跟后来的板甲的相似之处是都采用大块的甲板,因此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利用“薄壳弧形结构”分散打击力量的物理学原理,当然,在这方面它是不能像真正的板甲那么有效的(罗马也有真正意义上的半身板甲比如奥古斯都胸甲这类的作品,但即便是军团将军也未必穿得上);它的另一个好处是便于活动,而且质量较轻,头盔和胸甲的重量相加不过15公斤——当然罗马铁甲也就只有这两部分而已,对于裸露的四肢,需要罗马大盾和高质量的皮甲作为保护措施。经过盔甲和盾牌的进步,到前一世纪,罗马军队已经拥有既方便灵活又坚固可靠的防具(封闭式头盔、半身板甲、四肢皮甲、大盾),它们的结合是非常有效的。在阿拉克西斯河之战中,科尔布罗率领的罗马军队经受住了提里达特斯的骑射手的全天射击,只有一个骑兵被射死(事实证明简单的复合弓的性能的确难以威胁罗马军团)。另一方面,较轻的防具使得罗马军队可以相对快速机动,常常可以出敌不意的袭击对手——应该指出,这种能力的取得,必须经过长时间的严格训练,虽然罗马铁甲相对轻便,但加上全装备之后,罗马重步兵的负荷还是很大的,要做到快速行军,没有良好的体力是做不到的,马略军事改革之后,士兵们自嘲为“马略的骡子”,说明罗马军队的行军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相对汉军的防护能力相较罗马恐怕就要差一些了。有人认为汉军多数穿着皮甲,铁甲仅限于精锐部队使用,这个是不对的,汉军同样拥有铁甲片编制的半身甲,而且从上面东海郡武库账目来看,无论骑步兵的盔甲,都是铁甲占绝对多数,汉玄甲和鱼鳞甲相对罗马板甲来说虽然都属于半身甲但是汉甲没有护肩,那是因为汉军装备了重型长兵器和缳首刀,相对来说劈砍挥击的时候较多,而当时汉朝还没有不影响关节活动的盔甲链接工艺,虽然汉甲采用比较先进的炒钢技术,但是恐怕相比罗马的组合铠甲,总体性能上要差个档次。且汉朝和罗马的建军理念不同,罗马讲究精兵政策,每一个士兵都是宝贝,汉军讲究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大军团配合少数精锐,也造成了汉军人命相对廉价的现实……




战法比较




罗马最有威力的战阵是著名的三队列阵法,后演变成二队列法(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查)并非想象中的密集方阵(那种盾挨盾的叫马其顿方阵,后来在对高卢人的战争中被证明效率低下而基本被抛弃),相反每人之间至少相距1.8-2米,三排一组排成9-12排,每三列交错布阵轮番替换,可以保证任何情况下只要阵势不被击溃每名罗马战士的面前只能有1-2名敌人,可以最大限度发挥罗马小团队和单兵能力强悍的特点并保持战力的持续性,合适的阵型规模还可以得到远程兵种比如弓和弩炮的火力支援,布阵后的规模是常规方阵的3-4倍。这个时期只有在平原地形罗马才会使用密集方阵(就是电影中常看的)。三队列阵法主要是为了适应各种地形条件,而且要给以重盾和短剑为主的罗马战士足够的发挥空间,罗马战阵一直都是属于防守反击,绵里藏针类型的,但是严格来说罗马战阵是战术上的极大成功和战略上的极大失败,纯步兵为主的重型方阵缺乏选择战略主动权最重要的机动性和攻击性,他们无法主动选择战场和开战时机,只能被动的等待。虽然罗马也精心的在战略层面上研究出一套适合这种战阵的战术思想使得罗马三队列在地中海周边所向无敌,但是这种无敌也直接导致罗马军团战法单一,兵种单一,不讲究协同作战,不对新的战术进行研究,可谓有利必有弊,直至克莱尔之战被安息轻骑兵以游射的方式近乎屠杀的击败,罗马也没有放弃这种战阵。




罗马军团在作战策略上也相当单一,主体战略思想就是想法设防迫使敌人主力尽早与自己决战。由于当时地中海周边地带狭小,缺乏战略纵深和周转空间,附近的城邦和国家也都是的奴隶制的社会,所有国家的财富、资源还有人口都集中在1个或几个大城市中,所以罗马军团只要稳扎稳打的向这些要害地方进攻,就可以迫使敌人主力不得不为了保护城市,财富和人口按罗马军团的计划进行决战,从而发挥罗马军团战力的优势。可这是和地中海周边的客观条件密切相关的,事实证明一旦罗马扩张到了广袤的东方,遇到安息,波斯这类大纵深,多城市的国家时,罗马就很难完全征服敌人了,敌人完全可以凭借广大的土地和多元的经济组成保存有生力量和罗马周旋甚至给罗马军团以重创。遇到北方的野蛮人部落也同样,没有必守的大城市或经济人口中心时,罗马也很难征服日耳曼人,因为他们无法迫使野蛮人因为某些必须的原因与自己决战(引自:李维《罗马史》)。




而中国军队历史上遇到的敌人就比较多样化,拥有很多各种各样,各种条件的战争经验,因而在军事战略理念上一直都是比较先进的,这里的证据太多了,我不多说了,大家都知道。




战争中是否具有优势,不仅取决于实际力量还取决于战场环境。在《剑桥战争史》中总结了能将罗马军团置于死地的两种地形,其一是平坦狭窄的地形,其二是广阔的平原。除此之外,罗马军团具有高度的适应性和可变性。汉朝军队主要是在和游牧民族的战争中发展起来的,因此对开阔草原环境早已适应,在对待西域部落时也积累了相当的山地复杂地形的作战经验,包括内部战争时也积累了很多城市攻防的经验等等。而且中国兵家用兵最讲地利,所以有理由相信汉军在地形地势的利用上应该可以压制罗马。




通过综合比较,如果交战,汉军应该是占据优势的。史实的例子也似乎证实了这一点。被汉武帝逐出故土的匈奴人后来进入欧洲征服了日耳曼人,罗马则一直为日耳曼人所扰,并最终被其灭亡,这是一种间接的比较。但是有人认为这样的比较不公平,认为当年阿提拉只不过整合了蛮族部队,打败罗马的主要是北方日耳曼人,而且当时的罗马已经衰落了。那么还有一场公元前53年罗马鼎盛时期的战斗,罗马三大执政官之一的克拉苏率7军团近5万人和相当数量的附属军团发动了针对安息的克莱尔战役,被安息轻松击败,仅剩下长子带6000人幸免,过后安息携大胜之威发动更大规模的针对汉朝争夺丝路的战争,被汉军西域部队以绝对弱势兵力华丽击溃,从此不敢觊觎丝路(事件引自《汉书-陈汤传》)。




后勤支持




罗马帝国商业的繁荣和海运的发达对罗马军队的征战是有极大帮助的,由于支持罗马扩展的经济动力,一旦罗马发动战争,罗马的商业集团是很乐意为军队提供各种支持的,很多时候罗马军团的补给就是单纯依靠强大而灵活的商团来完成的。同时罗马军队本身也重视自己的后勤建设,有专门的战争后勤策划官员,而且在进行长期战争时会提前进行周密的后勤准备,会在战争前1-2年就逐步夺取殖民点来建立半军事农庄,为日后大军进攻做先期准备。总体来说罗马军团的后勤建设是十分有条理有准备的,“后勤”这个词也来自于罗马。




军备上,罗马军团的军械都是由大型手工作坊精心生产,通常是每个军团在自己的驻地自己筹备,由于马略军改后军团私有化趋势的出现,几乎所有将军都在打造自己军团上不遗余力,使得罗马各个军团的武装都极其优良。




汉朝的后勤体系也不差,主要包括屯田制,常平仓的建立,徭役制度的坚决执行,军用牲畜的牧养制度(参考西汉三十六苑),并且将军工生产提到一个很高的高度,由九卿之一的少府直接管理,在执金吾体制下设立专门的军事后勤管理系统“武库令”,行政级别和郡太守同级。汉匈之间近百年的大大小小的战争也证明了西汉这种军事后勤制度的高效和可靠。




经济制度比较




孙子曰: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战争的巨大耗费是一国财政的沉重压力。一国的经济体制如何,是关系一国能否进行持久战的根本方面。如果说罗马与汉朝要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举国之战的话,那么经济制度的比较则是带有重要意义的。




汉朝总体的经济政策仍是重农抑商的。汉朝建立之初鉴于民生凋敝,采取了轻徭薄赋的政策,汉朝的田租基本维持在十五税一的水平上。作为一个农业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国家,农业税的多少直接决定着国家财政收入的多少。汉朝的田赋制度使得农业税收不足以支撑长期的战争。《盐铁论》载“山川之利,广泽之畜,天地之藏也,皆宜置少府,陛下不私,以属大司农,以佐助百姓。”其实是说明武帝连年的战争使得国库(大司农)空虚,武帝不得不把皇库(少府)的收入用来资军。于是武帝时期国有国营经济大行。汉朝的国有经济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其一是官田,亦称公田。官田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井田时代。汉武帝时是官田扩张最迅速的时期。官田的经营主要有两种方式,首先是屯田,包括军屯和民屯。屯田制度在解决军队粮食问题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其次是租佃制,即将官田租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课以高租。其二是官办手工业。其三是官办商业。官办商业是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主要是盐和铁的国家垄断,称为榷盐铁。与商业的官办相伴随的是对私人商业的压制,武帝时对商人和高利贷者课以重税,称为算缗。结果使得“商贾中家以上,大率破”。


(引自:班固:《汉书武帝纪》),汉朝的这种经济体制是完全受到中央掌控的,虽然缺乏活力,但是具有明确的目的性。




与汉朝的重农抑商不同,罗马的私人商业很繁荣。威尔杜兰将罗马的经济称为一种自由放任的制度。罗马的商业和战争是一体的,发达的商业运作为罗马军团提供了及时的后勤补给,而战争又为商业开辟了新的资源和新的商路(引自:《恺撒和基督》)。此外罗马还有完善的财政制度和发达的金融体系。在长达几百年间,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涌入罗马,满足罗马贵族日益膨胀的需要。一直以来罗马在贸易中处于入超地位,但是边疆扩展带来的滚滚财富弥补了这一点,它使得罗马人习惯了奢侈的生活。罗马的繁荣是和战争分不开的,“一旦罗马无法强迫其它国家为它输送食物或战士之时,也就是它天数已尽之日。”(引自:《恺撒和基督》)。




可以说,对于罗马而言,其战争是具有生产性的,国内经济与海外战争有机结合,互相促进。而汉朝的战争完全是消耗性的,尽管这种战争消耗必不可少。但是这种巨大的消耗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罗马自建国以来一直在战争的陪伴下,其国内的经济制度是和战争相适应的。对于汉朝而言,长期的战争是难以承担的重负。汉武帝实行的经济国有政策可以说是对抗匈奴必不可少的,它是一个农耕民族在对抗游牧民族时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它保证了资源快速地转化成战斗力。但是这种公有制度很难持久。葛剑雄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一个史实,很有启发意味。武帝设盐铁官,由原来的盐铁商人担任,这些商人本应对业务驾轻就熟,但是商人一旦成了官员就为了完成指标,纷纷生产“大器”,而百姓需要的器具却供应不足,偷工减料使产品质量低劣,以致农具“割草不痛”。从这则史实中我们看到了苏联计划经济的影子,而汉朝的计划经济体制虽然落后,但那是为大规模的汉匈战争量身定做的经济制度。从汉匈近百年的战争来看,汉朝的经济实力支持几十万人的军事行动并不很吃力。




有些人对当时地中海世界到底能供给多少军队打仗存有疑问——他们不相信欧洲人拥有的农业水平。通过史料验证和在农田里试验,蒙森认为罗马时期播收比乐观为1:5,对比加洛林时代饥饿的1:2及后来1300年1:4所带来的欧洲人口爆炸,罗马共和时期地中海世界的物产应该算是丰饶富裕,当时意大利中部的大小城市(镇)超过了400座,人口稠密;而雷古鲁斯在荒芜的北非沙漠中所强制纳贡的部落就超过了3000个;第三次马其顿战争中农业落后的马其顿国仓存粮也多达1870万公石。在农业正常运作的情况下,罗马养活20万大军长期作战并不很困难。




通常一个未遭破坏地区的农业产出是足以支持一定数量罗马军团驻扎的,如果军队数量超过供给限度,那么军队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提前迁移,第二是组织大规模的远距离征粮,懒得挪窝的汉尼拔曾经发动军队的2/3倾巢而出掠夺粮饷,在吃完本地区之后再向其他地区移动。让罗马差点亡国的坎尼会战便是迦太基军蝗虫式抢掠所引发的,当时的坎尼城居于一农业区中心,其储备足以让军队小康一个冬季。如果罗马军队驻地接近港口,那么在未被对方舰队封锁的情况下,粮饷供应几乎是无限的。




值得一提的是罗马商人在大规模战争期间发挥的作用甚至超过了政府,汉尼拔蹂躏并摧毁了意大利农业,商队通过在埃及和亚得里亚地区的谷物贸易,支持了整个意大利战场长达20多年的战争。




既然双方的经济都可以支持一场大规模的战争,那么后勤周转的效率和可靠性就将起到决定性作用,罗马的优势在于商业和海上商运的繁荣造成的低廉的运输成本,劣势在于较差的的陆地运输效率,罗马的牲畜使用规模和方式都较汉朝落后,例如罗马一直用前挽式的揝头,这样的配带方式使得同一头牲畜的运输效率比汉朝背架式要低近3倍。汉朝优势在于庞大的后勤规模,西汉军队运输部队的规模十分庞大,光是牲畜就有几十万头,《汉旧仪补遗》中记载“太仆牧师诸苑三十六所,分布北边、西边,以郎为苑监,官奴婢三万人,分养马三十万头,择取教习给六厩,牛羊无数。”劣势在于较大的补给耗损,同等规模的补给,对于汉朝的经济压力要大很多。总体而言后勤问题对于罗马方面压力较轻。




但是比较起来罗马军团的境外作战非常依赖其完善发达的商业体系,由于商业集团对军事的支持是有其明确目的性的,这种联合在罗马军队形势占优的时候很有效率,但是一旦罗马军队处于劣势,商人作为一个有明确利益目的的团体其对于罗马军队的支持力度是要受到影响的,也就是说不会有有商人进行一种不会盈利且可能将自身置于一种危险境地的投资。




总体来说,罗马的经济优势在于其繁荣商业活动带来的巨大财富和物资流通的便捷通道以及高效率的物资调配手段和渠道。西汉的优势在于大规模的基础物资生产能力和中央意志牢牢控制下的稳定的经济体系。二者对比,双方都可以支持长期战争的消耗,但是西汉稍有优势,因为西汉经济虽然效率较低,但是这种经济制度更适合支持长期的战争。




软实力比较




罗马的征服手段一贯残暴,灭族屠城是家常便饭,对属地也是采用奴隶制的比较残暴的统治。对财富的极大需求也使罗马不停的四处征服,所以罗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盟友或者利益相关的势力,对征服地区的统治也不是一种正常的政治统治,而是完全依靠军事力量的压制并得益于罗马敌人的弱小和敌人之间的互相对立。




西汉在这方面要高明的多,合纵连横是中国历来的“优良传统”,并且有专门的理论有专职的“纵横家”,苏秦,张仪这样远的就不提了,武帝时期的张骞家就是一个极为优秀的外交家,几次西域之行使多数西域国家脱离匈奴控制以中立的姿态对待汉匈之战就是一个了不得的成果,顶得上十万汉军。




这里也不废话太多了!罗马帝国的征服方式和经济发展动力造成了罗马帝国内被征服势力的极大不稳定性,而西汉争取盟友的可能和联盟后的势力对比罗马应该是有优势并且要比罗马稳定的。




结语




任何帝国都有其逐渐衰亡地结局,罗马帝国不会例外,汉帝国也不会例外。但是伟大帝国所成就的伟大文明则不会消散。如果我们异想天开的设想一场罗马与汉朝之间的战争,双方之间各有长处,偶然的冲突谁胜谁负都是可能的。但是,如果西**罗马之间真的爆发一场倾国之战,汉朝取胜的机会还是要大一些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