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四十二 稼穑之利之三

潮汐人家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size][/URL] 轩辕还不解恨,继续道:“仓颉,你不要以为你比我多认识几个字,就有啥了不起的。其实你也没有啥子了不起的,敢怠慢本‘官’?”轩辕故意将‘官’字拖得很长。 队长见会场秩序大乱,不得不将演讲停下来,有些愠怒地朝他们两个吹胡子瞪眼睛,那神情似乎要用眼神鄙视死他们。这时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


轩辕还不解恨,继续道:“仓颉,你不要以为你比我多认识几个字,就有啥了不起的。其实你也没有啥子了不起的,敢怠慢本‘官’?”轩辕故意将‘官’字拖得很长。

队长见会场秩序大乱,不得不将演讲停下来,有些愠怒地朝他们两个吹胡子瞪眼睛,那神情似乎要用眼神鄙视死他们。这时盘腿而坐的村长少典也把腰板子直起来,似乎随时准备教训捣蛋鬼。吓得他们立马规矩地跪倒在地,低下了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轩辕?”一个慈祥的声音,那是恩师项先生。先生欠了欠身,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茅草’?”

“是‘茅草籽’。。。”轩辕这时还是不敢抬头,就连头也没抬地答道。

“我什么时候说‘茅草籽’可以吃了?你们吃点试试看。。。”满屋子的人顿时哄堂大笑。“那是‘五谷’,你呀,你们两个难道真的是‘五谷不分’?”还好,项先生没有说他们两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四肢不勤是后世儒生活生生的写照。

“五谷?”轩辕在嘲笑声中听得见这两个字,好生奇怪。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克服在公共场合对父亲权威的恐惧心理,硬硬地抬起头问道:“请先生赐教。”仓颉在旁也敬了一个礼。

项先生看了看少典,在征得他默许后,缓缓地站了起来。说道:“所谓‘五谷’者,粟(稷)、豆 、黍、麦、稻是也。。。”项先生文绉绉地解释起来,相比现场有牙酸的人。“五谷”,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最早的解释,是汉朝人写的,《史记·天官书》“凡候岁美恶”(预测年岁丰歉)下面所说的作物,就是麦、稷、黍、菽、麻五种。古代有多种不同说法,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指稻、黍、稷、麦、菽;另一种指麻、黍、稷、麦、菽。两者的区别是:前者有稻无麻,后者有麻无稻。古代经济文化中心在黄河流域,稻的主要产地在南方,而北方种稻有限,所以“五谷”中最初无稻。 “谷”原来是指有壳的粮食;象稻、稷(jì计,即谷子)、黍(亦称黄米)等外面都有一层壳,所以叫做谷。谷字的音,就是从壳的音来的。五谷原是中国古代所称的五种谷物,后泛指粮食类作物。另外,也曾有关于“五谷”划分为“天谷”、“地谷”、“悬谷”、“风谷”、“水谷”的。天、地、悬、风、水所代表“五谷”并不一定都是粮食:“天谷”含诸如稻、谷、高粱、麦等果实长在头顶类的作物;“地谷”含诸如花生、番薯等果实长在地面下的作物;“悬谷”含诸如豆类、瓜类等果实在枝蔓上的作物;“水谷”含诸如菱角、藕等水中生长果实的作物;唯有“风谷”特殊,指玉米是通过风传播花粉,将头顶花粉吹到作物中节长出的须上从而结出果实的作物。

经过项先生一番耐心的解释,大家终于明白了五谷以及五谷对部族度过饥荒的重要性,大家的希望重新又燃了起来。‘茅草籽’可能就是五谷中的一种,小黄帝轩辕想道,只 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连做梦都没有。

“好了,我来说几句。”少典见大伙有点困乏了,就站起来说道。“为了大家能够填饱肚子,我们将选派代表到月族,向他们学习种五谷的本事。大家看指派谁去好?”少典说毕,公堂内大伙不再窃窃私语,好像在思索合适的人选。

“我看还是轩辕最合适!”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对,对!”应和声越来越高。这就是原始社会的民主。。。

轩辕是跪在地上听他的老师“讲课”的,他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刚开始时肿胀作痛,到他的老师讲完,他的两条腿彻底麻木了,如同别人的一般。听见大伙推举自己,他暗暗地苦笑了一下,思忖道:“这五谷真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大伙就不用再那么辛苦起早摸黑地出外打猎了,要知道在树林里打猎是多么的危险。咱们是在狩猎,对于那些野兽,在它们看来又何尝不是在自投罗网呢?每一段时间,村里就有一名健壮的猎手一去不复返,至于受伤是家常便饭,提都不用提。相对来讲,种五谷是安全很多,而且又不用出远门。。。再说,还有月族人。。。”拿定主意,轩辕一咬牙,胯部一用力,勉强站立起来。他和父亲四目对视,一句话也没有说,父子两自然了解彼此。

少典说道:“那就这么定了,就派轩辕去。不过。。。”少典弯下腰来和项先生耳语几句,又继续说道:“当然,我们也不会空手去,最近窑里有一些过剩的陶,就当是见面礼吧。没有意见的就这么定了!”少典故意拉高了嗓音,生怕大伙听不清楚。要知道,在那个时代,部族里的所有财产都是公有的,对其做出任何处置都要经过大伙的同意。没有任何人有权利私自处置,哪怕是一村之长的少典也是如此。少典想把多余的陶器作为礼物或学费送给月族是个不错的注意,大伙自然没意见。这也是历史教科书中所称的“原始交换”的开端吧。

。。。

少典见大家没有反对的,他小心翼翼地埋好公堂里的火种,再挥了挥手道:“好,时候不早了,大伙回屋休息。。。”

仓颉见没有派他出去的意思,有点急了。他扯了扯轩辕,面露苦色,不满地嘟哝道:“哎,又是派你去,这种事咋怎么样也轮不到我的头上呢?轩辕。。。”

小黄帝轩辕自然明白他的心思,这小子是想到月族不假,但除了学种植外,相比还要找梦中的那位女子吧。不过,村里的事情也挺多的,自然不能两个都去,要留下来一个帮助少典做事。于是他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仓颉见状,只好作罢,连招呼也不打,自顾自地走了。

(今后的“会议”还有很多,我知道读者不喜欢“开会”,但是在那个年代,凡是部族重大的活动,事都要通过“开会”才能够做决定的,所以,只能。。。继续“开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