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6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耿恭无奈,只好从跟怀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讲起,连小时经常吵架、十五岁时两人一起猎得老虎之事也没漏过,只是略过了二人缠绵悱恻的一夜。一直说道到疏勒寻父、周宗和范风之死、与怀玉和范琥一起被殆察尔所掳。除了没有提到拐子是自己的舅舅卓楚,基本都原原本本说了。 云当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泪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耿恭无奈,只好从跟怀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讲起,连小时经常吵架、十五岁时两人一起猎得老虎之事也没漏过,只是略过了二人缠绵悱恻的一夜。一直说道到疏勒寻父、周宗和范风之死、与怀玉和范琥一起被殆察尔所掳。除了没有提到拐子是自己的舅舅卓楚,基本都原原本本说了。

云当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泪水流下,待到听完已是泪流满面,她自小养尊处优,不曾经历过这些生离死别,听着耿恭语带苦痛,感同身受,禁不住就流下泪来。

云当稍微平息,见耿恭期待的目光望着自己,却没有出言催促。心想二人感情深厚,当可无虞。于是不再犹豫,向耿恭一五一十讲述了怀玉所遭不幸。刚开始还有些难以启齿,话语也期期艾艾,讲到於除鞬救出怀玉后语气才渐渐顺畅起来。

云当讲完后不安的偷望着耿恭,耿恭却没有如她意想中的暴跳如雷。只是紧紧咬住双唇,良久才轻声说道:“怀玉也太傻了。”。

耿恭的语音虽轻,听在云当耳中却让云当柔软的心登时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又酸又甜,不由得幻想着自己就是怀玉,此刻一定会扑到情郎的怀中痛哭一场。想到这,云当的鼻子一酸,眼泪又滴了下来。

耿恭见到云当流泪,心中感动。对云当说道:“多谢居次和小王子救护怀玉的恩情,若非二位大德,依她刚烈性格,怀玉…怀玉想必已不在人世。”。一想到湖怪凶猛,也不知现在怀玉是否仍在人世,心中顿觉悲伤,只听云当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如果汉匈不再打仗,那有多好。”。

耿恭闻听此话,无言以对。许久才如云当一样叹了口气说:“是啊……”。


於除鞬率众人赶到后,见到云当无恙,心中大喜,但仍是板着脸恨恨责骂了云当。云当居然不像往常一样不服,只是垂耳听着,等於除鞬怒气稍平才认认真真的向哥哥低声认错。於除鞬没见云当强辩已是万分诧异,又见云当诚心求得自己原谅,不由心中一软,不再提起此事。命令众人再歇二日,养好精力上路。

云当晚间向哥哥讲述了耿恭救了自己的事。当於除鞬听到怀玉的马被湖怪吃掉之时,脸色微变,但没说什么。云当最后问道:“哥哥,你是咱们匈奴未来的大单于,你说,咱们非得和汉人打仗吗?”。

於除鞬深深叹了口气,很久才说道:“汉匈之战已有一二百年,战端一开,不死不休,哪能说停就停。要想停战,除非……除非咱们象南匈奴部一样归附汉家。”。

云当觉得哥哥说得甚是,又问道:“你觉得咱们打得过汉人吗?”。

於除鞬甚感难以回答。想了想才认真说道:“打不过,汉人不仅人口多过我匈奴百倍,单论坚韧强悍也不差我匈奴勇士。那个耿恭就是例子。”。

云当从於除鞬的语气中也感到了哥哥说出此话时沉重的心情。但还是忍不住又问:“那咱们该怎么办?”。

於除鞬说道:“咱们现在已近草原极北,东边的鲜卑人日益强盛,且有汉军支持。目前只能向南边发展,经营西域,让汉军在西域无法立足,知难而退。这里将是匈奴人最后的生存之地了。”

云当迟疑良久,终于试着问道:“咱们不能像南边一样吗?”,

於除鞬沉默了很久,久得让云当觉得自己真不该问出这话来,刚想悄悄走出帐外。却听到於除鞬终于说道:“照汉家归附的条件大致有三条:一是单于朝觐;二是以子为质;三是进贡。前两条倒无大碍,第三条以少量贡物可换取大量赏赐,算来还大大有赚。可是,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三条以外的隐含的条款。首先是由‘兄弟之国’降为‘外臣’。以往匈奴都是娶汉家公主,自从呼韩邪单于以后,哪里还有汉家公主嫁到匈奴。即便如此,以上还可接受。可看看现在的南匈奴部,被移到汉地八个边郡定居,与汉人杂居,汉家指定单于庭建于美稷。设立管理事务的使匈奴中郎将,汉军入驻单于庭,征发匈奴骑兵入汉军长水校尉部。定居的结果就是南匈奴部必须仰仗汉家每年大量的酒食布帛才能生存下去。可咱们匈奴人生性自由,不是所有人的都愿意像他们一样活着。如若不能驰骋草原,而被汉人圈于一地,甘做顺民,乞食于人,活着还不如死了。”。於除鞬的话音越来越高。

云当还想再问,於除鞬却不想再说,止住话头。对妹妹说:“不说这些了,耿恭救了你,你看咱们拿什么赏他?”。云当闻言立刻满脸放光说道:“放了他吧。”。於除鞬哈哈一笑,说道:“这个不算,我这次顺路带他出来本来就是想要放了他。换一个别的法子。”。

云当满心喜悦的望着哥哥,觉得哥哥简直是天下最好的人。开心说道:“你是想成全他和怀玉姐是吗?”。於除鞬不置可否说道:“就算是吧。”。云当又问:“那你准备拿什么东西赏他呢?”。

於除鞬露出为难之色,说道:“是啊,此人救了咱们匈奴的居次,单于的爱女,还真想不出能有什么东西比得上我最宝贝的妹妹。”。这话说得云当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那你就看着办吧。”。於除鞬突然一拍脑门说道:“有了。”。云当急忙追问:“是什么?”。

於除鞬一脸认真说道:“此人救了我的宝贝妹子,我看只能把我的宝贝妹子嫁给他才行。”,说完哈哈大笑,走出帐外。

云当留在帐中不知该怒、该喜、还是该羞,一时象傻了一样。


於除鞬在营地四周巡视一番,看到雕莫皋在帐外伫立着。心中微感奇怪,走上前去。雕莫皋见是於除鞬,连忙行礼。

於除鞬问道:“我见你一路上总是闷闷不乐,有何事藏在心里吗?”。雕莫皋迟疑一下,说道:“多谢小王子关怀,并无何事。”。於除鞬肯定的说:“不对,一定有事。”。说完直看着雕莫皋。雕莫皋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把心一横,跪在於除鞬面前说道:“请小王子救救我妹妹。”。於除鞬奇怪问道:“噢,就是拐子医好的妹妹吗?她怎么了?”。雕莫皋含悲说道:“是,我只有一个妹妹,名叫珂伦,善良可爱,是全家人的眼珠子。小时候差点病死,是拐子大叔救了她。所以我父母非常疼惜她。”。於除鞬说道:“你不也很喜爱妹妹吗,甘愿替拐子去死。”。雕莫皋答道:“是,咱们匈奴男儿恩仇必报。”。於除鞬点点头,又问道:“嗯,你妹妹怎么了?”。

雕莫皋向於除鞬讲起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在雕莫皋出发前,殆察尔曾招他前去,满脸奸笑说道:“人人都在传说你有个比草原上的月亮花更美的妹妹,是吗?”。雕莫皋闻言大惊,素知殆察尔好色,难道又打上了自己妹妹的主意,一下愣住说不出话来。果然,听到殆察尔接着说道:“哪天把你妹妹带来让我看看,说不定咱们能成为亲戚呢,哈哈……哈哈。”,说完拍着雕莫皋的肩头放肆的笑了起来……。

雕莫皋满怀怒气的对於除鞬说道:“殆察尔首领暴虐多变,况且他已有三个女人,经常稍不如意就遭毒打。我父母怎肯把花儿一般的珂伦嫁给他。可是,如果不从……”,说到这,雕莫皋心中悲愤,已难以再说下去。

於除鞬也有自己深爱的妹妹云当,非常理解雕莫皋的这份兄妹之情。思索一下问道:“你妹妹多大了?”。雕莫皋答道:“刚过十六。”。於除鞬又问道:“她自己有了心上人吗?”。雕莫皋一愣,想了一下说道:“没有。”。於除鞬说道:“这样,我去和殆察尔说说,你们给珂伦挑选一个她喜欢的男子成婚,断了殆察尔的念头。”。雕莫皋大喜,口里说着:“多谢小王子相救。我替全家感谢大恩。”给於除鞬梆梆梆磕了三个响头才站起身来,马上又跪下磕了三个。

次日於除鞬叫上耿恭、雕莫皋数人前去怀玉的马尸前察看。一番细察后,虽然雕莫皋等人众口一词都说怀玉只怕难逃一死,於除鞬却和耿恭一样坚信未必如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