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桂保亮的尸体经上海专家解剖检验后,怀宁警方与死者家属就善后问题进行了长达数十个小时的谈判。昨日下午,记者获悉,死者桂保亮已就地安葬,其家属获得了33万元的赔偿。


死者安葬


由怀宁警方供车按风俗葬在异乡


死者次子桂建刚说,由于他们在其父亲的尸体解剖完的当天就谈好,于7月7日在距离安庆五六公里处安葬桂保亮的尸体,并自行请人在坟山上挖好了葬坑。


7月7日中午,接受完新华社记者采访后,他和马云稳找到负责24小时在德琳公司照顾他们的王教导员商量埋尸体的事,不想对方当即指着马云稳大发雷霆:“你是不是想把这个事情搞乱?你要走你可以走,其他人可以留下!”


“我们当时很气愤,我舅舅反问王教导员,我们跟记者说了真话,到底有什么错?我当时也忍不住了,只对王教导员说这个事情我们不处理了,接着拉着我舅舅就冲出招待所径直赶往车站。”桂建刚说,他们准备乘车去北京找相关的法律部门了解一下,死者家属究竟可不可以在尸检时拍照,后经劝慰,他们才返回招待所。


昨日上午,死者家属在当地警方和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陪同下,在安庆市殡仪馆将桂保亮的尸体领出来后送上坟山,死者家属一行7人按照自己的风俗习惯将其安葬在异乡的土地上。


死亡赔偿


从参照交通事故到参照“躲猫猫”


昨日上午11时,安葬完死者后,家属回到怀宁的招待所,当地党委和政府的有关领导早已等候在那里,双方再次就桂保亮死亡赔偿金等有关事宜进行了反复协商。怀宁警方随后答应,对桂保亮的死亡赔偿将从原定参照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提高到参照云南的“躲猫猫”事件赔偿标准。经过反复磋商,怀宁警方同意赔偿死者家属33万元,双方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随后,警方在当地一家银行为死者家属办了款,并为他们预订了从武汉飞回昆明的机票。中午,双方在一起吃了中饭后,由怀宁县公安局纪检组组长潘金生、县公安局长方智陪同,开车将死者家属送往武汉。


截至昨日19时30分记者发稿时,死者家属已到达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