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白龙—— 一个离异男人的尊严与自白

berlain2008 收藏 18 10373
导读:我爹安排我和那个公主闪婚。其实说起这桩婚事,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就算是我爹也好,也不能说让我结婚就马上结,总要亲自试过那个女的品性如何才可以嘛。什么年代了都。后来我了解到女方的家世也是一个比较有名的龙族,虽然称不得名门闺秀,但也算是个小家碧玉了。因为我爹的一手包办,我和那个女的连面都没见就闪了婚,封建包办害死人哪,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和那个女的婚姻就已注定了不幸的结局。 玉帝对我们的婚事十分重视,不仅要亲自当我们婚礼的证婚人,而且还御赐给我们一颗硕大无比的夜明珠。感谢领导关心,感谢领导给我爹面子.

我爹安排我和那个公主闪婚。其实说起这桩婚事,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就算是我爹也好,也不能说让我结婚就马上结,总要亲自试过那个女的品性如何才可以嘛。什么年代了都。后来我了解到女方的家世也是一个比较有名的龙族,虽然称不得名门闺秀,但也算是个小家碧玉了。因为我爹的一手包办,我和那个女的连面都没见就闪了婚,封建包办害死人哪,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和那个女的婚姻就已注定了不幸的结局。


玉帝对我们的婚事十分重视,不仅要亲自当我们婚礼的证婚人,而且还御赐给我们一颗硕大无比的夜明珠。感谢领导关心,感谢领导给我爹面子......我望着这无比华丽又光彩照人的夜明珠,心里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捆绑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但是我没想到它会一塌糊涂成这个样子。婚事差点儿办成了丧事,结果没到一天我就和那个贱货闪离了。整个过程是这样的:


在我大婚的当天,被朋友们接连灌了几壶酒,不胜酒力的我有些喝醉了。我踉踉跄跄地扶着墙,一路小跑摸回洞房打算歇息。洞房花烛夜,这对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的我来说是多么令人神往的一件事情......可是刚才走到洞房门口,就看见我老婆和一男的......


因为我那天喝得挺高,一开始我以为自己看错了。那是我老婆呀朋友们,可他旁边那男的,怎么好像不是我?那那男的要是我,这扶墙站着又是谁?沉默了几秒之后我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我老婆!跟一不是我的男的!我抄起家伙就朝那奸夫头上砸去。可那家伙有九双眼,所以在跟我老婆调情的同时,也早就观察到了我的一举一动,顺便连逃跑的线路也给一块儿设计好了,于是在我刚一出手的瞬间,就已经一通溜之大吉,再也消失不见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飞天绿帽彻底砸醒了。我,多么高贵的三太子,承载着龙族希望的接班人,被一只下三滥的狗屁虫子给戴了绿帽子。恼羞成怒的我决定绝不给那贱人解释的机会,我要和她立即离婚。


我怒气冲冲地冲回洞房,看见那个贱货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你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一开始那贱货还跟我逗呢:“你杀呀,你杀呀,你杀呀你......”结果我上去就他妈一刀......就只这一刀,那贱货楞没砍着,倒把玉帝御赐给我们结婚礼物——夜明珠给劈成了两半。


我在我当晚的QQ空间写道:闯大祸了......当时我那个后悔呀。我一边扫地一边想,这得值多少银子呀,全他妈打了水漂了。然而事情的后果远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玉帝知道了这个事情,认为我故意打碎了他赐给我的礼物,是完全没有把领导的关心放在眼里,不把领导的呵护当一回事,而且打碎礼物的方式还是用砍的,性质尤其恶劣。而且还特别指出我毁坏夜明珠为什么不是用踩的,也不是用摔的,偏偏是要用砍的?是不是对领导意见很大呀?就罚我孤身一人到鹰愁涧受苦。拜托,我砍夜明珠又不是砍他......顶多也就是没注意发泄方式的问题而已。所以说我因为发泄方式的不当就被贬到了鹰愁涧里受苦,看来方式方法的学问的确很重要。


在去往鹰愁涧的路上,我爹给我上了一课:你跟那贱货瞎逗啥?人命一桩倒是小事,要是这个事情处理的不好,再把你老爹我的前途给搭进去,你老爹我在官场拼杀四十多年你说我容易吗我?听了老爹的一席话,我立刻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不仅差点儿葬送了我那年过花甲的爹的大好前途,还险些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杀妻犯......我爹说行了你也别哭了,现在上头盯得紧,等过两天空气松快了,爹再想办法捞你出来。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拜别了我那年迈的爹,满怀欣喜地戴上了冰冷的镣铐。因为我知道有我爹这句话,那说明用不了多久,我就再也不用面对那水深火热的牢狱灾,留下那悔恨一生的铁窗泪。


因为我爹在本地的影响,那些鹰愁涧的牢头也都对我很好,除了一日三餐十分丰盛以外,还允许我利用周六日出牢上街抓个野兔打个牙祭什么的。当时我想,有个有本事的爹真好。但是关照归关照,不知道是上头对这个案子盯得太紧,还是我爹钱没送到位,反正不管什么原因,总是不见上头递条子来。后来终于有一天狱长找我谈话了,说是观音菩萨打招呼了,狱里不能不关照,现在决定放你小子出去。不过出去是可以出去,条件倒是有一条,就是你上礼拜外出吃了人家唐僧的马,现在你得变成马给唐僧骑。


当时我一听那个气啊,噢,合着我把他的马吃了,我就得给他当马骑;要是我把他的饼干吃了,我是不是还得给他变奥利奥啊?那我以前还吃过樵夫的狗,农夫的猪......这帐都该怎么还呀?


八成是我爹钱没送到。怎么明明是玉帝下的旨意要我来鹰愁涧里服刑受苦,放我出去的家伙反倒是这个老尼姑......潜规则呀。回去得跟我爹好好说道说道。咳!不管他了,反正老子也是一样重见天日,管他当牛也好,做马也好,老子就当保外就医了!


随后我见到了我那风尘仆仆乘11路公交来的师父。结果那个和尚还客气的很,表示我是西海龙王的三太子,成份这么高,哪有他能骑我的道理,让我骑他差不多......推来推去打了一番,最后还是他骑了我,而且这一骑,好像也就心安理得得很,再也没有把屁股挪开。至于当初让我骑他的命题,以后提也不提了。看来这个和尚水比我深。我却成了龙游潜底,再也没那么容易能翻身喽。


那无良的和尚打算骑着我走十万八千里。也就是当时我不知道,还一个劲儿地总问师父:“走多远了,走多远了?”那老和尚却一个劲儿忽悠我:“就快到了,就快到了。”那一猴一猪也不吭声,最后还是那个挖煤球的沙僧好心,悄悄告诉我说:“哥们你算栽了。”虽然我知道他是出于好心,但我立志决不能让人家把我看扁了。哼!凭什么这样小看我?我对他说:“既然来了哥们就认了,别以为我才来取经没几天,就长不出取经人的骨气。”听到我这一番豪言壮语义薄云天,师父对我翘出了大拇指,三位师兄也对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后来我驮着那个和尚来到了祭赛国。据说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入室盗窃案,说是把什么金光寺的佛宝让人给偷去了。因为这里邻近碧波潭,我就怀疑是不是跟那个外表龌龊内心脏乱的奸夫九头虫有关。


果然不出我所尿,师兄抓了个奸细叫灞波儿奔的,把他主子抢劫佛宝的计划和盘托出。那一猴一猪当时就杀奔碧波潭去了,后来据说二郎神出手,我最终也没跟那奸夫照上面。虽然因爱生恨泼硫酸的这种事情直到今天还比比皆是,但最终没能手刃奸夫还是令我感到有些遗憾。然而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尽管我没去招惹他们,这对奸夫淫妇反倒惦记上了天性率真心地善良的我,尤其是那个贱货,竟想要用她的头簪把我给活活毒死!不是我说她呀,大伙儿,就她那八个月没洗的头簪,在我吃的草料里面搅上一搅,多少头油啊得,恶心不恶心呀,真是。


极为讲究食品安全和注重个人卫生的我看不下去了,于是化做真身杀奔龙宫,找那贱人去了也。那贱货一看玉树临风威猛潇洒的我来了,赶忙出来迎接,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还表现得跟我黏黏糊糊,说咱俩干脆复婚吧,以前都是她的不对,希望我能够原谅她的愚蠢。面对那个贱人黏黏糊糊的一番好意,我本能上感觉到一阵恶心,但为了佛宝我忍了。在从那个贱人手上成功骗得佛宝之后,我任凭那个贱货再怎么拼命抓住我的衣角,跪在地上死死求我也无济于事,我要把她孤身一人撇在这碧波潭里永远受苦。——什么?让我杀了她?杀了她就便宜她了:现在她老爹、老公都死了,她又没有生活来源,我要让她背负着偷汉子的恶名,蜷在世上永世乞讨,直到来世也翻不得身。


我为师父取回了佛宝,师父替我记了一大功。落霞撒满了一地金辉,我们师徒几个又高高兴兴地迎着西边的太阳上路了。


在取经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二婚我找什么样的?




本文内容于 7/11/2009 4:32:03 PM 被berlain2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