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真的让人意外

ziyouheai 收藏 0 44
导读:夏天真的让人意外 炎热的像冬天火锅炉上的小火苗 很激动又很热情 可满目的绿色 让我感觉到 绿也是一抹让人兴奋的颜色 除了戴在头上 我如今不再躁动 躁动的人据说很容易心肌梗塞 我也不是很宁静 据说宁静的人很容易得抑郁症 而且有可能 到冬天衍变成在雪花纷飞的时候 会不顾一切的撕碎身上的衣服 我不是一个行为艺术家 所以 我不想抑郁 于是我在这个如火如荼的季节里 戴上草帽 扛着锄头 如牛般在天地间耕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夏天真的让人意外 炎热的像冬天火锅炉上的小火苗 很激动又很热情

可满目的绿色 让我感觉到 绿也是一抹让人兴奋的颜色 除了戴在头上

我如今不再躁动 躁动的人据说很容易心肌梗塞 我也不是很宁静

据说宁静的人很容易得抑郁症 而且有可能 到冬天衍变成在雪花纷飞的时候

会不顾一切的撕碎身上的衣服 我不是一个行为艺术家 所以 我不想抑郁

于是我在这个如火如荼的季节里 戴上草帽 扛着锄头 如牛般在天地间耕耘

日子长了 头发也短了 小眼睛也更加小了 我得换个眼镜了 我也渴望看见欣喜的美景

小弟 好像有喉结了 大了 长的比我当年帅的多 欣慰的是 目前就差不多和我一样高

无意间 看到他的日记 好像初恋了吧 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

可以看出好像很在意那个女孩子的目光 也是 都十三了 情窦初开 该学会喜欢了

记录着关于一天说话的次数 有对他微笑的次数 有甜甜叫他名字的次数 还有多少个温柔的眼神

唉 老了的人原来总是在身边的人的影子下慢慢老去 才发现在眼中小小的人也终于有心底的秘密了

他终于也骄傲的对我说 哥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的话 也会叛逆的摔掉衣服 一个人跑出去

大概 也学会了自我疗伤 学会了把心事放在心底的某个角度 在孤单一个人的时候再拿出来独自品尝

我只能 偶尔开着玩笑 努力学会以平等的姿态与他对话 同样努力着不触动他心底的底线和秘密

我很想告诉他 喜欢女孩子很好 更想告诉他 如何表白 尽管我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一片空白

夏天的夜里 星星挂在黑夜中 诉说着亘古不变的物是人非 和沧海桑田

青蛙最近也乖了 大概都早已经成家 已过了冲动和激情的年龄 呐喊和呻吟也只是偶尔

大概是那些长的有点蹉跎年纪有点大的青蛙 也想找个伴成个家 安度晚年

然而蚊子 早就开始肆虐 发泄着属于他们的得意和激情

我真的不理解 我总是眼睁睁的看着一只长的很体面的蚊子 在我的小腿上办公

我心里其实想 劝解这只勇敢的蚊子 希望他能够悬崖勒马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何必为了我那一点点肮脏的血液 而误了卿卿性命呢 然而遗憾的还是被我一巴掌给抡的稀烂

大概是五脏六腑都成一团的那种 可鲜红的 颜色 留在了我的小腿上 应该是我的血吧

我只能摇头叹气的说 你 看看 叫你 别弄我 你还弄 结果呢 死了吧 生命原来可以这么脆弱

不是我欺侮弱小 我不是素食主义者 可我小菜已吃了个把月了 好歹蚊子也是肉类

弄的多了 用点辣椒灰 拌着 好歹也是一盘肉食 也能算开过荤

走在冷水滩的大街上 无意间听到一个露的肉比衣服下的肉多很多 或许远点看

对于稍微近视点的就可能是裸体的一姑娘 在和某人说电话 不过我很正经 坚决抵制看她的肉

只是听了听 她说的话 主要还是因为她说话的声音像是在广播似的 希望让十里之外还能听到

大概就是在炫耀有个外国男友 我于是就很纳闷了 看她那样也不像留过洋 飘过海

我只能在心底里想问候她 你男友是非洲哪个国家的 津巴布韦埃塞俄比亚?还是索马里的?

对不起了 我其实没有种族歧视的 我很爱和平的 关于如果有可能抗美援朝的话

我也会捐赠 我这一百多斤的肉体 主要原因是 说话不可以那么大声啊

夏天 习惯了喝冷水 习惯了夜晚的凉风 习惯了聒噪的声音 习惯了泥土混合着水果的清爽味道

而 最不愿意的是 回忆 回忆到 缓缓流动着清澈的溪水下那安静而坚强的石子

放佛 脚下的清凉 只是一种时间交错中两条小鱼儿的错误相遇 一条水草就可能割断彼此

就如牵挂一样 断了 怎么接都不可能有交集 水底下鱼儿的歌唱从此也 少了另一条鱼儿的舞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