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嫖宿幼女,不可轻饶的官员腐败“性趣”

圣旨 收藏 0 532
导读:作者:李新月 7月8日,福建安溪县政府办公室通报了在当地引起强烈社会反响的一起强奸(幼女)、强迫中学生卖淫案:去年10月至今年4月间,社会无业人员杨相思、张宝英等人,以语言恐吓、肢体威胁、物质诱惑等方式,先后强迫金火中学8名女学生(案发时其中5名不到14岁)和2名社会女青年,供多名国 家公职人员奸淫、嫖宿。近日,该案件告破,警方共抓获1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安溪华侨职业学校校长许新建、安溪县人大常委会某工作委员会主任郑文山涉嫌强奸罪、嫖宿幼女罪,被依法逮捕;安溪县西坪镇工商所所长谢志腾等7人因嫖娼

作者:李新月


7月8日,福建安溪县政府办公室通报了在当地引起强烈社会反响的一起强奸(幼女)、强迫中学生卖淫案:去年10月至今年4月间,社会无业人员杨相思、张宝英等人,以语言恐吓、肢体威胁、物质诱惑等方式,先后强迫金火中学8名女学生(案发时其中5名不到14岁)和2名社会女青年,供多名国

家公职人员奸淫、嫖宿。近日,该案件告破,警方共抓获1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安溪华侨职业学校校长许新建、安溪县人大常委会某工作委员会主任郑文山涉嫌强奸罪、嫖宿幼女罪,被依法逮捕;安溪县西坪镇工商所所长谢志腾等7人因嫖娼被收容教育6个月。此案的案情(2009年7月8日新华网)。



从县政协副主席的“采阴补阳”,到国税局长的6000元“买处”;从习水的集体奸幼,到丽水的公务员、村主任强奸女初中生;从贵阳的色情组织以学生妹招徕酒店客人,到安溪县的公务员强奸学生妹……人们惊奇的发现,官员在养情人、包二奶后,性倾向直指幼女。网友一针见血的指出,当嫖娼刚刚兴起时,国家公职人员是嫖娼的主体;当包养情妇刚刚兴起时,国家公职人员是包养情妇的主体;现在,包养情妇的主体地位尚未失去,国家公职人员又悄然流行起强奸、嫖宿幼女来。国家公职人员难道要在性生活方面引领潮流?



官员为什么热衷于强奸、嫖宿幼女?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释:强奸、嫖宿幼女费用虽高,但总有个额度,而养个情妇、包个二奶的,是个无底洞。况且,不知什么时候会因二奶、情人事发东窗,带来灭顶之灾。于是,一些官员从养情人、包二奶,集体转向了嫖娼。在他们看来,嫖娼就像吃快餐,一手交钱,一手交色,交易完毕,一拍两散,谁也不认识谁,有性生活之乐,而无包二奶、养情人之忧。然而嫖娼虽好,但是容易得病,只有幼女才能让这些官员感到干净、安全,就算东窗事发也可以利用“嫖”来掩盖。因此,在中纪委出台规定严查党员干部包二奶、养情人之后,一些性欲膨胀的官员把目光盯上了幼女。



由于幼女心智不全,易哄易骗易恐吓,在威逼利诱之下难有不就范的,这些官员也可以变着法的折腾,体验着较之在成年性工作者身上没有的乐趣,何不快哉?一旦幼女把这些肮脏的事情泄露,很多家长也会顾忌颜面,忍气吞声,更何况有“民不与官斗”的思想在作祟,受辱的人民群众也不敢轻易向各级领导干部指手画脚,这无形中也助长了这些官员强奸、嫖宿幼女的性欲。



更让强奸、嫖宿幼女的官员放心的是,惩罚强奸、嫖宿幼女的官员的鞭子总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会伤筋动骨。最好的例子就是贵州习水官员“嫖幼”案。尽管很多法学专家与民众呼吁应依法认定为“强奸”案,但当地公、察、法、司却认为“‘嫖幼’定罪高于‘强奸’罪”,便认定为嫖幼罪。事实上,强奸罪的法定刑有两档:一档为3年至10年有期徒刑,一档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而嫖宿幼女罪的法定刑只有一档,即5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刑为有期徒刑15年。司法机关若将罪名定性为嫖宿幼女罪后,就完全不存在判无期徒刑或死刑的可能,由基层法院而不由中级法院来审判顺理成章。这种避重就轻的处理,让那些热衷于下半身犯罪的官员怎么不会欲望膨胀,潇洒走一回?



在性观念相对开放,甚至嫖娼可能合法的西方,官员嫖娼被曝光也难以善终。因为他们认为官员的私德不是私事,可能影响公权的使用。曾因打击腐败得力而有“廉洁先生”美誉的美国纽约州州长埃利奥特·斯皮策就因“嫖娼丑闻”而黯然下台。而把禁止色情活动写入公务员法的国度,岂能如此轻饶强奸、嫖宿幼女这种鲜廉寡耻的“色官”?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