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关系暗流汹涌为哪般?

fengyimin 收藏 0 105

中国和越南具有非常奇特的关系。一方面两国的执政党都是***,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一致,同时奉行改革(革新)开放政策,着力发展经济,推进与全球融合。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两国关系持续升温,从不正常到正常,从合作关系到结成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两党两国最高领导层相互高度重视与对方的关系,两国的经济、政治甚至军事、国家安全等各方面关系大步前进,连两国遗留的陆地边界问题也通过友好协商得到了妥善解决。


但是另一方面,越南似乎总是对中国心怀疑虑、暗存芥蒂、处处防备。与官方关系的热络不同,越南民间对待中国有一股敌视的力量在潜滋暗长,甚至通过一定的形式表现出来,比如今年以来,就有部分越南民众走上街头对政府的中国政策表示不满,部分媒体散布反华言论;不仅如此,越南政府对待中国实际上也是两手策略,在正式场合宣称对华友好,对中国处理涉台、涉藏以及近期的新疆事件的政策措施表示理解和支持,甚至有意识地压制民间反华舆论,而在国家战略层面则始终对中国心怀异志,从外交上、军事上以及舆论上与中国保持一定距离,尽力减少对中国的依赖,遏制中国的影响,鲜明表达不同于中国的利益,并逐步加强与中国对抗的实力和能力,牵制和抗衡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


外交上,越南积极迎合美国俄罗斯、印度对该地区进行渗透的战略,与这三国结成紧密的联系,形成“远交近攻”的态势。


军事上,越南和美国这两个曾经的死敌越走越近,6月8日,美国与越南在华盛顿举行第二届“政治、安全暨国防对话”。两国在会后发表共同声明,强调“将继续加强合作,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安全”;美国空军计划今年秋季赴越南开展搜救演习,这将是美国空军在越战后首次重返越南,也是它首次在越南境内实施此类行动。俄罗斯继承了原苏联和越南的亲密关系,越南5月从俄罗斯采购6艘基洛级攻击潜艇、订购24架并接收12架苏-30MK2战机,此外,2006年与俄罗斯签署的供应两艘“猎豹”型护卫舰的合同也将在2010年实施。就连印度也将手伸向越南,加强了与河内的防务合作,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访问越南期间,与越南军方签署一系列合作协定,并帮助越南恢复海军相关舰艇的战斗力。


舆论上反复宣示对南海的主权,并于今年5月6日与马来西亚联合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二百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7日又单独提交了南海“外大陆架划界案”,沿用历史上其常用的伎俩,大造越南拥有南海岛礁的舆论声势,企图造成既成事实,让中国自吞苦果。


笔者以为,从几千年的中越关系史看,越南始终脱不了中国的影响,两国文化联系紧密。越南一度并入中国的版图,之后又形成独立国家,到明清之际,再次成为中国的藩国,直到19世纪末页被法国殖民。20世纪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成为越南抗法、抗美斗争的坚强屏障和后盾,给予了庞大的援助,中国军队甚至以志愿军的形式直接入越和越南人民军并肩作战,两国的关系之铁还表现在越南主席胡志明与中国领导人亲密无间的同志加兄弟的关系上,两国高层互动频繁,特别是胡志明和周恩来称兄道弟、关系非同一般。中越关系建立在这些基础之上,但历史却似乎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越南黎笋继任以后,中越关系持续恶化,越南公开倒向苏联,与中国为敌,并在边境地区不断骚扰滋事,武力侵入柬埔寨、老挝等中国传统势力范围,并最终演化为中越边境战争,此后两国关系一直疙疙瘩瘩,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两国恢复邦交,2008年结成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致力于发展中越“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关系。


笔者以为,当前,中越两国表面和谐,特别是越南受金融危机影响深重,迫切需要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市场,因此关系持续热络,但掩盖不了表层之下的暗流汹涌,越南不断扩军备战,民众对中国不友好的情绪在蔓延,在南海问题上尤为剑拔弩张,对中国的提防心理甚重。之所以如此,笔者以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中越战争的后遗症。中国与越南有几千年的友好交往史,两国具有天然的紧密联系,中国在越南进行抗法、抗美斗争最需要外援的时候给予了坚定的支持,应该说中国承担了巨大的牺牲。结果换来的却是越南的背信弃义,在胡志明逝世后,中越关系瞬间急遽恶化,与黎笋个人的态度不无相关。而此时的中美启动关系正常化进程不过为其提供了口实。关键还在于,越南经过几十年的战争,军国主义思想膨胀,对属于中国传统势力范围的柬埔寨、老挝等觊觎已久,渴望建立印度支那联邦,就此与中国划清界限也是必要的步骤。中国被迫对越南发起自卫反击战,在越南国内却被描述为侵略战争,在越南人民的心里烙下了巨大的伤痕,直到今天中越关系的阴影挥之不去与此密切相关。


二是藩国心态。中越两国历史上的密切联系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却成为今天中越关系的障碍。越南受中华文化的影响深重,在法国殖民之前,一直处于中国的庇护之下。与法国、美国不同,中国与越南只是松散的藩属关系,中国没有对越南进行实际占领,但中华文化的渗透却是方方面面的。越南民族在心理上既认同中华民族,同时亦对中国保持戒心,担心被中华文明同化,而失去民族特性。在国家层面上,越南和中国不在一个等量级上,国小实力弱,加之经济与中国差距越来越大,担心重新成为中国的从属,被中华文明吞没,因此产生隔阂,在渴望与中国发展关系的同时,心存忌惮,防备心理重,表现在外交上就是奉行大国平衡战略,以此确保小国利益。


三是经济殖民主义的担忧。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与越南的经济联系愈来愈紧密,中国产品源源不断进入越南,中国的投资也遍及越南的方方面面。这一方面令越南受益,促进了越南的经济发展,民众亦改善了生活。但另一方面越南民众也对中国抱有经济殖民主义的疑虑,从而产生敌对情绪。主要源于四个因素:中国进入越南的商品质量低劣的较多,使越南民众误以为中国向越南倾销劣质产品;中国对越南的某些投资过于急功近利,未能设身处地地为越南的长期发展着想,给人掠夺越南资源的印象;中国在越企业本土化严重不足,很多企业员工来自国内,雇佣当地员工的很少,投资兴业缺乏战略眼光,越南当地民众没有得到实惠,对中国企业产生反感;隐藏在越南民众甚至政府内心的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担心中国借经济渗透,加强对越南国计民生等战略行业的掌控,左右越南国内局势,使越南沦为中国经济上的藩国。


四是领土纠葛。中越两国从发展战略关系的角度出发,积极推进陆地边界谈判,并取得重大成果,但在越南部分民众看来,越南对中国的让步过多,损害了国家民族利益,越南民众通过手机、互联网等渠道广泛散布此种论调,恶化了越南民间对中国的感情。而中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对峙,为越南民众此种情绪提供了现实参照。越南政府不断宣示对南海的主权,一有裹挟国内民意的嫌疑,二在客观上助长了越南民众对中国的不满,反华论调不断升级,部分民众走上街头发表看法,越南各界围绕这些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如若处置不当,中越两国将进退失据,影响两国的长远发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