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鸡比上大学强千倍(图)

三米之内 收藏 2 726
导读: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昨晚有个中学同学庆生,请上一帮老同学去他家开的饭馆里食饭,我们平时关系较好的几个坐在一台,食饭时免不了互相询问子女的学习成绩,高考如何等,最后大家对重庆考生弃考和加分作弊热议了一番,少不了讨论当今大学生的真实性和市场价值。在某公安分局当治安股长的大刘,给我们讲的一件有关幼娼与大学生的事情让我们目瞪口呆。 7月5日深夜,大刘接到了举报电话,跟几个警察端掉了一个较高档娱乐场所里的卖淫窝点,被捉的妓女中有两位少女,一位叫张绣(化名,15岁),一位叫陈玲(化名,16岁)。这两位少女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昨晚有个中学同学庆生,请上一帮老同学去他家开的饭馆里食饭,我们平时关系较好的几个坐在一台,食饭时免不了互相询问子女的学习成绩,高考如何等,最后大家对重庆考生弃考和加分作弊热议了一番,少不了讨论当今大学生的真实性和市场价值。在某公安分局当治安股长的大刘,给我们讲的一件有关幼娼与大学生的事情让我们目瞪口呆。




7月5日深夜,大刘接到了举报电话,跟几个警察端掉了一个较高档娱乐场所里的卖淫窝点,被捉的妓女中有两位少女,一位叫张绣(化名,15岁),一位叫陈玲(化名,16岁)。这两位少女均系本市人,在今年的中考结束后,感觉升学无望,就经过一位在夜总会做马仔的“大哥”的介绍来到某夜总会,干起了令她们父母觉得丢脸的事情,半个月后,知道消息的家长,强行把她们带了回去。谁知道不到三天,她们又瞒着父母偷偷跑了出来,直到5号被大刘他们抓获。




“她们一定是被骗或者被逼的。”我问大刘。




“老同学,你别傻了,她们可是自愿的,而且还很有自己的一番大道理呢!”大刘摇头苦笑,慢条斯理地说。




“是吗?不是吧!”我们都吃惊了。




“是啊,其中叫张绣那位幼娼,在审讯中,我们问及她为什么要做鸡,她竟然给我们算了一笔经济帐,她说她们不可能考上高中,即使勉强去上,三年下来父母至少得拿出3万多元的插班费,别说父母拿不出,即使拿得出,高中毕业了还是考不上大学,即使父母再拿出十万八万来帮她买个大学上,可是毕业后工作怎么办?现在的大学生毕业就意味待业,无后门的,就算勉强找到一份工,赚得个零碎,够不上在酒吧陪人家玩一晚赚的多。与其花父母的冤枉钱,不如自己早点自食其力。”




另一个较文静点的陈玲,刚做笔录时还很紧张,这时反而插嘴说




“是啊,我也这样认为,即使考上大学又怎么样,考上硕士博士的找不到好工作的大有人在!况且我老板保证说,做这行每年至少可挣10万元,我今年16岁,26岁的时候就是百万富翁了,到时候再金盆洗手,找个好码头嫁了!起码比那些读饱书才刚出来找工做的同龄姐妹有目标得多。”顿了一会,陈玲还神秘地对大刘说:“我们本来有个姐妹中也是读过大学的,从贵州过来做这行的,你们捉人时她正好出钟未回,才没有被拉,她上过大学又如何?呆头呆脑,接的客都没有我四分之一,可想而知,做鸡比上大学强千倍!”


......




大刘的话说完了,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我却无语,我的心确实很难过,没有多大学识的幼娼的话,却道出了我们当下大学生的困境,我认识一个朋友的博士生女儿毕业两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很多大学生毕业后也是找不到工作,待在家中,意志消沉。




过去我们经常说什么“逼良为娼”,可是现在的女孩子却视上大学为未路,甘愿为娼,这又是谁的罪过?!虽然这只不过是一个个案,但反映出的社会问题,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本文内容于 2009-7-9 21:23:35 被网络卫士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