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妆容精致的日本艺妓


日本的色情舞蹈:虚掩和暴露的不同诱惑。


艺伎煽情之舞和女招待的裸体舞,不同的服装、不同的暗示、不同的暴露给了不同时代的日本看客不同的感受,反映出日本人的不同情趣。


东方女性展示出来的玉体通常是其极小的一部分,对于日本艺伎来说,她们能够展示的只是巨大的发结(发髻)遮掩下的脖子!这就是日本男人自古以来最爱看的地方,这是古代日本人的情趣和爱好。日本艺伎那层层包裹、严严实实的和服之所以在领部网开一面,留下极大的空当,留给好色的日本男子想象的“空间”,是因为“日本男子对女人脖子的感觉就同西方男子对女人的大腿的感觉一样”,希望被煽动。否则如非洲、南美洲的土著女人一样,从小到大裸露双乳,让人司空见惯,就没有刺激可言。艺伎的脖子对于日本男子来说,实际上相当于她们的“第三条腿”。它的魅力对于西方人和中国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


此外是脖子上面那种裂桃式的发结(发髻),据说是女人性器的象征。


展示或裸露的部位已经确定了,服装也因此改造了,但如何巧妙地展示从而把它的美发挥到极处,将一般的露出升华为挑逗和引诱,那就是道艺了。欧洲的钟式裙能叫人偶尔窥见裙子里面的春色,特别是在上楼梯、行屈膝礼等等的时候;日本的和服能叫人偶尔窥见衣领下面的春色——日本女人的“第三条腿”,特别是在艺伎们低头行礼的时候。据说艺伎在脸上、胸脖上施以厚厚的白粉,玩的就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当一个男人坐在艺伎身旁,见到她的化妆就像是戴着面具,他就更加急不可 待地想往下见到她的真皮肤”。日本作家土井治在他的作品中说:


从古老的江户时代到明治、大正、昭和初期,在日本,女性魅力,也是在能够隐约见到的无领的脖颈上的发际和火红色、桃红色的和服衬裙里。


为什么日本人如此欣赏女人的脖子呢?有人说,女性的脖子成为包含性意识的审美对象,与日本的“榻榻米文化”有关。榻榻米文化是一种低视觉的文化,在榻榻米上的礼仪是匍匐式的跪拜、鞠躬,当艺伎们匍匐行礼或鞠躬时,她们所能暴露且便于暴露的只有脖子了。不过,现代日本男人最喜欢看的女人身体部位已经转移到胸部,巨乳美人在日本很受欢迎,这从许多摄影、卡通绘画等作品中明显反映出来。


现代日本,表演者往往以展示全裸为快,欣赏者纵情观赏的对象没有遮盖。现代日本女性都知道怎样展示美,那就是尽量大面积地展示她们最具魅力的肌肤和肉体,所以即使在严冬酷寒之时,她们也总是穿着坦胸露乳的服装露出大腿的裙子出席各种会议。这是因为新道德取代了日本的旧道德,因为西洋人体雕刻和裸体油画艺术被作为文明的艺术广泛传播,因为可以打着“欣赏艺术”的旗号去公然偷窥。但日本人对于裸体的开放态度,从民俗学研究来看,是自古而然,她们(他们)不认为被异性看到裸体是羞耻的事。日本人有洗温泉的习惯,而且一般都是男女混浴,足见他们对当众裸体是坦然处之。


现代日本人是非常热衷于欣赏裸体的,神秘的“女体盛”、流行的女明星写真集就是其证明。日本人在偷窥的欲望和道德的压抑之间找到了突破口,即欣赏艺术的借口。


在日本风俗行业里经常引诱顾客的“女体盛”是否是一种艺术,是表演艺术还是饮食文化?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在艺伎这一行业里,最大胆的暴露就是“女体盛”,也就是以“女体”来“盛”食物来佐餐,即所谓的“秀色可餐”。为了“女体盛”成功,首先要精心挑选艺伎,不仅要是处子,而且身材要特别好,肤色白净,容貌姣好,然后该艺伎还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主要是练习固定姿势和净身程序的洗濯法。艺伎净过身后,躺在用餐的和室里,摆好固定的姿势,然后让人把寿司摆在胸部、腹部、阴部、腿部供客人享用。


此时,对客人来说,视觉的享受也许比味觉更重要,实际上,日本的饮食也重视色而不重视味。对此,有的日本人说它是“传统”,有的人说它是“艺术”,可以肯定它是日本民族特有的爱好。不过,其他民族也有类似这种特殊爱好——裸体舞、脱衣舞等。不同的是一个是欣赏静态的肉体,一个是欣赏动态的肉体。现在,日本人的这种爱好似乎也开始影响其他民族,因为妓女文化还是一种容易国际化的文化。


日本男子享受艺伎的服务也要付出昂贵的经济代价。对于一般的日本人来说,是难以光顾艺伎馆的,因为其价格太昂贵了。例如“女体盛”的盛宴,一席就要15万日元之多。在日本,并不是所有的艺伎都能够凭借自己所掌握的“艺技”换回劳动和青春的代价,只有高级的艺伎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可是通过“女体盛”那样献身的方式,一些没有其他技艺的艺伎也可以挣取丰厚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