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野战兵 正文 第四章 6 无奈的考试,奇怪的小排

豆不逗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2.html


上班的时候公交车上是非常人少的,有的时候仅仅是我和公交车司机两个人在硕大的车厢内,安静的只有机器的摩擦声。因为我上班时间要比这个城市上班的人都早,当然清洁工和公交车司机除外。晚上下班则截然不同,我们能正好赶上最后的末班车回家。


傍晚的公交车是忙碌的,特别是冬天,一般很早就停止了。所以必须在18点的时候准时出现在等车的站点上,要不然就得用脚量到家,用时将是一个多小时,我比较不幸经常走回家,但有的时候也犯懒,两个腿就和灌了铅一样的沉。

特别是今天,好像所有的沉淀都在脚上,最关键的是这次等车的地点距离我家还不止一个小时的路程,最重要的是今天我参加了考研大军。

幸运的是我上了车,更幸运的是我竟然能有个座位,在这个公交车的最末端,由此可见,上车后往后走是件正确的事,往往是堆在车前面的人没有座位。放眼望去,几乎一车人都是来参加这次考试的,还有很多都是外县市的。生存已经取代了生命的含义。


前途在这个公司的第五年里已经彻底没了希望,考研虽不是出路但毕竟也是个提高吧,我本没指望拿到高学历后会在公司里叱咤风云,我只想进一步的填充自己,当然有朝一日,如果可以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真正意义上的努力工作一把,价值一把。

可是自己好像从心里就没有重视这些,考试仅仅是考试,我不看书也不复习,仅仅是因为同学说你不能在这样的混日子,虽然那个公司不给你施展的机会,但你不能让自己懈怠自己,于是我报了名,于是我在考试前一天才被人提醒想起来要考试,于是我不得不参加这场自己已经知道后果的考试。

至于为什么要考,可能心里还存在幻想吧,人都这样,总希望幸运砸到自己头上。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不是我这样混日子的人,比如小排,听说人家已经顺利通过了研究生的考试,而且还是在大学没毕业时候。

怎么脑子里又想到了小排?难道我考个试都要和他比较一下?根本没有可比性。也不知道这个时间这个家伙现在这个时间在干什么?按说考不好的人都应该悲伤才是,而我,却止不住的想笑,那种心情恨不得抓起个人就跟她讲讲我今天是如此搞笑的度过,可惜没人能让我倾诉,一车人都在议论着这场考试,还有甚者还在讨论考题的正确性,这个对于我已经完全没有必要,我已经在出考场的瞬间把考题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该怎么宣泄对这次考试尚未消失的兴奋心情呢?该告诉谁呢?想了想还是小排,为什么,我不知道。

“告诉你一个我的好消息,我考完了?”当然还是短信,当然我也没指望他能回。


“什么考试让你如此,考的怎样?”手机很快震动了起来,我发现我心情好的时候,他的心情也不错,而且对于我充满好奇。


“除了错的就是对的。”我沉浸在考完的喜悦中,而不是考上的喜悦中,因为我考试时又在睡觉,当然是答完后睡觉,为什么不选择修改,是因为我忘带橡皮,为什么选择睡觉,是因为我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所以速度过快,剩下的时间不得不睡觉。而这些对于好学生的小排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我也懒得解释,就仅仅想告诉他我考完了。


“有哲理。”发来的信息竟然还附带了一张抹着绿油彩的脸的照片,看来刚演习回来,原来这些天的安静是因为小排又去野外了。


而这又把我的吸引力引向秘密森林,也许不仅仅是演习,至少他那看不清模样的脸依旧透漏着疲惫,我不忍心于是转移话题,我问他:

“脸上是什么?”

“汗毛”

“不是,我问的是脸上抹的是什么?”

“阿迪达斯”没看出了他还挺臭美,还擦那么高级的东西,我的基础霜也不过是几块钱的儿童霜而已,哼,明显的炫耀!

“不是,小孩,我问得是演习时抹在脸上绿色的东西。”

“油彩和油漆差不多,大小孩。”

“好洗不?”

“还行吧,用洗衣粉最快,已经抹在脸色很多天了,掉了再抹一层,掉了再抹。”

“演习还是别的什么?”

“秘密,别打听,说点别的。”

我很想鄙视他一下,不就是出去演习了一把吗,这有什么值得保密的,我要是高兴的话,每天都能看到军事演习,当然是在电视上,或者在各种媒体里的故事里。

可是我该和这个小排聊些什么呢,我感兴趣的都是秘密,那我不感兴趣的我还说什么?可是连我自己都纳闷的是这么无聊的短信对话他今天竟然没嫌麻烦,我们的短信一直持续到我到家,吃完晚饭,坐在电脑旁,依旧没有结束。


“对了,任小勇没事吧?”突然想起前些天才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告诉小排多余的事情,虽然小排当时说这些对于他们不算什么,对于军人来说这个就像紧急集合般的来得突然,但依旧会做到反应迅速,经得起考验。但是我认识,其实也不突然,就好像当兵的都知道肯定会有紧急集合一样。

“还好,成熟了很多。”

“不到20的人说成熟?对了,他们怎么认识的?”

“我们怎么认识的?还有你知道成熟的真正含义吗?难道就是年龄的增加?那过了18就是成人了都是成熟的。”



小排的问题瞬间转移,瞬间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们怎么认识的?我们认识吗?还是我们是存在一个时间里的不同空间的陌生人?我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一次又是我败下阵来。


“今天太阳落山从东边啊,回信很及时啊?”发短信就是这个好处,可以在无法回答问题的时候选择思考后换成另外的问题,这是我喜欢发短信的原因之一。

“不是,我睡着了怎么给你回?宝宝”看到小排发来的这个短信的时候,我惊讶到闭不上嘴,拿着电话不停的看着信息,宝宝?他知道我名字啊,这不是我的名字啊。难道这家伙在这次演习中有比较出色的表现,所以变得口无遮拦?不可能啊,或者发错了,本是要发给那个他叫宝宝的人?这个有可能,可是他说他不找女友的,难道骗人的?

“你是不是发错了,我是你姐姐。”心里有些反酸,但还是避不开的好奇心,还是问问吧。

“就是发给你的,宝宝。”

看到信息不酸了,嘿嘿,有些不知所以的兴奋,竟然会有人叫我宝宝,但是手上还是继续装得义正言辞般发着信息。

“为什么?肉麻不?”

“一点都不麻,你心理年龄比我小,你失我得。”

“你是不是喝酒了?”

“你怎么推测出我喝酒了,宝宝?”

看到这,我就明白了,先前的那点兴奋感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已经可以确定百分百的他喝酒了,一个从来回信息不及时的人,而且向来回信息不超过十个字,除了酒精作用下敢如此大胆外,还能是什么呢?要是别人发这样的信息给我,早就让我骂死了,可是为什么我却这么兴奋呢?

难道每次演习都要摆庆功宴?电视剧里是这样演,现实也是这样?不用问小排,估计问他也是用军事机密来敷衍我,而现在的小排估计已经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了。

“明天把你发的短信贴你们连墙上,在连里展示一下你醉酒状态下的胡言乱语。”我差点没打上调戏良家妇女。


“太好了,宝宝。”

“你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么高兴?”

“不告诉你,有你我就很高兴,不说了,睡了,宝宝”


我看了一下时间,21:54。超出熄灯时间二十四分钟。要是在以往最多回到21点,这是截止到目前他回得最晚的一次。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好像我有什么开心的事的时候,他也有。可是这怪物一直这样奇怪,总有那么多的军事秘密,现在又变得那么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叫我宝宝,一个让我摸不着头脑的称呼,还有我莫名的兴奋感和越来越多的期待。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隐约中发现我和这个怪物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可是瞬间我又把这些蠢蠢欲动的想法给抹杀了,因为根本不现实,不真实。而我才是真正的绝缘体,有些想法想想就算了,不会发生的,我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灭着火。


第二天下午突然收到顾乐天的信息:

“幸亏老姐遇上小弟我啊,呵呵。。。。。。命中注定啊。。。。。。我可是你的福星啊,是不老姐?”此信息的令人糊涂程度不亚于小排的突然变异,但是我是基督徒,所以我一直认为,遇到的都是注定要认识的,谁也不能欺骗自己心里的感觉,却也不能放任自己的想法。不论前方怎样,善待每个经过你身边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