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三十二节 界桥之战(3)

马踏倭寇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哈哈哈哈,如今某已得冀州,大业可成矣.各位皆吾之栋梁,请满饮此盏,共贺之!”满面喜色的袁绍,高坐于州衙大堂之上,对着两侧文武举杯大声笑道。 谋士逢纪起身道:“将军祖上四世三公,且门人、食客遍布天下。如今又得此钱粮广盛之地,当真可喜可贺.将军纵横天下之时日,当不远矣!” 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鞠义这随意的一刀,在他自己看来,已经足够将面前这个无名小卒的性命送入黄泉了。

当两匹高速奔腾的战马迎面交错后,鞠义却并没有听到金铁交鸣之声,而是肉眼看到白光一闪,接着咽喉之处便是一片冰凉。而全身的力气,也快速的向外流失。

鞠义不能相信这个结果,于是伸手在喉咙处摸了一把,却见曾收割无数敌人生命、满是粗茧的大手上,都是泛着血腥气味,色泽殷红的鲜血。鞠义的眼睛越瞪越大,越大却越是无神,直至生命的光芒彻底逝去,才一头栽下马来,不甘心的睁目死去!直到他的灵魂飘至天际,也不能相信自己会这么轻易的,死在那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白马小将手中。

看着不但解救了自己的危机,又轻松杀死自己克星——鞠义的那名英姿飒爽、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骑着白马的小将,公孙瓒不禁大喜过望。越看越是喜欢,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勇猛和精神头,竟然有些酷似年轻时代自己。

公孙瓒正欲走下土坡与那少年将军相见,远处又闪出一彪人马来。当先一人,手持长枪胯下骑着一匹高大的黄骠马,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冰冷杀气,却正是那袁绍手下第一猛将——文丑是也!

看到公孙瓒面如土色的满面惧意,那少年将军心中微微一叹;却面无表情的飞身上马,手中长枪往身后一摆,口中发出龙鸣般的清啸,奔着文丑就迎了上去。

文丑骤马厉声大叫:“来人速速快下马受降!”

那少年并不答话,舞动长枪直奔文丑咽喉而去。

文丑见来人枪势,疾如流星,也是大吃一惊。连忙一个铁板桥,后仰过去避开这一枪,同时手中枪却在胸前轮出一个整圆来,逼的来将,不得不带马闪避。

双方一个照面后不由都对对方起了强烈的戒心,各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没有再次试探,便战到一处。

两人走马观花般的大战五六十合,竟然胜负未分。那文丑眼见面前的少年武艺高强,不由心生歹念,故意卖了个破绽转身便走。手中却暗暗现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飞瓜锤,见那少年毫不察觉的在后追赶,心中大喜。看的真切,猛然一个转身,手中飞锤闪电般奔那少年而去。

公孙瓒在远处瞧得,失声大叫:“小心有诈!”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少年终究过于年轻,对阵经验稍显不足。看到文丑逃逸,虽然心中略疑,但是立功心切的他,却在后猛追不已。眼看追到文丑,却见文丑回身射出一物,眼见躲避不得,暗叫:“吾命休矣!”

眼见那少年避无可避,文丑也是爆发出得意的狂笑。这手暗器功夫,他可是从未在人前显露过,绝对可算得上是保命制敌的不二绝技了!

但是他高兴得似乎早了一点,一支闪着乌光的黑羽箭破空而至,将文丑的金瓜强行撞入草丛之中。

只见山角之下的林木内杀出大量骑军,呐喊着冲杀过来。当先一神骏全身雪白的鬃毛随着奔腾起伏的节奏,飘漾起伏,犹如一团白色云影一般,眨眼间便奔至文丑面前。

文丑被那团白色晃住双眼,正伸手欲去揉眼时,猛的瞥见一抹白光,向自己划来。文丑不愧是当世数一数二的猛将,虽然心中大惊,却依然不曾慌乱。

双手横枪,口中大喝一声,使出全身气力向上磕开袭来的兵器后。双臂一阵颤抖,显然吃了亏。文丑定睛一看,见袭击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全身隐入甲胃的年轻貌美的女子时,心中更是震惊无比!

虽然自己全力一挡是吃了一些力量上的亏,但是对面毕竟是个女人,在自己全力反击下竟然只是身躯微晃,如何能不叫文丑吃惊!

文丑挥枪指着那女人大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这女人正是湘妃,在得到猴子派出的求救使者后,没等江斌开口,湘妃便扔下辎重,毅然率手下的莺卫们跟随而来。却正赶上文丑欲对那少年施用暗箭,于是晴天在危机时刻的一箭救了那少年,而湘妃仗着绝世好马的脚程,抢先攻击文丑一次,险些得手。

湘妃冷眼看着眼前这暗箭伤人的文丑道:“山野女子,哪有什么名姓!即使有,恐怕这位将军也不会听闻,说之又有何益?”

文丑闻言大怒,狂吼道:“既然是无名鼠辈,快与某家让开,吾从来不杀无名鼠辈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文丑的话湘妃提听得真切,不禁冷笑一声道:“汝休得小瞧了天下女子!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凭借手中兵刃,彼此见个真章吧。”

说罢,舞开亮银长枪,将回龙枪法施展开来,万条银色光影就奔文丑罩了过去。

文丑一看眼前的女人丝毫不讲道理说打就打,也只能无奈的挥枪迎上。两人纵马交战了数个回合后,文丑不禁对眼前的女人由衷的有些佩服。

这女人枪法精妙,招式娴熟,且枪枪不离自己身上各处之要害,如果不是自己战阵经验丰富,膂力过人,恐怕早就会露出败象了。而目前自己带来的军士经过长途奔袭,本就是靠着一股锐气支撑着,时间一长,军士们在公孙瓒等部的攻击下已经是渐露败象。现在又被这个女人纠缠得脱不开身,而一边那个歇息已毕的少年,看着这边正跃跃欲试。同时对付眼前的一男一女,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想到这文丑不由萌生退却之意。

主意打定,当下文丑暴喝一声,将铁枪轮的虎虎生风,略压制了下湘妃的攻势,抽空带马一跃,撤出战圈,扭头便走。

湘妃见文丑回身逃逸,不由一阵愕然。待再要去追时,那文丑早以隐入袁军人群中,不见了踪迹。

而公孙瓒毕竟也是世之名将,眼见袁军混乱成一团,这机会如何能浪费,当即挥军反扑。这一仗杀得袁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辽东军马通过这一战,一扫之前连战连败的颓势,一时间竟然声势大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