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千万富翁病逝 南海二奶为女儿讨百万遗产

秋萍 收藏 1 83
导读:阿陶(化名)十几年前与广州富商阿钟(化名)相好,之后生下女儿甜甜(化名)。不料阿钟已婚,另有3名子女。几年前,阿钟因病去世,留下上千万遗产,而阿陶生活困窘,遂为女儿甜甜提出继承其父阿钟部分遗产的要求。 昨日,记者采访到本案当事人及该案原告方代理律师。   两人办过结婚酒席但未领证   阿陶是安徽省长丰县人。1994年,她从安徽老家来到南海黄岐,在广佛交接地带的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迎宾的工作。   1995年春天,广州商人阿钟到该酒店吃饭时与阿陶相识,随后开始追求阿陶。“那时他常约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阿陶(化名)十几年前与广州富商阿钟(化名)相好,之后生下女儿甜甜(化名)。不料阿钟已婚,另有3名子女。几年前,阿钟因病去世,留下上千万遗产,而阿陶生活困窘,遂为女儿甜甜提出继承其父阿钟部分遗产的要求。


昨日,记者采访到本案当事人及该案原告方代理律师。


两人办过结婚酒席但未领证


阿陶是安徽省长丰县人。1994年,她从安徽老家来到南海黄岐,在广佛交接地带的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迎宾的工作。


1995年春天,广州商人阿钟到该酒店吃饭时与阿陶相识,随后开始追求阿陶。“那时他常约我一起吃饭、喝茶、看电影。”阿陶告诉记者,当时阿钟对她很好,人很细心也平易近人,于是她对阿钟也产生了好感,之后两人正式开始了交往。


“当时我不知道他已经结婚。”阿陶回忆,1996年,阿钟以自己和阿陶两人的名义,在南海黄岐购置了一套70平米左右的房子,并与阿陶正式开始了同居生活。虽然公司在广州,业务比较忙,但阿钟基本每天都回来陪阿陶。


实际上,生于1958年的阿钟早已结婚,其与妻子阿瑕(化名)生育了3个子女在广州居住。阿陶曾提出想去见阿钟的父母,但阿钟则以阿陶年龄过小、交往时间不长为由,表示尚不方便带其回家。


1997年11月,阿钟随阿陶回到安徽省长丰县朱巷镇,并在当地举行了结婚仪式。“当时摆了差不多20桌。”阿陶告诉记者,两人虽然办了婚礼,却并未领取结婚证,两人只是结成了名义上的夫妻。而按照当时农村的风俗,先摆酒席再领证或者只摆喜酒的情况也很正常。


举办完婚礼后,阿陶便长期与阿钟一起在南海黄岐生活。此间,两人生活一直比较和睦,在之后律师的取证中,还有邻居一直以为两人是正式夫妻。


阿陶说,阿钟的细致、体贴以及热心为人,一直让她很感动。也正因为这些,阿钟之后告诉她自己已经结过婚,但跟老婆感情不好已经分居的事情后,阿陶仍然接受了他。而在此前,两人的女儿甜甜也已来到世上。


男方原配回应有待法院判决


2003年秋,阿陶发现阿钟背上生出很多小水泡,一开始两人并未在意。但此后水泡越长越多,连头上和背上都长满了,阿钟才回到广州就医。此次就医阿钟并未让阿陶陪同,而且一去就近半年,平时只通过电话联系,


2004年8月,阿钟病情好转,又回到了南海黄岐的住处。不料当年9月,阿钟又严重腰疼,随即再次回到广州就医。“开始几天还一直有电话联系,但几天后电话就关机了。”而此后,阿陶多方设法也未能联系上阿钟。


直到2008年3月,阿陶才设法得到了一份由广州殡仪馆出示的火化通知,上面显示阿钟的遗体已于2004年11月19日被火化。记者在火化通知上看到,阿钟的死因为肾衰竭。


阿陶的代理律师调查了解到,阿钟死后留下的主要遗产包括白云区的9套住宅及商铺,在广州林源物业公司的股份以及汽车、存款等,初步估价在3000万以上。而阿钟过世后,遗产一直由其合法妻子阿瑕掌握。阿陶此后则主要靠打工赚取每月800—900元的收入。随着女儿甜甜一天天长大,读书等开支日益增多,为此阿陶多次与阿瑕协商,要求继承阿钟部分遗产,但遭到阿瑕的拒绝。于是,阿陶委托律师,向白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甜甜可以继承100万元的遗产。


昨日下午,阿瑕则向记者称阿陶“乱说话”,并表示不愿意搭理阿陶。“她做错事应该自己承担。”阿瑕称,所有事实都待法院认定,法院判了自己应负的部分也会承担,在判决之前则不会给阿陶和她女儿赔偿或分遗产。


律师说法


证据显示甜甜确有继承权


要求继承100万元合法合理


目前为阿陶代理此案的律师向记者出示了甜甜的出生医学记录、阿钟的火化证明等证件,在甜甜的出生医学记录上有阿钟生前的签名。 该律师称,对阿陶女儿甜甜身份的权威鉴定应是DNA鉴定,但这需要阿钟的样本,而阿钟已火化,基本不可能取到样本。而在目前掌握的证据中,附有阿钟亲笔签名的甜甜出生医学记录,则可以证明甜甜是阿钟的女儿。如果这一点被认定,虽然甜甜为阿钟的非婚生女,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之规定,甜甜和阿钟3名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继承权,为阿钟遗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同时,继承法规定,未成年人享有的继承权,其监护人不得放弃。


该律师认为,甜甜与阿瑕、阿钟的母亲以及阿钟3名婚生儿女享有同等继承权,因此,甜甜有权继承阿钟遗产的六分之一。考虑到甜甜读书和成长所需的花费,亦考虑到目前对阿钟遗产价值属于估算,且不知其有无债务,遂提出继承100万元遗产的要求。这样既保护了甜甜作为未成年人的利益,又不会过多损害阿瑕及其子女的利益,既合法也合理。


而记者了解到,该案立案后,第一次开庭本定于今年3月在白云区人民法院开庭,但因涉及金额较多等原因,被延迟至7月9日开庭,但近日法院通知,因法官培训等原因,开庭时间被再次延迟。


记者/赵进 实习生/孙妮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