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逝去的历史: 南方暴乱时代 解放军排长被活埋

三方晶系 收藏 1 1152
导读: 解放前的尤溪,是土匪军阀卢兴邦的老巢,反动势力错综复杂。光在卢兴邦手下任过团长、营长的就有二三十人。这些人背景复杂,与封建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蠢蠢欲动。他们并不甘心失去的天堂,乘人民政权刚刚建立之际,妄想卷土重来,暴动夺权。那些坚持反动立场的国民党官吏、豪绅、地主、恶霸、卢兴邦所部顽固不化的游兵散勇、惯匪流氓,结伙组成反革命武装,上山为匪。自1949年8月至10月,先后出现了吴曲九、李刚(陈光彩)、陈玉麟、郑光文、王济成、卢有乾、陈国光等股匪。 这些武装土匪都有不同的后台,且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前的尤溪,是土匪军阀卢兴邦的老巢,反动势力错综复杂。光在卢兴邦手下任过团长、营长的就有二三十人。这些人背景复杂,与封建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蠢蠢欲动。他们并不甘心失去的天堂,乘人民政权刚刚建立之际,妄想卷土重来,暴动夺权。那些坚持反动立场的国民党官吏、豪绅、地主、恶霸、卢兴邦所部顽固不化的游兵散勇、惯匪流氓,结伙组成反革命武装,上山为匪。自1949年8月至10月,先后出现了吴曲九、李刚(陈光彩)、陈玉麟、郑光文、王济成、卢有乾、陈国光等股匪。


这些武装土匪都有不同的后台,且又相互串连,多方勾结。吴曲九的后台是打着起义人员旗号的林大茂;指使、操纵李刚的是卢兴邦之子卢胜雄、卢胜斌及其旧属张胜高;陈玉麟、王济成的背后是不甘心失败的原国民党县参议长洪钟元;陈国光的靠山是被击毙的卢兴邦所部团长程思海之子程玉章。郑生文是叛变投匪的县公安队班长。卢胜雄、张胜高为李刚提供枪支弹药,暗地里组织反革命武装;又派李刚到白犬岛与国民党特务分子王调勋挂钩,到大田与大土匪头子郭选青勾结。洪钟元一面指令陈玉麟、王济成网罗旧部,加快组织反革命武装;一面指使爪牙周洪宽、梁新震千方百计刺探军政情报,伺机反扑。林大茂暗中指使老部下上山为匪,明里则以起义人员身份与县党政领导接触,探听情况。台湾特务组织先后从白犬岛派来康良材等几个特务,潜入新桥等地,发展特务组织,进行特务活动。中仙恶霸地主池波光的反动武装,猖狂地阻击取道中仙前往参加福州的解放军某部一百多人,还猖狂地强迫当地学校继续使用国民党课本。这些土匪、特务、兵痞、流氓与恶霸地主串通勾结、沆瀣一气,或策划于密室,或对抗以武力,趁区乡政权刚刚建立,社会秩序还不太稳定的时机,紧锣密鼓地制造了一起起反革命事件,与新生的人民政权展开了较量。


1949年7月26日,潜藏的特务指点国民党飞机轰炸人民解放军驻尤部队营地县立初级中学,炸毁教学楼一座,毁坏无数教学仪器设备,教师毛奉慈一家四口全部遇难。


9月2日,到三区西洋开辟新区的武装工作队和护送部队,途经二区梅仙白坑时,遭到卢有乾股匪100多人的伏击。


10月13日,卢匪200多人袭击二区区公所,被区委书记秦进忠、区长赵树德带领的区干部和区武工队击溃。


10月15日,陈玉麟股匪100多人武装围攻六区,被区委书记彭建文、区长王显禄率领的区武工队和区干部击溃。


10月20日,土匪陈景先收买县公安队班长郑生文,策划公安队19人武装叛逃匪巢文峰,投靠张胜高。


11月11日,陈玉麟股匪在葛竹岭伏击六区区干部,区农会主席刘芳彦被打死,区干部傅宪忠、陈淼琴被打伤。


11月13日,苏万邦股匪攻打街面乡,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12月27日,土匪王进贤、卓建腾带队窜入六区高彰村,绑架并活埋了福建第二军分区警务连排长郑明忠。


1950年1月9日,原国民党尤溪县勘乱委员会主任、县参议长洪钟元迫不及待,举家上山充当匪首。他勾结德化大土匪头子、“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闽南军区闽中纵队”副司令兼德化县匪县长陈伟彬,策划统一全县土匪武装,阴谋推翻人民政权,建立匪县政府。


面对各股土匪的武装挑衅,1949年11月20日,县委召开扩大会,部署了剿匪工作,要求以剿匪为中心,发动群众,组建农会,搞好征粮工作,巩固年青的人民政权。翌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二五O团进驻尤溪,与县人民政府联合组建了尤溪县剿匪指挥部。县长李生旺任指挥,部队政委郑培唐任副指挥,县委书记吴炳武任政委,县公安局长关合义任副政委。全县各区相继成立区级剿匪指挥部和情报分站。中共尤溪县委号召全县人民“一手拿锄,一手拿枪,消灭土匪,保卫家乡”,带领人民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剿匪斗争。县剿匪指挥部根据县委的决定,在战略上实行“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发动群众武装自卫”三管齐下的方针,战术上采取“选择重点,集中优势兵力,层层包围,关门打狗”的打法,制定了分步骤歼群匪的剿匪计划。


当时,群众既痛恨土匪,又害怕土匪,既渴望剿匪,又担心遭匪报复,不敢得罪土匪。而土匪则得寸进尺,乘机威胁群众,扬言谁敢减租,参加农会,当民兵,就杀谁的头,烧谁的房子。群众更加害怕,共产党召开群众大会,很多人不敢来,减租分谷,白天挑回云,晚上又偷偷挑还给地主。有些青年秘密参加民兵组织,父母骂,老婆闹。为了帮助群众克服怕匪思想,县委、县政府采取三采有力的措施,其一,大力扩充县大队和区武工队,建立区乡情报网,组织现有武装主动出击,为群众开展斗匪撑腰壮胆。其二,组织干部深入群众宣传国内外大好形势,宣传党的减租反霸和土改政策,使群众看到光明的前景。其三,对干部队伍进行清理,挖出暗藏敌人,消除隐患,对有通匪嫌疑的干部进行审查。这三条措施作用很大,群众逐步发动起来了。例如:汤川区溪滨乡在农会主席林旺高的带动下,有139个农民参加了农会组织,向地主减回租谷6.25吨。群众在斗争中提高了觉悟,同时也增强了信心和勇气。


1950年2月27日,德化县匪首刘子宽、陈伟彬窜到坂面后坑,在石笋庵与洪钟元等各股土匪聚会,密谋成立尤溪县政府,委令洪钟元为匪县长,统一指挥各股土匪,一致对抗人民政权。洪钟元又任命张河京为匪县政府秘书、洪德辉为匪军事科长、洪景标为匪自卫大队中队长。同年5月30日,洪钟元以匪县长的名义,在反面青坑召开匪首会议,吴曲九、陈玉麟、陈国光、郑文标、林文乾、陈照春、李刚等匪首均参加了会议。会上,洪钟元把全县的土匪统一组编为“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闽南军区闽中纵队挺进总队”,由吴曲九任总队长,陈玉麟、王济成任大队长。6月,中仙恶霸池波光的反动武装又加入,增编为第五大队,由池济机任大队长。匪总队共辖17个中队,匪徒最多时达3000多人。匪总队将全县31个都划地为域,作为匪总队及5支匪大队的势力范围,防止各股土匪互相火拼争地盘。


全县土匪统一组织后,烧、杀、奸、掳,无恶不作,活动更加猖狂。洪钟元又为各土匪头子制订了攻打县城的计划,暗中列出了攻占县城之后要杀害的党政领导及农会干部黑名单,扬言要斩尽杀绝,并公然悬赏捉拿县长李生旺,布置欺匪徒刺杀各区区长、指导员和农会主席,收买帮凶杀害南下干部,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


匪患不除,民无宁日。为了保卫年轻的人民政权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打消群众怕匪的思想顾虑,县剿匪指挥部积极组织全县武装力量主动出击,清剿土匪,狠狠打击土匪的猖狂挑衅。各区乡民兵积极侦探土匪动向,夜间放哨护村,自卫联防,配合剿匪部队展开武装围剿,捷报频传。


1949年底,剑村、文池、登地、永龙四村联防民兵20多人,在陈太偕、余天根的率领下,追剿三天,活捉陈玉麟股匪陈光大,缴获步枪2支,子弹240多发。


1950年3月下旬,剿匪部队在一区击伤王瑞华股匪2名,缴获步枪3支,左轮枪1支,子弹170多发;在后坑、东都生俘吴曲九股匪分队长陈二梅等6名,缴获步枪4支,子弹22发;在五区清溪一带俘匪2名;在六区活捉陈玉麟股匪6名;在三区后楼、雍口抓获黄龙股匪9名;在二区、一区抓获肖子清股匪3名。


5月22日,剿匪部队在后通地区,围剿肖子清残部,击毙匪首肖子清。


8月25日,匪首王济成带领49个匪徒,袭击溪滨乡。乡农会主席、民兵连长林旺高临危不惧,镇定指挥民兵、群众撤进碉堡,用步枪加石头击退了匪徒的轮番进攻。凶残的匪徒抓住了来不及撤进碉堡的林旺高妻子,用步枪逼她叫门,遭到林妻的拒绝。匪徒便放火烧碉堡大门,企图烧毁大门进攻碉堡。在这危急时刻,林旺高不顾门外妻子的安危,毅然扔出一枚手榴弹,匪徒被击退了,而林旺高的妻子却壮烈牺牲。


在清剿土匪过程中,始终坚持政策攻心与军事围剿双管齐下的策略。各级干部通过各种会议,利用各种场合,反复宣传党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主动受奖”,“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带枪投诚者宽大”的剿匪政策;耐心做好土匪家属的思想工作,动员其放下顾虑,说服当土匪的丈夫下山投诚,争取宽大。对抓到的一般土匪,由公安局组织其学习,坦白交代,进行教育后释放,做到边抓边教边放。即使是土匪头子,也不是一抓就杀。只有那些顽固不化,坚持与人民为敌的匪首,才被处以极刑。


在政策攻心,瓦解土匪中,县长李生旺、公安局长关合义,几次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匪穴,向土匪申明大义,讲清政策,不费一枪一弹,瓦解了数股土匪。公安局预审股长余维藩为了让土匪相信党的剿匪政策,与土匪头子一起喝鸡血酒示信,促使这股土匪下山投诚。领导干部率先垂范,各级干部、各人士,尤其是那些在社会有影响的知名绅士和释放回家的自新匪首,都来做瓦解土匪的工作,形成强大的声势。


1950年8月30日,县人民政府召开了千人群众大会,宣判三擒三纵、四次上山为匪怙恶不悛的匪首陈友梓、池宗祜死刑,立即枪决。同时释放主动自新的土匪中队长林尚义,兑现了宽严政策。


“8•30”大会后,慑于武力和政策的威力,各股土匪纷纷下山投降自新。自1950年9月至10月中旬,股匪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的中队长王瑞华、王和南、吴标、郑标、肖明清,匪首卢胜雄、林大茂、卢有乾、陈洪发、康吓坤、李刚、郑生文、陈如、陈仪、林世攀等相继率匪携枪向政府投降自新。


1950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二五O团调防离尤。同年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八四九部门(团建制)进驻尤溪,政委接任县剿匪指挥部副指挥,在县剿匪指挥部的统一领导下,立即投入了清剿顽匪的战斗。


县剿匪指挥部仔细分析匪情之后,认为吴曲九股匪人数多,活动地点集中,而且属下骨干多为卢兴邦旧属,网罗了众多的惯匪、兵痞、流氓,为害较大,吴曲九本人又是匪挺进总队总队长,消灭这股顽匪,可以震慑洪钟元,孤立陈玉麟,进一步瓦解土匪。于是,决定集中兵力,围歼吴曲九股匪,迫使洪钟元投降,最后围歼陈玉麟股匪。


很快,在剿匪大军的围剿下,吴曲九股匪损兵折将,溃不成军。吴曲九不得不带着几个随从,在深山密林中东躲西藏。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这时,李生旺、关合义在开明士绅詹化南的陪同下,来到七尺找来自新匪首林大茂。李生旺以县长的名义叫林大茂云劝降吴曲九。吴曲九在惨败的现实和政策的感召下,于10月19日,不得不带着残匪8人,枪支9支、子弹200多发投降。


吴曲九的投降,在土匪中引起极大的震动。自新匪首为剿匪部队带路入山追剿匪穴,更使匪徒们丧魂失魄。残匪们再也没有了斗志,每天都有大批残匪下山向公安局投诚自新。县监狱、看守所关满了土匪。附近的居民大院也被借来作临时拘留所。


肃清了吴曲九股匪后,剿匪指挥部立即对匪县长洪钟元展开了劝降工作。洪钟元上山为匪后化名为“金声”,活动于坂面青坑一带。他接受尤溪匪县长委任后,成立了匪“县政府自卫队第一独立中队”,由洪吓良任中队长,洪兆麟任指导员。这个匪“独立中队”,在剿匪部队与民兵联合围剿下,很快就被消灭殆尽。中队长洪吓良自新,洪钟元带着几个残兵败卒,在荒山野岭里流窜。在洪钟元众叛亲离,走投无路之际,剿匪部队不失时机地对其展开劝降。公安局长关合义和张连长一起上山,想找到洪钟元劝他投降,没有找到。便敦促匪政府秘书长张河京的父亲张景云上山去找。张景云找到了丧魂失魄的洪钟元一伙,告诉他关局长曾亲自上山找他,想动员他自新。洪钟元见有一线生机,连忙写信给张连升,要他上山面谈。张连升进山面见洪钟元,陈述了剿匪指挥部的意见。10月31日,穷途末路的洪钟元,率张河京和匪县党部书记洪健等向人民政府缴械投降。


紧接着,剿匪指挥部便集中兵力,围歼顽匪陈玉麟一股。


11月1日,六区武装部长苗全成带领葛竹、文池、剑林三乡骨干民兵前往葛竹岭,阻击在上地铜锣抢劫后逃往葛竹北山方向的陈玉麟匪部,击溃38名匪徒。次日,黄元旦等4匪向人民政府自新。在剿匪部队和民兵的连续追剿下,雍口土匪吴正标,陈玉麟股匪洪合林、罗芳宣,汶潭、坂前散匪,匪首茶伯鲁、陈荣豪、张叶红、王书松,匪部指导员张文成等,纷纷率匪携枪投降。潜伏在桂峰乡的土匪吴文卿率残部78人投降,缴出长短枪支45支,子弹1100多发。匪首蔡立纲股23人负隅顽抗,被剿匪部队围歼,活捉15人,缴获枪支19支。


12月6日,匪首卢有乾股被围歼在清源乡,击毙3人,俘虏2人。7日、17日,流窜尤溪的“南平反共人民改进军第二支队”惯匪陈伯森部在三区后洋坑被包围,击毙匪首2人,活捉中队长、分队长、秘书多人,缴获枪支31支,子弹400多发。同时,追剿流窜到街面的德化匪大队王虎三中队,活捉中队长等5人,缴获步枪7支,子弹500多发。12月19日,剿匪小分队活捉匪第五大队长池济机,指导员池云腾、中队长池光腾、匪乡长池荷等。1951年3月2日,五区区长茹景先得到匪首陈玉麟躲在大梧园山的情报后,一面联系县大队派兵帮助围剿,一面组织大坪、三华、坂面、清溪4个乡民兵、群众1000多人把大梧园山团团包围起来。在军民长达十几天的围困下,陈玉麟股匪弹尽粮绝,不得不缴械投降。匪首陈玉麟化装逃跑,又困又饿,走投无路,最后,吊死在下坑洋山上。尤溪的最后一股土匪也被清剿了。


1951年4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第二军分区临时军事法庭在县初级中学操场召开公审大会,判处自新后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的洪钟元等人死刑,立即执行。尤溪剿匪取得了全面胜利。


据尤溪县公安局的统计,在剿匪斗争中,全县军民共毙匪98名,伤匪157名,俘匪767名,自新2035名;缴获机枪6挺,冲锋枪2支,步枪485支,短枪170支,子弹54624发。


在剿匪中,全县民兵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截至1950年10月止,配合部队剿匪208次,单独剿匪201次,抓获土匪94名,毙伤土匪3名,瓦解匪徒385名。同时,涌现出一批民兵模范。1951年4月,林旺高、华德荣被福建军区分别授予特等民兵模范和民兵模范称号。林旺高还被授予“华东特等民兵模范”。1952年10月,华德荣作为南平军分区的民兵代表,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剿匪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尤溪人民,为减租反霸和土地改革的顺利进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铺平了道路。人民更加热爱共产党,信赖共产党,拥护共产党。因此,剿匪的胜利,不仅是军事上的胜利,也是政治上的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县委、县政府在集中力量清剿土匪,维护社会治安的同时,另一项任务是反霸、镇压反革命分子。


国民党反动势力在尤溪根深蒂固,各地的封建地霸、流氓把头,反动匪徒长期欺压人民,作恶多端,群众深受其害。1950年春天,潜伏下来的各种反革命分子,利用人民解放军换防调动,政权初建,南下干部情况不熟之机,进行猖狂的破坏和反扑,他们与土匪勾结,有的公然向县政府投掷手榴弹,先后袭击区公所3次,乡人民政府2次,工作组8次,杀害解放军战士和区乡干部19人,杀害无辜群众297人,奸淫妇女246人,烧房234间,宰杀耕牛166头,抢粮派粮237.14万公斤,劫掠其他物资无数。致使一些贫苦农民对减租减息的成果不敢要。反革命势力不根除,新生的人民政府难以巩固,土地改革等工作难以展开。县人民政府于1950年10月,遵照中共中央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和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惩治反革命条例》,大张旗鼓开展了镇反运动。一区斗争恶霸周洪琛,二区批斗肖之程,三区批斗陈规山。在这一强大声势下,对民愤极大和现行破坏活动的地主、恶霸分子给予严厉打击。处决了原国民党尤溪党部书记洪健和卢兴邦之子卢胜雄、卢胜威等。在治溪、清溪等处先后处决了恶贯满盈的反革命分子傅茂德、邱作嘉、马青山、陈帮隆等32人。这期间全县共开庭公审118次,参加公审大会的群众11万多人次,上庭控诉反革命分子罪行的受害群众1844人次。并收缴机枪2挺,冲锋枪1支,步枪175支,土枪318支,子弹20236发,手榴弹18枚,土炮46门,造炮机器2部,照相机1架,以及其他反动证件,同时对罪行较轻并有悔改表现的一般人员予以宽大释放。


经过反霸斗争,广大群众扬眉吐气,有力地推动了剿匪、土改、支前和生产发展。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