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6 章 五虎折二(二)

一筐云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一人来到卫汝贵近前,说道:“总兵大人,你还在犹豫吗?” 卫汝贵说道:“商参将,你说我是继续守城,还是避敌而走,保存实力?” 商瑞说道:“大人,你太糊涂了,都到了这步田地,你还想守城玩儿命?你难道没看到东洋鬼子是何等凶恶?” 卫汝贵说道:“东洋人虽然凶恶,但我五兄弟已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一人来到卫汝贵近前,说道:“总兵大人,你还在犹豫吗?”

卫汝贵说道:“商参将,你说我是继续守城,还是避敌而走,保存实力?”

商瑞说道:“大人,你太糊涂了,都到了这步田地,你还想守城玩儿命?你难道没看到东洋鬼子是何等凶恶?”

卫汝贵说道:“东洋人虽然凶恶,但我五兄弟已发誓要与此城共存亡,我怎能弃众兄弟而独走?”

商瑞说道:“卫大人,你就是心地太实了。树倒猢狲散,大难临头各自飞,此时还顾得了这许多;况且,聂士成、左宝贵等四人串通一气,合力为难大人,他们眼中可有你这个兄长?你难道忘了聂士成曾派尤连生监视于你?他们既然不仁,我们就能不义,对这几个不仁不义之辈,大人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卫汝贵说道:“若弃城而走,日后朝廷怪罪,我们将做何解释?”

商瑞说道:“卫大人隶属李中堂,乃中堂大人的嫡系。到时,中堂大人一定会佑护的。大人,男子汉遇事应当机立断。下令吧。”

卫汝贵一跺脚,说道:“撤!”


洪毅率众人杀向静海们,未行多远,已与迎面而来的日军相遇。双方适才都打了胜仗,士气尽皆旺盛,一见面,各如虎狼,直扑对方。

双方正在厮杀,洪毅就觉清军后方阵形出现散乱。一名副将说道:“洪总兵,北路日军再度杀入城内,我们已处前后受敌之困境。”

原来,北路日军见佐藤正阵亡,士气大坠,溃退出玄武门。但,佐藤正出身武士世家,自幼精习东洋忍术,中了洪毅开碑裂石的一掌,受伤虽重,但未伤及内脏,性命并无大碍,方才只是被震晕而已。

洪毅知大势已去,平壤城再无法固守,左宝贵已然殉城而死,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追随于他,想及此,喝道:“众兄弟,撤往牡丹台,即使死,也要重创东洋鬼子,和它拼个两败俱伤。”


牡丹台。

此时,日军已自各个方向突入平壤城。乃木希典在马玉昆背后捅了一刀,马玉昆腹背受敌,阵形大乱,被日军内外夹击,从大同门突入城内;两路日军合力杀奔平壤北城,立见尚文与城内日军双管齐下,猛攻聂士成,聂士成内外受敌,也抵敌不住了。


牡丹台,被日军四面包围,已成孤台一座。

洪毅已抱死志,坐镇台上,指挥若定,毫不浮躁。数千名日军组成若干波次,反复发动冲锋,但伤亡惨重,始终无法攻克平壤城的这个制高点。

前文已经说过,牡丹台乃平壤城的制高点,清军着力防守之地。按常理来说,一旦攻下牡丹台,平壤即不攻自破,但此时形势大异,日军已攻下平壤城,仅余牡丹台未克。牡丹台虽成孤台一座,但其巨大的战略威慑依然存在,若不克之,日军万难稳坐平壤城。

日军最高统帅山县有朋见日军伤亡惨重,但始终无法攻克牡丹台,直气得暴跳如雷。乃木希典亲自率领日军发动冲锋,但被清军连发毛瑟枪与克虏伯重炮组成的点线火力网罩住了,伤亡更为惨重,冲锋再度失败。

大岛义昌说道:“大将阁下,只要我们包围牡丹台,绝其水源粮草,不出数日,牡丹台将不攻自破。”

山县有朋说道:“此话有理,但我军渡海作战,后勤补给线过长,日耗千金,急待与敌速战速决,实在耗不下去;另外,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一旦支那援兵到来,我们可能前功尽弃。刻下,我军必须迅速占领朝鲜全境,然后以朝鲜为根据地,跨过鸭绿江,大军南下,配合海军陆战队,兵分两路,直捣清廷首府,迫其投降议和,因为我国褊狭,实在经不起战争的长期消耗。”

说着,他转向各路日军统领,说道:“谁有办法攻克此城?”

众人面面相觑,但只听一人说道:“大将阁下,只有一个办法了。”

山县有朋说道:“高田君,你有何办法?”

高田进说道:“调集重炮,轰塌牡丹台。”

山县有朋刚才也如此想过,但他转念又想 :“牡丹台乃平壤城制高点,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一旦攻克,可变害为利,为我所用,为日军防守平壤发挥作用,实在不忍毁坏之。但,根据眼下情况来看,牡丹台实难攻克,为了铲除它对我军的威胁,只有将之废掉了。”

想及此,命令道:“调280毫米重型榴弹炮,以及其他各种火炮,集中火力,将牡丹台炸成废墟。”

军令传下,未久,日军调集了3门280毫米口径巨型攻城榴弹炮,以及其他各类型火炮共73门。

洪毅见日军调集众炮轰台,已知他们意图,心道:“小鬼子,尽管来,咱们拼个同归于尽。”

洪毅已知道日军的28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威力巨大,心下思忖:“中日之战只是刚刚拉开序幕,日军一定会进攻中国本土的,到时,若日军运用此炮,将给清军造成莫大的伤亡。现在,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之毁掉。”

想及此,洪毅对清军炮兵说道:“将所有火炮对准东洋人的那3门巨炮,集中火力猛轰,不用管其他方向上的倭夷火炮。”

一声令下,清军的20门火炮全部瞄准日军的280毫米口径榴弹炮。仅五分钟,清军火炮喷出了1000多发炮弹,日军的3门巨型攻城榴弹炮全部化为废铁,另外还炸死了十几名炮手。

山县有朋见3门巨炮被毁,心疼地直哆嗦,简直比心爱的姘头被人轮奸致死还要痛苦。

但,日军另外的70多门火炮,失去了清军的火力压制,得以集中火力猛轰牡丹台。

这73门火炮,随便取出一门,其威力比280毫米口径榴弹炮小得多,但合在一起,其威力不知要比这3门280毫米口径榴弹炮大出多少倍。

牡丹台,一座小小的炮台,怎能在五分钟内经受5000多发炮弹?

日军见牡丹台被轰塌,如海啸掀起的遮天巨浪一般,携以雷霆万钧之势卷向了清军。


清军如深深扎根大地的巉岩一般,巨浪扫过,岿然不动。

日军并未吞灭清军,但迅速化为硫酸,开始腐蚀巨人的下盘。

牡丹台被轰塌,洪毅并未惊慌,面对群狼,他依旧泰然自若,毫不惊慌,宝剑刚一出鞘,立刻返回,但,每次出剑,至少有四名日军咽喉中剑,去拜见丰臣秀吉。

众清军在数倍于己的日军攻击下,伤亡惨重,但却愈战愈勇。所谓一夫舍命,万将难敌,清军已抱定死志,因此,虽然伤亡惨重,但日军若想吃掉他们也非轻易之举。

最后,清军只剩几十人了,但依然奋战不息,毫无投降迹象。

山县有朋见日军伤亡惨重,组织了两个冲击波,喝道:“冲锋,将这几十人乱刃分尸。”

瞬间,400人组成的硫酸潮漫了过来。但,洪毅率领这几十人如一座万物不侵的堤坝一般,又挡住了日军的冲锋。

清军虽然又损折了十几人,但洪毅一人就击毙了50多名日军。这400名日军伤亡近半,如洪水退潮般撤了回来。

山县有朋见此,心下气恼。这就如两个人下象棋,本来己方已占绝对优势,但颠来倒去就是将不死对方,而己方又损失了不少兵力,这怎不令人恼火?

山县有朋知道,清军还未被吞没,关键在于洪毅,于是传令说道:“众人听令,有取那清军将领首级者,赏1万日元。”

当时日元极为值钱,1日元等于6.7两白银,1万日元也就是6.7万两白银。为了取洪毅性命,山县有朋这次是真的放血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乃木希典已决定拔此头筹,思想间,他已提刀出列。

乃木希典已注意到洪毅。只见他,剑一动,日军即到天照大神那报到,杀人从不用第二剑。

乃木希典向高田进问道:“高田君,那人是谁?剑法如此之高。”

高田进说道:“他就是洪毅——‘五虎上将’中,功夫最厉害的那个。”

乃木希典说道:“是吗?我去和他比试一番。”言罢,他手提东洋刀,直取洪毅。

洪毅此时全身是血,已不知杀了多少人。只见他血贯瞳人,双目喷火,仿佛要烧毁整个世界。左宝贵一死,洪毅已杀红了眼睛。洪毅见乃木希典逼来,并不言语,提剑迎了上去。

乃木希典说道:“你,投降。”

洪毅说道:“把我的头取走。”

乃木希典佩服洪毅的硬气,知他不肯投降,不再废话,大吼一声,双手握刀,自上而下,劈向洪毅。洪毅侧身避开,剑尖儿直点乃木咽喉,乃木仰头避开,欲再度出招,但,只听他叫说道:“不好,我命休矣。”

乃木希典自负刀法一绝,但,时至今日,他才见到了真正的高手。他甚至不相信世间有如此快的招式,他第二招还未使出,洪毅的剑已到了他的小腹。


乃木希典闭目等死,但,就听“铮”的一声。乃木睁眼,只见高田进已与洪毅交上手。

乃木希典知道是高田进救了自己,但他心头最先产生的,不是感激之情,而是钦佩之情,乃木心道:“原来高田君是明仁派的高手,刀法竟如此之高。看来以前与他比试时,是他故意容让我,否则我早已毙命在他刀下了。”

的确,只见高田进出招极快,连环三刀,已将洪毅逼退开。高田进猛然后撤几步,定神站住。高田进面上布满笑意,说道:“洪毅,你剑法很高,若投降我大日本帝国,必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洪毅说道:“不可能。”

乃木希典说道:“高田君,此人是硬汉子,何必废话?”

高田进不理乃木希典,依然满面赔笑,劝道:“洪毅,投降了罢。”说着跟上前三步。

猛然间,高田进快刀再度出鞘。原来,他早知洪毅剑法极高,且不会投降,若正撄其锋,定然不敌。欲胜他,必须暗施偷袭,所以,他假意劝降麻痹洪毅,以寻战机。

高田进刀法比乃木希典高甚多,一刀既出,二刀、三刀随至,瞬间,已劈出八刀;同时,洪毅也连续退了八步,处境十分不利。


蓦地,洪毅宝剑刺向高田进咽喉,颓势立转。高田进刀法虽妙,刀招虽快,但只剩招架之力了,同时脚下不住倒退。

乃木希典心道:“这人的剑法好生厉害,若非来到朝鲜,实不知世间竟还有如此狠辣犀利的剑法。看来高田君刀法虽高,但决非此人对手。必须尽快解决战斗,此时顾不得以多攻少了。”

想及此,乃木希典并不言语,陡然间,“流云快刀”已从洪毅身后劈到。当然,这刀劈不中洪毅,但高田进形势缓得一缓,得以攻出两招。

高田进与乃木希典平素不和,但“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二人斗遇强敌,知道若不同心协力,必然性命不保,所以顿生同仇敌忾之心。但,二人虽连手相抗洪毅,仍非洪毅敌手。二人被洪毅逼得险象环生,不住倒退。

二人被困在洪毅的剑光之中,心中暗暗叫苦,虽然他们已经听说洪毅剑法极高,但并未料到它竟是如此神出鬼没、诡秘无俦的剑法。

二人并不惧死,但洪毅剑上所散发的无形杀气,使二人觉得,他们必然死得惨烈无比,不由得心胆俱寒。二人心中暗骂旁观众人:“这帮混蛋,怎么还不一齐动手?难道要看着我二人被对手所杀?”

二人不知旁人已被洪毅剑上所发杀气,震慑于当场,一个个呆愣站立,不知所措。猛然间,一声枪响,洪毅小腹中弹,但同时,洪毅手中剑已飞出,插入了开枪之人的小腹,并将之钉死在地上。

高手相搏,只在一息之间,洪毅宝剑飞出,高田进与乃木希典得以抽身反击。二人手中刀同时自洪毅左右肋刺了进去,但洪毅的双掌已同时击在了二人的胸口之上。

二人同时受了洪毅临死前,竭尽全力的一击,伤势如何会轻?二人只觉胸口发胀,各自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二人趴在地上,良久方自挣扎着站起身,再看旁边众人,已被方才情景骇得木立当场,尚未醒过神儿来。他们实在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在瞬间击毙一名武士高手,并重伤两大高手。

乃木希典与高田进爬起来,同时向对方问道:“你还好吗?”言语中充满了关切之情。

适才剧斗,实是二人有生以来,所遇最为凶险的事,此后,二人每每想及此事,依然不寒而栗,心下悸动,良久不可自已。

方才,二人几乎经历了由生到死的过程,惺惺相惜之情大盛,前嫌已尽皆冰释,是以相互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二人转头再看,只见佐藤正大佐被钉在地上,已然毙命多时。

二人心道:“原来是佐藤君以自己的性命,救了我二人的性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