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战国 末世战国 第三十二章 尿血宝马

ljianf1982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URL] “你他妈抢劫啊,一金币都可以在北方跟蛮子买30匹上好战马了,西域的汗血宝马都值不了那么多钱,你这匹马再厉害,能打的过30匹马么?”谢正阳有点愤怒的喊道。 猥琐男一愣,心想哪有这么比较的,就好象一名统领百万大军的大将军,难道要能力敌百万才有资格么,果然是个大外行,要是在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你他妈抢劫啊,一金币都可以在北方跟蛮子买30匹上好战马了,西域的汗血宝马都值不了那么多钱,你这匹马再厉害,能打的过30匹马么?”谢正阳有点愤怒的喊道。

猥琐男一愣,心想哪有这么比较的,就好象一名统领百万大军的大将军,难道要能力敌百万才有资格么,果然是个大外行,要是在外边非好好敲他一笔不可,可惜这是在春阳街,就为了那无处不在的监督者,还得好声好气的跟对方解释:“这位大爷,可不能这么看啊,你看这匹马,肚皮膘肥,四肢健壮,不但善跑,更善持久,纵有百万骑军也追之不及啊;还有请再看,它比起一般战马还要高大一尺,正所谓居高临下,这对于战马格斗可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要说群殴,那是任何战马都无法以一敌三十,但如果是一个一个来,那可是一挑50都绰绰有余啊,更别提许多其他种类的战马是没有格斗能力的!”

谢正阳边听边不住点头,他何尝不知道马不是那样比的,但他实在是太想要那匹马了,但他只有55个银币而已啊,本以为算是个阔老了,没想到到了这里还是穷鬼一个,一时情急,问出了那种白痴的话。

此刻他可是心急的不得了,毕竟自己也在边塞待了些时日,对于相马也有些入门的知识,知道这匹是难得的好马,可自己钱不够啊!当下搓了搓手掌,尴尬的嘿嘿笑道:“这个,这位兄弟,你的马确实不错,但价钱也确实太贵了些吧,这样吧,30个银币怎样?”

这回轮到猥琐男差点把口里的槟榔给吐出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小气的一等金卡客人,但却没有想到其实对方是没钱了,就是嘛,连10个金币的一等金卡都办的起,怎么会连一个金币的买马钱都没有,虽然他价格是定的高些,毕竟对方还是个菜鸟,但这杀价也杀的太狠了,当场叫屈起来:“大爷,要真按这个数,我可就蚀大本了,看你我有缘,可以给您一个朋友价90个银币怎么样?”

这明显距离谢正阳的心理价位还差很远,连忙拨浪鼓的摇头:“不行,还是有些贵,怎样,不如40个银币卖给我吧?”

“大爷,这没多少区别啊,,这样吧,一人退一步,76个银币,可是少了2400贯耶!”

“我们既然一见如故,再少点拉,43个银币,怎样?”

“大爷,我还要养家糊口呢,就少赚点,70个银币,你满意了吧!”

“您就当可怜我,我再涨两个银币,我还要上学读书呢!”

“我上有高堂,下有儿女,就65个银币吧,不能再少了!”

“我除了家人,还有小强、旺才、阿福要养呢,它们几个可是难得饱饭啊!”

“还是46个银币吧…..”

“64个”

“47个”

“61个”

……

周围早有不少人停下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砍价,所找的理由也越来越不靠谱,心想什么时候春阳街来了这么个低级的商人和抠门的客人。

互相扯皮了近一小时,两人口都干了,最后还是猥琐男最先认输:“算我怕了你拉,就50银币吧,不能再少拉!”

谢正阳想了想,还算公道,自己也不能太过分,遂打算答应下来。

见浪费了半天口水,对方总算打算答应下来,也松了口气,他这匹战马虽好,也不过是30个银币的成本,能赚对方20个银币已经是不错的啦,当然想大敲一笔已经是不可能了,随即掏出一本临时和约,填上交易项目和金额,准备让对方签字,毕竟这么大一笔交易可是不能太随便,还是双方立下字据的好,这种临时和约每个作较大生意的商人都有,受到国家法律保护。

正要开口答应的谢正阳突然硬生生的刹住,那种奇妙的感觉又来了,顺着感觉看去,一匹体型偏小的马趴在马群边上吐着舌头喘气。

在确定了这匹马就是感觉来源后,开口问道:“这匹值多少钱?”

猥琐男一愣,扭头一看,又扭回来,随口答道:“这匹马不值钱啦,瘦不垃圾的,还尿血,十有八九有膀胱炎,我去哪找那么多抗生素来给它治疗!”

“我就要这匹!”谢正阳指了指答道。

“啥?”猥琐男一愣,连同和约书都不写了,想不到自己费了半天口舌就这么突然泡汤了,狠狠的瞪了那匹瘦马,真是扫把星,自从当初贪小便宜买来后就没安生过,除了会吃会睡,外加整年都在发情外,简直一无是处,想卖又卖不出去,今天还把自己唯一的生意给搅黄了,真是郁闷。算了,还是快把这瘟神送走吧:“您付两个银币就拿走吧!”说完,忐忑的看了看谢正阳。

谢正阳点点头:“价格还算公道,要办什么手续快办吧!”

猥琐男一愣,顿时欣喜若狂,这烂马当初自己贪便宜50贯买了下来,后来结果10贯都卖不出去,想不到现在竟能赚4倍利润,对方还真是个大凯子。虽然先前的大单生意黄了,但这笔的利润率更高,随即眉开眼笑的再拿出份和约书从新填写。

旁边的其他马商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他们都是行家,都看的出那匹瘦马最多不超过30贯钱,竟然让那奸商卖了个200贯,都妒忌的发狂。

“这位大爷,在这份和约书上签上您的大名,再支付两个银币,这匹宝马就归您了。”周围的其他马商听了猥琐男这句话,都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一把,刚刚还把那匹马扁的一钱不值,现在居然又按个宝马的名头上去,果然是商人本色,脸皮又厚又粗。随即想起自己不也是商人么,立刻向旁边呸了几口。

可这会谢正阳又犹豫了,站在一边直定着这匹瘦马,就是不动手签字,看得猥琐男直着急:这位小哥啊,你不会又犯浑了吧,你老哥我的心脏可受不了这样的折腾啊。

而旁边的马商却幸灾乐祸,心理巴不得黄掉了呢!

谢正阳确实在犹豫,这匹马爬在地上,吐着舌头,挺个大肚子,确漏出胸口的排骨,两后腿趴在地上,却还在打着抖,完全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两个银币不是小数目,可以让家里舒舒服服过上三个月,可眼前这秧货怎么也不象值两个银币的样子。只是这匹马给他的感觉实在太怪了,自从他从杨中校学来鬼神真气后就对那些真气深厚的人物非常敏感,这其中无疑杨中校给的感觉最为明显,那是一种见不到谷地的黑暗力量,可今天突然间碰上一个感觉不下于他的,还是非人类,一匹尿血的瘦马。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匹马练过内功,这怎么可能,如果说母猪会上树他还觉得可信些。但是这感觉不对啊,要是不买,可不是白白错过了一个足以媲美杨大变态的保镖,这世界搞不好还真有尿血宝马。

“哟,这位小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可算来对地方了,杏花阁可是我朝最有名的娱乐场所这里的姑娘们可是赛比世界小姐啊!”一名老鸠一把逮住一名怯生生的年轻人想往门房里拉,那名年轻人显然没有经过这等阵仗,特别是看见楼阁上许多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不断的向他抛眉眼和丢花瓣,更是吓的直退缩。

“呵呵,王妈,你又在抢小白脸了!”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李克已然褪去那风尘仆仆的军队休闲服,换上一身文人雅士的服装,手中摇着一把儒扇,乐呵呵的笑着。

那名叫王妈的老鸠一愣,松开了手,那名小白脸立刻连滚带爬的逃走,再也不敢回头。

王妈突然笑起来:“原来是李大公子,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哎哟,李公子啊,自从上次一别,您可是有3年没来我们杏花阁了,姑娘们可是想念公子的紧啊!”

“不知秀兰和小翠她们可好,本公子已经是3年未见她们了呢!”李克有点着急。

“不好,自从公子走后,他们可是日日夜夜愁眉苦脸的,可怜这几个女儿,都瘦了几斤,连客人也不愿意见,就整天念着公子回来。”王妈一边说着煽情,脸上确一直挂着笑容。李克也是花场老手了,这些场面话鬼才相信,也只能骗骗纯情少男而已,也不以为意,跟着王妈走进杏化阁富丽堂皇的大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