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


再说那边,唐虎命令众人分开跑之后,就感觉轰隆隆的声音和“嘁哩喀喳”树木断裂的声音一路而去,远离了自己的路线。唐虎不知道大恐龙看上了哪一个,反正自己现在是暂时安全了。可是,他不能放下他的队员不管。

然后他立住,立刻往回跑,跑到刚才分散的地方。一看,大伙儿居然都回来了,看来大家想的一致。众人清点一下,少了穆天。众人心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穆天这小子倒霉,大概是因为他的话太多了吧,上帝想惩罚一下他。

想归想,可是谁也不能不管兄弟的生命。大伙儿顺着那树木断倒的方向一路追去,没多久看到一个庞大的身躯,躺在地面上。由于是背对着大家,大家只能看到它的身躯在一动一动,就像是在撕扯什么东西一样。

恐怕是穆天被这家伙逮到了。然后……

一股悲哀的气氛立刻弥漫了上来。

大家伙儿冲动地要为穆天报仇。可是现在没有枪和子弹,要是有,几枪就结果了这个东西的性命,然后喝它的血,吃它的肉,抽它的筋,为穆天报仇。

就在大家义愤填膺的时候,牛金冲冲地走了过去。脸色铁青,抡起手里的木棍狠狠朝那家伙的脚趾砸去。俗话说:十指连心。对于动物而言,也是如此。

一听一声响彻云霄的“嗷——”一声,它的身躯开始猛烈晃动,像是要爬起来的样子。

只见它的头部往上一甩,然后又是冲天一吼。树叶哗哗地往下落,就像是秋季来临的一样——当然这个地方也没有秋季。

可是,等一等,这家伙头部顶着什么东西,居然还在“哇哇”大叫,好像是在指责什么。

大伙儿定睛一看,不得了!居然是穆天!

只见他趴在这个家伙的头部,手死死地扒住这个家伙的眼睑,脚踩在鼻孔的上方,处在七八米的高空摇摇欲坠。

怎么穆天这家伙没有死??——呸呸!谁希望穆天死?——可是他怎么没有被这个凶猛的大个子吃掉呢?

真是奇怪。太奇怪了。众人面面相觑,王八看绿豆——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只见穆天不停用手抚慰着大恐龙的额头,那个家伙逐渐停息下来。大地不再抖动了。

那家伙转过头来冲大伙儿大吼了一声,众人被一股强劲的气流冲倒,跌在了地上。

然后那家伙慢慢将头放下来,穆天就从它的头顶滑了下来。众人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他。

“刚才是谁在做坏事?是谁?”穆天下来就怒气冲冲地大喊道。

“是我。”牛金站了出来,他摊开手说,“不过,我还以为这个家伙已经把你吃了呢。”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害死我!”怒天朝着牛金大叫,“我正站在它的头上,差点没把我给甩了下去。幸亏我眼疾手快,抓的牢。”

“我们都是好心,要替你报仇——不是,要救你嘛。”李泽飞解释道。

“哈哈哈!”穆天仰天长笑,“这个家伙,——已经成了我的宠物啦!”

众人继续盯着穆天看。

“不要用那种崇拜的目光看我,这只是小事一桩。——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刚刚养的一只宠物——恐龙。——快给叔叔大爷们道歉。——这家伙的同类传说已经在地球上灭绝了,却在这个人迹罕至的荒岛上发现了一只。其实还有一只,但是被我们误杀了。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的,我不知道,如果有,那么大家一人一只,养着玩玩。”穆天得意洋洋大言不惭地地拍着恐龙的头说。

“你眼睛有毛病吧,”乔荒说,“我们明明是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你,你不要自以为是以为大家崇拜你呢。养只恐龙有什么了不起,我以后还会养个外星人玩儿玩儿呢。”本来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乔荒的这个愿望实现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你就承认一下会死啊。”穆天也反唇相讥道,“明明是这样,死不承认。”

“好了,别斗嘴了。”罗朴言插进来说,“穆天,你确认这个大家伙没有危险。”

“当然,肯定没有!”穆天又拍了拍大恐龙的头,那个家伙居然像条狗一样发出“哼哼”声。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生命之虞,就是好事。现在虚惊一场,幸好没有出事。现在要紧的是去找方舟,耽搁一分钟,方舟就会增加一分危险。”唐虎说。

大家点头称是。

可是现在到了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刚才狂奔了那么一大段路程,谁知道跑到了哪儿。

罗朴言在众人中间是最稳重和细心的一个。他手里有张纸,上衣口袋有只笔,到了什么地方,估计一下路程,看到什么明显的标志物,他就用笔在纸上记录并画下来。虽然不太准确,但是能大体上知道个大概。可是由于刚才事情突然,匆忙,没有来得及画,因此,现在没有谁能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众人往头顶看了看,阳光刺破树丛,像无数道利剑一样四处投射下光芒。树冠之下的瘴气让世界一片朦胧。

看样子差不多到了中午。如果正常的话,再过一段时间,热带雨就会准时来到。

在热带雨来临之前,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避雨为好。

众人往森林的边缘行走。

大恐龙紧紧地跟在后面,追着穆天不放。这样情形不像是众人带着大恐龙,而是大恐龙在驱赶着众人。这样一支奇妙的队伍,在森林里缓慢前进。

走了片刻,可以明显感觉到阳光多起来了。可以感受到从大洋上吹来了风拂在了脸颊上。

“快来看!”走在前面的牛金招呼着大家。

众人围上前去,只见葳蕤的草丛里隐秘着一条小道。如果不仔细看,肯定发现不了。可是这条小道是怎么形成的呢?

现在距离他们出发的地方已经很远很远了。有没有到岛的中心,不大清楚。视线被遮蔽,能够看到两旁的山峰高高耸立,听不见海浪的声音,到处是兽吼虫鸣。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条线索。唐虎示意牛金顺着这条道往前走。牛金心里领会,弯着腰钻了过去。

大片大片的鹦鹉出现在周围的树上。它们身上的羽毛色彩斑斓。可是现在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

罗朴言在牛金的后面紧紧地跟着。拐过一个弯,踏进一片花丛。这些花的花瓣是蓝色的。花朵硕大,但是没有什么香味。这个地方稍微开阔点,牛金直起了腰,大踏步地往前走。

就在这时,只听“噗通”一声。罗朴言只觉得眼前一晃。等回过神来一看,走在自己前面的牛金一瞬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