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二 曲阳蓄势 45 再入曲阳

xinyu4520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45

““驾!驾!”一架马车在去往曲阳县城的官道上飞驰。陈剑启和美惠子坐在车里翻看着队员们记上来的纸条,陈占奎则坐在前面甩动着马鞭。

陈剑启斜靠着车身,随意的拿起了一张念到:“半斤猪肉,半斤花生,一壶好酒。”

“陈君,这人倒是会过日子呢!”美惠子小心的凑到了陈剑启的身边,颠簸的车身让她掌握不好平衡。

“嗯。”陈剑启扫了一眼后面的署名,看得出来这是杨永生的字,心中感叹这不愧是清末的秀才,这字写得倒是很潇洒。陈剑启的字竟是不如杨永生的。看这名字倒是那位性情火爆的胡金刚,尽管护卫队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食堂,条件比在家里吃的好些,但依然不是以前当土匪能够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想那胡金刚则是馋肉,馋酒了。想到护卫队的食堂,陈剑启深深的看着美惠子,他那炽热的眼神让美惠子的脸红了一大片。

“惠子,这些日子多谢你了。”陈剑启将美惠子的手拉了过来,认真的抚摸着已经略显粗糙的手。在山上,虽然有食堂和不少的食物,但是却没有一个能够做饭的厨子,以至于美惠子就当起了临时的厨师,为这些训练了一整天的队员们做饭。百十来人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做的,那口大锅美惠子用的都很费劲。陈剑启自己也会去帮个忙甚至是让队员们进行轮岗,轮流帮着美惠子干活。但是这些大老爷们就知道吃,很少有会做饭的,更多的时候都是美惠子一个人在忙活,直到陈大娘一家被接上了山,这种情况才好转过来。

所以这次去曲阳,陈剑启的目的其中一个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到几个像样的厨子,让美惠子和陈大娘从做饭的劳累当中脱离出来。而且听美惠子说,陈大娘的哮喘病又严重了,那次拿的中药也已经喝完了。陈剑启将手中的那些期望重又放进了怀里,这趟曲阳之行还真是不容易啊。

马车的速度逐渐的慢了下来,陈占奎掀开帘子将头探了进来:“少爷,曲阳快到了。”这是陈剑启要求的,出了自己的那片地盘还是叫少爷为好,免得让人关注。不过叫少爷就不关注了么?陈剑启应了一声,随即伸手将美惠子抱在了怀里,闻着美惠子头发的清香,而美惠子则枕在陈剑启的胸口,一起享受进入曲阳前的平静。


快到中午的曲阳县城,来往的行人变得稀少了很多。就连在城门口站岗的士兵都懒洋洋的,膝盖一弯,将枪抱在胸口,这样就靠在了城墙边上,无精打采的看着零零散散进城的人。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盘查都给省去了。刚刚在城里某个酒肆吃过饭的便衣队员,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的往这城门口骑着。

城门口站岗的士兵甲向远处抬眼望去,只见一架马车从远处绝尘而来。士兵甲赶紧叫醒了站在对面已经睡着的士兵乙。

“快醒醒,别睡了。那边好像有架马车来了。”士兵甲说。

士兵乙睁开了自己依然还打着架的眼皮,嘟囔道:“什么车啊?我这儿还没睡醒呢。”士兵乙顺着士兵甲的眼睛看去,只见那马车距离这曲阳的南门倒是更近了。这年头,虽然有了汽车,但这汽车一般人也是用不起的。这马车就不同了,一匹马拴上个平板就是架马车,但是这带篷子的就不多见了,想来这车的主人也应该是个富贵人家。士兵甲和乙赶紧抖搂了一下精神,两人迎着那跑过来的马车走了过去。

“少爷,守城的士兵过来了。”陈占奎侧着头轻声说。

“恩。知道了。”陈剑启应了一声。美惠子不再枕着陈剑启的胸膛,坐直了身子。而陈剑启则活动了一下胳膊,往外面挪了挪。

士兵甲和士兵乙一左一右伸出了手,陈占奎使劲一勒,这马儿便死死的停在了原地。“喂!你们是干什么的?”士兵甲指着陈占奎喊道。陈占奎并不答话,只是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将车帘掀了起来。这车夫的打扮竟也是皮袄加身,一副大户人家的打扮。陈剑启从车里钻了出来,今天他为了来曲阳的这趟,特意将已经收起的军装和皮靴穿了出来。果然陈剑启一下车,这两个士兵便愣在了那里,没想到从车上下来的这个人竟然是个军人,而且似乎还不是中国兵。陈剑启一伸手,将身穿婚纱的美惠子从车里接了下来。穿上婚纱的美惠子是如此的美丽,高贵,士兵甲和士兵乙看的都发呆了,他们何时见过这样打扮的女子。

“Madam,here please.”“夫人,这边请。”陈剑启竟然说出了一句英文。两名士兵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两人都是外国人啊,不过怎么看怎么都像中国人啊。

“你们是干什么的?”士兵甲又问了一次。

陈剑启和美惠子并不答话,莫名其妙的看着士兵甲,仿佛没有听懂的样子。站在一边的陈占奎倒是说话了。

“两位军爷,这是我家少爷和少夫人,自小就长在美国,他们刚从美国回来,官话说不太好。”陈占奎从怀里摸出了几块银元给塞到了士兵甲和士兵乙的手上。士兵甲掂量着手里的银元,笑着给放进了兜里。“你们这是要进城么?做什么去啊?”

“军爷,我家少爷和少夫人要来这里寻一位旧友。”

“你们不会是间谍吧!我们这个小地方,怎么会有从美国来的人物呢?”并不说话的士兵乙说话了。陈占奎又往两个士兵的手里塞了几块银元,依旧笑着说:“两位军爷真是说笑了。我家少爷的旧友伯亨利就在这曲阳城里开了一家***会医院。”

“原来是伯亨利大夫啊!”两个士兵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他们两个倒也是去过那家医院看过感冒,所以有些印象。

“伯亨利大夫现在在我们这儿可是有名的很呢!既然是伯亨利大夫的朋友,就不拦着了!走吧!走吧!”士兵甲拉着乙闪过身子,将车道给让了开来,挥挥手示意放行。陈占奎将两人扶上了车,自己才坐了上去,重又挥动起了马鞭。

士兵甲望着远去的马车对士兵乙说:“喂!你说,这美国还有咱中国人?”

“听说,这美国军队里面还有黑人呢!为什么就不能有咱中国人?”

“这倒是啊!不管他了!”士兵甲从兜里摸出了那几块银元。“走!叫上弟兄们,我们喝酒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