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七十五章 暗流涌动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弟弟,姐姐倒是有个主意,也不知道行是不行。”正在这时,蔡琰忽然说了一声。   “姐姐快些说来。”张信赶忙问道。孙乾、严象、王修的眼睛也直直的瞪着蔡琰。   蔡琰脸色一红,毕竟一个姑娘让几个男人这样看着,还真是不习惯。洛为思索一下,朱唇轻启,说道:“这些天,姐姐一直观察着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弟弟,姐姐倒是有个主意,也不知道行是不行。”正在这时,蔡琰忽然说了一声。

“姐姐快些说来。”张信赶忙问道。孙乾、严象、王修的眼睛也直直的瞪着蔡琰。

蔡琰脸色一红,毕竟一个姑娘让几个男人这样看着,还真是不习惯。洛为思索一下,朱唇轻启,说道:“这些天,姐姐一直观察着发现北海附近倒是有些荒芜之地,要是拾掇一番,也算作是良田。现在虽是错过了春耕,可趁着这段时间咱们去整理了这些地方,待得金秋来临之季,种上粮食,怕是也能解决一些事情。也算是帮这些流民找到了一些事情做。”

“这个…”孙乾听完,望着张信说道:“不瞒大人,蔡小姐的话说的倒是不错。属下当日也是如此想的,可咱们北海多山,良田稀少,就是整理了这些荒地,怕是也解决不了多少流民的生计。而且这些荒芜之地也并非是无主,都是些大族的地,却是无人手耕种。就撂荒在那里。”

“老张就不懂了,他们不耕种,这不是糟蹋了么?还不如给流民耕种呢!”张飞对这些事情一直不感兴趣,也不爱听,就在一旁假寐。忽然一个激灵惊醒了,就听见孙乾这一句话,忍不住都囊了一句。

“翼德,这个你就不懂了,大凡世家大族莫不以地多为尊,就是撂荒了也不会给平凡百姓的。”王修笑呵呵的对着张飞解释了一句,这几天的接触,他也喜欢上了张飞这个耿直的汉子。

“姐姐说的不错,先阻止流民整理那些荒地。至于那些大族,我来想些办法。若是荒地不够的话,就放火烧山,开些良田出来,也不能让这些流民饿死了。”张信站起身来挥手说道。

“那大人的意思是…”严象皱眉问了一句。

“这个文则就不要管了,我自有办法。”张信冷冷的说道。

哼哼!世家大族,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有多蛮横。

“属下知道…”严象看着张信的脸色冰冷,也不敢多问。

“公佑,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和王修、文则三人去做了,我再派鞠义和他的悍死军帮着你们,要是有人敢阻拦,你无需理会,自有鞠义帮着你们。还有…今晚你持着我的拜帖,将北海所有的世家大族的家主请到郡府之中,就说我要请他们喝酒。”

“喏!属下这就去办这事情。”

“大人,属下倒是还有些不能领会您的意思。这放火烧山自是能开出良田来,可咱们北海的山就是烧出来了也只是石头,这个…能耕种吗?”王修忽然问道。孙乾正要离去,听了王修的话,也站住身子想要要听听张信的回答。

“这个嘛!”张信脸色一缓,笑着说道:“你是误解了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烧些低矮的山丘,这些山上石头毕竟不多,而且北海虽是多山,可高山峻岭毕竟是少数,咱们也不能做哪些有伤天合的事情,毕竟上天造物不易,那些高山虽是险峻,也是造化终神秀的事物。”

“属下这就懂了。”王修点点头,又问道:“可就是山丘,也是有些坡度的。种子撒在上面若是遇到雨水,就会被冲下来的。”

“嗯…这个也不是没有办法,咱们可以造些梯田。”张信冲着王修一笑,接着说道:“虽然梯田费力,可这个功夫倒是值得咱们下。”

“不知大人所说的梯田是个什么样子的?”孙乾这时也忍不住了。

“哦….”张信顿时哑然,难道这三国之时,还没有梯田这一说法,不会改变历史了吧!可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度过现在的难关啊!

管他呢!先紧着眼前的事情再说吧!也不能看着这些人饿死。

张信咬牙一想,就将梯田的大概样子说给几人听了。张信原本就是陕西一带的人,连绵不断的秦岭之上梯田随处可见,他虽不懂其中的道理,可大概的样子还是知道的。

“大人真是天纵之才,能想到这样的法子,倒是令属下佩服。”王修听完,拱起双手佩服的说道。

“这个就不要说了。”张信摆摆手,羞愧的说道:“也不是我想到的,只是少时游历之时见到的,也不知道此法可行不可行?”

“大人放心,此法可行。若是照着此法,咱们北海定会新增良田万亩。”孙乾肯定的说道,声音朗朗,自有一股自信参杂其中。

“好!那这事情就就给你们了。”张信出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这事情不行。又忽然想起一事,向孙乾问道:“公佑,这些日子你一直经管着流民的粮食,想着这数量也是不少,不知是哪位粮商如此开明,能为咱们提供如此多的粮食?我从洛阳赶来之时,并未带多少的金银,这些日子的开销怕是用来卖粮食也不够,这些日子倒是忙的有些糊涂,忘记问你这事情了。可就算人家大义,咱们也不能亏了人家。”

“大人问起,属下自当实言以告,给咱们供应粮食的并非是北海本地的粮商,而是冀州中山的甄家。”

“中山甄家?是何等样的人家?”

孙乾赶忙解释道:“大人少从军旅,自是不知道。这中山甄氏是经商世家,说起来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商贾世家,而是一官宦世族。祖上曾经担任为过太保一职,后家道没落,至甄逸的时候,也做过上蔡令。官儿不大,也许是甄逸并无心于此的缘故,很快就辞官不做了。”

“甄逸有三子五女,长子甄豫,次子甄俨,幼子甄尧。五个女儿分别是甄姜、甄脱、甄道、甄荣和甄。而甄宓的大名,本来是叫做甄洛。只因其生的貌美,且性情端庄稳重,不喜欢嬉闹玩耍,故而又名甄宓。”

甄宓?张信听到这里,顿时感到有一种熟悉感,这名字倒像是在哪里听过一般!

“大人,可是对这甄宓感兴趣?”孙乾突然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张信赶忙摆手说道:“只是觉得这名字有些奇怪罢了!”

孙乾笑道:“宓,在《玉篇》文中,有这样的解释:止也、静也、默也……意思就是说,甄洛这个女孩子,性情很安静,很稳重,比较内向,不喜欢说话。这是当年张钧赐给甄洛的别名。倒是从一定程度上,却反映出了甄洛这个人的性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甄宓之名,甚至比甄洛这个大名还有叫的响亮。”

说到这里,孙乾又笑着问道:“大人,可知道这张钧是何许人物?”

“张钧?倒是听说过此人!”

张信还真的听说过这张钧,《三国》中就是他为刘大耳抱不平,最后弄得个丢官丧命的。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就这么看重这刘大耳,张信觉得这人是肯定是脑子秀逗了,搁在他身上,打死也不会干那事情!

“大人从洛阳而来,也定是知道他。”

“恩?这话怎么说的?”张信倒还真是纳闷了。

孙乾解释道:“这张钧就是现在的谏议大夫,听说以正直无私闻名朝野,倒是个人物,大人难道不识?”

“公佑先生怕是不知道,咱们二郎在洛阳那顿日子结识的可都是达官贵人,这小小的谏议大夫。”蔡琰这时侯冲着张信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微笑着说道。

“哦…….”

蔡琰这话说完,众人怪怪的眼光就落在了张信的身上。

张信倒是没觉得,此时他倒是为突然生出的一个想法纳闷着,不由的冲口说道:“这张钧可是和张世平有关系?”

孙乾愕然道:“张世平?属下倒是没听说到。那张钧出身于中山张氏。是堂堂正正的中山望族。却不知道大人所说的这张世平是何人?”

“不说这个甄宓了,公佑说说这个帮着咱们的人就行!”

张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提起这张世平,只是觉得无缘无故的刘大耳起家的时候怎么这张世平就那么大力的支持他?以后的张钧又怎么会为他刘大耳不遗余力?这里面怕是有什么吧!在他的记忆里,孙乾是很早就跟着刘大耳的,怕是都认识也说不定。可看孙乾的样子,是明显的不知道,可能是自己想的多了。赶忙岔开了话题。

“哦…”孙乾自嘲一笑,说道:“属下多嘴了。现在甄家在青州的生意全由次子甄俨掌管,属下和他倒是熟悉,他听闻大人的所为,就赊了一批粮食给咱们。甄俨年二十七岁,性格沉稳。按照规矩。世族所传,皆由长子。不过甄豫属于书呆子类型的人物,对于商贾之道,并不是非常地喜欢。反倒是甄俨对此颇为喜爱,故而就成为了甄家的接班人。对此,甄豫也没什么意见,正好在家里做学问。”

“哦…既然是这样,以后找个机会,我自当好好谢谢人家。”张信赶忙打断孙乾的话,这孙乾怎么那么像徐晃啊!说起话来就止不住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却是没有任何关于这甄家的印象,也就不想了。

“嗯!这个以后就由属下安排。那属下就先走了。”孙乾看着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说了一声,准备离去。

“那就麻烦公佑了。”张信想了想,也没有什么事情也就让孙乾走了。王修自是随孙乾而去,只剩下张信、张飞和蔡琰几人。

“弟弟,看来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你应该高兴一下子了,老皱着个眉头像是个老头一样。”等着王修、严象、孙乾走后,看着张信依然皱着眉头,蔡琰忍不住说了一声。

“是吗?我怎么不觉的?”张信闻言笑了笑,对着张飞说道:“翼德,你看我的眉毛是皱着的么?是姐姐说的那样吗?”

张飞闻言,还真的走到张信的跟前,仔细的看了看,说道:“没有啊!老张怎么看不到啊!怕是老张长的黑,眼睛也黑,什么都看不见。”

“呵呵….”张信听了张飞的话,大笑起来。

“真是两个傻子,真该让太平教的道士好好给你们治治病。”蔡琰也是直笑,可依然说了一句。

“太平教?姐姐在那里见到的。”张信闻言,脸色一正,赶忙问道。

“就在流民营地里啊!怎么了?”蔡琰看到张信的脸色一正,诧异的说道:“那些道士可是挺好的,还给流民里生病的人治病,我看是挺好的。”

“就在流民当中?什么时候的事情?”张信又紧张的问了一句。

“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前些日子有流民生病,可北海里的郎中不给他们看病。正好这群道士来了,就给他们开了些药,这病就治好了。那些流民就感激他们,我就让他们留在了营地。”蔡琰虽是也有些疑问,可还是说了出来。

“翼德,你送姐姐回郡府,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他再进流民营地那里。曹性,带着从龙卫跟我前去流民营地。”张信听完,那脸立即就冷了起来,立马下令道。

“弟弟,这是为什么啊?”蔡琰顿时气的脸都红了。

“姐姐,总之弟弟都是为你好,你就先听弟弟的,等晚上回来弟弟再给你解释。”张信看着蔡琰急了,赶忙放缓语气说道。

“好,我就相信你,可不许你胡乱杀人啊!”蔡琰从张信的神色中也猜出这事情不寻常,也就不再执拗了。

“我知道了。”张信答应一声,给张飞使了个眼色。张飞也不是个傻子,赶忙护着蔡琰就向郡府赶去。

…………………………………..

北海宗家算起来应该是北海的大户,家主宗员虽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可多年的宦海生涯将他磨砺的如同狐狸一般的狡猾,唯一的儿子在孔融任太守之时也是北海的领军校尉,手下一千多的群国兵,也算是北海郡炙手可热的人物,再加上手中大刀娴熟,也有一些小聪明,二十一二岁的年纪更算得上是风华正茂,本该是有一番的作为。宗员也是极为满意这个文武双全的儿子,可谁知道却忽然来了一个新的太守。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新太守虽然也只是一个小官,和天子相比自是差相差十万八千里,可人家也有一些自己的亲信。那儿子还会有现在的地位吗?肯定没戏。那还不如回家算了,等整倒了这个新太守,然后再让儿子出仕,那时候北海郡还依然是他宗家的天下!

张信?北海太守?,他什么都不是,不就是一个小兵头出身嘛!十四岁的太守?听起来倒是挺震撼的,可一个小娃娃他懂什么。也不要说他老子张温是当朝的太尉,宗员更是不屑,那官是怎么来的,他宗员还不知道?不就是靠着当年巴结曹腾才混到现在的这个太尉。那曹腾是什么出身,也就是一个阉党罢了,和老袁家四世三公的名声比起来,那是什么?不就是一堆狗屎!

那徐庶和高顺、赵云三人初来北海的时候,宗员也就是冷眼旁观罢了!他就想看看,这些毛孩还没长全的人到了北海之后能整出多大的动静。可老袁家忽然来人了,也没办法,谁叫他宗员是袁家的门生,袁家说什么他都得照办,更何况现在后来的张信的摊子是越摆愈大了,再不想些办法,等张信站稳了脚跟,要想再动他,怕是就不如现在容易了。所以他才听了何颙的计策,暗自联络了北海所有的大户,故意和流民起些冲突。不过那些流民倒是也配合,一个个吃饱了没事干,那火一点就着,弄得那个张信倒是手忙脚乱,他们这些人在后面看着那是直乐。

想到这些,宗员就忍不住想笑,拱手对着坐在下首的何颙说道:“伯求,你的计策还真是管用啊!这几天你看那些毛头小子忙的是手忙脚乱的,想着老夫就忍不住想笑。”

“呵呵…”何颙冷笑一声,说道:“宗大人过奖了,小小的计策算不得什么。他张信当他是什么?不过就是跟着打了几场仗罢了,就想着来做太守。也不想想那太守是他一个小兵头出身的人就能做的吗?真是不知好歹。”

“那是!”这时一个武人打扮的大汉站了出来,抱拳说道:“我家公路大人说过,他早就看那个张温不顺眼了,这张家的小子嘛!呵呵…也是找死,谁叫他有个这么惹人讨厌的老子呢!”

“这位将军是…”宗员还真是不认识这个大汉,可毕竟是何颙带着的人,也不好相问,可现在人家说话了,也就想着趁着这个机会问问。

“哦,这是纪灵,也是青州人,手中三尖两刃刀,有万夫不当之勇,是公路公子的爱将。”何颙指着大汉很随意的说道:“这次在下前来北海,公路公子怕在下路生,就让他陪着在下来了。”

何颙说完,又朝着纪灵说道:“纪灵,快来拜见宗大人。”

纪灵闻言,双拳一报,也不起身,朗声说道:“某家纪灵,拜见宗大人。”

声音朗朗,到让宗员吓了一跳,连声说道:“纪将军免礼,既是袁术公子的爱将,算起来也是自家人。”

转头对着何颙笑道:“袁术公子果真是慧眼识人,这位纪将军果真是当世虎将。”

“呵呵…”何颙眼睛一眯,右手缕缕胡子,笑道:“宗大人倒是过奖了,不过纪灵也算是当得起这个虎将的称呼。”

“那是…那是…”宗员眼珠子转转,应允几声,又说道:“那张信自金城一战,被传的是神乎其神,想来手上怕是有一定的功夫吧!也不知纪灵将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