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启禀公子,那个孙乾末将已经带来了。”徐庶正说的兴起,却被赵云的声音打断了。

“哦…”张信向着徐庶歉意的一笑,喊道:“子龙,引了孙先生一起起来吧!”

“喏!”

只听赵云应了一声,就见赵云引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张的倒是平常,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儒生服,肋下挂着一把利剑,只是嘴唇之上长着两撇胡子,显得倒是精干。

“孙乾见过太守大人。”孙乾随着高顺一走进郡府,就朝着张信行了一礼。

“孙先生,莫要多礼,先请坐下再说。”张信赶忙上前一步,扶起孙乾。

孙乾也不推托,顺便就坐了下来,两手一拱,谦逊的说道:“太守大人莫要如此称呼在下,您是上官,在下只是白身,称不上什么先生。大人称呼孙某公佑即可。”

“呵呵…”张信朗声一笑,说道:“张某是直人,也不可客套,也就直话直说。慈明公的书信孙先生怕是也看到了,如今张某初来北海,这民政上的事情倒是觉的为难,不知孙先生可否出仕前来帮帮张某?”

“太守大人言重了,即是恩师的吩咐,孙某怎能推脱?只是…”

张信闻言,赶忙说道:“只是什么?孙先生莫要多心,张某既是诚心相邀,日后北海内政之事,单凭公佑做主,张某绝不指手画脚。”

张信也是没办法,毕竟现在手下文士奇缺,只能如此。

孙乾咬咬牙,站起身来,俯身下拜道:“太守大人如此诚心相邀,在下怎敢推辞。孙某的意思是现在北海的形式,怕是太守大人还不清楚,就想先说清楚。”

“公子…”

郭图这时带着曹性走了进来,看见郡府之中有个不认识的人,顿时欲言又止。

“公则,这是慈明公给咱们推荐的孙乾孙先生,已经答应出仕帮咱们,也算不上什么外人,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不必顾忌!”张信看着孙乾脸色不变,点头朝他微笑一下,便对着郭图说道。

“喏!”郭图看了一眼孙乾,双手对着孙乾拱了拱,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着张信说道:“公子,刚才我带着曹性私下的查了一下,才知道当日孔融去了洛阳之后。这北海里的宗家就窜连了北海郡的儒生拒绝出仕,说是咱们都是军中出来的,靠着大将军的关系才挤走了孔融。还说了老爷当年是怎么当上大司农的事情…”

“哦…”张信皱皱眉,又问道:“这宗家是什么样的身份?”

就算郭图不这么说,张信也知道,只要是想拿自己说事,这张温的过往必定会是借口,也不奇怪,毕竟张温当年的事情的确不怎么地道,他早就有这个准备。可就是奇怪这宗家到底是为什么要挑这个头?他可从来没和北海的人结过什么仇啊!

“这个,孙某倒是知道。”郭图还没开口,孙乾倒是接口说道:“这宗家倒是也算得上是北海的大户。家主宗员,是洛阳袁家的门生,靠着袁家的关系,曾经任过北海的郡丞。生有一子,叫做宗宝,孔文举任太守时为北海领军校尉,武艺自称得过名人指点,在北海郡也算得上是无人能敌。宗家在北海的声望也是极大,等闲儒生学子,都以宗家为马首瞻。”

郭图向孙乾点点头,又说道:“公子,孙先生说的不错,属下和张苟查到的消息也差不多。只是最近宗家里来了一个书生,这人公子绝对想不到是谁。”郭图看着孙乾称自己属下,也知道现在张信毕竟是一地的太守,也要有些威望,也自称起了属下。

“是谁?”张信急忙问道。

“何颙何伯求!”

“是他?”张信这回倒是奇怪了,这何颙是何进的幕僚,又怎会前来北海?难道是何进要来难为自己?肯定不是,何进要是想难为自己,在洛阳的时候,以他大将军的权势就是小指动一动,也能碾死自己,更何况还有张温的关系摆在那里。绝对不会是何进!

“二郎,不必猜了,这个和大将军没关系。”徐庶看着张信在那里思索,走前一步说道:“根据孙先生说的,恐怕这和袁家脱不了关系!”

“公子,元直说的不错,属下也是这个意思。”郭图赞同的点点头,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个办法,先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公子莫要忘了,咱们的后面还有鞠义带着的那些流民要处理。”

“公则说的对,不管是不是袁家在为难咱们,咱们先得处理了这些流民再说。这样…”张信站了起来,走到孙乾跟前,说道:“公佑,切莫管北海的这些肮脏之事,我现在就任你为北海的郡丞,全权处理北海的民政之事。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准备好几千人的吃住,毕竟那些流民即将到达北海,也不能任他们冻死饿死。”

“属下自会准备好一应事务,务必让大人称心。只是只有孙某一人,怕是忙不过来。”孙乾也是干脆,即是答应了张信,当即就称起了属下。

“这个公佑放心,我暂且让阿福还有严象帮你。只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阿福还有自己的事情,严象的才能我也是没亲眼见过。不知公佑可否有什么能人能推荐给我?”

“倒是有一个,和属下也算是知交,叫做王修,是东莱人。属下回去之后就写封书信邀他前来。”孙乾稍微想了一下,就说道:“事不宜迟,属下这就下去安排。”

“嗯,这就麻烦公佑了。”张信朝着孙乾点点头,又向徐庶说道:“阿福,伯母也让我接来了,可现在的情况你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先和公佑前去,等那个王修来了,你再回来看望伯母。”

“二郎,这个我知道,那我就先走了。”虽是挂念母亲,可徐庶也知道事情现在紧急,也只好先给孙乾帮忙去了。

“赵云何在?”等徐庶孙乾离去之后,张信的脸色变得铁青,冷声叫道。

“末将在!”

“命你整点士卒,等候公则的指挥行事。”

“喏!”赵云答应一声,转身就走出了郡府。

“公子的意思是…”郭图凑了上来。

“公则,刚才公佑在这里,我不好直说,我的意思和刚才一样。这个你去办,军中将校任你随挑选,从龙卫也随你指挥。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做的干净一点,毕竟咱们还要在这里立足,不要让别人怀疑是咱们干的。”张信冷冷的说道。

“喏!属下自会让公子满意。”

“嗯!我先去看看蔡琰哪里的情况,这次的事情我怕是去不了了,免得让人怀疑。”张信说到这里,声音缓了一缓,“听公佑的意思,那宗宝倒是厉害,你自己小心一些。”

…………………………………………………………………..

光和七年的六月,对于初到北海的张信一行人来说,是最为烦恼的一段时间。鞠义回来的时候,跟随的流民已经有三万多人,而且鞠义回来时讲,各地的流民听闻北海新来的太守准备收容他们,就一批一批的涌向北海,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后面跟着。

张信一听就懵了,这才几万的流民就让他感到头疼,再来好几万,那吃什么住什么?钱从哪了来?他来北海的时候,本身带来的钱财就不多,毕竟一直在军中,靠着张温临走时给的一些钱财倒是还能支持上几天,可以后呢?他可不是那些架空小说里的主角那样什么造纸术、炼钢炼铁的,怎么来钱会什么,早知道这个样子,转生的时候就在床上放一台电脑了!那样的话,现在可就不会为这个钱财头疼了。

这个先不说,北海本地人自从张信来了北海之后,先是冷眼旁观,到后来看到成片的流民涌进北海就在一些有心人的挑唆之下闹到了郡府。张信也是无法,毕竟这些纠纷不是靠着军士镇压就能解决的了的。只好将流民暂时先安排在城外,每天开些粥棚,熬些米粥散给流民糊口。也不怪北海人闹腾,这些流民之中,还有一些无赖子,恃强凌弱不说,吃饱喝足之后就和北海当地人经常闹出一些纠纷,把主管这些事情的孙乾气的直瞪眼,张信一听,带着张飞就去了城外,二话不说杀了几个为首的,这事情也就算是平息了一阵。可张信知道,这样下去绝不是办法,流民若是无事可做,时间久了必定会生出乱子。

“弟弟,为了何事如此烦恼。”这天,张信带着张飞、曹性来城外视察,可流民的那些懒散,脏乱看的他直皱眉。正在施粥的蔡琰看到了,就走过来关切的问了他一句。蔡琰也是出于怜悯的缘故,这些日子一直待在流民营地,领着四个丫环也常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孙乾知道蔡琰的身份,就只要她做些如施粥散粮的小事,可即使是这样,蔡琰在流民当中的声望也是极为的不错。

“曹性,先去把公佑、文则和王修请过来。”张信皱眉向曹性吩咐了一声,又对蔡琰笑着说道:“姐姐你身体不好,这些日子就少到这里来几次,免得累出病来。”

“弟弟关心姐姐,姐姐自是知道,可你看看这些人…”蔡琰指着流民,怜惜的说道:“缺吃少喝的,实在是可怜,姐姐向着能帮一点,也就多帮一点。再说了,姐姐待在郡府也是无事,还不如待在这里,这里的人都是很淳朴的。”

“可是…”

“弟弟不要再说了,当日弟弟让姐姐随你来北海的时候,可是让姐姐前来帮你的。现在姐姐不是就在帮你吗?难道是姐姐的错了?”蔡琰打断张信的话,笑着说道。

“呵呵…姐姐既是愿意,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一切以姐姐身体为重,若是觉得身体不适,就必须停下。”张信看着无法,也只能苦笑了一声。

“姐姐知道了,弟弟莫要挂心。”蔡琰笑着连连答应。

“大人,属下等来了。”这时曹性引着孙乾、严象和王修走了过来。

“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着我来。”张信看了看杂乱的营地,心里说不出的一阵烦闷。

“姐姐也过来一下。”刚准备迈步,又回头喊了一声蔡琰。

几人来到一处凉亭,倒是挺幽静的,几颗大树还带来了一丝阴凉,将阳光挡了开来。

“曹性,带着从龙卫先给我围住这里,莫要让人搅扰了我们。”

“喏!”曹性答应一声,紧紧身上的大弓,就走了出去。

“公佑,你先说说现在的情况。”等曹性离开,张信就先问了问孙乾。不过这个孙乾的才能果真是不错,只领着三百的兵卒,几天之内就搭建好了三万多流民的临时住所,这几天所有的粮食也是他在北海的粮商那里买来的,而且价格也是极为的公道。没让张信操一点的心,自是得到了张信一行人的器重。

“大人知道,如今流民已有三万多人,而且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光是靠着咱们救济,日子短了倒是还行,可若是日久怕是会生出变故啊!”孙乾闻言赶忙站起身来说道,只是脸上的忧愁谁都看得出。

“这还不算,如今北海之人极为的排斥流民,已经生出好几起乱子了。要是再不解决,怕是咱们也很难待在这北海了。”王修也站起身子说了几句。自从收到孙乾的书信之后,王修就从东莱赶到了北海,这些天一直帮着孙乾,也展现了自己不错的才能,被张信聘为治中从事。

“嗯…这些情况我都知道。可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给这些流民找些事情做,现在是五月,已是错过春耕的时间了,的确让人有些为难。”张信皱眉说道:“你们也说一说,有什么办法没有。”

“大人,流民之中倒是青壮占多数,老如妇孺占了少数。毕竟能来北海,也是需要靠着些体力的。属下的意思是将青壮都编入郡国兵之中,毕竟现在北海的兵力也是太少,至于其他人咱们再想法子。”严象这时站了起来,这些日子一直在流民中待着,情况自是最为的熟悉。而且这人不但在内政上有一手,军事上也有些自己的见解,虽是比不上徐庶、郭图,倒是也能提一些独特的想法。

“这倒是个好主意!文则果然是能人。”张信一听,不禁拍手叫好。

张信来北海的时候,曾让赵云清点了北海的郡国兵,可让他失望的是北海的郡国兵也就不倒一千,也不知道以前孔融是怎么考虑的,整个北海就这么一点的兵力。更别提什么素质了,按说山东的汉子历来剽悍,能当兵的想来就是骁勇。可这些郡国兵,一个个连当初自己在金城受降的那些韩遂败兵都不如,丝毫没有一点后世他所知的山东人的那股子悍劲。张信看着实在心烦,就让高顺挑选了两百长的还算是健壮的留了下来,其余的都赶回家去了。到现在北海的兵力是极为的匮乏,连高顺的陷阵营和鞠义的悍死军都被迫调到了流民营地之中,看守流民。张信也曾想过在北海招些兵,可招兵告示贴出几天,连个鬼影子都没来。这里面自是有问题,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倒是让孙乾现在解决了这个问题,也着实让他高兴。由流民组成的郡国兵,想来忠诚也不成问题,毕竟也是自己救了他们的性命。

“大人,文则固然是出了好主意,可这青壮也不能全都从了军,毕竟老弱体力有限,一些体力活还需要这些青壮来干。属下的意思是只将十五岁到四十岁只见的青壮招为军卒,其余人就不用了。”孙乾站起来补充了一句。

“嗯,这话也不错,回去之后就这么办。”张信闻言点了点头,对着孙乾称赞道:“公佑这主意说的有理,以后有什么说什么,不必顾忌。”

孙乾闻言,自是微笑应允。

“那老弱的事情,你们还有什么主意没有?”张信眼瞧着这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就又向三人问道。

“属下惭愧,一时也拿不出个主意。”王修站起身子,为难的说道。

张信又向孙乾看去,只见孙乾也是面有难色,也知道这事情棘手,也是难为了孙乾。

再看看严象,也是一脸的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