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克伦军打游击60年后接近灭亡

带兵之将 收藏 0 746
导读:在过去60多年来,缅甸东部一直上演着这样的循环:政府军反复进攻,克伦武装军予以抵抗,而村民们则纷纷逃离。不过在最近,一次残酷的进攻,宣告着这场亚洲耗时最长的内战接近尾声。   今年6月,缅政府军发动的一次大规模进攻显得极其不寻常,倒并不是因为它的激烈程度,而是选择的进攻时机—在缅甸的雨季开始不久以后。在一支已招安的克伦族武装的帮助下,缅政府军一举前进,穿越了泥泞的村庄,捣毁了数个反叛武装“克伦族解放军(KNLA)”的基地。   强盛时期的克伦族解放军曾拥兵6万,但现在,正如《经济学人》所说,“克

在过去60多年来,缅甸东部一直上演着这样的循环:政府军反复进攻,克伦武装军予以抵抗,而村民们则纷纷逃离。不过在最近,一次残酷的进攻,宣告着这场亚洲耗时最长的内战接近尾声。


今年6月,缅政府军发动的一次大规模进攻显得极其不寻常,倒并不是因为它的激烈程度,而是选择的进攻时机—在缅甸的雨季开始不久以后。在一支已招安的克伦族武装的帮助下,缅政府军一举前进,穿越了泥泞的村庄,捣毁了数个反叛武装“克伦族解放军(KNLA)”的基地。


强盛时期的克伦族解放军曾拥兵6万,但现在,正如《经济学人》所说,“克伦叛军们已接近‘末路’了。”


大选临近速战速决


一名来自泰国的军官认为,缅甸的政府军之所以选择在雨季这个不寻常的时节发动攻势,是为了尽早解决克伦族解放军,以稳定明年大选前的边境局势。


据了解,由于这是自1990年后缅甸举行的首次选举,缅甸政府希望已经签署了停火协议的17个民族叛军都能来参加。然而,作为克伦族解放军叛军的政治领导,克伦族联盟(KNU)却拒不参加。而为了巩固政权,化解民族叛军的武装威胁,缅政府的将军们也曾提议将这些民族反叛武装改编成政府掌控下的边防军,但是同样未能奏效。


事实上克伦军与政府军的武装冲突一直没有中断。自缅甸独立建国后不久,克伦族解放军便以游击方式与军人政府斗争。不过,人数上的劣势,加之可怜的装备,克伦族解放军在对抗缅政府军上可以说是毫无优势。《华尔街日报》分析道:“他们(克伦)的军队现在大约有5000名士兵,大多数人太年轻,以致都不需要刮脸,还有的年龄又太大,连一支卡宾枪都扛不动。而且,和缅甸政府军比起来,他们的武器又太原始了。”


不过,面对这种劣势,克伦人并没有坐以待毙。他们一边以设在泰国境内的克伦人难民营为掩护,不断开展游击战;另一边加强与其他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以及流亡国外的民主力量的合作。


“缅甸克伦族与缅族之间存在着碰撞与并存的关系,两者的根本分歧在于不同的民族和国家认同,”厦门大学历史系博士陈衍德教授撰文认为。在他看来,和缅甸第一大民族缅族不一样,占了缅甸总人口近10%的克伦族在文化认知上和其他缅甸民族非常不同。


尽管大部分缅族人认为克伦族只能算是少数民族,但很多激进的克伦族人士坚持认为自身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民族,完全有条件建立自己的国家,至少,也要建立具有完全自治权的“邦”。


缅族与克伦族的这一根本分歧,也在缅甸独立建国后逐渐加深。自1948年1月缅甸独立后,克伦族联盟就拿起武器,向缅甸政府争取民族自治和平等权。就在这一年的7月,克伦族激进派鼓动缅政府警察系统里的克伦人起来暴动,走上了武装分离主义道路。到了1949年,克伦族联盟主席苏巴吴基率领叛军攻占了仰光附近的永盛,一度包围了首都仰光, 使缅甸政府陷入危机。


此后,为缓和与克伦人反政府武装的关系,缅甸政府于1951 年2 月宣布成立与其他省邦平级的克伦邦政府。然而,由于在克伦邦居住的克伦人仅占全缅克伦人总人口的1/ 4 ,该邦的建立没有达到缓和克伦人反政府武装与政府之间关系的目的。


1995 年,克伦族联盟总部所在地马纳普洛被攻陷,之后其他17支少数民族武装又与政府达成停火协议,使克伦族武装日益孤立, 只能在缅泰边境一带打游击。缅甸政府和克伦族联盟也曾多次尝试过“和谈解决”,但都不欢而散,双方唯有选择战争方式来解决问题,并且仇怨越积越深。


难民还是叛军?


激烈的战争也带来了大量的难民,自6月2日起,已经有将近千名的平民百姓穿越这个战区,跨过泰缅边境,逃亡到位于泰国的难民营。据悉,流亡海外的缅甸人声称越境的人数高达3000多人,但泰国军方方面却表示,自缅甸军方对克伦族人展开攻击以来,越境进入泰国境内的大约有1800多人。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这些人是因为感受到危险,并害怕被抓、被强制劳动才逃到泰国的,”泰国的一名官员说。


据《联合早报》报道,欧盟上也发表声明,表示十分关注缅甸军队的行为,以及大批平民逃离克伦族难民营。不过,缅甸外交部则在第一时间反驳说,逃难者都是叛军和他们的家属,绝非欧盟口中的“平民”。


据了解,缅泰之间有长达18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线,像克伦族这些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一旦遭遇缅甸政府军的大规模进攻,往往是越过泰缅边境,潜入泰国境内避难。然而,尽管泰国政府在整个泰缅边境开设了很多难民营,而联合国难民署及日本美国英国等一些国家的非政府组织也对他们常年援助,很多西方舆论担心“这远远不能解决目前的问题”。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泰国西北部靠近缅甸边境的地区,山中的寺院内住着约500名难民。“不断打战,不断逃亡,我已经太累了,”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接受媒体采访时无奈地说。另一对夫妇一听说军队要来,马上带着四个孩子逃到了泰国,他们长年在战事和逃难这两种环境中奔波,对和平已不抱希望。


在泥泞的雨季,从泰国的一侧能看到缅甸对岸茂林中零星的小屋。据当地军官说,这些小屋是克伦族解放军的据点。这时从对岸接连传来爆炸声。一名泰国军官皱着眉头说:“唉,迫击炮又来了,最近有几发还落在了我们(泰国)这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