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九十九章:东沙堡之战

王大三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能判断出下村部队的人数吗?” 满财宝已经在望远镜里看到了大队部门前指挥构筑临时工事的黄艳。 “看上去男男女女的有十五、六人,应该是大队部的工作人员和警卫班吧。” 倪复利一边观察一边报告着。 “好,等王黑子他们那两边一打响,我们就摸上去,他们都是步枪,我们是冲锋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能判断出下村部队的人数吗?”

满财宝已经在望远镜里看到了大队部门前指挥构筑临时工事的黄艳。

“看上去男男女女的有十五、六人,应该是大队部的工作人员和警卫班吧。”

倪复利一边观察一边报告着。


“好,等王黑子他们那两边一打响,我们就摸上去,他们都是步枪,我们是冲锋枪,火力比他们好多了。”

满财宝决定放手一搏了。

“可我们还不知道汤团长是否关押在里面那,万一打起来共军把他枪毙了怎么办?到时候上峰能饶了我们吗。”

倪复利担忧道。


“恩,倪团长这个问题想的很好。”

他说:“那你的意思的要智取而不能强攻了?”

倪复利道:“我想肯定不能强攻的,智取咱们似乎又没条件。”

周四呆凑上来说:“我们可以晚上摸进去,趁着乱抢人。”

只要不和周四呆说梁晴二字,他的头脑就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好你个四呆子,这个点子出的好。”

满财宝狠狠拍了周四呆的肩膀一下说:“晚上靠上去,不要行动,因为王黑子他们晚上一定不会和共军交战的,按他的性格在拂晓会对共军继续开火,那时候咱们再动手。”


四点多的时候,下村西边和北边都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满财宝知道这是王黑子带的保安团和江南大队干上了。

那边枪声一响,这边的大队部马上加强了警戒,四个警卫战士警惕的伏在了临时沙包工事的后面。

满财宝在望远镜里看到了一身军装的欧阳佳慧从大门里跑了出来,手握着手枪朝离队部不远处的一间瓦房跑了过去。


“呵呵,江南大队里还真是出美女啊,这又是一个。”

倪复利也看到了欧阳。

他说:“这个俊娘们跑到那里去干吗啊。”

他的话提醒了满财宝。

满财宝道:“那间房子里肯定有情况,否则她不呆在队部这样相对安全的地方,跑那里去能干吗。”

他突然想起,汤凯就是欧阳佳慧抓到的,她这么一跑,难道是去看看汤凯的关押地?


他把想法和倪复利一商量,倪复利也很有同感。

“那她一定会把汤凯转移进队部这儿来,这倒是个绝好的营救机会。”

倪复利说道。

“那好,假如欧阳真带着汤凯出来,那我们马上冲上去截断她和大队部黄艳这边的联系,把汤凯抢过来。”

满财宝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他手边有十四个人,武器精良,应该有取胜的把握。


但是一会儿,欧阳佳慧单独出了门,在门边上交待了送出来的两个战士些什么,然后从容的返回了大队部这边。这倒让满财宝吃不准了。

“要不,咱们冲到那房子看看,说不定他们没转移汤团长那?”

倪复利给出了建议。


“不,不,这样万一汤凯不在里面,那就打草惊蛇了,很可能我们就什么也没得到。”

满财宝否定了倪复利的提议,他在军统里和黄艳一起呆了一段时间,知道黄艳是女人里最能打仗的人了,不好惹。一旦暴露了,就很难再从黄艳手里抢出汤凯了。


倒是周四呆表现的更现实一点。

他说:“等天黑下来,我摸过去看看,要是那个汤公子在里面,我就发信号,你们再冲过来。”

满财宝道:“好,四呆子的办法不错,估计留在大队部这里的也就一个班左右的警卫,他们肯定把重点放在保护电台上面,刚才欧阳进过的那间房子里真有汤凯的话,估计看他的看守顶多也就二、三个,很好处理。”


“弟兄们先吃点干粮,准备晚上战斗。”

见满财宝安排好了战术,倪复利就下了临时休整的命令。


好不容易挨到天色黑下来,王黑子在西北两边的军事行动也停了下来。

王黑子在里平地区和江南大队干了几个月的仗,知道江南大队夜战的实力,所以他不敢在夜里继续进攻东沙堡。就这样,整整一下午的战斗打下来,他带的民团两个营也损失了三十多号人了,而江南大队仅仅有一名战士牺牲,四人负伤罢了。


也就是这四个伤员被抬到大队部里的卫生室来,临时打乱了满财宝的计划。

送伤员来的是两名战士和六个民兵,都背着枪,这样,大队部这里的战斗力量等于增加了八人,人数上已经明显的多于了满财宝这边的人。

满财宝怕打起来自己吃亏,何况眼下战斗停止,只要大队部这里打响了,江南大队两翼的两个中队会迅速派人增援,因此他让倪复利、周四呆等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等到拂晓时再说。


在江南大队大队部的医务室里,卫生员孙雁、戴晓萌忙的不可开交,幸好欧阳佳慧在总部时也学了一些救护知识跟着帮忙才算是将将的能应付了。

孙雁和欧阳都是半路上出家的,能动手术的只有专业科班出身的军医戴晓萌一人。

手术一直做到了深夜,戴晓萌在欧阳和孙雁的协助下,给四名伤员做好了手术。


天刚拂晓,西北两边的就响起了零星的枪声。

黄艳让两个送伤员来的战士赶紧带着几个民兵去支援大队的主力部队了。

欧阳佳慧不放心汤凯关押的房间,拿着手枪又向警卫班的驻地赶去。


快走到那里的时候,欧阳发现有个黑影贴着墙边正往关押汤凯的房间偷偷窥视着。

“谁?举起手来!”

欧阳端着手枪对准了目标。

“是,…..是我……。”

黑影结结巴巴的回答,脚步往墙拐角挪了几步,突然身子一蹲,撒腿就跑。


欧阳发现有敌情,马上对着黑影“砰砰”就是两枪,但是显然没有打准目标。

周四呆屁滚尿流的钻进了房子侧面的芦苇丛里。

他对着满财宝和倪复利藏身的地方高喊了一声:“汤团长在房子里!”


满财宝一听还真是找到了汤凯,马上命令倪带着复利特务小队象警卫班驻地冲去。

其实,警卫班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大队部警戒待命,看押汤凯的只有两名战士。

看到几个黑影包抄了上来,欧阳佳慧情知不好。马上一个翻身跳进了房子里。

“准备战斗,敌人上来了。”

两个战士立刻一拉枪栓,伏在了门前,对着摸上来的特务就开枪了。


枪声一响,马上有一个特务当场倒地毙命,其他的人连忙爬下还击起来。

本来满财宝的一挺机枪完全可以压制住欧阳佳慧这边的两支步枪和一支手枪,何况特务们手上的冲锋枪的火力威力也不小。

但是由于这边响了枪,惊动了大队部里的代理教导员黄艳,所以机敏善战的黄艳马上安排了应急措施。


黄艳让门前的机枪压制住满财宝这边的火力,留下五个战士阻击着敌人对欧阳佳慧那里的冲锋,自己拎着一支美国造的冲锋枪带着另外五个战士,从大队部的后门绕出去从侧翼打击进攻欧阳那边的特务。

已经快强攻到警卫班住房了的倪复利,正要发动最后的冲击进入到房间内去,突然被黄艳的人从侧面一阵猛打,马上乱了阵脚,又丢下两具死尸,撤进了苇子滩里。


满财宝这下真着急了,他没想到黄艳如此的勇敢,竟然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分兵支援欧阳佳慧。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搏,要是救不出汤凯,别说自己这个崇明镇的镇长当不成了,估计小命也得呜呼哀哉。

一场战斗下来,自己来的一共十四个人,现在只剩下十一个了,而江南大队那边除一人负伤外,并无其他损失。


满财宝命令倪复利指挥一挺机枪和三支冲锋枪对准警卫班那里已经会合在一起的黄艳和欧阳佳慧猛打,不让他们出得了房子。让周四呆其余的七支冲锋枪对准江南大队的大队部大门猛烈射击并发动冲锋。

“四呆子,你给我拿下大队部,我保证带你去上海睡梁晴去。”

满财宝知道这是最能刺激周四呆的手段了。


周四呆本来是个亡命之徒,真打起仗来也是憨的很,让冲就冲的主儿,一听见梁晴的名字那还不马上昏头转向了。

他们的集中射击还真的奏了效,警卫班的机枪手中弹牺牲了,另外的战士接上去想射击,但是周四呆这边的火力实在太强,弹雨打的其他四个战士抬不起头来。只能背着手往外投掷手榴弹迟滞特务的冲锋。


黄艳见满财宝看穿了自己的空城计,不打自己这边转向攻击大队部,她带着战士就要返回增援,但是大门已经被倪复利的机枪封锁住了,冲了几次都退了回来,还有两名战士负了伤。

这时候,关在里屋的汤凯高声喊了起来。

“黄上尉,欧阳小姐,你们投降吧,他们是来救我的,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汤凯保证你们所有人的生命完全。”


“你给我闭嘴,不然我一枪打烂你的狗头。”

欧阳佳慧打开禁闭室的门,用枪指向了汤凯的脑袋。

汤凯的声音一下提醒了黄艳,她马上走过来对欧阳说:“把这个家伙拖出来为我们挡子弹,咱们带上他回大队部去。”

欧阳说:“恩,好主意,用他的狗命堵上敌人的枪眼儿。”

她一把拎起汤凯道:“起来,和我们走!”


汤凯吓的面如土色,连连哆嗦着。

“你们不能这样啊,欧阳小姐,看在我们一夜夫妻百日恩的情分上,你就放我一码吧。”

他这么一说,可激起了欧阳佳慧的一腔怒火,他竟然把强奸自己还当成了什么一日夫妻来说。

欧阳抡圆了巴掌对着汤凯狠煽了起来,把汤凯打的是顺嘴流血,大喊饶命。


黄艳也想起自己被这个家伙猥亵的事,她拉过了欧阳佳慧。

“欧阳,我们的政策是虐待俘虏的,你打人家的脸多不好看啊。”

黄艳说罢飞起一脚踢向了汤凯的肋骨。

她的皮鞋是高跟鞋锯掉高跟后改的,皮鞋的鞋尖很硬。这一脚上去后,汤凯马上倒地打起了滚,哀号不已。

欧阳暗自发笑,黄艳的这一脚显然让汤凯的骨头受到重创。


欧阳用枪指着汤凯道:“既然汤团长这么疼,不如我帮你结束疼痛的折磨吧。”

“不,不,欧阳小姐饶命,你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求你们不要杀我啊。”

“那好,你让来救你的人滚开,和我们回大队部那边去,否则我绝不留你这个祸害再活着!”

欧阳让人拉起了被反绑着的汤凯。


但是这时候,外面的情况起了重大的变化。

守卫大队部的战士又牺牲了一个,重伤两名,还有一名轻伤的战士退进了队部里,要带着孙雁和卫生员戴晓萌从后门撤到黄艳她们那里。

正照顾着六名伤员的军医出身的卫生员戴晓萌无论如何都不肯放下伤员不管而撤退。

“孙雁同志,你和战士带上电台撤出去吧,我留下来照顾受伤的同志,我不能让他们再受到敌人的伤害了。”


孙雁道:“那我也留下来,和你生死在一起。”

“不,你赶紧走,电台的我们的眼睛和耳朵绝不能落在敌人的手里,服从命令。”

25岁的美丽文静的女军医戴晓萌的是正连级编制,正好高出正排级的孙雁一级,所以她的命令孙雁只能执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