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三十七章节 春节攻势(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是华人吗?”黑暗中,几个幽灵小声的嘀咕着,满脸的黑绿色迷彩油墨挡不住他们的愤怒之情。架在一旁的88式狙击步枪已经透过微光夜视瞄准镜中的十字线锁定了自己的目标。

“应该是华人吧!”一个趴在花坛里,架着95班用机枪的幽灵悄然的回答到。

“不管这么多了,要不了多久天就要放亮了,给予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领队的军官模样的幽灵看了看表,打了个手势“狙击1、狙击2,依然保持原定掩护位置,狙击3,注意保护好这个华人,第一轮就给老子干掉那个哨兵。”

“放心吧,营长,第一枪就给你放倒丫孙子。”点点头的狙击3龇开满嘴洁白的牙齿,用舌头舔舐着嘴角,一副贪婪嗜血的模样。

“嗯,1分队,跟我走。”由于只需扣紧或释放一个扣环,三角战术枪带就可以将枪械从战斗状态转甩成携带状态,或者从携带状态转为战斗状态,同时还可以起到稳定射击的作用,兼顾射击的稳定性和动作的灵活,所有几乎在爬起来的瞬间,从腿部系统多功能模块化战术枪套中抽出手枪的同时,‘海蛟’海军特种作战营的尖兵组长就已经将用多用途三角战术枪带固定的突击步枪甩至背后。丝毫不影响自己的动作。

“上,走!快,上!”依次拍着几个猫身上去的‘海蛟’的后背,抵枪半蹲着的‘海蛟’特种作战营的少校指挥官一边催促着这些冲上去的‘海蛟’们动作放开点,一边让掩护的队员们做好准备,一旦情况有变,立即变奇袭为强攻。

“1组,就位。”耳麦里轻微的喘息声中,传来了略带含糊的报告声。

抬手看了看,不远处的角落里,几个身影在幽绿的夜视仪屏幕中,泛出点点的浅白。

“2组已经到位!”侧翼的几个身影欠身猫腰抵枪,显然已经做好准备了。

“行动!”随着‘机动用户系统’里传来的一声低沉的暴喝,数十条幽灵同时的冲了出去。

-噗噗-打头的‘海蛟’端着手里加装了灭声器的92手枪,在冲上去的瞬间,抬手就是两枪,站在大门外的印尼士兵哼也没有能够哼出声,便是被放倒了,子弹直接的从他的脑壳处打入,贝雷帽连带着血箭在空中拉出一道弧线,尸体直勾勾的噗通栽倒。

有袭击,叼着烟的哨兵来不及甩出背在背后的枪,便被一梭子扫来的子弹被打得血肉飞溅。

而瞬间便是两个同伴被打倒,正抬着脚,翘着鞋,让趴在地上的日本人给擦鞋的印尼士兵一愣神,嘴里的烟蒂都给吓得掉下来,烫得埋头擦鞋的日本人阵阵龇牙咧嘴。

没等得这个趴在地上、吓得够呛的日本人掏出掉入在自己脖子里的烟蒂,一股温热便兜头而下,泼了他满脸。夜幕中,他看到是满手摸过之处,一片猩红,是鲜血。

正翘着脚让自己擦鞋的印尼士兵咕咚一下扑倒在地,鲜血、脑浆从被子弹削开半额的创口处,汨汨的流通出来,空气中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尿骚味道。

“山猪,是袭击。”见势不妙的印尼军官一个猫身,便是掏出佩枪,可是他的动作太慢了,夜幕中冲上来的几个身影抵枪便是一梭子,直接将他打成了蜂窝样。

“上!”随着目标的清理,猫身蹲在花坛这边的‘海蛟’们随着营长的一声低吼,爬起身来,便是越过花木,直冲了上去,战术军靴在夜幕中踩出急促压低了的脚步声。

那辆‘梭鱼’装甲战车上,接连打着哈欠的机枪手从机枪护盾后露出脸,好奇的看着这边,夜幕太暗了,他什么都看不清,都说这黎明之前总是最为黑暗的。隐约之中,他似乎看到有些身影冲了过来,但黑糊糊的,却又什么都看不清,他不能判断。

于是这个家伙干脆冲着值班哨兵喊道“哎,你们在搞什么。”话还没有落地,随着一声喀嚓的骨裂声,这个从护盾后露出头的家伙,便是软软的瘫死下去,子弹直接的透彻了他那坚硬的额骨,穿入进去,在将脑组织搅成一团稀烂之后,又从后脑钻出。

“清除,安全。”耳麦里的狙击手的报告声接连不断,轻微的-噗噗噗-的枪声中,几个哨兵都被干脆利落的放倒在自己的哨位上,无一例外的都是被5.8毫米子弹给敲了脑壳。前进的步伐没有停下,抵枪上前的‘海蛟’们依然在向前冲进,按组分开,各自向预定目标点进攻,所过之处,那些正脱离哨位、躲着睡觉的印尼哨兵无一例外的被子弹打得血花四溅。

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日本人想喊出声,但他又不敢喊出声,不管来袭的是什么人,既然对方没打算要了自己命,他犯不着为了那些虐待自己的印尼人而丢了性命。

不过这个日本人隐约的已经猜到这股袭击者的身份,自己曾经在陆上自卫队呆过,这种干脆利落的袭击方式,除了是正规的特殊作战部队之外,没有人能够做得这样专业。而之前整个纳土纳群岛就风传“中国人即将发起对这里的进攻”的谣言。不过现在看来,这股袭击者,也就只有是中国人了。除了他们之外,谁还会在这个时候,踏足纳土纳岛。

还没有容得这个日本人想完,一双孔武有力的胳膊已经紧紧的将自己压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他能够感觉到那胳膊肘杵住自己脖子时,给自己带来的压迫感,他甚至感觉到那粗壮的胳膊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的颈椎扭断,让自己无法发出声来。

“嘘,安静,不要说话,不要试图有任何动作。”一张汗渍渍的大脸凑了过来,由于对方带着夜视仪,左脸贴地的日本人根本看不清对方的目标,但他能够看到那张满是迷彩油墨的大脸上的那种杀气感,没错,这是中国人的特殊部队。自己多少懂得点汉语,对于中国人那将手指竖起在嘴前时,所说的话,自己能够理解和猜到其中的含义。

于是这个日本人点点头,告诉对方,自己很清楚,不要说话,不要做出任何动作。的确,这个时候,说话太不明智了,作为一个日本人,他很清楚,要是这个特殊部队的队员听到自己口中迸出的是日语时,会是怎样的惊愕,会是做出怎样的举动。他不想丢了性命,尤其是这个时候,对方可以轻易的便是要了自己的性命。

幽灵样的身影快速的溜进了驻军司令部内。急促的脚步伴随着大楼内的灯光的突然熄灭,在这个建筑物内,顿时的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上,上,上。”端着枪的‘海蛟’们逐次冲入各个办公室,夜视仪的幽绿屏幕中,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身影清晰可见。

就当整个建筑陷入在一片漆黑之时,正在工作的印尼军官们纷纷走出房间,所有人都在挤向走廊。由于上半夜开始发生的袭击事件,司令部内已经处于在一种戒备状态。虽然有人在议论着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袭击者攻击了发电站,但已经有人意识到情况的不妙了,因为司令部大楼本身具有自己的备用电机,根本就可能因为发电站遭到攻击而断电。

有人开始试图返回办公室,去拨打电话,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群端着枪的身影却突然从走廊拐角出现,黑暗中,他们的身影隐约其中,虽然很是模糊,但却可以依稀可见。

“有袭击!”随着不知道谁的一声喊,整个走廊内的人顿时陷入在恐慌之中,可是不等他们如同炸窝的羊群样到处乱跑,一阵密集的弹雨便劈头而来,走廊里顿时惨叫连连,子弹不断的从那边射来,到处是鲜血飞溅,拥挤的人群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举动,便是不断被撂倒。到处都是叫骂声,还有人们的惨呼之声。但这并没有使得屠杀停止下来。

“掩护,换弹匣。”随着打头的队员闪身一侧,跟在后面的‘海蛟’立即跟上前来,补上位置,抵在肩头的枪不断的吐出火蛇,退至队尾的队员则是匆忙退下空匣,换上弹匣,准备再次补位。这种地狱火战术,在狭长的走廊作战中极为奏效,一些躲在办公室内的印尼军官们想要用手枪还击,但无一例外的都被压制住了,根本无法抵抗。

有人想要拨打电话,但电话内始终没有任何的声音,看来电话线被切断了。山猪,有人叫骂着,想要翻窗逃命,但无一例外的被飞射而来的子弹给从窗口撂翻在办公室内,架着枪的狙击手等的就是这些试图跳窗逃生的倒霉鬼。

“上,上,上,快。”冲上三楼的队员则继续沿着楼梯往上,一些印尼警卫的抵抗几乎没有形成,就被瓦解了,楼梯上布满了尸体和滑腻的鲜血。

“快,还有两分钟的撤退时间。抓紧时间。”在营长的敦促声中,‘海蛟’们开始快速的搜罗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资料,甚至有人直接将那些笔记本电脑的硬盘直接拆卸下来,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轻点战果,击毙了什么军官,毕竟枪声之后,印尼人很快便会到来的,随着有人在尸体下面设置上诡雷,并在楼梯下布满感应起爆装置和高能塑胶炸药,‘海蛟’们开始准备后撤。趴在地上的日本人也在浑浑噩噩之中,被人一把拉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