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闽西到大西南(开国将军传记2)

闽西的老练 收藏 0 413
导读:从闽西到大西南(开国将军传记2) 从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到晋察冀第一军分区,熊奎亲历了一系列战斗,机智勇敢,浴血沙场,一步步地成长为晋察冀军区独当一面的战将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华民族从此进入全面抗战的阶段。 中国共产党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摒弃前嫌,联蒋抗日,国共两党达成合作协议。据此协议,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9月11日改称第十八集团军),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闽西到大西南(开国将军传记2)




从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到晋察冀第一军分区,熊奎亲历了一系列战斗,机智勇敢,浴血沙场,一步步地成长为晋察冀军区独当一面的战将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华民族从此进入全面抗战的阶段。


中国共产党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摒弃前嫌,联蒋抗日,国共两党达成合作协议。据此协议,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9月11日改称第十八集团军),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任命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9月11日改称正、副总司令),叶剑英、左权为正副参谋长,任弼时,邓小平为正副主任,下辖一一五、一二○、一二九3个师和1个特务团。全军共4.6万人。


红一军团一师在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参谋长熊伯涛,罗元发任政治处主任。熊奎为侦察参谋。


八路军编就劲旅,即挥师华北。


此时,日军侵占平津后,于8月10日和31日组成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和华北方面军,总兵力计8个师团另5个混成旅团、2个支队共37万余人。日军以华北方面军主力沿平汉(北平至汉口)铁路实施主要突击,以一部沿津浦(天津南至浦口)铁路南进,以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沿平绥(东起北平西至绥远包头)铁路西进。华北局势危急。


9月中旬,一一五师进至晋东北。此时,日军第五师团正由浑源、灵丘向茹越口、平型关进犯。


八路军总部决定在灵丘与平型关之间侧击敌人,以配合友军,阻敌进攻,保卫山西。


中共龙岩地委党史研究室、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编《抗日烽火中的闽西儿女》(鹭江出版社1995年8月版)记载:


9月23日,部队到达上寨。独立团团长杨成武根据师部命令,派熊奎率一便衣侦察班,携带电台,插到灵丘以南的太白山侦察敌情。……23日中午,林彪、聂荣臻收到熊奎从松鼠岭发回的“敌即将向平型关进犯”的敌情报告后,果断地决定在平型关东北的关沟至东河南镇约13公里长的山沟公路两侧设伏,歼灭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之敌。


战斗指挥者之一罗元发将军在其回忆中则有详尽的记录:


……此时师首长要我团立即派出一个参谋,带一部电台插到灵丘以北侦察监视敌人,随时报告敌人的动向。我们决定由侦察参谋熊招来立即率一个便衣侦察班,带电台、望远镜去执行任务。第二天中午,熊招来同志报告说:“从张家口蔚县、广灵出发的敌先头部队,已经攻占灵丘城,部分已向平型关方向进犯。此外,沿平汉线南犯之敌已进占易县、紫荆关地区,并于昨晚侵占了涞源县城。”师首长听了报告后,立即召开连以上干部大会,分析敌情,更进一步明确战斗任务。


一一五师于9月24日夜冒雨进入设伏阵地,次日晨对进入伏击阵地的日军第五师团二十一旅团发起攻击,激战至13时,歼灭日军1000余人,此即平型关大捷


为策应平型关战斗,杨成武独立团与刘云彪骑兵营进到河北省涞源县和山西灵丘县之间担负钳制任务。25日,一一五师独立团在腰站地区,打退了向平型关增援的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一个联队的多次进攻。当日下午3时,独立团以主力迂回日军侧翼,协同平型关地区的八路军部队反击日军,日军不支,向涞源县逃跑,独立团穷追猛打,追至涞源城下,此战,共歼灭日军300余人。


腰站之战后,独立团设伏冯家沟,伏击日军运输大队,干净利落地歼敌100余人,缴获甚丰。


独立团乘胜扬威,接连收复了灵丘、广灵、涞源、蔚县等县城,广泛开展游击作战,切断通往晋中的交通运输线,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忻口作战。


熊奎作为侦察参谋,深入险地,侦察敌情,为平型关大捷和独立团的战斗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7年11月7日,奉中央军委命令,成立晋察冀军区,聂荣臻任司令员兼政委,下辖4个军分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邓华,参谋长熊伯涛,政治部主任罗元发。第一军分区负责察南、雁北、平西和保定以西的冀西地区工作。


熊奎此时由独立团侦察参谋升任第一军分区一团副团长。


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杨成武所部开辟了涞源、灵丘、广灵、蔚县为中心的察南、雁北抗日根据地,成为晋察冀军区坚固的北边门户。


解放军出版社《杨成武军事文选》(1997年7月版)中,收录了《雁宿崖、黄土岭战斗详报》一文,此文是杨成武于1939年12月14日写给晋察冀军区的作战报告。


雁宿崖、黄土岭之战是八路军军史上的一次著名战斗。此战歼敌1550多人,并击毙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震惊日本朝野。


在杨成武的战斗详报中,叙述了这一战斗的部署。其中说:


……(3)第一团团长陈正湘、政委王道邦、副团长熊招来率领全团由宝石、杜岗、苑岗出发进至司各庄附近,与第三团阵地衔接。


陈正湘、王道邦、熊奎(招来)率领的一团为雁宿崖、黄土岭之战的一支主攻部队。


1939年冬,日军调集重兵,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冬季大“扫荡”。11月3日,杨成武等率一分区主力在雁宿崖歼灭石村宪吉大队600余人。10月4日,“蒙疆驻屯军司令”兼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亲率1500多人,分乘90多辆卡车,从张家口急驰涞源,进行报复性“扫荡”。


杨成武决心歼灭来敌,计划以少部兵力在白石口一带迎击日军,引敌至银坊,然后以一部兵力在银坊以北出击,诱敌东进,待敌进至黄土岭一带有利伏击地形时,集中主力将其包围歼灭。


11月5日,此计划上报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后获准,贺龙派一二○师特务团前往助战。阿部规秀率部向黄土岭西侧白石口前进,杨成武指挥游击第一支队和二十五团一部节节抗击,诱敌东进。6日,日军全力向司各庄、黄土岭进攻。


黄土岭位于涞源县东南,深沟大谷,地势险要。杨成武指挥各部,作好聚歼该敌准备。一团、二十五团一部,占领寨头阵地,卡住日军去路。三团占领黄土岭、上庄子以南高地,侧击日军。二团尾随日军,寻机向东出击。游击三支队和一二○师特务团为机动部队。


11月7日,雨丝飘忽,浓雾弥漫,阿部规秀率部东进,下午3时,进入八路军伏击圈。杨成武一声令下,参战各部向日军展开猛烈进攻,激战至黄昏,歼敌过半,一团炮兵营迫击炮连发炮击毙阿部规秀。残敌被困于上庄子附近山沟,负隅顽抗,8日突围时,又被歼一部。


在此前后,灵丘、满城、唐县、完县、涞源日军重兵来援,杨成武下令主动撤出黄土岭,跃出外线。


熊奎亲历了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到晋察冀第一军分区时期的一系列战斗,机智勇敢,浴血沙场,一步步地成长为晋察冀军区独当一面的战将。《从闽西走出的骄子》写道:


抗日战争时期,(熊奎)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侦察参谋。1937年9月15日奉命至平型关地区侦察地形,9月22日随独立团参加了平型关战斗。1938年后,历任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二团团长、第三支队支队长,平西第十一军分区参谋长、第七团团长,冀察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司令员等职,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




六十二军参谋长熊奎,积极配合军政主官开展工作,运筹帷幄,南北征战,他的勋业,铭刻在六十二军战斗历史上






在20世纪40年代,晋南太岳地区活跃着一支由各县独立营、独立连和游击大队等组编成的部队,在太岳军区司令员刘忠统领下,临汾攻坚,晋中歼敌,取得辉煌战果,尤其是临汾攻坚的坑道破敌和晋中战役中的董村阻击战,更是威名远扬。


1948年8月15日,奉中央军委命令,太岳军区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第十五纵队,下辖四十三旅、四十四旅、四十五旅,正式编入野战部队行列。


十五纵队司令员刘忠,政治委员袁子钦,副司令员方升普,参谋长熊奎,政治部主任高得西。十五纵高级干部中,刘忠、袁子钦、熊奎、涂则生、孔俊彪同为闽西人。


部队升格为野战军,是上级的充分肯定,也是份光荣。刘忠在《从闽西到京西》(厦门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说:


我太岳军区部队正式列入野战部队的行列,这是我们全体指挥员的光荣。


十五纵成立后,驻守榆次,整训练兵。


1948年秋晋中战役后,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司令员徐向前指挥华北第一兵团、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和晋中军区部队共17个旅10万人,准备于10月中旬发起太原战役


太原是山西省会,是阎锡山集团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依山傍水,地形复杂,工事坚固,易守难攻。阎锡山见大军压境,便以攻为守,于10月2日出动7个师兵力,沿汾河以东、同蒲路以西南犯。徐向前抓住战机,提前发起太原战役,至16日,共歼出犯之敌1.2万余人。


10月5日,太原外围战展开。十五纵迅速攻歼狄村、武宿之敌,接着又挥师攻占石嘴子阵地,歼灭罕山之敌,打开了太原东山大门。太原东山大部分地区被控制后,徐向前命令参战各部向敌内线攻击。挡在路上的是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四大要塞”。十五纵的任务是攻占淖马。


淖马位于太原城东5公里处,主阵地海拔1200.32米,是四要塞中距城最近的所在,系攻城主要障碍。攻克淖马,可居高临下,直俯城垣。淖马地位如此重要,也就成了阎锡山布防的重点,阎军利用淖马村东卧虎山高地及南北山梁和淖马深沟,构成坚固集群阵地。


刘忠、袁子钦、方升普、熊奎、高得西等纵队领导对攻守淖马极为重视,反复研究。据十五纵老参谋陈光兴《忆解放战争中的涂则生》一文回忆:


淖马打不打?如何打?纵队首长正在考虑,决心如何下?这时纵队司令部参谋人员向刘忠司令员建议:打不打不能轻易下决心,最好听听涂旅长的意见。在纵队召开的旅长、政委会议上,涂则生谈了他的意见。他主张打,但他说:刘司令员下命令时,要求攻的部队坚决攻下,守的部队坚决守住,要接受左邻部队的教训,不能拉锯。


决心下定后,刘忠司令员还亲率各旅旅长深入一线,确定作战方案。《从闽西到京西》说:


……我亲自率各旅旅长深入淖马阵地前沿勘察,并在现场确定各旅的攻击部署,定下作战方案。


从10月26日到30日,十五纵几乎投入全部兵力,经反复争夺,攻占淖马大部阵地。


11月11日,阎锡山集结三十师两个团及工兵营和八总队共5000余人,反扑淖马要塞。反扑前“炮击达一小时半之久”(《向西北西南进军》资料选,彭飞著《在战斗中成长的六十二军》),双方激战,白刃格斗,终将来敌击退。战斗中,十五纵一二七团尤为勇猛,荣获兵团“能攻又能守,天下无敌手”的通令表扬。


战后淖马阵地,“浮土过膝,弹片遍地”(《从闽西到京西》)。


友邻部队相继攻下其余三大要塞,十万大军,直抵太原城垣。为配合平津战役,中央军委下令:缓攻太原。根据中央军委“统一全国人民解放军番号”的命令,1949年3月1日,十五纵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二军。


平津战役之后,十九兵团、二十兵团和四野炮兵一师于1949年3月底,到达太原前线,加入攻城大军序列。为便于统一指挥,前指决定六十二军和六十一军为左集团,由刘忠、韦杰两军长统一指挥,向城东南角守备区攻击,得手后即在大东门以南登城。


萧谷著《南征北战方升普》(《英名千古——第十八兵团英列志》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2月版)记载:


……升普当时负责指挥山炮、野炮和榴弹炮协同步兵作战。他对刘军长说:“你统一指挥两个军,六十二军由我负责,我试炮时专打城墙,攻城时咱们就攻得快,谁先攻进去谁就是头功。”


六十二军参谋长熊奎,制定了两军协同攻城方案。


1949年4月20日,六十二军奉命向红营房、郝家沟、马庄攻击,战至22日,完成外围作战任务,扫清登城障碍。


4月24日5时30分,总攻开始。千门重炮,齐轰太原,一时地动山摇,浓烟弥漫。炮声甫歇,攻城大军兵分十路,猛扑城垣。


六十二军兵锋所向,锐不可挡,破城后,迂回、穿插、强攻,8时20分,抢占城内制高点钟鼓楼,即直插敌绥靖公署,活捉孙楚、王靖国等敌首。


参谋长熊奎将战绩统计报司令员刘忠:“此役,六十二军共歼敌33000余人,计生擒战犯孙楚、王靖国以下18000余人,毙伤敌15000余人,缴获各种炮80余门,各种枪9000余枝。”


太原解放后,六十二军奉命进军西北。


5月25日,六十二军在榆次聂店举行了誓师大会。按熊奎参谋长制定的行军方案,6月1日,六十二军按一八五师、一八四师、军直、一八六师的顺序,沿同浦线向西安开进。


在进军途中,西安市已为罗元发所部西北野战军第六军解放,胡马匪军正联合反扑,妄图夺回西安。六十二军奉命兼程前进,6月15日,渡过黄河,集结于西安以东灞桥、临潼一线。


六十一军咸阳阻敌,挫败马鸿逵、马步芳部。


十八、十九兵团大军云集驰援。


6月16日,“两马”主力开始后撤。25日,宁马(马鸿逵)主力撤至永寿城及其以西地区,青马(马步芳)主力撤至邠县及其东南。此时,胡宗南之陇南兵团位于武功至扶风一线,其主力六十五军、三十八军北渡渭河,位于武功、郡县一线,与“两马”形成犄角之势,妄图吸引彭德怀部主力对战于武功、扶风地区,而以“两马”袭其侧背。


彭德怀将计就计,钳马打胡,乘敌移动之机,发起扶眉战役。


根据彭德怀命令,熊奎制定了六十二军作战方案。7月10日晚,六十二军由兴平附近出发,向兴平西北之长宁镇地区隐蔽集结,决定于12日发起攻击。


12日,六十二军渡过漆水河,各部迅速展开,勇猛歼敌,连克华家堡、尚家坡、郑家坡、武功东关、漆水河桥、西关、午井镇之敌。12日23时,一八六师先头部队到达大韩店,守敌已全部西逃。六十二军追击前进,全军进至扶风西南罗局镇之后,渭河两岸之敌已被友邻部队大部歼灭,宝鸡解放,扶郡战役胜利结束。


8月初,一野主力先后解放平凉、固原、天水等14座县城,突破敌陇山、六盘山防线,“两马”分别向兰州、宁夏溃退。


8月5日,六十二军开赴天水,归一兵团指挥,参加兰州战役。


六十二军沿甘谷、武山、宁洮进临夏,随即北渡黄河,向西宁前进。进军途中,兰州、西宁相继解放。六十二军遂停止前进,集结陇南。


六十二军进军甘、青,艰苦异常,熊奎等军师首长与战士们同甘共苦。《在战斗中成长的六十二军》说:


进军甘、青,历时70余天,行程三千多里,路经千山万水,饱受炎热之苦。当部队通过陇县、清间高达二十余里之关山时,适值雨季,道路泥泞,我军师首长皆徒步攀登……翻越关山后,天气骤冷,人烟稀少,部队即在野外露宿。我军进入新区,粮食供给常感困难……


宁夏、新疆解放后,第二、四野战军发起川黔攻势,相继夺取贵阳、重庆,蒋胡军即于11月上旬沿川陕公路退却,企图退守成都。


国民党一一九军及一四四师位于成都碧口、汶县一带,国民党三十六军、三十八军分布于凤县以东地区,妄图阻止大军南下。


六十二军奉命扫荡陇南残敌。


刘忠、鲁瑞林(鲁瑞林为六十二军政委,袁子钦调任六十军政委)、熊奎等军首长决定以一八五师、一八六师消灭盘据武都之敌一一九军,以一八四师消灭西固、汶县之敌一四四师,而后翻越摩天岭,直取川北江油。


六十二军陇南歼敌过程中,争取国民党一一九军起义,打开武都通道,为重要的环节。


武都为甘肃南部重镇,为六十二军进军四川必经之路。驻守武都之敌为国民党一一九军两个师,8000余人。该部原系甘肃地方部队,后整编为一一九军,扶郿战役中该军一九一师被全歼,余部撤至武都地区,企图保存实力,偏居一隅。面对人民解放军强大攻势,该军发生动摇,曾派人秘密与六十二军联系,表示起义愿望,但仍在徘徊之中。


原六十二军敌工人员郎静波、景作斌在《回忆争取一一九军武都起义》(汤骏、车敏等编《向西北西南进军》资料选)回忆说:


十二月四日,我军奉命向四川进军。当天上午,军首长通知我们两人到军司令部接受新的任务。一进司令部就感到空气十分紧张。参谋、机要员、公务员忙着收拾文件,整理装备,准备行动。刘忠军长、鲁瑞林政委、熊奎参谋长在办公室等侯着我们。军长操着福建口音开门见山说:“交给你们一个艰巨的任务,到武都去争取一一九军起义。任务完成了,就为我们进军四川打开了道路。”接着鲁政委向我们讲了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进军四川任务的艰巨性和重要性……熊参谋长又向我们交代了工作方法和注意事项。


两位敌工人员在有关人员的协助下,工作卓有成效,在人民解放军六十二军强大攻势下,国民党一一九军二四四师、二四七师宣布起义。


六十二军陇南之战大略情形如下:


1949年12月3日,六十二军按作战计划展开,敌军望风逃窜。7日,六十二军攻占西固;9日控制蒿子店铁索桥,同日,敌一一九军二四四师、二四七师宣布起义;10日在滴儿坎追歼敌一四四师一部;11月解放汶县。至此,陇南残敌大部肃清,入川道路打通。


六十二军随即兼程前进,于12月27日进抵绵阳、安县地区,参加成都会战。


成都会战,六十二军取得了辉煌战果。《从闽西到京西》记载:


我军奉命入川行军、作战,经近一个月的长途奔袭,行程二千五百华里,歼敌四千五百八十余人。敌向我投诚起义一万余人,解放县城八座,胜利完成了扫清陇南残敌,奋勇进军四川,参加解放大西南的作战任务。


成都解放后,六十二军奉命解放西康,建设西康。


西康省地域辽阔,面积有45万余平方公里,西通西藏,东连四川,北达青海,南毗云南,境内山高林密,交通不便,气候变幻无常,全省(金沙江以东)49个县(市),359万余人,是少数民族聚居区。


成都解放前夕,国民党胡宗南、贺国光、田中田残部窜据西康,建立所谓“大陆游击根据地”,妄图垂死挣扎。


1950年1月15日,六十二军在广汉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军首长刘忠、廖志高、熊奎出席了会议,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副司令员王维舟、兵团司令员周士第到会指导,勉励六十二军完成进入西康光荣任务,并赠给“历史壮举、无尚光荣”、“光芒万丈的红军史上,你们又增加了新的光荣”等锦旗13面。


1950年1月26日,刘忠、廖志高、熊奎等军首长率六十二军开始进军西康,一路征战,2月1日,进抵雅安;2月8日;解放芦山、天全;22日,进占泸定,控制泸定桥;24日,解放康定。


1950年3月,六十二军参加西昌战役,与云南兄弟部队协同作战,3月27日,解放西昌。至此,六十二军的工作中心转向清剿土匪、镇压叛乱、协同地方政府建设西康时期。


六十二军参谋长熊奎,积极配合军长刘忠等军政主官开展工作,运筹帷幄,南北征战,他的勋业,铭刻在六十二军战斗历史上。


福建省军区党史办、龙岩地区老区办编《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籍将军》(福建人民出版社1987年5月版)记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熊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康军区司令部参谋长、副司令员,中共西康军区委员会常委,西康省政府财经委员会委员。一九五四年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后任第十四军第一副军长兼参谋长,云南军区副司令员。


1955年,熊奎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练建安编著,原载《八闽开国将军》,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出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