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十字路 日本对华政策既爱又恨

中评社7月8日发表社评文章,题为:亚欧十字路 日对华政策既爱又恨。作者为评论员郑泽民。全文如下:


据报道,日本首相麻生太郎6月30日发表演讲,阐述日本政府对外政策,其中一个主要内容是在新的世界外交构想方面麻生提出了“亚欧十字路”新概念,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该构想以“自由与繁荣之弧”为基础;二是该构想的主要内容为建立从中亚经阿富汗到阿拉伯海的“南北物流通道”和从中亚经高加索至欧洲的“东西走廊”,即“亚欧十字路”,并且该“十字路”和湄公河流域建立产业通道共同构筑“现代版丝绸之路”;三是安排中国、印度和俄罗斯成为实现“亚欧十字路”的重要伙伴。


其中第二个方面是麻生这一构想的中心内容,中亚各国地质构造复杂,矿产资源丰富,特别是石油天然气资源储量丰富,在能源日益紧缺的今天,日本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能源自给率很低,麻生提出的这一“十字路”构想,着眼的自然是“现代版丝绸之路”地区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市场。


然而,仔细看看麻生的这一构想,似乎各部分之间难以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自由与繁荣之弧”是2006年11月麻生太郎在发表《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拓宽的日本外交地平面》的演讲中提出来的,麻生提出外交要重视“民主主义”、“人权”、“法治”、“市场经济”等“普遍价值观”,要把欧亚大陆外围兴起的新兴民主主义国家联合起来,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为建设“形成自由与繁荣之弧”,2006年日美澳外长会议上日本提议设置日美澳印四国对话框架;2007年和2008年分别签署日澳、日印安保联合宣言,以意识形态为其在国际关系中“合纵连横”的联结点开展“价值观外交”,与共享民主主义、尊重人权等基本价值观的国家强化关系,日澳、日印关系的发展是日本建设“自由与繁荣之弧”的一部分,实质是借意识形态包装东亚外交的战略目的,组建亚洲版“北约”,以美国为依靠,联合印、澳,排斥中国,主导东亚国际秩序。

建设湄公河流域产业通道是2001年日本首相小泉提出来的,日本援建的连接泰国与老挝边境的湄公河第二国际桥已建成通车,2008年日本又向湄公河流域五国提供约2000万美元的无偿援助,用于构建横跨湄公河流域的“东西走廊”物流网络,其目的在于对抗中国援建的湄公河流域“南北走廊”,抵消中国在东南亚地区日益上升的影响,并且,麻生在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演讲中也提到了要把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看作是“自由与繁荣之弧”上的重要一环。


“自由与繁荣之弧” 和湄公河流域建立产业通道一个是“亚欧十字路”的基础,另一个是其重要内容,都包含了牵制、对抗中国的成分,都是旧式冷战对抗思维的产物,都反映了在中国国际地位、综合国力日益提升的情况下日本对自身在东亚地位相对下降而又无计可施但又希望以此阻止或延缓中日国际地位发生于己不利变化的焦虑感。


然而,就是这个“亚欧十字路”构想却把中国安排为实现它的重要伙伴,这种希望借中国之力来促进日本经济发展却又企图牵制中国前进的构想反映了日本对中国既爱又恨的心态,其根本原因还在于日本国内经济发展战略的要求及其迫切希望借中国之力摆脱目前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经济停滞局面。


日本首相麻生太郎4月9日发表日本经济发展战略构想,提出要将2020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提升到120万亿日元。另据统计,08年上市的日本公司经营收益有36%来自亚洲,IMF预测,09年世界经济实际增长率为-1.3%,中国等新兴经济国家将维持4.8%增长,亚洲地区业务将成为日本企业恢复收益的关键,因此,日企正寻求将资源重点配置在亚洲地区,而作为亚洲经济主体的中国必将是日本公司关注的重重之重。此外,6月19日日本公布的2009年《通商白皮书》认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纷纷陷入衰退,只有中、印等国经济保持增长态势,开拓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及新兴市场国家的市场是日本全球化经济战略和走出经济危机的重点。


麻生此次提出“亚欧十字路”构想仍是日本以往不断提出新构想,争夺地区主导权这一做法的最新一次,不过,此次构想几乎涵盖了亚欧大陆,远远超出了亚洲地区特别是超出了东亚地区范畴,构想中加强地区甚至洲际经济合作或许会引起有关国家的思考与响应,但其以“自由与繁荣之弧”为合作基础的设想不会得到认同,就像日本之前设想的日美澳印四国战略对话未获相关国家积极响应那样,相关国家也不会认同以中国为牵制对象的“自由与繁荣之弧”作为合作基础,因为这一基础不但不会成为促进合作的“基础”,反而会成为破坏合作的异类,徒增地区和洲际经济合作的成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