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娄勤俭七日表示,3G资费、手机长途费、漫游费可以降低,但有些“要通过试点慢慢来”。(7月8日 《中国新闻网》)


此话甚难解,因为“可以降些”,并不等于能降,“通过试点慢慢来”,“慢慢”也不知多长。


公众对高额手机长途费、漫游费诟病已久,但始终未能如愿降下来。要说试点,也早就在试点了:如湖南的长沙、株洲、湘潭三地长途费已经取消。


从国际接轨的角度看,在美国,漫游费和国内长途费都不收;澳大利亚不收漫游费,日本虽然也有漫游费,但都是通过资费套餐的形式来收取,因此较低,而我们的漫游费为何那么高?


从成本的角度看,有关专家早就说了,手机漫游不过是在漫游地和注册地之间,传送由计算机自动生成的简单信息。漫游费几乎是没有成本的。


高额手机长途费、漫游费的背后是高额利润,在垄断面前,部门其实是很难有所作为的,就像油价一样,涨时动如脱兔(无论是频率还是幅度),降时却如同蜗牛。


有没有听说过,什么东西涨价时要先进行试点,看看消费者的反应之后再决定?也许我孤陋寡闻,但我真的没有听说过,同样没听说过的是,也没有部门要求垄断在涨价时先搞试点的。按照正常的逻辑,涨价时没有试点,降价时也应该没有试点;涨价时说涨就涨,降价也就应该说降就降,可为何却遭遇不同的待遇呢?